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Soulmate 1.

黑帮老大凯 X 当红影星千

正儿八经写会强强

坑品保证

---------------------------------------

1.

王源是被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吵醒的,他一向浅眠,一点细微的声响都能轻易的赶走他的瞌睡。王源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看了下床头放的闹钟显示是凌晨两点,他有些纳闷这时候谁能来找他,敲门声还没有停,持续的在那边咚咚的响着,他打了个哈欠披上放在一边的蓝色外套就走去开门。

 

“谁啊?”

 

王源一边眯着眼睛适应着客厅里的强光线,一边懒洋洋的问道。

 

“王源儿是我。”

 

熟悉的儿化音从前方传来,一下子驱散了王源的睡意,他抬起眼睛有些惊讶的看着来人。

 

“千玺?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易烊千玺走进来示意王源把门带上,声音闷闷的说:“进来说吧,你家有医药箱吗?”

 

王源匆匆的把门关上,易烊千玺已经走到了沙发边,王源把外套穿好走到厨房给他接了杯水,回来的时候看到易烊千玺已经完全一幅北京瘫的样子坐在了沙发上。

 

王源走过去把杯子放在茶几上,看着易烊千玺。他头发很凌乱,衣服也拉扯的松松垮垮,手臂上带着淤青,眼角也破了,左边嘴角处也有被打之后肿胀的痕迹。

 

王源微微叹了口气。

 

“千玺,你怎么回事?”

 

易烊千玺满不在乎的拿起王源送过来的水喝了一口,正好拉扯到他嘴角的伤口,疼的他眉毛一蹙。他放下水杯朝着王源微微笑着,嘴角的梨涡若隐若现。

 

“跟王俊凯打架了呗。”

 

王源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走到房间里去拿来了医药箱,回来的时候看见易烊千玺拿着他放在沙发上的轻松熊抱枕,认真的扯着它的耳朵。

 

王源把医药箱往易烊千玺面前一放。

 

“你不准备说说你跟王俊凯为什么打架?”

 

易烊千玺低头打开医药箱找着消毒的药物,头都不抬的说:“那什么生活不和谐。”

 

王源把手臂交叉放在胸前,饶有兴趣的看着易烊千玺。

 

“你不老实。”

 

“我跟他说我想再包养一个。”

 

“我要真话。”

 

“呲……”

 

易烊千玺也不对着镜子,随意的往脸上涂抹,不小心磕到了伤口,疼的他身体一颤,头发也跟着微微的抖动。

 

他转身有些愤恨的看着王源,浓密的眼睫毛微微抬起又落下,被灯光在脸上打下一簇阴影。

 

“你说这个王俊凯,打架就打架呗,他怎么打人脸呢?”

 

王源有些无力的叹口气问道:“怎么你没打他脸?”

 

“当然没有,”易烊千玺拿了个消毒棉签,“他长得多好看啊,我才不打。”

 

王源不再追着问他,他坐过去面无表情的对着易烊千玺说:“东西给我。”

 

易烊千玺看着王源有些严肃的样子,挥了挥手里的消毒棉签,满不在乎的说:“哎呀没事了,这点事又难不倒我。”

 

“易烊千玺你要是还在这里跟我扯皮我就把这消毒的酒精倒你嘴巴里再把你扔到门外。”

 

易烊千玺有些委屈的偷偷抬眼看了王源一下,然后乖乖地把手里的东西给了他。

 

“眼睛闭上。”

 

王源沾着药水涂在易烊千玺眼角被打破的地方,他好像有些紧张,眼睫毛一直在抖,微微的扫过他的指尖,有些酥软的痒意。

 

其实易烊千玺很少有这么乖的时候。王源才认识他的时候,他才刚开始演戏,也只是剧组里一个小小的任人差遣的角色,没有他戏份的时候他就百无聊赖的在剧组里晃,偶尔被化着浓妆的女演员看一眼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剧组后来赶进度,所有的人都在忙,没有人去买盒饭,他就自靠奋勇的承担了给剧组买盒饭的事,反正他每天拍戏不超过一个小时,其余时间说是想跟着老戏骨学习,其实他人微言轻,几乎都没法靠近他们,指不定靠着送送盒饭还能见几面。

 

那天他去送盒饭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剧组的小刘,他本身就是负责给艺人送盒饭的,这几天和王源也算是混了个面熟,两个人分担着工作也还算轻松。小刘看到他就跟看到救星一样把手里的盒饭往他身上一塞,皱着眉毛捂着肚子说:“王源你帮帮我把这个送到前面的房间,我肚子疼实在是受不住了。”

 

王源赶紧接过来对他点点头说:“你去吧,我去送。”

 

小刘连声道谢接着就跑走了。

 

王源低头看到盒饭上写着一个名字:易烊千玺。

 

很有意思的名字。

 

他走到前面的房间敲了敲门。

 

“进来吧。”

 

有些低沉却搀着点绵软感觉的声音。王源微微停顿了一下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没有拉窗帘,阳光铺天盖地的洒了进来。易烊千玺背对着他坐在沙方上低头像是看着什么东西,听到推门声他回头看了一眼,看见王源的时候微微的笑了一下。

 

王源看到他的一瞬间,心里像是拉开了一瓶橘子汽水,从那个小小的口里咕噜咕噜往外跑着酸酸甜甜的气泡,他压都压不住,鼻腔里都是甜蜜的气味。

 

夏天的阳光带着点滤透的功能,给所有的人踱上温柔的信号,于是它再越发的毒辣都有了个不成文的借口。光洒在他眼里都是朦胧的,整个眼眸是潋滟的琥珀色,看过来都像是藏着细雨般的清爽。嘴角边一笑就挽起来的梨涡,真是盛了满夏天的甜,就是路边小店里的冰淇淋也不能抵那笑里的韵味了。

 

像是王源怀念无比的学生时代,轻柔的落下。

 

“我的饭来啦。”

 

易烊千玺笑着揉着头发从沙发边走到桌边。他看着王源有些局促不安的样子,笑着拿起了他戴在头上的帽子。

 

“绿色适合你,好看。”

 

王源呆呆的点点头,又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一样,有些嗔怪的看了易烊千玺一眼,抢过自己的帽子,把饭往桌子上一放就转身往外走。

 

“哎, 别急着走嘛。”

 

易烊千玺从王源身后跑过来拦在他面前,笑着看着他说;“一起吃呗,反正我经纪人不在,你吃他那份。”

 

王源刚准备抬手拒绝,易烊千玺已经拉开了椅子拉着他坐下,还在他肩膀上按了按,示意他不要走。

 

易烊千玺拆开盒饭的包装,摊开放在桌子上,一本正经的这里看看,那里闻闻,最后勉为其难的看着王源。

“你先挑吧。”边说眼睛还偷偷去瞥那盘土豆烧牛肉。

 

王源有些好笑,他故意伸手要去拿那份土豆烧牛肉,他微微抬眼去看易烊千玺的表情,对方尽力压抑着还是显露出一点紧张的感觉。王源忍不住笑了,最后他拿了那份菜旁边的西红柿炒鸡蛋。

 

易烊千玺明显放松下来,把饭递给王源就示意他吃。

 

王源吃了一口饭,盯着易烊千玺说:“你干嘛要留我吃饭啊。”

 

“因为你好看啊,”易烊千玺抬头看着他,笑的眉眼弯弯,“你不知道有个词叫秀色可餐吗?”

 

王源一口饭噎在嗓子里,他平复了一下后看着拼命憋笑给他递水的易烊千玺,有些愤恨的低头,然后突然开始快速的低头吃饭。

 

“你干嘛,吃这么快。”

 

“你不是说秀色可餐,你比我好看,那我要吃的更快。”

 

易烊千玺终于没忍住,放下筷子笑的往椅子后面靠,王源偷偷抬眼去看他。易烊千玺笑起来的时候很显小,整个人缩成一团,嘴角的梨涡特别明显,头发跟着晃动起来,软软糯糯的。

 

王源忍不住也笑起来,心里想着易烊千玺根本就是个小孩子嘛,笑的这么不加掩饰。

 

后来才证明第一印象往往都是骗人的。

 

王源回过神来,药水已经都上好了,他对着易烊千玺脸上的伤口微微的吹着,易烊千玺睁开眼睛,看着王源认真的样子,他微微的低头垂下了眼眸。

 

王源也停下了动作,一时之间房间里静默无比,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伴随着钟摆走过的声音。

 

“王源你带我走吧。”

 

“啊?”

 

易烊千玺抬起头看着他,他琥珀色的瞳孔里暗暗的踱上了一层不知名的悲伤情绪,慢慢的晕染开来,直到澎湃了整个眼前的世界。

 

王源没有见过这样的易烊千玺。

 

他放低了声音坐的更靠近他。

 

“要不我带你出去玩玩吧?”

 

半晌王源才听到易烊千玺说了声好。

 

婉转的绕了个圈复又落下的声音,缓缓的砸中了心房的一声好。

 

2.

城市东区。

 

王俊凯看着一片狼藉的家,到处都是打碎了的摆设,他微微叹了口气打了个电话给助理方安。

 

“小方你让几个人过来收拾一下我家,哦,你也过来一下,给我带一件西装,对,就是那件深蓝色的,半小时后来接我去东霓开会。”

 

“好的,王总,您放心。”

 

放下电话后王俊凯踱步到窗边,城市东区尚未被完全开发,夜色以其凝重笼罩了这里,给晚归的人踱上一层潋滟的情绪。城市里最具有代表性的霓虹也尚未在这里出现,像是个沉睡中的孩子,缓缓沉降下来的心安。

 

这也是他选择在这里长住的原因。

 

像他这样的人,背负了太多,所以才会越发的奢望简单。冥冥中总是有种感觉在促使着他,也许他越靠近纯净,有些他不愿意看到的暗黑存在也就会慢慢的隐去痕迹。

 

可事实往往是如同白天与黑夜交替的那瞬间,白与黑的交融,万事万物都越发的鲜明,无处遁形,所有的都在提醒着他,你和他们不一样。

 

王俊凯走回沙发边点燃了一支烟。

 

房间里没有开灯,零星的绕着烟雾的火光里淡淡的照亮了一方天地,烟味辛辣又醉人。王俊凯闭上眼睛又看见刚才易烊千玺打开门时那个眼神。

 

那不应该是易烊千玺应该有的眼神。

 

他应该要眼眸清凉,所有的事物是要化为温柔的聚集在他眼底,他应该要笑,笑到梨涡盛满满夏天的甜,他应该要一脸灵动的逗着他,眼神狡黠的像个小狐狸,大大的尾巴扫呀扫,盖住了好多他不想看见的东西。

 

可是刚刚易烊千玺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旧时偶尔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他没有歇斯底里的情绪泄露,也没有不可言明的悲伤涌出来,他只是淡淡的看着他。

 

他快要在易烊千玺眼睛里看不见自己了。

 

王俊凯指尖一疼,烟已经烧到了指尖,他摇头叹了口气把烟按灭在了茶几上的烟灰缸里。他又抬眼向落地窗看去,一道凌冽的白光划破了夜色的宁静,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方安到了,那么,真情实意也该被藏起来了。

 

留下的都是虚无。

 

王俊凯没有起身,方安有他家的钥匙,他微微的靠在沙发椅上,手随意的交叠放在腿上,眼睛微微的抬起,整个人与刚才略微颓废的气质完全不同,刚才他有弱点,现在他充满了攻击性。

 

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在房间里被放大。

 

方安开门走了进来,他按亮了灯,看到一片狼藉的客厅他一言不发,就像是什么也没看到一样,多年跟随在王俊凯身边,他早已经知道什么该问,什么当做没看到。

 

“王总,您的衣服。”

 

“嗯。”王俊凯应了一声,方安就把衣服放在了沙发上走到门边对王俊凯说:“王总,我去楼下等您。”

 

王俊凯微微点点头,看着放在沙发上的西装,有些无所谓的笑笑。

 

战争,现在才打响。

 

 

3.

一小时后,东霓歌舞厅。

 

王俊凯坐在顶楼的高级会议室,看着眼前黑压压坐满的一群穿着西装的人,他耸耸肩膀,走到窗边点燃了一支烟。

 

满会议室的人面面相觑,接着有窃窃私语的耳语慢慢溢过来,到最后就演变成不满的咳嗽声。王俊凯还是淡淡的背对他们抽着烟看着落地窗外流光溢彩的霓虹,想象中楼下的灯红酒绿,心底一片恶寒。

 

“小王,我们过来也不能让你这么吊着,你看会是不是能开了?”

 

王俊凯回头看了他一眼,又冷冷的转过身去。

 

身材肥胖的打着红色领带,略微有些秃顶的男人吃了一记闭门羹,他仗着自己的地位,觉得王俊凯怎么着也会卖他一个面子,结果人家根本不给他回应,弄得他非常尴尬。

 

王俊凯把烟在窗台边按灭,走回会议桌前,坐在椅子上看着刚刚对他发话的李江海,微微笑着,手指在桌子上一点一点。

 

“李叔不知道对我有什么不满的吗?”

 

李江海在道上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江湖人称他为李阎王,就是在于他的狠。刚进道里按照规矩每个人都要纹身并加上一个字,纹身的样式和哪个字是自己决定的。李江海当时只有二十几岁的年纪,他整个后背盘旋着纹上了一条龙,栩栩如生,龙须的正下方刻着一个静默又充满震慑力量的字:狠。在他之后的占领整个城市西区的生涯里,他也充分做到了背在自己背上的这个字。一个人红着眼凭着满身的气魄愣是在帮派分裂无数的西区做到了统一,曾经为了得到上级的信任,亲手把自己妻子从楼上推了下去,开枪打死了自己的亲兄弟。所有看起来违背人类常理的事,他都做了。更可怕的是,有人问过他就这样解决自己老婆兄弟不觉得难过吗,他只淡淡的回了句:“我当时不把她从楼上推下去,我身后的强哥根本不会信任我,下场就是我死,而我老婆呢?被一帮人糟蹋后被送到歌舞厅里去卖,你觉得哪个更残忍?至于兄弟,道上最不少的就是兄弟,一个帮派都是我的生死兄弟。”

 

李阎王就是凭借自己的狠在西区站稳了脚步。

 

他以前怕过人,那是因为他要一步一步的巩固自己的地位,他不能不怕,等他到了他想要的那个位置后,他就没必要怕了。

 

李阎王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他只是淡漠的口吻甚至还笑着,他却感觉到自己背上沁满了汗珠,凭借自己几十年来的经验,他有个最直观的感受。

 

他很危险。

 

王俊凯对身边的方安使了个眼色,方安点头示意,走上前递上了档案袋。

 

王俊凯没有打开,直接贴着桌子的面笔直推到了李阎王面前。

 

“李叔,我的年纪,我恭恭敬敬喊你声叔也算是给足了你面子,不知道你有没有给我面子呢?”

 

李阎王看到那个档案袋时脸色已经变了,他尽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手还是颤颤巍巍的去解档案袋上的绳子,因为抖的实在太厉害,根本打不开。

 

王俊凯把头偏向一边,手还敲击着会议室的紫檀桌面。

 

咚咚咚的声音被安静无限的放大化,那仿佛像是旧城楼上的古钟,宣告着不忠诚人的死亡倒计时。

 

李阎王最后打开了那个档案袋,他只抽出来一点点看了一下就又把它塞了回去。

 

“王总,我……”

 

“李江海,你在想着砍人一刀之前,是不是要考虑一下能不能接受被别人砍一刀?不行的话,你就别动。”王俊凯冷冷的看着李阎王,“你也不用跟我提你追随我爷爷时立的功劳,不好意思那个时候根本没有我,而且,我这个人,特别不喜欢听别人的回忆,除非,”王俊凯看着李江海笑的眉眼弯弯,“他成了个死人,我倒是有兴趣了解了解他的生平。”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

 

李江海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一点一点顺着他皱纹的路线滑下来,有些停在了他脸上的疤痕处,明明伤疤早已经愈合,他还是感受到了被盐浸润伤口时的刺痛感。

 

无比强烈。

 

档案袋里还放着他规划好新辟的毒品交易路线,他绕开了王俊凯,想要自己在被逼着退位前捞上一笔,朝代更替,他早知道属于他李阎王的时代快要过去了。

 

王俊凯一边往李阎王身边走一边笑眯眯的看着满会议室的人说:“别说我爷爷还在世,就算我爷爷不在了,毒品交易这条路都是封死的就这五条,谁要是想越界捞上一笔,还打着我京城王家的名号,那他真是,”王俊凯停在李阎王面前,从口袋了拿了张纸巾递给他,“找死了。李叔,您说是不是呢?”

 

李叔不住的点着头伸手去接王俊凯递过来的纸巾,王俊凯却在李阎王手就要碰到纸巾的时候一放,纸巾轻飘飘的打了个转儿,最后落在了地上。

 

“这白色的东西啊,不属于你的,你就是捞不着。”

 

王俊凯拍了拍他的肩膀又绕回去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

 

“各位别看我年轻,可我罢,还真就是不喜欢新东西。这些之前定的旧规矩,我就乐意让它们在那,不改。”

 

满桌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统一的对王俊凯点点头。

 

王俊凯也回应的点点头,对身旁的方安挥了挥手。方安走上前鞠了一躬后说:“各位请跟我到隔壁的房间吧,王总准备了东西给各位。”

 

在座的人都站起来,没有任何吵闹声,按照自己的品级一个个的走了出去。

 

最后只剩下李阎王和王俊凯。

 

王俊凯走到李阎王面前,弯下腰来笑着看着他说:“李叔,我不杀你,你的权力我就都收回来了,至于你嘛,洗掉自己身上的纹身吧,你没那个资格了。去跪在西区中央广场吧,小弟们都等在那,准备好好‘欢迎’你呢。”

 

李阎王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他深知王俊凯口中的欢迎是什么意思。人到了一定的位置之后,很多曾经以为重要的东西慢慢就隐去了痕迹,而有些东西的分量却与日剧增。比如,面子。给你最高的权力最受人敬仰的地位再丝毫不顾及情面的拿回来,让你任人唾弃,才是最大的惩罚。

 

王俊凯,绵里藏刀的狠。

 

王俊凯走过去,又停下来回头看着他说:“也许我也过去欣赏欣赏,别想跑哦李叔。”

 

说完王俊凯没有停留关上门走了出去。

 

李阎王一直唯唯诺诺的神情在王俊凯关上门的一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厌恶和愤恨,他朝门的方向吐了口口水,脸上的阴郁完整的显现出来。

 

王俊凯还是嫩了。

 

他敢只身一人来赴会早就各种后果都想好了,最坏的打算他也已经做好。多年的历练让他在事情败露的一瞬间就迅速的反应过来,装作害怕是激起王俊凯这样的年轻人征服欲最好的方式,一旦征服欲控制了全部,他就不会想的面面俱到,也就给了他下手的机会。

 

少东家怎么了,道上这么多年,也该改朝换代了。

 

李阎王洒脱的笑笑,他现在只需要走到一楼按预计给自己的人一个眼色,王俊凯的车就会在路上出事,那个时候,谁控制这里,可就不关王俊凯的事了。

 

势力的培养都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根深蒂固需要的只是时间。

 

王俊凯,你身边我有的人。

 

李阎王走出会议室时刚走到转角就被人捂住了嘴巴,那个人力量极大,他根本来不及呼救就被拖进了一旁的洗手间。

 

李阎王平复了一下呼吸,看到眼前的人只是个约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眼角还贴着轻松熊的创可贴,他忍不住笑着拍拍来人的肩膀。

 

“小孩子,我没空和你在这过家家,你脸上这还贴着贴纸,怎么示威吗?”

 

易烊千玺忿忿的嘟囔了一句,都怪王源家只有这么软萌的创可贴,他的气势都没了。

 

“年轻人我再奉劝你一句,做这种事该遮面的,道上有人记住你的样子,你就麻烦了。”

 

易烊千玺看着他一脸循循善诱的样子,无语的抬拳给了他一个嘴巴,手交叉着放在胸前满不在乎的说:“我为什么要遮面,我这么好看。”

 

李阎王被他打了一拳后吃痛的捂着自己的嘴,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易烊千玺走到他眼前,靠近他耳边说:“说吧,安排在王俊凯身边的人是谁,还有今天晚上哪几条路有你的人。”

 

李阎王更惊讶了,他张大眼睛看着易烊千玺,手哆哆嗦嗦的指着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在人自以为最隐秘的事被人揭露的时候,人往往就丧失了全部的行动能力。李阎王应该立刻反应过来往门外跑,可他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

 

易烊千玺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有些着急的催促他,“你快点,我还要去楼下看人妖表演。”

 

李阎王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这个完全预估到他核心计划的人居然满不在乎的催着他只为了去看人妖表演。

 

“我不会说的,你杀了我吧。”

 

“行啊,那你别叫,我不喜欢听惨叫声。”

 

易烊千玺说着刀已经顶住了李阎王的肚子,破开了他的西装口袋。

 

被死亡的恐惧完全驾驭的人往往会更加的渴求生,更何况是他只要走到一楼,所有的事都有挽回的余地。

 

他没必要说真话。

 

“我告诉你。”

 

易烊千玺把刀移开,冲李阎王点点头说:“快点。”

 

“武林北路,江干西路和玉林北路有我的人,至于安插在王俊凯身边的,是给他开车的司机,叫陈超。”

 

易烊千玺点点头,忽然伸手在李阎王肚子上捅了一刀,血一下子浸满了他的白衬衣,他吃痛的伸手去捂住伤口,易烊千玺拦住他的手说:“既然你不老实在这跟我打马虎眼,我也没必要跟你耗时间,行了,一刀死不了,还避开了重要器官。耗你这么久时间王俊凯再傻也该知道你耍诈,行啦”易烊千玺伸了个懒腰,“我去看人妖表演了。”

 

李阎王这才反应过来易烊千玺为什么能安心的等着他兜圈子,他伸手拉住易烊千玺的衣袖,声音因为疼痛变得有些断断续续,“你……你怎么知道的?”

 

易烊千玺看他疼的几乎蹲在了地上,他好心好意的蹲下来,看着他浑浊的眼睛说:“我猜的啊,前几天看的柯南有一集就是这么诈对手的。”

 

李阎王已经全线崩溃,他看着易烊千玺,声嘶力竭的说:“你跟我混吧!我给你想要的一切!”

 

易烊千玺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用他衣服的下摆擦着刀上的血,擦了半天也擦不干净,他直接伸手扔到了一旁,低头笑着说:“跟着你啊。”

 

李阎王似乎听到了他话语里的转机,紧张的看着他,易烊千玺抬起头笑着说:“不行啊,王俊凯长的好看,你,不好看。”

 

说完他把李阎王踢到了一边,掏出手机发了个短信就关上了洗手间的门默默的走了出去。

 

射手座都是颜控,没办法。易烊千玺关门的时候这样想。

 

 

王俊凯到了一楼大厅还没看到李阎王,心里已经起了疑心,手机在这时恰当的震动起来,他掏出来一看,微不可闻的溢出一抹笑。

 

王俊凯给方安打了个电话,让他去顶楼处理一下现场,自己得是饶有兴趣的走上了三楼。

 

人妖表演,看起来不错。

 

短信里只有一句话:三楼有人妖表演,建议你来看看。

 

 

4.

两小时前。

 

王源看着一脸兴奋的站在东霓歌舞厅前面的易烊千玺,无语的扶额说:“千玺,我说的带你散心不是带你来酒吧喝酒啊喂!”

 

易烊千玺有些无辜的看着王源。“不是说陪我散心的嘛,今晚这里听说有人妖表演哎,走啦走啦,我们进去看看。”

 

王源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唉,就不应该被易烊千玺刚才的悲伤感染到,心软着说陪他出去散心,他可是正能量青春偶像哎,要是被人拍到大半夜在酒吧喝酒看人妖表演,王源打了个寒噤,那估计是要上头条了。

 

更让王源无语的是,易烊千玺一进去就说他要上厕所,让王源等他一会儿。把他丢在那样一个场合,他实在是不习惯,周围的人向他投过来的赤裸裸的眼神和喧闹嘈杂的音乐,都让他浑身不自在。他一边咬着吸管喝着酒保给他调的什么劳什子鸡尾酒,一边百无聊赖的等着易烊千玺。

 

足足有二十分钟,易烊千玺才回来。

 

王源气呼呼的转过头去不理他,易烊千玺坐到他身边摇摇人的衣袖,王源被他摇的没脾气,转过头看着他。

 

“千玺,我不喜欢这里,我们出去吧?”

 

易烊千玺看着王源实在是不习惯的样子,也不好强求,他一边嘟囔着看不到人妖表演了好可惜,一边拉着王源走了出去。

 

走到东霓大门口的时候,看到一字排开的奢华低调的汽车,易烊千玺无所谓的笑笑,拉着王源从另外一边走了出去。

 

离开了那个喧闹的环境,王源明显的舒服很多,他呼了口气,笑着看着易烊千玺。

 

“千玺,我带你去我老家吧,在南方。”

 

易烊千玺看着王源亮晶晶的眼眸,他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面上一点也没有体现出来,笑着点了点头。

 

 

王俊凯走到三楼的时候,刚好碰到处理完事情走下来的方安,他朝方安点点头问道:“今晚三楼是有人妖表演吗?”

 

方安有些诧异的看了王俊凯一眼,职业素养让他迅速的反应过来,他恭敬的回应道:“王总,今晚东霓并没有安排人妖表演。”

 

王俊凯了然的笑笑,他再次抬头看着方安。

 

“今天的行动还是如往常一样?”

 

“是的,按照以往的规矩,所有流程发您一份,发易总一份。”

 

王俊凯点点头,招手示意方安过来。

 

方安顺从的走过来低下头。

 

“领带歪了。”

 

王俊凯边说边伸手帮方安理正了领带。

 

“谢谢王总。”

 

“对了,王总,易总收到邮件后回复了一句话,因为您今天心情不太好,所以我没有机会告诉您,而且易总问的很直接,所以我直接替你回答了。”

 

王俊凯已经往楼下走了,听到方安的话,脚步停下来问道:“他问了什么?”

 

“李江海是不是那个大腹便便还以为自己是风流倜傥京城酒吧鸡王的夜店小王子的老男人。”

 

王俊凯终于没压抑住笑意,易烊千玺这样的人说出来的逗乐话被方安这样一本正经的说出来,平添了几分笑意。

 

“走吧。”

 

“是,王总。”

 

TBC




评论(40)

热度(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