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Soulmate 2.

黑帮老大凯 X 当红影星千

正儿八经写会强强

坑品保证

---------------------------------------

 前文指路 【1】

5.

南方藏的是钟灵毓秀。

 

易烊千玺是北方的孩子,身上多的是桀骜不驯的因子,北方孤狼的无畏流浪气质他都有,比起南方小镇细密的小心思,倒显得有些粗糙。而他对于南方的印象还停留在以风流著称的柳永的那首望海潮。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王源选择了坐绿皮慢车。

 

沿途的风景摇晃着从眼前向后面走过去,两山的的缝隙间是不知源头缓缓流下的一条河流,像是镶嵌在土地上的银腰带。别的包厢游客的谈笑声悠悠的传过来,王源坐在他对面,笑着给他剥橘子,满鼻腔都是轻盈的酸甜。

 

易烊千玺以前的人生里,从来没有这样的体验。

 

下了火车是第二天的午后,南方的阳光醉人,打在脸上都是暖,不是刺人皮肤的疼。易烊千玺有些昏昏欲睡,走路的脚步都有些虚浮。王源看着他眼睛睁不开的样子,走过去在他脸上拍了拍。

 

“你醒醒啊喂!还有很久的路才到呢。”

 

易烊千玺笑着偏头看了他一眼,伸了个懒腰。

 

“这阳光好舒服,照的我想睡觉。”

 

王源从包里翻出来一个橘子塞给易烊千玺。“剥了闻着味道提提神。”

 

易烊千玺接过去在手里转了一圈后弯腰作揖道:“得嘞。”

 

王源带着他走到一个客车站,跟师傅交流了一会后,师傅笑着点点头,摘下头上的草帽示意他们上车。易烊千玺小心的越过师傅走到了车上,客车上已经有了不少乘客,易烊千玺看过去,只最后一排靠窗的地方还有两个位置,他就走过去坐了下来,顺便招呼后面的王源坐过来。

 

王源坐过来后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我家那个小镇子比较偏,有些师傅不愿意去的,有时候要把这里的师傅都问遍,今天走运,第一个就答应了去。”

 

易烊千玺偏头看着王源,揉揉他的头发。

 

“因为你长得好看啊。”

 

王源没好气的别过脸,背对着他嘟囔着:“易烊千玺你人生的信条是不是就是长得好看就行。”

 

易烊千玺把手交叉着放在脑后靠着座椅,眼睛瞥着窗外洒进来的一束阳光,笑着点点头。

 

“对啊,射手座死颜控。”

 

 

到了王源家的镇子,已经是下午四点的时分,阳光有些削弱,懒懒的藏在云层后面,偶有星星点点的光影溜出来,调皮的宣告着它还没到休息的时候。易烊千玺踩在青石板上的时候,有一种无法言明的心安席卷了周身。

 

江南流水人家。

 

镇子中间被一条河穿插而过,河两边有挽着裙角洗菜的姑娘,水光潋滟,手指剥开层层叠叠的菜叶,直到中间羞涩的菜心显露出来,水便哗啦啦的流过来,一下子把它藏起来的淤泥都统统带走了,再缓缓的沉降到河底。

 

青石板微凉,隔着鞋底洇洇的涌了上来。

 

易烊千玺跟着走在前面的王源,这边的住家几乎都是两层,一楼有些是商铺,门口放着些牌子写着店里卖的是什么,酒香伴着花糕的香味装满了一整个衣袖,实打实的醉人。

 

走过第三个转角时,王源停了下来,指着那扇木门说到了。

 

王源轻轻推开了那扇木门。

 

“吱呀”的声音像是隔着很远传过来,铁锈斑驳的爬满了满院墙,青苔也倔强的沿着院落往上生长,但院子里面并不难闻,各种花拥簇着开,倒是生出沁人心脾的甜。

 

“是源源回来了吗?”

 

有些暗哑的声音从屋里面传出来,接着一阵摇摆的脚步声往前递进,易烊千玺抬头看到一个面容慈祥的老太太挽着头发,穿着个蓝色粗布的围裙走了出来。

 

“哎,奶奶我放假就回来看看。”

 

王源迎上前去扶着奶奶下了台阶,对易烊千玺笑笑说:“奶奶,那是我朋友,叫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连忙走过去,他显得有些局促,沉默了半晌后才缓缓的说了句奶奶好。他的视线下移,王源奶奶的右手搭在王源的手上,他清楚的看见,她少了无名指。

 

王源奶奶笑着摸了摸易烊千玺的头发,说着些易烊千玺听不懂的家乡话,王源在一旁有些赌气的嘟嘴说:“奶奶你就夸千玺好看了,以前不是说我最好看嘛?”

 

易烊千玺这才反应过来,王源奶奶是在夸他,他得意的朝王源挑了挑眉毛又弯腰笑着对奶奶道了谢。

 

寒暄过后,王源进屋整理了一下东西,易烊千玺跟着走了进去,房间不大,有些潮湿,但是被收拾的很干净,一些木制的小玩意错落的摆放在架子上,很精致。易烊千玺饶有兴趣的走过去拿过一个水车,用手摇了摇它的轴,笑着回头问王源:“这些东西现在还有的卖吗?我挺喜欢。”

 

王源回头看了易烊千玺一眼,沉默了一下又转过身去。

 

“很难找到了,那是爷爷帮我刻的。”

 

“这样啊……”易烊千玺有些遗憾,把手中把玩的小物件又原样放了回去。

 

离晚饭还有很久,这里不比先进的大城市,更多留下的是古朴和时光遗漏的痕迹,做饭要烧柴火,烟囱咕噜咕噜的往外翻滚着冒烟,并不呛人,倒是有股子木材的清香,但是难免就很慢。

 

王源拉着易烊千玺去外面走走。

 

穿镇而过的河流在镇子正中央的地方有座桥,连通了两岸的人家,王源跟易烊千玺走上去靠在桥一边的栏杆上。

 

风从远方吹过来,头发轻盈的跃起和它打着招呼。

 

易烊千玺背靠着栏杆,看着两岸的青瓦粉黛,潺潺的流水从脚底下涌过,他低下头,像是低下一簇细密的心事。

 

“王源我很羡慕你拥有这样的生活。”

 

王源在他身边,手指在栏杆上一点一点,有些苦涩的笑笑。

 

“也不见得吧。”

 

“这是我一直一直,都不敢奢望的……”易烊千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都隐在了风声里,什么也听不清。

 

“你说什么?”王源回过头来问他。

 

“没什么。”易烊千玺避开了他的视线看向了远方。

 

“你想不想知道我和王俊凯为什么吵架?”

 

王源看着易烊千玺刚毅的侧脸,被即将落幕的霞光染上了点决绝的色彩,他想要走到易烊千玺眼前去看看他的表情,最后还是作罢,有些无所谓的开口。

 

“看你愿不愿意说。”

 

“我一开始去试戏的时候,那些导演坐在前面,随意的给我出个场景就要我哭,给了个万恶的剧情,什么父母离异被抛弃,在学校里被同学欺负,生活各种碰壁,总之就是所有你能想到的恶俗的梗他都用到了一个人身上,”易烊千玺偏头看着王源,眼眸清亮,“但我不喜欢。我当时就问导演要了一支烟蹲在地上抽,导演问我为什么不按剧本来,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廉价的眼泪是别人用来感动观众的,我只需要感动自己,我再苦再难感动我自己只需要一根烟,那我就觉得这生活他妈的还能过下去。’”

 

易烊千玺停了下来,看着王源说:“然后我拿到了那个角色。”

 

“所以,王源,这世界上很多东西是不能循规蹈矩的来,因为所有的事物本就没有个规矩可言,只在乎你想要它怎样。”

 

“你不能用条条框框的东西去约束别人。”

 

易烊千玺说完笑着刮了一下王源的鼻子,“哎,你怎么呆掉了?我就随便扯几句你不会真被我唬到了吧?”

 

王源没好气的打开易烊千玺的手,装作无所谓的挥挥手说:“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一颗宋小宝的心你装什么苏格拉底呢?”

 

易烊千玺已经从桥上走了下去,手放在脑后,懒懒的说;“回家吃饭,尝尝你奶奶的手艺。”

 

桥是有弧度的,王源看到易烊千玺的身影慢慢消失不见,他刚才嬉笑逗乐的眼神也慢慢隐去了痕迹,转而演变成了浓墨般的深沉感,他可以感觉到易烊千玺刚才身上一闪而过的落寞,他最后的有些调皮的开口是在掩饰什么。

 

易烊千玺,你到底是什么人?

 

暮色四合。

 

 

6.

西城区。

 

群龙无首在道上是最容易引起内乱的,所以王俊凯在料理完了李阎王的事后第一时间就到了西城区,结果还是出了乱子。

 

李阎王手底下有个亲信叫董丰的,一直被李阎王当接班人培养。李阎王出事后,他匆匆带了点东西就想着逃出国,结果最后被人一枪崩死在了码头。董丰出事本无可厚非,左不过是死了一枚弃子,可是他一直掌握着西区向南区提供毒品的所有交易渠道,每个月十八号定时交货,今天已经是十五号,已经准备好的那批毒品不知道被董丰藏在了哪里。三天之内要是不能找到交货,南区一旦乱起来,两个大区,王俊凯难免力不从心。

 

道上的东西讲的都是环环相扣,看起来都是些粗俗没有读过书的人,可是他们却井然有序的形成了一条紧密的铁链,一旦一个地方断裂掉,打下来的任意一边都能伤人。

 

王俊凯叫来了西区的二把手陈洋,在李阎王手底下被压了很多年,人倒是冷静,也是跟着王家老爷子打过江山的人,左边眼睛上蒙着个眼罩,下面是一道深深的疤痕,是年轻的时候为了表忠心活命自己挖掉的。

 

王俊凯坐在椅子上,方安站在他身边。

 

“陈洋,你也算是老臣了,老爷子现在要是在旁边,他还得让我喊你声叔,”王俊凯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茶微微呷了一口,茶叶漂浮着最后停留在了杯壁上,“所以我恭敬的喊你一声,陈叔,货你放在哪?”

 

陈洋一动不动,丝毫没有一点慌乱的神情,他抬头用仅剩的独眼看着王俊凯。

 

“少东家,不在我这。”

 

“哦,不在你这,”王俊凯点点头拍拍自己衣服上的灰,“那你走吧。”

 

陈洋看了一眼王俊凯,眼底有一闪而过的诧异,他停顿了一会后对王俊凯点点头,转身向门外走去。

 

“陈叔私生活不太检点啊。”

 

王俊凯轻描淡写一句话让陈洋踏出去的脚步停留在了半空中,许久才缓缓落下。

 

他没有回头就站在那里等着王俊凯接下来要说的话。

 

王俊凯对方安挥挥手,“给陈叔搬把凳子,恐怕接下来我们要聊很久呢。陈叔,让你见笑了,我手下的人吧,就是这么不懂得看眼色形事,没有你调教的好。”

 

陈洋转过身来,看着王俊凯,声音低沉的说:“少东家见笑了,我是粗人,不懂什么调教,不忠心就杀。”

 

王俊凯受教般的点点头,用眼神示意陈洋坐下来。

 

“陈叔和嫂子今年结婚有快三十年了吧?”

 

陈洋看了眼王俊凯,默默的点了点头。

 

“怎么还没有孩子吗?”王俊凯用手磨挲着杯壁上的青花瓷的纹路,漫不经心的问道。

 

陈洋像是被戳到痛处一样,半晌才回答:“她年轻的时候落了病根。”

 

“这样啊,”王俊凯饶有兴趣的吹着杯口的几片茶叶,口吻淡淡的,“所以你就去找了无数个小妾?”

 

陈洋抬头看了他一样,没有说话。

 

“陈叔,这事你干的不道德,现在不是旧社会了,一夫一妻制度我们还是得遵守的,不过男人嘛,难免的,能理解。”

 

“不过陈叔啊,你做事还是要小心为上,去接孙子还那么招摇过市的,这要不是我帮你压着,嫂子不就知道了吗,你看这事是不是就不好办了?”

 

陈洋诧异的抬头看着王俊凯,他支支吾吾的憋了半天才挤出来几个字:“不……不是……”

 

“余姚路132号晨光小学。”

 

陈洋彻底颓废下来,他耷拉着两只手,但背还挺着没有塌下来。

 

“陈叔,其实吧,你伪装的特别好,所有人都要被你骗了,我也不例外,可是这不巧了吗这不是,偏偏我的人两个月前在晨光小学拍戏,就先后看到了你和另外一个人去接同一个小孩子,”王俊凯笑着看着陈洋,眼睛里都是纯良的光,“你猜他是谁?”

 

陈洋抬头看着王俊凯,嘴唇哆嗦了几下最终没有说出来一个字。

 

“董丰。”

 

“你说这多奇怪啊,你和董丰不和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是被李江海培养的人,你是被李江海打压的人,他居然会和你去接同一个小孩,而且还显得很亲密,你说我不查查是不是不应该。”

 

王俊凯拿起桌子上的刀,挑开了陈洋的黑色眼罩,骇人的刀疤一下子显现出来,王俊凯拿起桌子上的茶水直接泼了上去。

 

“给我睁开眼睛!”

 

陈洋哆嗦着被烫了一下,浑浊的眼睛睁开,只有一个空空的洞,像是深不见底的漩涡,内里都是腐烂的淤泥。

 

“董丰,根本就是你的儿子。”

 

“可惜啊,”王俊凯转身把刀递给方安,重新坐回椅子上,“李江海算计了一生,最后居然替别人做嫁衣,你说他现在要是知道培养了这么久的接班人是被自己压了一辈子的人的儿子,他会不会气的再死一次?”

 

陈洋惊讶的看着王俊凯:“李,李阎王死了?”

 

王俊凯轻描淡写的开口道:“我的人随便玩玩他就死了,我也没办法。”

 

陈洋瘫在椅子上,许久才缓缓的吐出一句话:“作孽啊。”

 

他和李江海斗了一辈子,明明都是立了功臣的人,他却要屈居在李江海之下,内心深处的不公平感像是像是一个暗黑色球,越滚越大,知道蒙蔽了他整个心。

 

在陈洋知道自己的情妇有了孩子后,他就默默的实行了一个计划。他先是找了与自己交好的三把手,装作郁结的与他喝酒,并吐露了想要和李阎王和解的心。李阎王好色,三弟就说不如送点钱财和美女过去当做示好的象征,他再替陈洋说几句,关系总归是能好一点,于是他的情妇就这样名正言顺的上了李阎王的床。然后他计划了一次堂口扫荡活动,他出大价钱买了两条愿意为他死的人命,在行动中看似无意实则有心的废了李江海,这种断子绝孙的事都是最戳男人痛处的。在李江海知道陈洋送过来的女人怀孕了之后,他满心欢喜的以为是自己的孩子,各方面多加保护,改名换姓,当做自己的接班人培养。

 

而那个可怜的情妇,早就在孩子出生后就被李江海杀害,他要让这个孩子的身世成为一个秘密。其实就算李江海不杀他,陈洋也是不会留她活口的。可怜那个悲伤的女人,到死还在奢求着陈洋许诺事成后给她的锦绣生活。

 

其实道上的人,从来都能只顾自己。能顾得了自己,已经是最大的成功了。

 

王俊凯走到陈洋面前,弯腰笑着看着他,“所以,陈洋,货在哪可以说了吗?你自己应该也清楚,你今天走不出这个房间,只要你愿意说,你的家人我保证安全,你不说,道上的兄弟,知道灾祸不及妻儿的并不是全部。”

 

陈洋闭上了眼睛,吐出一口气后突然站起来瞪红了眼睛看着王俊凯,“为什么!我到现在都不明白!老爷子当年为什么不把西区给我,非要给了那个半路出来的李江海,害的我被人压了一辈子……”

 

多年来屈居人下的屈辱让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泣不成声,缓缓的跪在了地上。他不甘,他愤恨,他早就忘记了最开始跟着王家老爷子打江山的时候他也只是个想要保护兄弟的少年。

 

“陈叔,”王俊凯语气变得轻柔了很多,他蹲下来看着陈洋,“老爷子打这片区的时候,要的就是你这样的不惧生死拼的人,可是打下来后,他要的就是自己能控制的人了。你的心思太过细密,他控制不了,只能压你。”

 

陈洋睁着浑浊的双眼看着王俊凯,他咬着自己的嘴唇直到鲜血淋漓,王俊凯正要去扶他起来的时候,陈洋忽然冲到桌子上拿起了那把刀。

 

“王总小心!”

 

方安急促的喊了一声就要冲过来,王俊凯也愣了一下但他还是抬手示意方安不要过来。

 

陈洋拿到刀后往朝着王俊凯的方向一跪,“少东家,东西都在西区外围的一个围墙下,你带上我养的狗,立刻就能找到。”

 

王俊凯点点头,让方安带人去找。

 

方安有些迟疑,似乎担心陈洋会伤害王俊凯,王俊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执行命令!”

 

“是!”

 

方安走出房间后,陈洋抬头看了一眼王俊凯,一把把手中的刀刺进了自己的心脏,血一下子涌了出来,陈洋痛的向下瘫去,但他还是尽力的把手伸向了王俊凯,王俊凯立刻蹲下来握住,陈洋的眼睛已经渐渐蒙上了一层白雾,他断断续续的说:“我的……家……人……”

 

“您放心。”

 

陈洋听到这句后,安心的点点头,“你小时候我还抱,抱……”

 

未说完的话随着源源不断流出来的血一起葬送在了暗旧的小房间里。

 

王俊凯默默的看着陈洋未阖上的眼眸,他伸出手轻轻的抚在他的眼睛上,有滚烫的东西流过脸颊,打在了已经失去了血色的老人的脸上。

 

都是幼时记忆里的人。

 

屋檐下淅沥沥的挂下水珠,扎着根冲天辫的小男孩笑着从屋里跳出来,一下子跃进了屋外的坑坑洼洼的水沟里,溅了自己一身的泥水。

 

“小凯又调皮了,陈叔带你飞喽。”

 

小男孩突然被举起来,男人有力的臂膀托举着他,高处的清新空气像是开启了他笑声的开关,多年后都在他的梦里萦萦绕绕。

 

“陈叔再高点!”

 

“好嘞!”

 

有位精神矍铄的估摸着有五十岁的人站在屋檐下,手里端着杯茶水笑着说:“老陈你就宠着他。”

 

被喊做老陈的人把小男孩放下来,拍拍他的头示意他到别处玩,走到屋檐下的人身边笑着说:“我就喜欢逗他。呦,好香的茶味,最新收来的吧?”

 

“就知道你喜欢,给你留了,回家时记得带走。”

 

权力这个东西会让人变得面目全非,它会模糊掉所有你觉得重要的回忆,只给你苍白的一条通往死亡的道路。

 

王俊凯压低了声音说:“陈叔,老头子每年都为你留开春的第一遭茶叶,可是你从很多年前开始,就不再喝茶了。”

 

桌子上放着的青花瓷茶叶杯,静默的立在那儿。

 

王俊凯整理了一下衣服,推门走出了房间。方安已经站在门口,看到王俊凯出来后,恭敬的走上前对着他耳语了一句。王俊凯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对方安说:“陈洋的葬礼,好好操办吧,他的家人也好好安置一下。”

 

“是的,王总,您放心。”

 

方安看着王俊凯转身要走的样子,喊了一声:“王总。”

 

“怎么了?”

 

王俊凯回头看着他。

 

“您的六叔来了电话,易总这几天不在北京的事他已经知道了,他让你明早务必回王家一趟。”

 

王俊凯顿了顿,看着方安波澜不惊的眼眸,淡淡的回了句:“我知道了。”

 

 

7.

王源奶奶做的饭菜很清爽,都是些寻常菜,易烊千玺却吃的津津有味,在他伸手让王源去给他盛第三碗饭的时候,王源用筷子敲了一下他的碗沿,笑着说:“千玺你够了啊,我奶奶还给你吃穷了!”

 

王源奶奶笑着接过易烊千玺的碗,转头带了点宠溺的责怪语气对王源说:“你这小孩子怎么说话的,家里很久没这么热闹过了,千玺啊,奶奶给你去盛饭。”

 

易烊千玺有些不好意思,连忙站起来说:“奶奶,我自己去盛好了。”

 

王源接过奶奶手中的碗对易烊千玺扮了个鬼脸,“还是我去吧,不然啊,他可能直接把锅端过来吃了。”

 

易烊千玺故意装作生气去瞪他,王源笑着跑去了厨房。

 

王源奶奶看着易烊千玺,笑着问:“我们小源没有给你添麻烦吧?”

 

易烊千玺连连摆手,“奶奶,王源儿很乖的,也很敬业。”

 

王源奶奶像是有些心事般的低下头,喃喃的说:“我就不想他去干那个,抛头露面的,多危险啊。”

 

易烊千玺有些好笑,现在老年人的思想总是还停留在很多年前,总觉得现在拍戏设备还是不好,孩子爬高上低的难免担心,他正准备开导几句的时候,王源就拿着饭回来了,他也就把这事给放下了。

 

吃完饭,王源和易烊千玺帮着奶奶洗好了碗,易烊千玺忙了一身汗,准备去洗澡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没带衣服。

 

易烊千玺可怜巴巴的看着王源。

 

“小源儿你忍心看着当红影星裸奔吗?”

 

王源认真的点点头,“忍心啊,我还可以充当热心网友王先生匿名发帖让你上微博热搜。”

 

易烊千玺正准备过去捏王源脸的时候,王源奶奶从堂屋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件白色衬衫。

 

“千玺,你穿源儿这件吧。”

 

王源在原地直跺脚给奶奶使眼色,易烊千玺看着王源那样,心里偷着乐,走过去接过那件衣服,恭恭敬敬的弯腰给王源奶奶弯腰道谢,还在弯腰的时候顺便转头偷偷朝王源吐了吐舌头。

 

王源也没办法,给了他一个白眼就去院子里压井水。

 

易烊千玺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王源正在院子里压井水,他的裤脚挽了起来,水哗啦啦的从那个口里往外涌,全淋在他的脚上,王源也不在意,就这冲下来的水哗哗的踩,吵醒了一整个夜晚的清凉。

 

易烊千玺拿着毛巾边擦头发边走过去。

 

“你多大了?玩这玩这么开心呢?”

 

王源抬起头去看易烊千玺,他头发上沾着水珠,没有擦的很干净,额前的刘海全部翻了上去,露出英气的眉毛,走过来的时候因为王源压的井水四溅,微微眯着眼睛,嘴角边的梨涡笑着跑出来,擦头发的毛巾搭在肩膀上。其实王源比易烊千玺要瘦,但他的肩膀比易烊千玺要宽,所以易烊千玺穿着王源的衬衫还是有点显大,衣袖遮到了指尖,罩的整个人软软糯糯的。

 

王源一时之间有些愣怔。

 

易烊千玺已经走到了他身边,刚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他掏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愣了一下,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朝王源笑笑走到了门边。

 

“喂,六叔。”

 

“你在哪。”

 

易烊千玺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压着井水的王源,丝毫没有关注他的意思,他压低了声音说:“不在北京。”

 

“胡闹!你不知道最近是什么情况?”

 

易烊千玺伸手磨挲门上的铁环,小声说:“他能应付。”

 

“你明天早上必须到王家。”

 

易烊千玺手指不小心扎进了门环里的一些陈年顽固已经风华的很硬的铁锈,他微微的吃痛了一下,沉默了一会说:“好,我回去。”

 

电话在那头挂断。

 

易烊千玺看着身后安静的小院落,眼神幽深,难以捉摸。

 

TBC

 

下一章我们大哥和大佬就要正面尬戏了嘿嘿。

看文愉快。


评论(49)

热度(602)

  1. _木子姐姐_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