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Soulmate 3.

黑帮老大凯 X 当红影星千

正儿八经写会强强

坑品保证

---------------------------------------

 前文指路【1】 【2】


8.

王俊凯早上穿了件灰色的运动外套就自己开车到了王家。

 

车里放的音乐是易烊千玺唱的宝贝。他之前有段时间失眠,易烊千玺就唱着这歌哄他睡觉,王俊凯索性就找人让千玺把这歌录了下来,随时随地听听,换换心情。

 

到了王宅门口,门卫老刘头穿着件军绿色的大衣,搓着手出来给他开门,王俊凯礼貌的对他笑笑。

 

老刘头笑着对王俊凯说:“少爷可有段时间没回来了。”

 

王俊凯拿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看,没有易烊千玺打过来的电话,他又把手机重新塞回了口袋里,手指捻着老刘头衣服上跑出来的几根线头,带着笑意说:“刘叔怎么越发节俭了,衣服上线头露出来了,也该买几件新的。”

 

老刘头不好意思的低头笑笑,“是该买了,让少爷见笑了。”

 

“少爷。”

 

王俊凯正要往前走,老刘头上前喊住了他。

 

“怎么了?”王俊凯回头看着有些为难的老刘头,“你直接说。”

 

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老刘头走上前压低了声音说:“易少爷今早四点就到了,我想给他通传一声让他进屋去,他就是不让,一个人门边坐到现在。”

 

王俊凯微微的蹙了一下眉毛,他抬眼向前看去,郁郁葱葱的梧桐树挡住了全部的视线,完全遮蔽了大门前的光景。

 

王俊凯朝老刘头点点头。“我知道了。”

 

“对了,刘叔,”王俊凯往前走了几步复又转过身看着刘叔笑着说:“院子里的树找人修剪一下吧。”

 

“哎,好的。”

 

老刘头看着王俊凯走远的背影,心里疑惑的嘀咕道,树不是长得越好越是繁荣的象征吗,剪了它们做什么?虽说有些奇怪,他还是着手去找了园艺工人过来。

 

 

王俊凯到大门口时放轻了自己的脚步,易烊千玺就靠在门边上,头发垂下来,有些藏进了门板间的缝隙里,眼睛乖乖的睡在刘海下,左边胳膊上随意的挽起了一截衬衫的衣袖。早晨的光柔柔的,斑驳的透过树的缝隙点了他周身,隐隐的踱上层光边。

 

王俊凯嘴角忍不住就染上丝笑意,他走过去蹲下来,一边手托住他的肩膀,一边手从他的腿下穿过,微微使力把人抱了起来。

 

易烊千玺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在托着自己,他微微的睁开了眼睛,一下子炫目的白色光线让他适应了一下才看清周围的景物,抬头看到王俊凯笑着看着自己的时候,他先是一愣,继而伸手一推王俊凯的胳膊。

 

“放我下来。”

 

王俊凯也不强求,把人放了下来,顺便理了理易烊千玺睡觉时被压的翘起来的一撮头发。

 

“怎么了?你小时候睡着不都是我抱你进去的吗?”

 

易烊千玺低头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没有理王俊凯直接往里走。

 

王俊凯也不恼,嘴边擒着一抹笑意,听着身后响起来的修剪树枝的声音,吹了个口哨,跟着易烊千玺走了进去。

 

 

王家六叔就坐在堂前吃早饭,白粥加几道清爽的小菜,看到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走进来后也不说话,仍旧安心的喝着粥,眼角余光瞥到两个人站的隔着很远,闷哼一声,冷笑着说:“是到了盛夏天酷暑日头还是怎么着,站的隔那么远。”

 

易烊千玺看着六叔不抬头只低头喝粥的样子,默默的靠到了王俊凯身边。

 

足足有十分钟,六叔才吃完了早饭,招呼手下的人收拾了桌子,自己也洗漱了一下,手放在背后,踱着步子走到了王俊凯和易烊千玺面前。

 

他咳嗽了一声,说话的声音里带着点沙哑,像是旧时的齿轮一点一点滚动着革除掉锈迹的声音。

 

“都长大了是吧?可以由着自己性子做事了?”

 

易烊千玺抬着头,眼神清润的看着六叔,口吻淡淡的说:“六叔,你误会了。”

 

“误会?”六叔坐到了一边的藤椅上,手交叉着放在腿上,看着易烊千玺挑着下巴,“那我听你解释。”

 

易烊千玺偏头看了一眼王俊凯,又默默的垂下眼眸。

 

“我不想说。”

 

六叔冷笑了一声,站起来往屋里走,走到门边停了一下,挑起眼睛看着王俊凯和易烊千玺。

 

“那就还和以前一样。”

 

说完脚步不停直接走进了屋内。

 

王俊凯正准备跟过去解释几句的时候,手被易烊千玺拉住了,他有些诧异的看着易烊千玺,少年琥珀色的瞳孔里淡淡的染了点晨时的光影,情绪都被收敛起来藏在里面。易烊千玺低声说:“听六叔的吧。”

 

“千玺……”

 

“你先躺还是我先躺?”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执着的样子,他也不再强求,看着易烊千玺说:“你先躺吧。”

 

易烊千玺听完后点点头。乖乖的走过去躺在了厅堂外面的小院子里,王俊凯跟过去,易烊千玺躺好后向他点点头,他紧接着俯下身来,手放在易烊千玺头两侧,脚也放在易烊千玺脚两侧,开始做俯卧撑。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的眼睛,声音坚定的问:“王俊凯你眼里是谁。”

 

“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点点头,手指在地上一敲一敲,默默的计着数。王俊凯脸上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打在他的眼睛上,再缓缓的涌进发丝里。

 

汗珠滚过的痕迹是温热,是经久不衰的记忆。

 

“给我看着对方的眼睛!做到五十个换!”

 

王六叔拿着鞭子站在一旁,在他身边有两个小小身影的小男孩,一个俯在另一个人身上做俯卧撑。“给我记住对方的眼神,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你们给对方的眼神,不许变!听到说话!”

 

“是!”

 

夏天是藏不住的细密汗珠,顺着并不是很成熟的脸庞划过,打在另一人脸上脆生生的疼;冬天是绵延着涌出的热气,映衬着彼此眼底的弧度,相互窥见着心底的深色丛林。

 

年年如此。

 

直到院子里墙角处濒临死亡的花又吐出了新芽,门房的老刘头背慢慢的弯下去,六叔的脚步慢慢的变得有些缓重,檐下的燕子终于在开春时分离开了住了许久的窝,留下扑簌簌的回忆。

 

而那两个小男孩,经常因为体力不支,做到一半累到趴在身下人身上,而身下的那个人总会笨拙的伸出手替他揉揉胳膊,再轻声哼着几句童谣。

 

院子里的梧桐遮天蔽日。

 

易烊千玺数到五十的时候,王俊凯停了下来,翻身躺在一边,易烊千玺正要起身做俯卧撑的时候,王俊凯喘着气握住了他的手。

 

易烊千玺先是愣了一下,继而也没有挣脱,就坐在那里看着王俊凯。

 

“千玺,”王俊凯举起手放在额头上蒙住眼睛,“躺到我身边来。”

 

易烊千玺没有拒绝,他乖乖的躺在了王俊凯身边,头发丝蹭到了王俊凯的脸上,轻柔的痒。

 

王俊凯拿手指在易烊千玺掌心画着圆,易烊千玺微微的叹了口气,他偏头看着王俊凯的眼睛,声音低沉的说:“小凯,你知道的,我永远不会和你置气。”

 

王俊凯轻轻的点点头,太阳慢慢的升起来了,热度也一点一点的在攀升,院子里树影的轮廓也缓缓的变化着,温柔的盖过了一浪又一浪掀起来的热潮。

 

易烊千玺坐起来看着王俊凯。

 

“我去找六叔,你不用跟过来。”

 

王俊凯点点头,微微笑着,“好,那我去外面走走。”

 

易烊千玺走到屋里的时候,六叔正坐在桌边喝茶,看着易烊千玺走进来,他抬眼看了看一旁的椅子,示意他坐下来。

 

易烊千玺没有坐,他径直走到了六叔面前,恭敬的喊了声六叔好。

 

六叔满意的点点头,声音放轻了点问道:“和小凯问题都解决了?”

 

易烊千玺笑着摇摇头。

 

“我和他之间,没有问题的。”

 

六叔听了这句话,嘴角终于带了点笑意,他把手中的茶杯放在一边,抖了抖衣袖说:“千玺啊,不是六叔逼你,我一直很喜欢你的性格,但是我们这种家庭,如果小凯身边一个信任的人都没有,我怕他撑不下去。”

 

易烊千玺安静的低头听着,等到六叔说完后,他抬头看着六叔的眼睛,认真的说:“您放心。”

 

“好。”

 

“六叔,”易烊千玺往前走了一步,“我要见王家老爷子。”

 

六叔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半晌后才开口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你要见老爷子干嘛?”

 

易烊千玺咬着嘴唇不出声,眼眸清亮不带情绪的看着六叔。

 

“好吧,”六叔叹了口气,“你跟我来。”

 

 

9.

老爷子的屋在最里面,六叔把易烊千玺引到门前后,拍了拍他肩膀。

 

“老爷子已经起了,你就进去吧。”

 

易烊千玺对着六叔点点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焚了檀香,萦绕在每个角落,跑到鼻尖前都冒着股心安。易烊千玺走进去后就反手把门关上了。

 

老爷子坐在桌前,边上站着位服侍他的老人,易烊千玺记得他,别人都喊他根叔,小时候每次调皮被罚跪是他都偷偷送过来点棉絮压在膝盖下,不然他的膝盖早就跪肿了。易烊千玺看了一眼根叔,他的头发已近是花白,驾着个眼镜,背倒是挺的笔直,袖子微微翻了个边,双手背在身后,站在老爷子身边,像站着个过去的时代。

 

易烊千玺转而把视线投向了一旁的老爷子。

 

他心里有名叫难过的情绪在啃咬着他的回忆。

 

易烊千玺其实很少见到王家老爷子。从他有记忆起,老爷子就深居浅出,仅有的一点印象是他有一年冬天发高烧,整个人已经迷迷糊糊的,老爷子从房里出来到他的房间,满是褶皱的手扶上了他的额头,粗糙的质感微微唤醒了他飘远的思绪,他尽力的睁开了眼睛,也只仅仅看到了一个轮廓。

 

那时候他并不知道,那个看起来有些苍老的男人,就是提起来让整个北京城闻风色变的王唯泽。易烊千玺只记得,他掌心有些许温热的气流从额头缓缓的流向了他全身。

 

而现在坐在他面前的老人,眼窝深陷,密布在脸上的皱纹像是在细数他的军功章,他没有蓄胡须,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的向后翻去,手上有着岁月走过留下的斑驳,静脉清晰可见,在皮肤下隐隐的泛着点绿意。

 

易烊千玺不能不尊重他,这就是那个书写了这个时代的人。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转而换上满不在乎的表情看着他,笑着说:“老爷子,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老爷子只微微抬眼看了他一眼,手放在拐杖上镶嵌的翡翠上来回磨挲,声音像是扯风箱般的撕裂:“易家小崽子长这么大了?”

 

一直在旁边静默不语的根叔转身面向了老爷子点了点头。

 

王唯泽又看了看易烊千玺点点头说:“有点感觉在。不过,小东西,你跟我提交易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易烊千玺笑着抚平自己白色衬衫上的褶皱,然后抬头直视着王家老爷子的眼睛。

 

“老爷子,算起来我也是您手底下的人一手培养的,就算我看不起自己,我也得看得起您不是?”

 

老爷子看着易烊千玺灵动的眼睛,拿着拐杖在地上一下一下的敲着。

 

“有意思,那你说说,你要做什么交易?”

 

“我帮您拿下南区,您,放了王俊凯手上的两条毒品路子。”

 

易烊千玺话说出来后,一屋子里一下子都是寂静。根叔的眉毛挑了一下,他有些担心的看着易烊千玺,又转头看看老爷子,没有说话。

 

老爷子的拐杖一直在地上“咚咚咚”的敲着,伴着房间里檀香的味道,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凝重。

 

老爷子转头问根叔:“怎么,南区又乱了吗?”

 

根叔恭恭敬敬的弯腰说:“是的,之前出逃的孙勇,二十年都没有一点消息,近期好像是回到了国内,似乎是发了笔大财,南区本来就是他的旧部下,现在又有大批钱财坐镇,怕是要乱。”

 

“孙勇,”王唯泽冷冷的笑笑,“他是什么东西,也敢回来。”

 

根叔站在一旁没有说话。

 

王老爷子看着易烊千玺,手里的拐杖停止了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声音里带着点狠意说:“小东西,你开的条件并不足够说服我,毕竟我不用你,也能平了南区。”

 

易烊千玺笑着比起一根手指,“老爷子,我说的是我帮你拿下南区,我只需要我一个人。”

 

王唯泽诧异的瞪大了双眼,但多年里的历练让他迅速的压下了这些外露的情绪,他看了看根叔,有些漫不经心的说:“年轻人,话不能说太满。”

 

“毒品交易的路子我要是放了,那些兄弟我靠什么养着呢?他们背井离乡到这里来跟着我王家,我总不能把人遣走。”

 

易烊千玺摇摇头,“老爷子,我想您是误会了,我没有要你放掉王家的生意,我只是说,毒品的生意,王俊凯不沾手。”

 

王唯泽把拐杖放在了一旁,低头沉思了一会说:“根叔,你把我的鞭子拿来。”

 

“老爷子……”根叔看了一眼易烊千玺,声音放低的带着点求情意味的对王老爷子说。

 

“你快去给我拿来!”

 

根叔看着头也不回背对着他的王家老爷子,叹了口气进了里屋。

 

王唯泽从桌边走过来,停在易烊千玺面前,冷眼看着他。

 

“我可以不让王俊凯沾毒品的路子,但条件除了你帮我拿下南区,也不能坏了我的规矩。”

 

易烊千玺毕恭毕敬的低头说:“您说。”

 

“一条交易路子,十鞭子,你能受的了我二十鞭子,我就放。”

 

“想要摆脱什么,总得见点血。”

 

根叔已经从里屋拿了鞭子出来,站在一旁迟迟不肯上前,易烊千玺看了一眼根叔,忽然淡淡的笑了:“老爷子,说好了,二十鞭子,你得保证。”

 

根叔有些着急的喊了声:“易家小东西,你受不住的!”

 

易烊千玺摇摇头,微微笑着说:“根叔,没事。”

 

根叔看着易烊千玺深深的叹了口气,把鞭子给了王老爷子后默默的退到了一边。

 

王老爷子手里握着鞭子,紧了紧后看着易烊千玺说:“转过去。”

 

易烊千玺咬着下嘴唇,看了一眼根叔,转过身去。

 

“啪。”

 

鞭子抽在背上的疼痛感让易烊千玺下意识的咬紧了嘴唇,是真的疼,生生的抽开皮肉的疼,但他一声都没坑,连身体都没有抖动一下。

 

“啪啪。”

 

王唯泽没给易烊千玺一点停顿的间隙,又伦起鞭子在他背上抽了两下。疼痛最大程度的刺激了汗腺,冷汗从背上冒出来,刺激的伤口发涩的疼痛,易烊千玺吸着气,他手攥紧了衣服的下摆,声音没有一丝颤抖的说:“别停,继续!”

 

根叔在边上实在看不下去,默默的从侧门退了出去。

 

他走到屋外面让门房去把苏医生请过来,正好王俊凯晃荡到这边,他看见根叔笑着跑过来打招呼:“根叔最近身体还好吗?”

 

根叔看到王俊凯像是躲避般的转过身去,王俊凯有些疑惑,他凑到根叔眼前,发现他眼睛里都是血丝,王俊凯有些紧张,他攥住根叔的手:“怎么了,是不是爷爷出事了?”

 

根叔摇摇头推开王俊凯的手,他看着王俊凯没有说话。

 

根叔算是看着王俊凯和易烊千玺长大。

 

他自己没有孩子,所以格外喜欢王家这两个规矩外的孩子。其实像王家这样的家庭里培养出来的人,都是心计深,少年老成,很小就难在他们脸上看到少年的样子。太早的见识到了血腥的存在,于是灵动都渐渐被麻木掩盖。但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不同,这两个孩子,一直在做着破坏规矩的事,但一直都带着纯良的秉性,在这样的深宅大院里没有被埋没掉本性,当真是难得。

 

根叔叹了口气,对王俊凯说:“根叔老了,有些东西见不得了,你去老爷子屋里吧,怪罪下来根叔担着。”

 

王俊凯看着根叔凝重的脸色,他的心一点点的沉下去,不安急速的席卷了全身,他立刻转头往老爷子房间跑。

 

王俊凯一推开房间门,就看到易烊千玺手抓着椅子背,青筋全都冒起,整个后背鲜血淋漓,头发梢上的汗珠一直在往下滚落。

 

王俊凯疯了一样的跑过去,他不敢去碰易烊千玺,他现在像个浑身是血的脆弱的娃娃,轻轻一碰就会倒下。易烊千玺微微睁开眼睛看着他,声音虚弱的说:“小凯,我没事,你放心。”

 

王俊凯不忍心再看易烊千玺苍白的脸色,他看着自己目光高傲严峻的爷爷,声音泣血的问道:“爷爷,为什么?”

 

王唯泽淡淡的看了一眼王俊凯。

 

“他自己愿意承受的。”

 

王俊凯瞪大了眼睛,他弯腰扶住易烊千玺的胳膊,小心的避开了他的伤口,轻轻的开口问:“千玺,是吗?”

 

易烊千玺已经看不太清眼前的事物,凭借着对王俊凯声音的熟悉微微点了点头。

 

王俊凯的眼眶忽然涌出了一层温热,他红着眼睛看着自己一直尊敬的爷爷,默默的站在了易烊千玺身后。

 

“他还剩多少下,我来。”

 

王唯泽看着疼的蜷缩着也不说句软话的易烊千玺和一脸决绝的王俊凯,他深深的叹了口气,收起鞭子说:“罢了,你带他走吧。”

 

“还有,王俊凯,今后你不用再插手毒品的生意了,我遵守约定。”

 

王唯泽说完后就背着手往里屋走,王俊凯看着他依旧挺拔的后背,又看了一下挣扎着要站起来的易烊千玺,他狠狠的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扶着易烊千玺哑着嗓子说:“千玺,你何必?”

 

易烊千玺微微的对他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王俊凯走到他身前,他不能抱他,易烊千玺一背上都是伤,他微微下蹲把易烊千玺背了起来。易烊千玺乖巧的把头垂在他肩膀上,声音微弱的靠在他耳边说:“王……王俊凯,你听……不……听我话?”

 

王俊凯咬紧了自己的下嘴唇,一直蓄在眼底的眼泪终于爆发的涌了出来,他压抑着带着哭腔的声音,极尽温柔的回了句:“听,只听你一个人的话。”

 

TBC


评论(50)

热度(734)

  1. _木子姐姐_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