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Soulmate 4.

黑帮老大凯 X 当红影星千

正儿八经写会强强

坑品保证

---------------------------------------

 前文指路:【1】 【2】 【3】


10.

庭院深深深几许。

 

时光从廊檐下打下一滴水,年岁就这样叮叮咚咚的走在了回忆的身后。院子里经常有人打理,各种时兴的花卉也会接二连三的搬进来,四季的更迭就藏在这些花的凋零与落下里。墙角边爬上了倔强的青苔,滑腻的让回忆打了个滑,摔出了零零散散的画面。

 

老人的拐杖放在门边,窗前放了盆兰草。

 

“所以呢,你现在是过来跟我求个庇护?”王唯泽坐在桌边,看着站在他面前一脸认真,还带着点虔诚色彩的王俊凯。

 

王俊凯点点头。

 

王唯泽有些无所谓的笑笑,他走到窗边拿起一旁的小铲子给兰草松松土,头也不回的说:“王俊凯,你这个名字放出去,你以为谁敢动你?”

 

王俊凯走到王唯泽身边,手捻着兰草叶子上的脉络,微微笑着说:“老爷子,不是我,是易烊千玺。”

 

王唯泽眉毛挑动了一下,松土的手没有停止。

 

“易家的那个孩子吗?”

 

王俊凯点点头。

 

王唯泽放下手里松土的铲子,抬头示意王俊凯把桌子上的茶杯拿给他。王俊凯转身走到桌边,恭敬的把茶杯递给了王老爷子。

 

王唯泽低头呷了一口,声音不带任何情绪的说:“那你预计拿什么跟我换?”

 

王俊凯微微笑着,他把那盆窗边的兰草移动了个方向,让叶子尽可能的朝着阳光。“您的五条毒品路子,我担两个。”

 

王唯泽冷冷的一笑,他把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你父亲努力了一辈子,就是想让你不沾这个,你现在倒是要自己担过去?”

 

王俊凯微微的垂下眼睛,“我的命可以送进去,但是,您要保证,千玺的安全,”王俊凯抬头看着王唯泽,“您要保证没有人能动他。”

 

王唯泽看着王俊凯波澜不惊的眸子,清醒含着孤注一掷的坚定,他微微的叹了口气,手抚着桌边有些毛糙的边角,并不疼,只是那种坚实的触感,才能让他感到,自己是真实的活着的。

 

“拿出成绩给我看。”

 

王俊凯有些微微蹙起的眉毛终于舒缓开来,他轻轻点了点头,扣上门走了出去。

 

伴着门关上的是带着点不忍情绪的眼神。

 

“吱呀”一声开门的声音把王老爷子从回忆里拉了回来。

 

根叔端着杯茶水走了进来,放在他面前,然后站在了一旁。

 

王唯泽深深的叹了口气,他磨挲着杯壁上的花纹,缓缓的开口问:“根叔,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根叔摇摇头,“老爷子,您要撑着王家,方方面面都要顾及到,很多事,身不由己。”

 

王唯泽看向窗外,声音像是压抑了所有情绪般深沉的说:“两个孩子都拿命来跟我拼,拼对方的安全,我能怎么办呢?”

 

根叔走上前,替王唯泽打开了杯盖,弯腰恭敬的说:“老爷子,您打易家孩子最后那几下,没下狠手,不然,”根叔摇摇头,“他撑不住。”

 

王唯泽看着眼前这个跟随了他几乎半辈子的人,这世上,守着四季更迭交换的时分是难,等不期而遇的缘是难,揣度别人的心意,谓是难上加难。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体的存在,而放在群体里,他又会因为群体的集体特征有新的感情迸发,所有的一切是最捉摸不透的。可是时光这个东西啊,还是一点一点的把他剖析开来,藏起来的,不想流露的,统统以直白的方式涌进熟悉你的人眼底。

 

根叔就是那个人。

 

从少年时的意气风发到中年时的忍辱负重再到现在的身不由己,这个话不多的男人,一直这样跟在他身后,他所有的情绪都被他收藏起来,随意的牵扯出一点,都能抚平他急促的不安。

 

王唯泽叹了口气,“罢了,让苏医生过去瞧瞧,顺便把我房里的治鞭伤的药膏派人给送过去。”

 

根叔嘴角有微微的笑意,他点点头走了出去。

 

窗边那盆兰草抽出了淡白色的花,盈盈一握的在风里轻轻摇曳着。

 

 

11.

 

方安接到王俊凯的电话后立即把车开向了王宅大门。

 

昨天他通知了王俊凯今早回王家的时候,本来准备来送他,结果王俊凯执意自己开车,他不放心就远远的跟在了后面,看到王俊凯的车进了王宅,他就等在路边。

 

一到王宅大门口,方安就看到王俊凯背着易烊千玺站在门边,他立刻下车给王俊凯打开了车后座的门,看到易烊千玺一背上都是伤的样子,他是不容易情绪外露的人,都忍不住手微微的颤抖着。他扶着易烊千玺,帮着王俊凯把易烊千玺轻轻放进了车里。

 

易烊千玺趴着半靠在椅背上,王俊凯打开另一边车门,迅速的坐进去把易烊千玺的身子放在自己腿上,手扶着他的头。

 

“快开车回家!打电话给苏医生,让苏医生立刻过去!”

 

“是!”

 

易烊千玺乖乖的趴在王俊凯腿上,他的意识已经疼的很模糊了,手揪着身下的真皮坐垫,想要减缓一点疼痛,却总是使不上力。王俊凯握住易烊千玺的手,强忍着泪水说:“千玺,你疼你就抓我。”

 

易烊千玺微微的摇了摇头,又不小心牵扯到伤口,疼的他咬紧了自己的下嘴唇,缓缓的吐出一个音节:“不……”

 

王俊凯尽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他擦着易烊千玺脸上疼出的汗水,看着前面的方安大声说:“你快点!”

 

方安点点头,一直以来被训练的开车技术最大程度的发挥了作用,黑色的车在白色的柏油马路上飞速开过。

 

 

到了王俊凯家的时候,苏沐医生已经等在了门口。王俊凯背着易烊千玺,方安跟在他身后微微的托扶着直接进了他的房间。

 

苏沐一看易烊千玺的伤势,立刻回头对方安说:“拿盆热水来。”说完又转头对着王俊凯,轻声说:“王总,你把易总放在床上,我好给他上药。”

 

王俊凯看着苏沐镇定的眼神,他从背上易烊千玺开始就一直慌乱着摇摆不定的情绪终于有了一点缓解,他点点头,苏沐帮着他把易烊千玺轻轻的放在了床上。

 

苏沐拿起一旁的剪子把易烊千玺被鞭子抽的七零八散的衬衫剪开,看到剪开衣服后触目惊心的伤口,王俊凯不忍的把目光转向了一边,手默默的攥成了拳头。

 

苏沐看着王俊凯背过去的样子,他微微的叹了口气,低下头来处理伤口。

 

王俊凯转身走到了门外,房间里血腥味最大程度的刺激着他最脆弱的一根神经,那根每个细胞都写着易烊千玺的神经,现在它叫嚣的在脑袋里撕吼,他几乎支撑不住就要倒下。

 

王俊凯深深地吸了口气,在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上后狠狠地吸了口,辛辣的味道直接冲击了周身,刚才那股强烈的不安感才被掩盖了点,他想,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易烊千玺受伤,可是那个不听话的小东西,硬是要这样去拼,拼的他自己伤痕累累。王俊凯又吸了口烟,烟圈萦绕着翻滚上来,他抬手抚上了自己的心口。

 

它跳跃的如此强烈。

 

王俊凯回头看了一样自己的房门,默默的放下了手中的烟,无数个暗夜拉扯着奔涌而来的不堪回忆,惊涛骇浪般的侵蚀着他的内心,很多人告诉他你其实不需要有心,你只需要狠,眼睛里只需要看见自己就足够了。可是偏偏会有个易烊千玺,温柔了他所有的神经元,也让他眼睛里可以容纳下除却黑白和血腥外别样的色彩。

 

温热的覆盖了所有他小心翼翼藏起来的不安。

 

“王总。”

 

王俊凯回头,苏沐站在房门边喊他。

 

“怎么了?”王俊凯起身走过去。

 

苏沐无奈的耸耸肩,“易总,非要您给他上药。”

 

王俊凯有些诧异的抬眼看了一眼屋内,反应过来后对苏沐点点头,然后招手让方安过来,方安一直在大厅里站着,看到王俊凯挥手喊他,他立刻快步走了过去。

 

“小方你带苏医生去换一下衣服再送他回家。”

 

“好的,王总。”

 

方安恭敬的转身面向苏医生,做了个请的手势,“苏医生这边请。”

 

苏沐朝王俊凯点点头,“王总,那我就先走了,易总都是些皮外伤,他身体底子好,调养一段时间不会有太大问题。还有,他今晚可能会发烧,不用紧张,让他盖着被子好好睡一觉就行。”

 

王俊凯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就走进了屋内。

 

易烊千玺趴在床上微微睁开眼睛去看王俊凯,苏沐已经大部分伤口都处理过了,只剩下上药的部分,王俊凯走过去坐在易烊千玺身边,手抚了抚他因为疼痛而汗湿的头发,轻轻地开口:“还难受吗?”

 

易烊千玺轻微的摇摇头,开口的声音有点哑,“王俊凯我今天帅不帅?”

 

王俊凯忍不住笑了,他用手指点了一下易烊千玺的额头,轻笑着说:“我易少爷哪天不帅啊。”

 

“知道就好。”

 

易烊千玺把自己的头埋进枕头里,声音闷闷的从里面传出来:“帮我上药吧。”

 

王俊凯拿起放在一旁的药膏,拿着消毒棉签沾上一点,小心翼翼的涂抹着,尽力控制着力度不让易烊千玺感到疼。

 

“你为什么不让苏沐给你上药,他毕竟是医生,专业的。”

 

易烊千玺把手交叠着放在枕头上,下巴压在自己的手上,压低了声音说:“他都看了我那么久了,不能再给他看了。”

 

王俊凯终于忍不住笑了,他俯下身去凑近了易烊千玺耳朵边,轻笑着呼出的热气都涌进了易烊千玺耳廓里,王俊凯有些玩味的说:“那我很荣幸啊。”

 

易烊千玺微微偏头看了他一眼,嘴角边的梨涡隐隐的现出来,他拿起一边的枕头盖在自己头上,闷着声音压着笑意说:“快给我上药,疼死了。”

 

王俊凯也不再逗他,认真的给易烊千玺上好了药。

 

上好药后,王俊凯坐在易烊千玺身边,又点了一支烟,他没有抽,就夹在两指之间,他看着易烊千玺,酝酿了很久才慢慢开口。

 

“千玺,你知道我……”

 

“王俊凯,”易烊千玺打断了他,慢条斯理的说:“你烟拿过来给我抽一口。”

 

王俊凯有些无语的看着他,满腔要吐露的情怀都被他一句话压了回去,他摇摇头,走过去把烟放进了易烊千玺嘴里,易烊千玺吸了一口后笑着把烟圈都吐在了王俊凯脸上,“你靠过来点。”

 

“再过来点。”

 

王俊凯又靠近了点,鼻尖几乎都靠到了易烊千玺的脸上。

 

易烊千玺轻笑着,清香的烟草味萦绕着散开来,“王俊凯,吻我。”

 

王俊凯没有一丝犹豫,他微微的靠近了一点,柔柔的吻上了易烊千玺的唇。烟草气味一下子充盈的过渡着包围了他,像是一个神奇的漩涡,卷走了他所有的不安,只给他留下满心房的温暖。

 

他看见那个喜欢的少年温柔的抱着他,低喃着不要害怕,不要有坏的情绪,他只要深深地记住,他有自己。

 

治愈难过和不安是一种超能力,可对于王俊凯和易烊千玺来说,那是一种本能,他们应当彼此拥抱,彼此安慰。

 

王俊凯没有加深这个吻,他只是浅浅的吻着易烊千玺的嘴角,手磨挲着他的头发,柔软的发丝一点一点的绕着他的手指,易烊千玺轻轻笑着,唇角微微昂起的弧度柔柔的碰到了他新长出来的小胡渣。

 

“王俊凯,你不要多想。”

 

易烊千玺靠在他耳边,一字一句悠悠的说:“你只能死在我身上。”

 

“其余,哪里都不行。”

 

小东西,坏的很。

 

TBC


评论(63)

热度(549)

  1. _木子姐姐_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