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Soulmate 5.

黑帮老大凯 X 当红影星千

正儿八经写会强强

坑品保证

---------------------------------------

前文指路: 【1】 【2】 【3】 【4】


12.

因为易烊千玺的伤势,王俊凯给自己彻底的放了个长假。所有的事都交给了方安去处理,一定要他来拿决定的,方安会把资料送过来,他看了后再做打算。

 

易烊千玺因为身上的伤也变得有些倦怠,成天都懒洋洋的没什么精神。因为伤在背上,他晚上睡觉不老实,喜欢翻来翻去的动,一不小心就会碰到伤口,疼的他眉毛一直蹙着。王俊凯就把人搂在怀里,手避开他的伤势,把人牢牢地锁在怀里。就这样易烊千玺还是不乖,手还要绕到王俊凯背后去挠他的脖子,王俊凯怕痒,尤其是脖子,特别敏感,他又不能动怕一动就扯到易烊千玺的伤口,只能尽力憋着。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一脸难受的咬着下嘴唇还一动不动的样子,笑的梨涡一直在他眼前晃。

 

王俊凯还围起了围裙,有种要占领厨房的气势。

 

方安在办公室接到王俊凯电话时,他正在处理南区的一起动乱,看到手机上王总的来电显示,他对正在跟他汇报情况的陈一摇摇手,陈一立刻会意,拿着资料站在一旁。

 

“王总您好,我是方安。”

 

王俊凯在那头的语气显得有些焦灼。

 

“小方,你会做什么菜?”

 

方安一愣,抬眼看了一下自己桌子上刚送进来的外卖盒,咳嗽了一声说:“王总,非常抱歉,对于厨艺,我不是很精通,只会一道西红柿炒鸡蛋,如果您需要的话,我可以立刻去学。”

 

王俊凯长舒了一口气,“那就西红柿炒鸡蛋,你告诉我一下这个食谱里说的加入适当的盐,到底是多少?”

 

方安咬了一下嘴唇,他微微有些愣怔,不确定的开口道:“王总,大概是半勺盐吧。”

 

陈一觉得自己的人生有些幻灭,他一直视为权势和冷漠代表的方安和王俊凯,因为一道西红柿炒鸡蛋,展开了长达十五分钟的对话,他抱着资料站在一边,心里默默想着也许王总是想发展势力到餐饮业?看来要尽快去考个厨师从业证了。

 

方安在通完电话后,冷静的看向陈一,声音冷冷的说:“好的,你继续汇报。”

 

陈一连忙走上前继续开始汇报,方安忽然打断了他,“你会做菜吗?”

 

陈一愣了一下,半晌后支支吾吾的答了句:“会……会一点,我妈开小饭馆的。”

 

“能速成吗?”

 

陈一看着方安铁青的脸色,心想着他说不行估计就走不出这门了,只好犹豫的点点头。

 

“那快点汇报,然后去楼下你教我做饭。”

 

大概最近水逆,陈一默默的在心里吐槽了句。

 

 

王俊凯挂了方安的电话后,看着一片狼藉的厨房,默默的叹了口气,刚准备走出去订外卖的时候,就看到易烊千玺披着他放在枕边的衬衣站在厨房的门边弯着嘴角笑。

 

“哟,王总亲自下厨啊。”

 

王俊凯局促的伸手去挡自己围裙上的皮卡丘,家政阿姨实在是有颗少女心,家里的围裙除了皮卡丘就是凯蒂猫,他犹豫了很久后选择了皮卡丘。

 

易烊千玺的笑意更深了,他抖了抖自己随意披着的衣服,轻笑着开口说:“很可爱嘛,我喜欢。”

 

王俊凯解下围裙放在一边,走到易烊千玺身边,理了理他的头发,笑着说:“今天感觉怎么样?”

 

易烊千玺抬头看了他一眼,耸耸肩膀说:“都快养的发霉了,也该让我出去活动活动了。”

 

王俊凯笑着把他环在怀里,下巴压在他肩膀上,声音懒懒的说:“难得我们都有长假,再多几天也无所谓嘛。”

 

易烊千玺把头靠在王俊凯头上,头发蹭了蹭他的鬓角,轻声说:“小凯,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你放掉毒品的路子吗?”

 

王俊凯把人搂的更紧了点,乖乖的听他继续说。

 

“首先它危险,各家都盯着这几条路子看,其次,”易烊千玺转身看着王俊凯,琥珀色的瞳孔里柔柔的带了点清亮的色彩,“它终归不是什么正路子,道上有自己的运行规则,这里是没有对立之分的,它自成体系,才能环环相扣的被操作。可是毒品路子,是体系外欲望的产物,或者是一些人为了控制某些群体的方式,它已经背离了我们该控制的轨道,所以,我不想容它。”

 

王俊凯默默的听着,其实从他第一天接受毒品这件事起,易烊千玺就不满意,上次还因为这件事两个人打了起来,其实骨子里都是桀骜不驯的因子,一个不愿解释,一个一心想着对方。其实他本意只是为了在老爷子那给易烊千玺求个庇佑,他不比自己,有背后的势力护着,他怕有一天,他会出事。

 

王俊凯点点头,乖乖的说:“好,我答应你。”

 

听完王俊凯的话后,易烊千玺装作生气的瞪了他一眼说:“你早懂我多好,你看现在,后背都是疤,我以后都拍不了床戏了。”

 

王俊凯听完后脸色一变,他捏着易烊千玺的鼻子,轻笑着说:“您还想着演床戏呢?”

 

“怎么不行,我身材那么好。”

 

王俊凯笑着把易烊千玺的衬衣拉到了肩膀,本来易烊千玺只浅浅地披在肩上,王俊凯微微一拉,衣服就顺着易烊千玺肩膀的弧度滑了下来,落在了他脚边。

 

“我试试?”

 

 

房间里遮光窗帘被紧密地拉上,层层叠叠的黑暗涌过来,拂过去。

 

易烊千玺半边脸没在枕头里,一边抬眼去看王俊凯,两只眼睛柔柔的藏了零星的欲望的火苗,他突然笑着伸手去摸王俊凯的脸,“很暗啊,我看不到你。”

 

王俊凯俯身下来,粗重的鼻息打在易烊千玺的脸上,他眼睛里像燃着火,像四荒平原迸发出的源源火光。

 

他轻笑,“那你感受我。”

 

王俊凯从来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正好,易烊千玺也不是吃斋念佛与世无争的人。

 

他吻他,带着点微微探寻意味的吻,他吻在眉角,像春雨后扑簌簌争先恐后的冒出来的小竹笋调皮的挠着你柔软的皮肤,带着点笋尖微微扎人的疼。他吻在鼻尖,温热的气流裹挟着他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他最后吻在柔软的唇上,刚碰上就扑了个空。

 

他躲他。

 

带着笑意的躲,睫毛扫过他的下颌,像一把小扇子,柔柔的撩拨他的心脏。王俊凯爱他的睫毛,上翘的睫毛向上轻挑着,风情都长长的停留在那里。

 

“欲迎还休?”

 

他的声音像是破开了西伯利亚寒流,掺上夏初时分阳光的柔软气,穿越空气中漂浮着的小小尘埃,“嘭”的一声砸在了他耳朵里。

 

易烊千玺环着双手抱着王俊凯,嘴唇贴近他的耳朵,声音绕着周身走,“不啊,我就是撩你。”

 

“那你赢了。”

 

他咬他的耳垂,轻轻的撕咬着,不疼,却宣示着一种不可侵犯的占有欲,黑暗里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一汪海洋上远远伫立的灯塔。

 

这次他不躲,他把手放在他胸前,指尖停在他衬衣的纽扣上,微微有些扎手的花纹,契合的与指纹密切贴合,像他和他一样,紧紧地拥抱。

 

王俊凯握住他的手,声音带了点魅惑的意味:“这次要吻几秒?”

 

易烊千玺抬头看他,咬着自己的下嘴唇,轻柔的笑意藏在温热的鼻息里。

 

“你定。”

 

王俊凯终于不再忍耐,他的手放在易烊千玺的后脑勺,把人拉近了自己,霸道了占据了他整个柔软的口腔。

 

易烊千玺手微微的使力,轻巧的解开了他的第一粒扣子。

 

王俊凯停下来,低头看易烊千玺,“这次快了。”

 

“熟能生巧。”

 

他的笑打在他的眉眼里,薄雾般的晕染开来,有些看不清,也不想看清。

 

易烊千玺压抑着鼻腔里的气息,琥珀色的瞳孔因为王俊凯霸道的吻变得氤氲如雾。琥珀色,本是世上至清至纯的颜色,此刻却寥寥的散发出禁欲的味道。鼻尖慢慢沁出了汗珠,薄唇也由于滋润显出撩人的红。王俊凯微微起身看着脸色微红的易烊千玺,心里慨叹一句红色真的是和易烊千玺最配的颜色。

 

诱惑至极。

 

你还要再忍吗?

 

当然不。

 

易烊千玺去看自己的爱人。房间里暗黑只有温热的气息浪潮般铺天盖地的落下,他看见他的轮廓,像是边行牧歌的悠远,而他是沙漠里的守井人,他看见暮色四合,他一袭布衣站在远方的山丘上,他说我们应该拥抱,就算隔着几千公里的距离,你也要看见我的眉眼。那里只有你。

 

再容不下别人。

 

他因为这样的想法而浑身发热,他迫不及待的拉下身上的人和他接吻,他的手指从他的发丝间穿过,微微使力的扯下了一两根头发,绕在他的指尖上,口腔里溢满了甜蜜的气息,远方煽风点火,近处余音寥寥。他什么也不想,全身心的去感受自己爱人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的生命初始迸发而来的情欲,化为大而细密的网,牢牢地罩住了他,他不想着躲,他沉溺,他细数着自己纷纷落下的爱意。

 

他把他全数的收集起放在他面前,他说你要爱我。

 

他说我爱你。

 

他给他强烈的爱意以平等的尊重,他炽热,他小心,他温柔,他高傲,他全然去包容,他温柔的抚慰他所有的不安,他说你只要记得我爱你。

 

那我便只记得你。

 

他终于完全进入了他。

 

他看着他微微蹙起的眉,心疼的俯身去吻他,唇形染上了他眉头皱起的弧度,若尽力爱一个人必须要有这种痛楚,那么千玺,请尽数把所有的都给我,也只能给我。

 

我们的灵魂本就天生契合。

 

他看着他的眼睛,浓烈,清润,温暖,他看向他琥珀色的爱意,像看着无数温热的气息噬咬着自己残存的几缕理智。他想到无数个不能忘却的黑夜,他看见推开门满是伤痕的自己,他微微的愣怔,而他自己默默的低下头,他想着要逃离这个黑色的漩涡,可是,有着琥珀色阳光般清亮的人啊,轻轻的抱住了他,在他耳边说,我陪你吧。

 

于前方是大雾弥漫,万丈深渊,他独是满身孤勇,他消化着他给予的全部颤抖,稳稳的把人抱着说我陪你。

 

他再也不能压抑自己胸腔里潮水般蔓延开来的爱意,他抱紧了怀里的人,开始了一浪高过一浪的冲击。他把自己沉溺在这片黑色丛林里,理智,伦理,统统衍化为紧紧包裹着他的情欲,他想象自己是头横冲直撞的蓝鲸,溺毙在了这片绵柔又一望无际的海洋里,他不再害怕自己发出的声波得不到回应,整片海域都在敲打着礁石,温柔的给他奏着一曲和调。他从灵魂深处迸发出翻天覆地的快感,他感觉到自己被深深爱着。

 

而这种爱,无法复制,仅仅只赋予他。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应该慢一点,时间还长,所有的缝隙里都要填满着这种快感带来的满足。他长长的喟叹了一声,缓缓的开始了温柔的浅眠,他的手抚摸上了怀里人背上的伤痕,斑驳,错落,温柔的亲吻着他的掌心,他想到这些伤痕是因为自己,他的心开始蜷缩着疼了,他轻轻的磨挲着,怀里人有些微微的颤抖,轻轻抬起头来吻他,吻里极尽了缠绵和温柔,他在抚慰他,掌心下的伤痕在发热,像是叫嚣着冲破身体的束缚来告诉他,他爱他。

 

他又激动起来了。

 

他破开层层的水浪,他要更靠近一点,直到所有的回忆都涌进深不见底的深渊,他眼睛里只有他,耳边是压抑着的喘息,他来不及说话,只全身心的投入。

 

易烊千玺像是摇摇欲坠的一叶孤舟,他有些害怕,他寻求着安全的停靠物,忽然有人低低的在他耳边低喃一句,不要害怕。他放开了一直抓紧的桅杆,那就沉溺吧,那就放纵吧,他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温热的气息从周身绵延过来包裹住了他,他被带着去探寻生命初始的乐趣。

 

他看见潺潺的溪流,山间飞舞的青鸟雀跃的吟着一曲赞歌,一开始的疼痛尽数转化为融进骨髓的痒,他轻笑,忽然翻过身来占据着主动权,他压下去,手绕着爱人的头发,他靠在他耳边,他说我想看你的小虎牙。

 

忽然天翻地覆的感觉涌来,酥软的感觉顺着脊髓升上来,他不自觉的软了腰,又被压在了身下,他有些气恼的去戳身上人的腰,却忽然感觉到嘴唇一疼。

 

他被咬了。

 

他看着作恶的人,轻笑着伸出舌头舔着他的虎牙,眼睛里带着小狡黠,不自觉的让他为之沉沦。汗水填满了沟沟壑壑,滑腻的让他手有些撑不住,温热的气息早已经变得炙热,打在脸上烫人的温度,他突然笑了。

 

梨涡撞了人满眼。

 

何况还有叹息,越压抑越深,还有偷偷一瞥,越偷得巧越甜,还有占有时小小的轻柔的呻吟,原生的欲望和初生的热情相互碰撞,于是物化的东西都成了累赘。

 

他感叹自己劫后余生。

 

他奢求自己万劫不复。

 

他们互相成劫。

 

身体严密贴合无缝可入,感情妥帖放置有迹可循。

 

他忽然感觉被抱紧,迅猛的冲击急速的席卷了他,他抑制不住的哼叫出声,他揪住身上人的头发,睁开眼睛去看那双桃花眼,他看见春风细雨交织着淋湿了雨季廊檐下新筑的燕子窝,他看见盛夏酷暑时分蒲扇下盖着的两只萤火虫,他看见秋风萧瑟中微微扬起的衣角轻巧的落入了他手里,他看见暮雪重叠消融于怀里的拳拳寒意。

 

他看见自己和王俊凯相互拥抱着说爱。

 

“王俊凯,我爱你。”

 

继而黑暗突然消失,刺眼的白光挣扎着席卷过来,他看不清了,听不到了。只能感受到胸腔里跳动着的心跳声。

 

如此如此强烈。

 

“我也爱你。”

 

 

到极致的时候易烊千玺晕了过去,王俊凯轻轻的拂开他汗湿的刘海,露出了他眉间浅浅的痣,他微微的俯下身去亲吻它,现在的易烊千玺很安稳,乖乖的蜷缩着,手压在脸下,微微的嘟着嘴,脸上还有未散的红晕,眉眼都让他着迷。

 

他想到他们的第一次。

 

没有任何技巧的互相索取,不带任何期望的只凭借着最原始的欲望冲撞着,易烊千玺一开始疼的一直咬他肩膀,他也疼,两个人就互相骂,骂着骂着又忍不住笑了,易烊千玺趴在他耳边懒懒的说:“哥们功夫不到位啊。”

 

王俊凯突然就有些不知名的情绪,像是裹挟点涩涩口味的酱涂抹在了心脏上,他拼了命的去吻他,一直吻到易烊千玺喘不过来气捶他的肩膀他才微微的放开一点,然后又吻上去,就这样一直吻到易烊千玺软了腰,满嘴骂骂咧咧的话最后演变成了舒服的闷哼,他就笑易烊千玺,用虎牙去咬他。易烊千玺也不恼,睁着琥珀色的瞳孔看他,手放在他头发上磨挲,轻轻开口说:“王俊凯,我只要你一半的爱,剩下的一半,请你爱自己。”

 

王俊凯的心因为这句话完全的酥软下来。

 

他把下巴靠在易烊千玺的肩胛处,闷闷的呼出一口热气,他说:“既然这样,千玺你住到我心里来吧。”

 

王俊凯时常会梦见暮年的自己,佝偻着背,衣衫褴褛,走在一条去往地狱的泥泞路,一生的罪恶,一帧一帧浮现,童年的乖戾,少年的孤傲,中年的荒唐,如刺刀,如冰锥,割破时光,血脉贲张,生途淬凝为尘,风吹即散。可是往来光景尽是虚无,他奢求,他不甘,他忽然被人抱住,于是所有的未来都有迹可循,他看见了更多的可能,他的脆弱得以被包裹,他的不安得以被安存,于是一切都化为一场落花,不必,不必记挂。

 

于是他成了现在的王俊凯。

 

谢谢一直陪着我。

 

易烊千玺。

 

我不仅仅想给你全部的爱,我更想给你几辈子的爱,浓稠到化都化不开。

 

 

易烊千玺醒过来的时候,王俊凯正侧身看着他,他微微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下眼前的光线,伸了个懒腰,抬脚踢了踢王俊凯的腿。

 

“表现不错啊,我挺舒服的。”

 

王俊凯轻笑着捏捏他的脸没有说话。

 

易烊千玺抬手随意的撩了撩王俊凯的刘海,眼睛里狡黠的闪着光,“两位少爷都休息这么久了,也该干事了吧?”

 

王俊凯按下易烊千玺的手,笑着点点头说:“但凭易总吩咐。”

 

易烊千玺笑着看了看王俊凯房间墙上的京城地图。

 

南区,也该整顿整顿了。

 

TBC


评论(74)

热度(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