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Soulmate 6.

黑帮老大凯 X 当红影星千

正儿八经写会强强

坑品保证

---------------------------------------

前文指路:【1】 【2】 【3】 【4】 【5】


13.

王源这一个月过的有些索然无味。

 

没有新的剧本来找他,索性他也没有想要拍戏的想法,在自己家里打打游戏,种种花草,阳台上那盆兰草被他侍弄的生机勃勃,倒是让他觉得自己已经提前进入了老年生活。

 

只是他经常会发呆。

 

手里铲子还在松土,突然就一铲子下去,切断了兰草的某片经络,想到了那个月色微凉的夜晚易烊千玺的眼神。

 

事情缘自他在门边接的一个电话。

 

他没有刻意去听,易烊千玺也压低了声音,他一点都没有听到,电话说的时间不长,一小会儿易烊千玺就挂断了。挂完电话后他默默的站在门边向右上角看着门缝里冒出来的蜘蛛网,丝丝缕缕的罩进了他的眼眸。

 

“王源儿我要回去啦。”

 

易烊千玺忽然回头对王源笑,星星点点的笑意慢慢的爬上了树梢,一直躲着在云层后的月亮终于慢悠悠的晃荡了出来。

 

“啊?这么晚你要回去?”

 

“对啊,”易烊千玺把手机放在口袋里,搓了搓手,从门边走过来勾着他的肩膀,“还得麻烦你给我送上车,我这不熟悉。回去不能慢车了,要最快的。”

 

王源偏头看了易烊千玺一眼,手微微的抬起复又落下,最后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晚上的路有些昏暗,各家各户只在门前支了个小小的罩在灯笼里的小蜡烛,耳边是安静的流水声,潺潺的漫游过漫天纷飞的思绪,王源举着手电筒走在前面,易烊千玺一步一步的跟在他身后。

 

影子多寂寞。

 

“王源,你相信宿命吗?”

 

在王源回头看易烊千玺有没有跟上来的时候,易烊千玺忽然抬头问了他一句。

 

易烊千玺看他的眼神总是喜欢带着点小狡黠,藏着点想看他吃瘪说不出话的灵动,要是他想反驳一句,他又会立马变得有些不可一世,微微瞥着你,让你想要顺着他。

 

只有这一次是一望无垠的海,天地万物都是蓝白色,温柔的缱绻了一点点疲惫,像是一个平常不会显露出来的小世界,说出来的话都会被藏进海螺里,在下一次涨潮的时候被埋进大海深处。

 

没人会知道。

 

王源关掉了手电筒,四周一下子陷入了寂静,有静谧的声音缓缓的涌过来。

 

“我不相信宿命,但我喜欢它。”

 

易烊千玺懒懒的话语停在了他耳边,他还没来得及回答,易烊千玺就凑上来抢过他的手电筒打开走在了前面。

 

王源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易烊千玺的身影,那个问题像是一个暗黑色的大网,牢牢地捆绑住了他,一旦他想到零星的回答的话语就会倏的吸紧,给他窒息般的压迫感。

 

最后他送易烊千玺坐上了车,他笑着从车里伸出头,跟他挥着手说:“回来时给我带一个你爷爷雕刻的玩具吧,别跟哥们说你舍不得啊,我只是拿来做样品,我自己找个师傅雕个一样的。”

 

王源轻笑着摇摇头,再抬起头来易烊千玺的车已经开走了。

 

黑暗里打起一束寂寞又遥远的光。

 

王源回去的路上也打开了手电筒,一样是一束寂寞的光,他看着忽然叹口气关掉了它,熟悉感如同烙印在心里的棋局,每一步都是正确的落子,它会牵引着你。

 

它带来轻柔的安心感也带来陈年旧事的虚无。

 

王源又回头看了一下空旷的马路,他小声的呢喃了一句。

 

“我不能……”

 

“不能不去相信宿命。”

 

 

接到易烊千玺的电话的时候他刚刚打开门收到一堆莫名其妙的补品,堆满了他整个家门口,他有些诧异的刚准备蹲下来看看时,易烊千玺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王源儿,一个月没见了啊,想我没?”

 

王源想到易烊千玺在电话那边,懒洋洋的瘫在沙发上晒着太阳,眯着眼睛藏着点笑意的随意问一句想我没,这一个月郁结而来的愁绪忽然被洗劫而空,他复又再次空空如也,却有些轻巧的喜悦落下。

 

“你干嘛去了,这一个月?”

 

“白日宣淫去了。”

 

王源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看着地上的一堆补品,敲着门框说:“这一堆东西你送来的?”

 

易烊千玺在那头的声音忽然掺了点兴奋,“对啊,本来我想着直接寄到你奶奶家去,算是个惊喜,也方便我下次再去蹭饭,可是我这个人吧,没太记得地方,只好先寄给你,再拜托你这个中转站送过去喽。”

 

王源的心忽然变得有些柔软,他语气放的轻柔了点,“那也不用这么多,她老人家一个人哪里吃的完?”

 

“王源,”易烊千玺的语气突然变得很认真,“我严肃的告诉你,这里补品的数量是和我吃饭的饭量挂钩的,你奶奶吃不下我不管,下次我去吃饭量得按这个来。”

 

王源轻笑了声,头偏着,把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弯腰把补品拿进去,笑着说:“行啊,那等下次你来,我跟奶奶说。”

 

“那行,王源儿,不说了啊。”

 

电话挂断后王源把手机放在了屋内门边的柜台上。他静静的站了一会,他自诩自己是做什么事都必须遵循规则来的人,他要按部就班,这样才能给他带来安全感。可是易烊千玺像是一个意外,可是他并不排斥。

 

他也不能排斥。

 

规则和现实之间的距离,你还要跨过去吗?

 

落地无声。

 

14.

 

陆风在走进东霓最高层的办公室时很平静,他刚接手西区,虽说也是道上历练了二十多年的人,大事小事都经历过,但是最近发生的变动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期。李阎王的陨落像是一颗巨大的炸弹,“轰”的一声炸醒了沉睡了许久的西区。他的势力可以说是盘根错节,像是巨大的经络,牢牢地控制住了西区这片土地,现在这片西区赖以生存和仰仗的地基突然塌陷,所有的事都要重新规划,旧部下的重划分和新势力的筹建,全部压在了他身上,但是他没有一点力不从心的感觉,他只是觉得亢奋,这种在自己手上建立一个新的盘桓错节的地盘给了他最大的刺激感,男人都是野心动物,藏在血液里的野性到了某个临界点总会爆发出来。而这一个月,他的部署也已经慢慢的走上正轨,所以去见那个传说中轻易的扳倒了李阎王的少东家,他并没有害怕。

 

胆怯这东西,很大程度都会和你的能力挂钩,有能力平定所有事,自然不会因为未完成带来的不安感而害怕。

 

陆风被人引着到了王俊凯门前后,他礼貌的朝引者点点头,牵引的人也礼貌的向他颔首示意然后退了下去。

 

陆风敲了敲门。

 

“进来。”

 

没有波澜的声音,穿过门板的厚度传了过来。

 

陆风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推开门走了进去。

 

王俊凯背对着他站在落地窗前端着杯咖啡。

 

“王总,您找我。”

 

王俊凯悠悠的端起咖啡杯,微微的呷了一口,依旧看着窗外,缓缓的说:“陆风。”

 

“在西区,一个李阎王都没有注意过的人,这么多年只不过是默默的给南区运输毒品,你为什么现在能做西区的一把手,你拿什么来服众?”

 

陆风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确实,这是他最脆弱的一面,王俊凯轻易的就抓到,慵懒的口吻却像一把利刃,先在他心上刺了一刀,然后再慢悠悠的把刀放在他手上。

 

看你如何收场。

 

他后背有些冒冷汗。

 

“王总,这是您的决定,而且我有信心,不会让您失望。”

 

王俊凯转身走到桌边,放下手中的咖啡,微微朝他眯了眯眼睛,轻笑了声低头坐在椅子上,手把玩着扶手上的一颗珠子,悠悠的说:“你很聪明,我问你,你会把问题推回到我身上,同时表忠心。那如果我问你,我为什么这么决定呢?”

 

“你又要怎么回答呢?”

 

陆风摇了摇头,“王总,您不会这么问我。”

 

“因为我没有资格去评定您的决定,您也不需要寻常人的看法去更改或是重新考量你已经决定好的事。换言之,”陆风抬头看着王俊凯,“您今天并不准备为难我。”

 

王俊凯忽然笑了,他点点头,“你确实很聪明。但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王俊凯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他们服你,不是因为你有能力。”

 

“只是因为,他们怕我。”

 

“白纸当然没有威慑力,但是白色可以最大程度的晕染别的颜色,”王俊凯把纸对折后立在桌子上,“西区就好比这张白纸,我可以分分钟把它染红,只要我想。”

 

“那么现在,”王俊凯从一旁的笔筒里拿出一支笔,拔出笔盖放在一边,手上握着笔在桌子上一点一点,屋子里发出了“哒哒哒”的声响,“我给了他们一个领头人,就好比给了他们一张特赦令,听他的话,活命,不听他的话,死。那么,谁会不听话呢?”

 

“人的忠心很大程度是建立在权力的基础上,一群人跟随着一个人,往往是因为他在这个群体中占有绝对的领导地位,他们跟着他,一来有物质的保障,二来,旁人一些吹嘘的话语也给了他们精神上一定的富足感,但这些都是虚的,一旦那个人的权力没有了,虚无的忠心自然也就跟着轰然倒塌。”

 

王俊凯说完后笑着看着陆风,眼睛里不带一点情绪,“但是如果这个被指定了的领头人要是想做出什么事的话,”王俊凯忽然把笔扎进桌子里,微微使力按断了笔芯,“那这个人似乎就是忘记了,他的的权力是从哪来的了。”

 

王俊凯对陆风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陆风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他走过去恭敬的看着王俊凯。

 

王俊凯指着那支插在桌子上的笔,毫不在意的说:“帮我拔出来扔到垃圾桶里。”

 

陆风有些迟疑的伸出手,手刚刚要碰到笔的末端时,王俊凯忽然伸出手把笔拔出来直接扔到了垃圾桶里,他扔完后看着陆风,笑着端起咖啡杯,拿着勺子搅拌了一下,咖啡勺碰到杯壁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我会给人自救的机会,但那个人不能犹豫。”

 

陆风收回还僵立在空中的手,他默默的抬眼看了一眼王俊凯,没有说话。

 

字字藏话。

 

陆风忽然知道这个不足三十岁的在他看来还是很年轻的人,为什么有能力统领这个城区。刀刀见血是最简单的,绵里藏针才是最难的。

 

王俊凯,不露声色的狠。

 

他静默的站在一边,王俊凯也不催他,随意的搅拌着咖啡,还走到饮水机旁续了点水,房间里一下子充斥了咖啡的香浓。

 

袅袅醉人,也最使人清醒。

 

“王总,我给你一份名单。”

 

王俊凯饶有兴趣的抬眼看了一眼陆风,他放下手里的咖啡杯,“陆风,你看事情眼睛太毒。”

 

“可是我喜欢。”

 

陆风在心里长长的喟叹了一句。

 

他掌管着西区向南区运输毒品这条路子这么多年,面上的事先不提,这私底下的往来,才是最复杂的,也是最盘根错节的,牵一发而动全身。董丰不过是掌管着毒品流通的渠道,这里面的猫腻,他是一概不知的,毕竟作为接班人培养,他不可能事无巨细的去涵盖到每一件事,这就给了别人有机可乘的机会。

 

纯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的毒品被称为美金,就因为它最珍贵也最难找到。一般只有南区向外运输的对家是极其重要,举足轻重的人西区才会运过去,但是人的野心是会越滚越大的,尤其这条路子又是一条让人暴富的路,克扣下一点就可以养活一大帮人,这样层层过滤下去,等真正到对家手里的时候,纯度能有百分之五十已经是很好的了。而南区最后收到这批货的人自然会检查,只要不是特别夸张,他打马虎着也就过去了,毕竟前面几家也是会送好处的。这就像是一个暗地里操作着的流水线,所有人深谙其中的道理。但是这种联合是非常脆弱的,一旦其中一环出了问题就会立刻瓦解而且是顷刻间,毫无挽回的余地。

 

而他处在这条流水线上二十年,所有的沟沟壑壑,边边角角他太熟悉了,一旦被人掌握住这其中的事,这南区,又要大乱了。

 

处在权力中心的人要是想要接触到最深处的秘密,一定要去接触靠近底层但又和高层有接触的人,这种人,用对了是好,用错了,反咬过来一口你未必能受的住。

 

王俊凯轻轻挑着眼睛看着陆风拿着笔在一旁写字,他有些无聊的看着自己桌子上的轻松熊笔筒。这是千玺买的,硬是要他带着过来放在桌子上,说是给他死气沉沉的办公室增添点活泼的气息。王俊凯看着看着忽然笑了,他酷炫的形象都要被这个傻熊掩盖了好吗。

 

陆风写好后把纸递给王俊凯的时候,忽然发现他偏头看着一个笔筒温柔的笑着,眼睛微微的向上挑起,眉眼里都是温情。

 

他有些愣怔,小心翼翼的喊了句:“王总?”

 

王俊凯反应过来,他咳嗽了一声,伸手接过了陆风递过来的纸。王俊凯微微的扫了一眼后放下那张纸,笑着看着陆风,“你想过你把这些交给我,你会怎么样?”

 

陆风低头理了理衣服,然后忽然抬头看着王俊凯,笑着说:“说明,西区是我的了。”

 

王俊凯平静的看着带着笑意的陆风,他知道这场无形中的博弈,他们已经达成了交易,双方坐在棋局两边,同时笑着看着对方说了句将军。

 

王俊凯欣赏这种被挑战的感觉,能被挑战,才能给他控制感,其余的都是空的,能给你控制感的才是踏实的能用的人。

 

王俊凯扔给他一张邀请函,烫金色的字看上去有些扎手,陆风接过来,王俊凯朝他颔首说道:“不出意外,你回去后你的桌子上也会有一份。”

 

“孙勇发的邀请帖,下个月在金锦酒店。带上你的保镖一起去吧,位置不一样了,身边的人也要有些变动。”

 

陆风接过来后没有翻开看只是点点头把它放进了口袋里。

 

“还有,”王俊凯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看了一下,“记住你是王家一手培养出来的,并不是什么在西区干了二十年运输毒品的人。”

 

陆风有些诧异的瞪大眼睛,“王总,可是认识我的人……”

 

王俊凯轻描淡写的看了他一眼,“陆风,你该庆幸,第一你聪明,第二你二十多年累积的经验对我有用,第三,在那条暗地操作的流水线上,你只是处在边缘的位置,南区,并没有人知道你。至于西区不听话的,在你踏入这间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死人了。”

 

陆风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王俊凯,所以王俊凯早就认定他会站在他这边,那些人才会在他来的时候就被默默处理掉。

 

“不是你想的那样,”王俊凯看着不说话的陆风摇摇头,“我并不是对你有把握,我只是不在乎那些人的命。”

 

“换你一个,值。”

 

陆风终于心服口服,他恭敬的对王俊凯鞠了个躬。

 

“对了,你从这周开始,每周五去王家吃晚饭,做戏要做足全套,我的消息放出去了,也总得都有点事来辅助一下。”

 

强强联手,讲的更多的是心服,这世上的事情啊,有了个服气做敲门砖,接下来的一系列事情才好运作。

 

就从今天开始,南区又要天翻地覆了。

 

TBC


评论(36)

热度(447)

  1. _木子姐姐_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