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Soulmate 7.

黑帮老大凯 X 当红影星千

正儿八经写会强强

坑品保证

---------------------------------------

前文指路:【1】  【2】 【3】 【4】 【5】 【6】


15.

王俊凯到家的时候,易烊千玺随意的套着件灰白的运动衫在厨房里晃悠,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低头煲汤的样子,嘴角不自觉的爬上了点笑意,手搭在黑色大衣的纽扣上,想想后没有脱下,换了家居拖鞋就往厨房走。

 

易烊千玺正弯腰拿着勺子搅拌着汤,感觉差不多可以出锅了微微笑着,心里给自己点个赞就直起腰来,手里的汤勺刚放下,就被拉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易烊千玺没有回头,他轻笑着把手覆在盘在自己腰际的手上,声音柔柔的覆盖在王俊凯心上。

 

“外面的事都顺利吗?”

 

王俊凯把头放在易烊千玺肩膀上,像撒娇般的用头发撩动着易烊千玺的心弦,酥软又绵延开来的痒意像是整个夏天的清凉都停在你面前,看你咬着第一口酥糖。易烊千玺忍不住笑,他用脸颊蹭蹭王俊凯的头发,笑着说:“怎么还撒娇呢?”

 

王俊凯懒懒的从鼻腔里哼出一丝气息,也不回答他,就这么靠着。

 

易烊千玺没法子,微微使力想要挣脱出来,王俊凯忽然放开环在他腰侧的手,直接用大衣把他罩在里面,易烊千玺有点诧异,反应过来后微微向后移使坏的踩了王俊凯一脚。

 

“从小到大都这样,你也就不会别的方法了。”

 

王俊凯终于不再压抑自己的笑意,他笑着把易烊千玺放开。

 

“没办法,”王俊凯对他挑着眉毛,看上去有些小机灵,“宝贝儿你就吃这一套。”

 

易烊千玺看着他的眼睛,澄澈干净和源源涌出来的爱意。旁人总说王俊凯狠,年纪轻轻只手遮天,眼睛里总是不带任何情绪,微微瞥你一眼就把你看个通透,然后揪着你的痛处给你狠狠一击,你只能选择跟随他或者倒在他脚下。他像是个暗黑世界里的王者,让所有人害怕,背对着全世界的光唱着赞歌,像是他这样的人是不需要温情来感化的,他就是件冷冷的兵器,你在他面前不用有任何的感情,臣服就好。

 

王俊凯不需要别人的温柔,仅仅易烊千玺四个字,都能让他深深的感觉到他被爱着。

 

孤独总是如影随形,任凭你是怎样的神通广大,你也是终究逃不开这漫山遍野的孤寂。在王俊凯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深宅大院,为人处世,怎样做到任何事面不改色,他接触到的所有事物都是冷冰冰的,他的母亲告诉他,你没必要被爱,你只需要履行你自己的义务,爱这个字眼太过于奢侈,既然身份注定了你得不到,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去想。

 

人是会被机械化的,总是被反复告知一件事,就算它再荒谬,它在你心里都会留下浅浅的痕迹,一旦你想逾越,就会从那个痕迹处绵延开来疼痛。

 

不强烈,但是清晰的提醒着你它的存在。

 

王俊凯身边不是没有关心他的人,只是那种细枝末节的关心,总显得多余。他很小就独立,无关痛痒的问候有时候让他觉得恶心,生病时他可以自己乖乖的去吃药,天气冷了他很自觉的添一件衣服,家里老人有时候欲言又止的样子甚至给了他一种雀跃感。他的生活实在是太冷淡了,老人脸上流露出来的一些藏在皱纹里的情绪也可以让他的生活稍微的有些波澜。

 

直到他遇到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是五岁的时候来到他家的。

 

或者说他面前。

 

易烊千玺来的那天纷纷扬扬的落了一整天的雪,他穿着件红色的夹袄,像是秋天时落在他窗前的一枚枫叶一样飘进了他房间。他的衣服帽子一圈白色的绒毛藏下了细密的雪花,琥珀色的瞳孔一直盯着他看,他有些错愣,准备转身出门时,易烊千玺忽然伸手拉住了他。

 

“你长得真好看,我就喜欢长得好看的。”

 

他的声音踏过了院子里错落的层层叠叠的雪路,温暖的砸在了他冷冷的心脏上,从那里破开一个缺口,暖流源源不断的涌进去。

 

很舒服。

 

易烊千玺实在是太特别,他是意料之外,可是他却把自己变成了情理之中。他带着他大雪夜爬到院子里的树上,捏着雪球去砸佣人的窗户,“啪啪啪”的声音砸在窗户纸上,砸亮了屋里的灯光,易烊千玺就抱着他头压在他衣服里笑,笑声隔着衣服的面料变得模模糊糊的,但却越发清晰的在他心里放大再放大。王俊凯有些愣怔,他犹豫了很久后也微微的笑了。事情败露被发现,易烊千玺就带着他撒娇,混乱的也就把事情盖过去了。

 

王俊凯觉得不可思议。在易烊千玺没来之前,他做的所有事都是按照规矩来的,但易烊千玺忽然告诉他,很多事不用那么本本分分。他意识到在这个家里,还是藏了细枝末节的温暖,只是他忽略了,易烊千玺却有着可爱的技巧把它们全部收集,尽数的放在他面前。

 

于是他理所当然的给了易烊千玺全部的温柔。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他忽然凑过去在他嘴角柔柔的吻了一下,每次他一回忆他们小时候的事,他就压抑不住的去吻王俊凯。

 

像是吻里带来全世界的心安。

 

王俊凯笑着看着易烊千玺,伸手理了理他的头发,声音放低了说:“想到以前的事了?”

 

易烊千玺拉下王俊凯的手,乖乖地点点头,然后忽然笑着去捏王俊凯的脸。

 

“对啊,我就是在想,怎么会有人从小到大都长得好看,长辈们总说小时候好看,长大了不好看,你说有我这么一个特例就算了,你偏偏也是。”

 

王俊凯用手勾了勾易烊千玺的鼻子。

 

“贫嘴。”

 

易烊千玺笑着偏头看着他,“好了,不跟你说了,我给你做了晚饭,你待会记得吃,我要出去谈一个合作。”

 

王俊凯把大衣脱下来看着转身回房间的易烊千玺,问道:“是新的剧本吗?”

 

易烊千玺已经脱下了灰色的外套,换上了棕褐色的大衣,他站在镜子前理着自己的头发,随意的回答道:“不是的,是一个从国外回来的音乐人,新戏的主题曲要合作完成。”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忙碌的身影,走到厨房去盛汤,懒懒的开口:“干脆我开个娱乐公司算了,当金主包养你。”

 

易烊千玺停下手头的事,回头看着王俊凯笑:“哎,我又不是真想演戏唱歌,你还上纲上线了。”

 

王俊凯喝了一口汤,一边慨叹着易烊千玺手艺又好了,一边笑着抬眼去看他,漫不经心的说:“让方安送你去吧?”

 

“不用,我自己开车去好了,方安一天到晚被你剥削,多帅的小伙子,瘦成啥样了。”

 

王俊凯无语的又喝了口汤,刚准备反驳一句,易烊千玺已经收拾好打开门笑着跟他说了句拜拜,王俊凯也就压下了要说的话,笑着说了声注意安全。

 

夜色慢慢的落下,暖融融的光缓缓的亮起来,远远的看像一片星海。

 

孤寂中的明亮。

 

16.

易烊千玺到了指定地点时不住的吐槽国外回来的音乐人就是事儿,偏偏要找一个这么远的咖啡店,还要边喝咖啡边谈,以他的脾气,要不是身份在这,路边撸个串儿几扎啤酒喝下去,占领宇宙的计划那都能谈下来。

 

易烊千玺停好车后紧了紧衣服就走进了咖啡馆二楼的包厢。

 

推开门是浓郁的咖啡香,袅袅的晕染过来,停在他的鼻息。易烊千玺抬头去准备打招呼的时候,突然愣在了原地。

 

面前的人穿着件酒红色的毛衣,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手里端着咖啡杯,整个人散发着温柔又得体的气质,微笑着看着易烊千玺。

 

“小千玺,好久不见啊。”

 

“庭……庭云哥?”

 

易烊千玺反应过来,他笑着凑上前,直接就抓乱了王庭云的头发,笑嘻嘻的说:“什么时候回国的啊,也不跟我和小凯说一声。”

 

王庭云有些无奈的任由易烊千玺弄乱他精心打理的发型,等易烊千玺玩好了,心满意足的坐下来,他才微微叹了口气,看着易烊千玺说:“你呀,还和小时候一个德行。”

 

王庭云是王俊凯同父异母的哥哥。王俊凯的母亲算是家族联姻,跟他父亲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可言,纯粹是为了巩固地位,方便行事。而王俊凯的父亲呢,骨子里带着王家老爷子的一股子流浪气质,他接手着王家的产业但同时也追求着自己想要的。知道有王庭云的存在后,王俊凯的母亲没有过多的情绪外露,她甚至答应了让王庭云的母亲也住到家里来。她一直是个理性远远大过于感性的人,遇到一件事,她会迅速的分析,找到一个最佳的解决方法,最大化的保全所有人的利益。

 

她就用这样的理性保全自己的家庭和男人的自尊心。她独立自主,有着自己的一套为人处世的标准,而她把自己陷在那个标准里太久了,很多时候就掩盖了自己本身情绪的展现。易烊千玺小时候看着她,总觉得她就像一个冷冷的冰锥子,随时随地都准备刺伤别人。等到他年纪稍微大一些才慢慢的明白王俊凯的母亲作为一个女人的悲哀之处,也渐渐的懂得她那么严苛的要求王俊凯,究其根本也是希望王俊凯以后不要出事。

 

作为道上人的家眷,尤其是领头的人,从来都是没有自由的。道上有句话叫“祸不及妻儿”,这也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可是这样看起来带着道德气息的规则,一定是在你有了一定的权力之后,权力加固之下,再谈道德。所以王俊凯的母亲是没有自由的权力的,一旦她出事的话,王家救人一定是会被迫做出不合理的让步,不救,王家这样的位置也是受不起诟病的,王老爷子又好面子。所以,最好的妥协就是王俊凯的母亲放弃自由换王家的一份安心。

 

这份安心的厚度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小时候都不懂。谁都期待自由,谁都向往,人又是不能被束缚住的存在,可是她这样一个女人却做到了。一份权势的加固,一个家族的荣耀,外人看来有多光鲜,内里就有多少腐朽不能示人的存在。

 

但是易烊千玺还是很喜欢王庭云。

 

他和王俊凯,和自己都不一样。王庭云到王家来的时候就是温文尔雅,大方得体的样子。他小时候整天就拉着王俊凯闯祸,王庭云总是带着淡淡的笑意,他和王俊凯被罚,他就偷偷的藏着甜点带给他们吃。易烊千玺现在都记得庭云哥房间里的栗子糕香甜的味道。

 

王庭云喜欢音乐,王老爷子也不强求他,各种名师尽数请回来教他。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被罚着做俯卧撑,练体能的时候,王庭云的房间就传来好听的乐曲声,让他们好生羡慕。得了空就跑去他房间,两个小男孩一左一后坐在他巨大的钢琴上,瞪着大大的眼睛听王庭云弹琴。王庭云也不恼,他们的所有要求他都做到,想听什么弹什么,三个人,一架钢琴,一把木凳,一位老佣人皱纹里藏起来的笑意,穿插着构成了零星的童年时光。

 

因为处在他这样的位置,他总是不能避免去看到一些腐朽的存在。人心总是最不能预估的,而他和王俊凯看了太多这样不堪的事,就越发珍惜身边人始终如一的品性,王庭云就是这样。他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却从来不去沾染,始终做着一个简单的吟游诗人,纯粹的乐曲傍身,太过难得。所以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也总是尽可能的让王庭云避免看到这些事,王老爷子也尊重他,二十岁的时候把他送到了国外进修音乐。

 

这一别,整整也有十年之久了。

 

易烊千玺看着王庭云一如既往的样子,心里止不住的乐,他搅着自己面前的咖啡,笑着说:“庭云哥一回来就送我大礼啊,那看来我要更火了。”

 

王庭云看着易烊千玺笑的眉眼弯弯的样子,微微的低头笑了一下后又抬头看着易烊千玺,“对啊,你爱玩的性子一点没变。”

 

易烊千玺耸耸肩膀,对着王庭云吐了吐舌头。

 

“对了,”易烊千玺边喝咖啡边问王庭云,“你去王家了吗?”

 

王庭云把手中的咖啡杯推到一边,摇摇头,“先见见你,过几天再回去,也不急着这一时。”

 

“也是,周五回去还能赶上家里人一起吃饭,你很久没见伯母了吧?”

 

王庭云的磨挲着咖啡杯的手忽然停顿了一下,他微微的吐出一口气,缓缓的说:“我妈,她,她还好吗?”

 

易烊千玺狡黠的朝王庭云眨眨眼睛,笑着说:“好着呢,还传授了我一身的厨艺!下次让你尝尝。”

 

王庭云笑着放松下来,看着易烊千玺点点头。

 

许久未见的故人见面总是有许多话题可以聊,两个人聊起来就忘记了时间,直到王庭云的手机响起来,易烊千玺才意识到已经是十一点了。王庭云有些抱歉的看了一眼易烊千玺,易烊千玺无所谓的向他眨眨眼睛,示意他随意,王庭云就走到一边接了电话。电话说的时间不长,挂断后王庭云走过来拿起自己放在椅子上的衣服,看着易烊千玺说:“千玺,我临时有事不能再聊了,下次喊上小凯我们再聚。要不要我送你?”

 

易烊千玺笑着朝王庭云挥挥手,摸着自己的肚子说:“音乐家靠音乐当精神食粮就能饱,我这种俗人可不行,你有事就走吧,我点几份甜品吃。”

 

王庭云笑着拍了拍易烊千玺的头就走了。

 

易烊千玺的眼神在王庭云关上门之后突然变得认真起来,他微微的蹙着眉,手在桌子上一点一点,眼眸微深。

 

放在一旁的手机忽然响起,易烊千玺划开随意的放在了耳边。

 

“怎么啦王俊凯,要我带甜品给你做夜宵吗?”

 

“千玺,六叔出事了。”

 

TBC

易大佬的身份会慢慢揭晓的嘿嘿

看文愉快~

评论(30)

热度(442)

  1. _木子姐姐_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