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Soulmate 8.

黑帮老大凯 X 当红影星千

正儿八经写会强强

坑品保证

---------------------------------------

 前文指路:【1】 【2】 【3】 【4】 【5】 【6】 【7】


17.

老人躺在床上,轻飘飘的呼吸缓缓的从身体里涌出,以几乎看不见的分量冲击着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的耳膜。

 

疼痛感却如此如此强烈。

 

易烊千玺站在床边看他,苍白的看不见一点生的气息,额头浸满了汗珠,与蜡黄的脸色相映衬着像一幅浑浊的水墨画,尽力嗫嚅的嘴唇似乎在吟着一曲死亡的颂歌,起承转合间都是生命的流逝。衣服已经完全被血染红,手上的静脉清晰可见,错综复杂的缠绕着,像是这个男人不平凡的一生。

 

六叔尽全力的拉住了易烊千玺的手,他的掌心不再温热,但是粗糙的感觉里源源的传来熟悉感,易烊千玺蹲下来,小小声的说:“六叔……”

 

他的声音哽在喉咙里,只能发出一些单音,再也不能连成句子,哆哆嗦嗦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一下一下都沉重的砸在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心上。

 

六叔转动了一下眼眸,看向了床另一侧的王俊凯,王俊凯已经红了眼眶,他俯身靠近六叔嘴边,轻轻说:“六叔,你有什么想告诉我和千玺的吗?”

 

“守……不……不许……不许哭……”

 

握在易烊千玺手里的手忽然失去了重量,猛地往下坠去,是死神拖着已经故去的躯壳离开人世间,易烊千玺呆呆的看着闭上眼睛的六叔,眼睛里的酸涩刺激的他浑身都疼,他抹了一下眼睛,头也不回的问六叔身边一直跟着的张颂。

 

“怎么回事。”

 

张颂腿一直在哆嗦,他尽力的压制着自己的害怕,颤颤巍巍的开口:“六爷今天出去谈一件事,回来的路上就被人……”

 

王俊凯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他站起来走到张颂面前,直视着他的眼睛,他的双眸不带一丝情感像是两个深不见底的冰渊,层层的涌出冷冰冰的气息。

 

“六叔出门为什么不跟着。你最好给我一个能保命的理由。”

 

“六……六爷不让……”

 

“在哪里出的事。”

 

“杏封路七十二号。”

 

王俊凯回头看了一眼易烊千玺,手插在口袋里,声音在狭小的房间里混杂着血腥味被最大程度的放大:“让方安进来处理一下六叔的后事。”

 

张颂像是得到了特赦令一样,飞速的点头后就跑出了房间。

 

易烊千玺走到王俊凯身边,他用自己的衣袖擦了一下王俊凯衬衣上沾到的血,一下子两件衣服都被浸染上了死亡的气息。易烊千玺冷冷的看着窗外,手搭在床沿边已经生锈的栏杆上,不带情绪的说:“王俊凯,有人盯上了王家。”

 

六叔不过是个警告,向来英雄暮年的悲情色彩足够掩盖他春风得意时的光彩,更何况六叔不是一开始跟着老爷子闯荡的人,他是属于守的那一辈,荣誉威望都来自于王老爷子,王老爷子像一个巨大的庇护伞,给了他最大的安全保障。不是站在风口浪尖上的人,也不是底层任人践踏的小角色,就这样的被人狠狠的中伤后还送到王家门口来,示威的程度远远多过于六叔的命。

 

六叔上面是王老爷子,背后是王俊凯和易烊千玺,那个人选六叔下手,也真算是仔细部署过后的决定。

 

易烊千玺低头用手拍了拍自己衣袖上沾染到的血迹,他边拍边随意的说:“他惹到我了。”

 

六叔对王俊凯和易烊千玺是相当于父亲般的角色。六叔其实身材不算是魁梧的类型,小的时候看在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眼里,勉为其难的算得上是略微有些孱弱的大树,但是他在他们心里的分量,是远远的重过于青山逶迤。他们尊重他,即使现在两个人都比六叔高,六叔一句惩罚的话,他们也不会违背。

 

有些人在我们的少年时代,并没有留下很多好的印象,记忆里的一直都是他竖着眉毛训斥我们的模样,偶尔转身藏起来的温柔他也不会过多显现,可是年岁的增长里,他的分量会越发的凸显,那像是对过去时光的一种缅怀,对现在的自己的一种尊重。

 

六叔就在这份沉甸甸的尊重里。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坚毅的侧脸,他伸手搂住他的腰,然后带到自己面前,狠狠的抱住。王俊凯的手放在易烊千玺的后背上,声音里的哽咽化为一种命令般的沉重,他一字一句的说:“千玺,你不能出事。”

 

易烊千玺抬头看着王俊凯的眼睛,带着一种军人的威严,又掺杂着爱人的乞求感,他叹了口气,伸手盖住了王俊凯的眼睛。

 

“王俊凯,你不会看到我出事的,永远不会。”

 

王俊凯就这样紧紧地抱着易烊千玺,直到两人的身体严密贴合没有一丝缝隙他才缓缓的放开了他。

 

易烊千玺和王俊凯一起看向已经闭上眼睛的六叔,这个男人,到死都维护着王家的尊严和自己应尽的义务。

 

守住王家。没有人有资格哭。

 

“王俊凯,”易烊千玺忽然偏头看着王俊凯,声音带了点慵懒的随意,“十八岁那件事之后,我两好像很久没有一起干什么大事了。”

 

“要不要重新回顾一下?”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的眼睛,从鼻腔里冷冷的逼出一抹闷哼的气息,伸手拍了拍易烊千玺的衣服下摆,垂下眼眸。

 

“奉陪到底。”

 

惹了不该惹的人,总要付出点代价。

 

这个道理要是那个人不懂,也总该有人来教教他。

 

 

王源接到易烊千玺的电话的时候他正打开外卖盒准备吃晚饭,搁在一旁的手机屏幕忽然亮起,他拿过来看到来电显示是易烊千玺,心里忽然平添了份欣喜,他小心翼翼的划开接上。

 

“千玺?”

 

“王源儿,你下来,我在你家楼下。”

 

“啊?我马上下来。”

 

王源有些奇怪,千玺的语气不像是平常那样的轻松惬意,多的是一份厚重和稳妥,以及,隐隐被压抑着的悲伤。他来不及收拾自己,拿起门边的一件灰色外套就出了门。

 

入秋的风有些许微寒,吹在发丝里窸窸窣窣的凉意。

 

王源走出楼道的时候忽然愣在了那里,易烊千玺就坐在他家楼下不远处的板凳上,手里握着瓶啤酒,头埋在膝盖里,整个人被夜色裹挟的无比萧索。

 

王源没有见过这样的易烊千玺。

 

他裹紧了衣服跑过去,快要走到易烊千玺身边时他的脚步忽然慢了下来,他小心的放轻了脚步声,易烊千玺身上散发出来的悲伤气息已经把夜色都困在了周身,浓密到风都吹散不去。他轻声走到易烊千玺身边坐了下来。

 

感受到身边一股暖流涌来,易烊千玺抬头看了王源一眼,勉强的笑了一下说:“王源儿你来了。”

 

王源拿过他手里的啤酒瓶放在一边,帮他把外套的拉链拉好,然后声音轻柔的问:“心情不好?”

 

易烊千玺摇摇头,他往后仰靠在椅背上,眼睛里藏进了星星的颜色,他伸出手似乎是要去触摸星星点点有些惨淡的光影,直到手臂肌肉传来酸痛的信号才缓缓放下。

 

“王源,你有试过那种双倍悲伤的感觉吗?”

 

“你和另一个人的所有喜怒哀乐都是捆绑在一起的,他看不了我难过,我看不了他难过,到头来两个人都担心对方。”

 

王源看着易烊千玺久久没有说话,安静了很久后才轻轻的吐出几个字。

 

“你是说王俊凯吗?”

 

易烊千玺看了一眼王源,走过去拿起他放在一边的啤酒,喝了一口后笑着说:“王源儿你不懂的。治愈不开心是一种超能力,但对于王俊凯,那是我的本能,他对我也是。”

 

王源看着背对着他的易烊千玺,微微攥紧了拳头,他把头偏向一边,声音也沾染上了一丝冷清的意味。

 

“他会害了你的。”

 

易烊千玺拿着酒瓶的手忽然僵住,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后转身看着王源,他看着王源清冷的眼神和紧紧抿着的嘴唇,易烊千玺忽然把手中的酒瓶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王源,”易烊千玺看着他,眼眸里微微闪过一丝悲伤,“你最好不要来招惹我,你会后悔的。”

 

王源看着易烊千玺转身走远的背影,和今晚惨淡的月光零散的交融,被夜色拖曳着一下子消失在了他眼眸深处。

 

“你应该,应该懂我的……”

 

无意识的喃喃声缓缓的在周身响起,王源裹紧了衣服看着地上散落的一地碎片,有些暖融融的灯光被映在里面,有些许的暖意。

 

但暖不了晚归人的心。

 

他知道自己碰到了易烊千玺的底线,不管他和易烊千玺有多投缘,有多相见恨晚,他都不能在易烊千玺面前提王俊凯。易烊千玺留给他的情绪总是好的,带着俏皮,随意的开着玩笑,时不时的逗逗他,他很难在自己面前看到易烊千玺别的情绪外露。

 

他最深处的情感都和王俊凯有关,情绪的波动都和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可是,易烊千玺,你现在这样把自己陷进去总有一天会出事,你和王俊凯的身份差别太大了,他是道上叱咤风云的人,可你只是个演员,你可以一见钟情,你也可以喜欢,但你不能沉沦。也许今晚自己应该安慰他或者给他下碗面,可是,易烊千玺,你不能把我当成疗伤的渠道,你这样,未免太自私。

 

清凉的月色覆过来,盖住了所有想要逃跑的思绪。

 

18.

 

房间只桌子上点着一盏羸弱的灯,看起来有些萧索的灯光仅仅只照亮了桌子的一角,王俊凯的脸隐没在黑暗里,他用手敲击着桌面看着站在他眼前的人。

 

陆风毕恭毕敬的站在桌前,等着王俊凯的指示。

 

王俊凯把手指向一旁的座位,开口的声音有些嘶哑:“坐着聊吧。”

 

陆风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反应过来微微向左踱了几步就坐了下来。

 

“王总,南区的张齐今天联系我,说是他们需要一批纯度高的货,让我们一星期内准备好。”

 

王俊凯抬眼瞥了一下陆风,手里把玩着桌子上的小物件,随意的开口说道:“掺点东西进去,不用管他们的要求,分量你自己控制好。”

 

陆风点点头。

 

“王总,那我就先回去了。”

 

王俊凯看了一眼手表,对他挥了挥手示意他随意。

 

陆风刚要走的时候,王俊凯突然喊住了他。

 

“陆风。”

 

陆风适时的停住脚步,回头看向王俊凯。

 

王俊凯冷冷的笑着,眼神看向窗外,“我要看南区乱掉。”

 

陆风反应过来后了然的笑笑,他微微的欠身,西装上漾起几层褶皱。

 

“王总,您放心。”

 

王俊凯点点头,他微微踱步走到了窗边,陆风已经关上门退了出去。

 

在一个人势力还没有稳固之前,所有的事都是脆弱的,尤其是跟利益对等。孙勇,你如果只是单单想控制西区,我就陪你玩玩,但是如果你把目光放在我王家,动到了我身边的人,那我保证,你能想到的最惨烈的死法,都会在你身上印证。

 

夜色已经铺天盖地的洒了下来,院子里那颗巨大的梧桐树的影子打在窗上,给屋子里踱上了一层影影绰绰的灵动。

 

王俊凯看着那些树影出了神。

 

他记得那个血腥的夜晚他回家的时候也是看到了满眼的树影,可是那时候看在他眼里不是带着灵动,带着秋风的惬意,那些黑暗里裹挟着的影子像是一个个向他怒吼的惨死的生命,瞪着血红的眼睛质问着他的无动于衷。

 

不是,不是这样的。

 

小小的他拼命的摆手,手放在眼前他才看到自己的衣袖,手上全是血迹。他忽然停止了所有的动作,眼神空洞的看向站在一旁的自己的父亲,想要说出些什么嘴唇却一直哆嗦,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王绍远低头看着有些愣怔的王俊凯,他心里微微的疼了一下,但是马上被他自己压制下去,满是威严的声音在王俊凯上方响起。

 

“经历多了就习惯了,自己去处理一下。”

 

说完王绍远裹紧了自己的衣服走进了屋内。

 

今晚西区叛乱,本来不是什么严重的事,偏偏和王家的药材生意掺杂在了一起,事情就有些复杂和棘手,最后查清楚源头是因为西区一个领头人的出卖后,王绍远不能不惩治,即使那个人是和他情同手足的兄弟。道上讲究规则,凡事没有特例,只有这样才能服众,才能让跟着他的兄弟心悦诚服。

 

只是今晚,他带上了王俊凯。王家的孩子不能有过多的感情色彩,他们都要是一把刀,冷冰冰的兵刃,这把刀要先砍掉自己的怜悯心才能砍掉无数豺狼虎豹。

 

对于那时候小小的王俊凯,所有的事都超出了他的想象,溅起的鲜血仿佛是铺天盖地朝他射过来的箭,把他刺的伤痕累累。他要保护自己只能让自己摒弃掉父亲所说的无用的同情心,他把自己想象成刀枪不入的兵器,人,是伤不了兵器的。

 

王俊凯在树影下站了很久最后缓缓的走到了易烊千玺房门前。

 

他就站在那里也不去敲门,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走到这里,像是冥冥中有光的指引。

 

就在他默默的看着那扇在当时的他看来巨大的门上的花纹时,门忽然打开了。

 

易烊千玺小心的从屋里走了出来。

 

王俊凯先看到的是他的眼睛,带着点懵懂的睡意和一瞬间看到他的惊喜,继而他的目光下移忽然看到王俊凯满身的血迹。

 

王俊凯局促的拿手去遮挡,他害怕自己这样吓到易烊千玺,可是他发现自己的手上也沾满了血,他已经无处可藏了。

 

就在他自暴自弃的垂下头的时候,忽然被易烊千玺抱住了。

 

“小凯哥哥别害怕。”

 

王俊凯眼睛里忽然涌起了层层叠叠的酸涩,他的泪水终于滚落了出来,顺着脸庞滑进了易烊千玺的衣领里,滚烫里带着丝被时间沾染后的冷。所有人只想着让他适应,没有人想到他害怕,毕竟他只是个孩子。

 

“千玺,千玺,千玺……”

 

他一遍遍的念着易烊千玺的名字,像是这样带给他尘埃落定的安心。

 

易烊千玺把他带到屋内,给他打了盆热水帮他擦掉手上的血迹,王俊凯拼命的用毛巾摩擦着自己的皮肤,直到那块皮肤变得通红,像是这样就洗掉了他的害怕和刚才不堪的回忆。易烊千玺忽然按住了王俊凯的手,止住了他近乎疯狂的洗手方式,他把自己的手放在了王俊凯胳膊上被热水熏的化开来的血迹,染的他的手通红。

 

易烊千玺把自己的手摊开放在王俊凯面前,看着王俊凯,声音轻柔的说:“小凯哥哥,你别害怕,我陪你。”

 

陪伴有着这世间最伟大的力量。王俊凯知道自己是注定要待在深渊里的人,可是易烊千玺不一样,他可以简单快乐的在王家待着,随时心情好就拉着他闯祸再撒娇摆脱掉惩罚。但是现在他义无反顾的抱住了他,他分担着他的害怕,他分享着自己的简单给他。

 

如果所有人都让王俊凯成为一把刀,他就成为刀鞘,守住王俊凯的温情,裹住所有的暖意,通通留给王俊凯。

 

所以你不要害怕。

 

王俊凯闭上了眼睛,睫毛洒下一片浓重的阴影,和眼前的树影斑斑驳驳的连在一起,温柔的包裹住了他的回忆。

 

“咚咚咚。”

 

敲门声在耳畔响起,王俊凯把自己从回忆里抽出身来,看着那道沉默的门说了句进。

 

来人轻轻的推开了门,带进来一阵风。

 

“庭云哥?”

 

树影纷纷落下。

 

TBC


评论(29)

热度(414)

  1. _木子姐姐_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