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Soulmate 9.

黑帮老大凯 X 当红影星千

正儿八经写会强强

坑品保证

---------------------------------------

 前文指路:【1】 【2】 【3】 【4】 【5】 【6】 【7】 【8】


19.

 

来人端着些饭菜,穿着件酒红色的卫衣,脖子上随意的绕着条灰白的围巾,松松垮垮的,左边手腕上戴着红色布质手链,笑着推开了王俊凯的门。

 

风绕着回忆跑了进来。

 

王俊凯有些错愣的看着王庭云,他从窗边走过来,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笑得温柔的人,缓缓的问道:“庭云哥?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王庭云走过他身旁,把饭菜搁在桌子上后转身看着王俊凯笑着说:“前几天回的,今早回了王家,来不及跟你说,六叔就出了事。”

 

王俊凯的眼神又黯淡下来,他把眼光投向了一边,避开了王庭云的注视。

 

“你是知道的,家里的规矩老爷子是最看重的,道上的事儿一点也不让我掺和,所以虽然知道你也在王家,你没处理好我也不能贸然去找你。”

 

王俊凯叹了口气,走到桌子前把台灯的光调亮了些,光影打在他脸上,影影绰绰的,看不太清。

 

“庭云哥你何必跟我那么生分,打小也就你最听话。”

 

王庭云闻言后微微笑着不说话,走过去对着饭菜努努嘴,“你心情不好,家里人也不敢把饭给你端上来,小千玺又不在家,我只好来试一试,不知道你还愿不愿意给我一个面子?”

 

王俊凯苦笑的看着那些烧的色泽分明透着诱人气息的饭菜,摇摇头说:“我不想吃。”

 

王庭云摸了摸王俊凯的头,带着点安抚的口吻说:“我让他们送点清粥过来吧,你一天没吃饭了,胃也受不了。”

 

王俊凯实在是不忍心再拂了王庭云的面子,只好勉为其难的点点头。

 

王庭云让他等会,转身走到门边喊来了家里服侍的下人,让他们通知小厨房送点粥过来。都嘱咐好后,王庭云关上门走了进来。

 

“庭云哥你在国外还好吗?”

 

王庭云的手还搭在金属质地的门把上,他微微的握紧了手,冰冷的质感从掌心绵延开来,他轻笑着,微微使力关上了门。

 

“做自己喜欢的事儿,当然是开心的。”

 

王俊凯有些释然的笑笑,他站起来收拾自己的桌子。桌面上乱七八糟的铺着送过来的资料,还有之前易烊千玺陪他看书的时候落在这儿的轻松熊抱枕,易烊千玺不喜欢看这些资料,看着看着困劲就会跑过来,一开始他是直接在椅子上就睡过去,王俊凯看的心疼,赶他回房间睡觉他又不去,最后两人都退一步,他带来自己的抱枕,实在困的不行就趴着睡一会脖子也舒服一点。看到那个嫩黄色的抱枕王俊凯的眼神忽然染上了点温情的色彩,他微微笑着把抱枕拿到一旁,继续整理一桌子上杂乱的东西。他本来是有严重的强迫症的,而他的书房也坚决不让外人进,每次就他自己来收拾,这几天事情轮番的来,实在抽不出精力来整理,就趁现在收一收。

 

王庭云是知道王俊凯的习惯的,他就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王俊凯。

 

比起他刚出国的时候,王俊凯成长了很多,侧影里多了几分坚毅和执着,他身上的浮躁气越来越淡,几乎已经完全被可以控制大局的沉稳所掩盖。王俊凯话还是不多,小时候被千玺带着偶尔会别别扭扭的说一两句可爱的俏皮话,大多数时候总是沉默,但那沉默里有安稳的力量。

 

其实记忆是个独特的存在,它可以有很多的维度,每个维度里都藏着不一样的风景,也许我们经历的是同一件事,但是哪怕你站的维度偏离了一点点,最后留存下来的都是天差地别。

 

所以总说回忆骗人。

 

王庭云微微的叹了口气后缓缓的开口:“六叔的事忙完也给自己放个假吧。”说完不待王俊凯回答就转身走了出去。

 

王俊凯看着那扇开启后复又关上的门,摇摇晃晃的一个角度最后被定格,他轻笑着摇摇头,看着自己手里红色的邀请函,声音像是远方传来的钟响般厚重。

 

“再等等吧。”

 

 

六叔的葬礼并没有很铺张,简单的仪式后就让这位为王家忙了一辈子的男人静默的入了土。他像是一帆摇摇欲坠的枯叶,终于在秋风的裹挟里安稳的落下,静静的安眠在了沉默的大地深处。

 

回来的时候天上飘起了小雨,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坐在车后座,方安在前面开车,谁也没有说话,车里的气氛有些沉闷,这种送走自己记忆里的人感觉莫过于亲手斩断属于你旧时光阴的一部分,也许旧时光还存在,但那时的人已经淡出了画框。

 

易烊千玺摇下车窗,雨丝夹杂着泥土的清香一下子翻滚着涌了进来。

 

打在脸上清爽的凉意。

 

“下车走走吧?”

 

易烊千玺偏头看着王俊凯。

 

“好。”

 

世间所有的事物有个奇妙的特性,它存在一个神奇的对比度。对于海而言,沿途的礁石仅仅是渺小到偶然一隅轻轻的敲击,可是如果能遇到低空飞行的海鸥,辽阔的海像是虚无,一望无垠,能让它歇脚的礁石才是真实。所有的事物静默的存在又相辅相成。

 

王俊凯走在易烊千玺前面,绵柔的细雨飘飘洒洒,衣领上像是停留下了一圈水雾凝结而成的朦胧,风轻轻吹就散了。

 

易烊千玺忽然笑了,他朝着王俊凯吹了个口哨。

 

王俊凯停下来回头看着浅笑的易烊千玺,眼光轻柔的落在了他嘴角的梨涡处。

 

“哥,要不要牵手?”

 

易烊千玺把用大大的衣袖遮住自己的脸,只留下灵动的眼睛看着王俊凯,亮晶晶的像是藏在雨后树林里的小鹿忽然被惊动,从枝丫间的缝隙里看你一眼。

 

他想到了他们的十八岁。

 

两个人坐在一片废墟的东区的边缘上,身后废弃的工厂里传来一声比一声尖厉的惨叫,易烊千玺靠在他身边看着头顶上暗沉沉压下来的天空,清润的嗓音寥寥的驻进了他耳廓。

 

“要不要接吻?”

 

那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

 

像是放纵,像是沉沦,王俊凯吻上易烊千玺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微微的发抖。王俊凯只轻轻的覆上了易烊千玺的唇,甘冽的像是暮春的泉水般,源源不断的涌出带着清凉味的鼻息,柔柔的晕染在了眼眸深处。

 

即使四周都是荒芜,我也愿意和你站在一起。

 

王俊凯从心底里泛滥起源源不断的暖流,它一直在上升,最后化为眼角边抹不开的笑意,王俊凯笑着对易烊千玺伸出手,稳稳的握住了他的心安。

 

从他们站的这个角度视线扩散开来,所有的一切变得越发的辽阔,要融入云层,要涌向海底,距离让事物变得虚无,却更加清晰的听见彼此的心跳。

 

世界再大是别人的,我身边只有你。

 

“我这个人,就是自私,我喜欢的东西,别人就是碰一下都不行,虽然我不喜欢王家,但我喜欢你啊。”

 

王俊凯看着浅笑着说话的易烊千玺,把人拉近了点,笑着靠在他耳边说:

 

“刚巧,我也是。”

 

 

20.

 

南区这一个月来,内忧外患已经扰的动荡不安。

 

按照以往毒品运输的路子,经手的每个人还是心照不宣的按着规矩来,每个人都克扣下来一部分。人的贪欲是会蒙蔽所有担心事情被揭露的不安感,他们每个人都发现了这几次货的纯度不高,可是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是自己上家贪心,于自己也只是和往常一样,所以最后货物运出去之后,刘家直接就找人堵了南区的老大程猛。

 

这程猛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自然有他的一套为人处世的方法,他先是恭敬的表示自己不会和刘家过不去,他命如草芥,只想着多活几年,含糊谁也不敢含糊刘家,接着婉转的表示是货的源头出了问题,轻易的把火扔到了西区的陆风身上。

 

道上的人都知道,王俊凯扳倒李阎王,让陆风接替西区,就是在根植王家的势力,陆风是王家一手培养的,程猛轻描淡写几句话就把刘家的目光引到了王俊凯身上。

 

你找我麻烦没用啊,我也是替人做事。

 

刘家家主刘泽永本来就是属于做事脑袋一根筋的主,不然当年几大家族争斗,刘家势力最大,也不会最后败在了王老爷子手上。他气势汹汹的带着人就去西区找到了陆风。

 

结果刚到西区境地,陆风就只身一人站在路边拦下了他。

 

刘泽永属于武夫,他佩服那种不怕死有股子倔强劲头的人,看到陆风敢直接一个人出来,心里已经有点佩服他的气魄,又看到他不卑不亢,既给了恰到好处的尊重,也不因为他的气势显露出分毫的胆怯,不由得就微微的点点头。

 

他欣赏这类人。

 

刘泽永下了车,挥挥手让自己的手下留在一边,自己径直走到了陆风面前。

 

“刘总,别来无恙。”

 

刘泽永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说:“我不想找你的麻烦,之前王老头子可是答应了我给我的货不会出问题的。”

 

陆风轻轻的低头一笑,站的靠近了点刘泽永。“刘总,您是知道的,我们家老爷子最看重规矩,他立下来的事儿我们怎么敢轻易动呢?”

 

“您是跟老爷子打过交道的,他从不失信于人这件事,您应该比我要清楚吧?”

 

刘泽永看了一眼陆风,没有说话。

 

“可是,刘总,这道上总归是有人不听话,我们听老爷子的话,可是旁人呢?所有的事,在最靠近权力中心总是最好运作的,这再往下走,可就不由得我们控制了。”

 

刘泽永毕竟也是家主,这些事虽说他不怎么在意,可是陆风说的,当然是句句在理。

 

陆风看刘泽永已经有点动摇,他轻笑了声继续说:“刘总,我们家老爷子这不就是要整顿整顿下不听话的人吗,但家里出了点事,您也应该有些耳闻,这就给了他们机会,倒是耽误了您的事了。”

 

陆风指了指自己身后的车,“刘总,您所有的损失老爷子三倍给您,都在车上,您直接带走。”

 

刘泽永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陆风,陆风没有避开他的眼神,浅笑着看着他。

 

最后刘泽永对着自己的手下挥了挥手,接过了陆风手里的钥匙。陆风笑着退到了一边,他知道陆风接过的不仅是一把钥匙,更是王家老爷子卖他的一个人情,毕竟,纯度这么高的货还是三倍的量,可不是个小手笔。而刘泽永是属于不愿意担别人人情的人,他一定会有所作为。这孙勇,也该忙活起来了。

 

刘泽永的车开走后,陆风拨通了王俊凯的电话。

 

“王总,一切顺利。”

 

“派人到南区看着,程猛出事后第一时间把消息给我放出去。”

 

“好的,您放心。”

 

 

刘家家主带人砍死了南区老大程猛的消息传来的时候,王俊凯正在和易烊千玺一起挑衣服,明天就是孙勇宴客的日子,也总该盛装出席去参加一下。

 

最后王俊凯还是一如既往的选择了黑色,易烊千玺挑了件酒红色的西装。王俊凯一直都知道易烊千玺适合红色,红色艳丽,可是衬在易烊千玺清润的眼眸下,寥寥的禁欲味道里散发的都是迷人。尤其是易烊千玺故意挑起眼睛来看他,轻笑着缓缓的阖上眼眸,睫毛扫过一个弧度,嘴角的梨涡转过来俏皮地从他的眼睛前跑过,王俊凯只感觉到诱惑两个字。

 

他有些烦闷,扯开自己身上穿的整齐的衣服,坐在沙发上不说话。

 

易烊千玺看着有些好笑,他走过去坐在王俊凯身边,帮他理着衣服上的褶皱,带着笑意说:“干嘛,你吃醋啊。”

 

王俊凯偏头看着易烊千玺,眼眸微深,没有说话。

 

“我答应了老爷子,要一个人平了南区,你都忙活了这么久了,也该让我上了吧?”

 

王俊凯把手放在易烊千玺后脑勺上,揉揉他的头发,有些无可奈何的说:“对啊,我吃醋了。”

 

易烊千玺笑着任由他揉乱自己的头发,眨眨眼睛,“那你明晚要装的很喜欢我哦。”

 

王俊凯笑着把人搂到怀里,下巴压在他头发上,易烊千玺的发丝很软,压着很舒服。

 

“喜欢你还要装啊?”

 

王俊凯看着客厅玻璃墙上映出的他和易烊千玺抱着的身影,他还是担心,即使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金锦饭店也都已经安插好了人手,但是事关易烊千玺,他总是不放心,总要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叮嘱,他知道易烊千玺不是能被豢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玩世不恭只是他的表象,内里他沉稳,做事果断,他敛起自己的光芒是对他的一种保护,但是鹰是注定要搏击长空的,那是宿命。

 

窗外月朗星明。

 

 

程猛被砍死的消息像一团黑色的迷雾,牢牢地笼罩在了南区上空。他是南区的领头人,手底下的人一下子失了主心骨,都有些人心惶惶。尤其是南区的其余的几位老大,当初孙勇回来的时候,带着大笔的金钱,直接扔在了他们面前,人是很难抵御自己内心对于财富的向往,尤其他们都是鬼门关走过几槽的人,心底里对财富的渴望就越发强烈,可是他们终究还是留存了点忠心,但在知道是孙勇回来,本就是他们旧时的老大,心底里最后的道德防线也溃堤,更何况孙勇还承诺给他们权力。

 

那就像是泛着金光的戒指,你离他只有一步之遥,无法不被它俘虏。所以他们义无反顾的站在了孙勇身后。而且这样的心理是会蔓延开来的,它就像是一道坚固的城墙,一旦有一处开了裂缝,便再也不能抵御深冬的冷风。只要有一个人松口,就如多米诺骨牌一般,一个一个的的倒戈,南区,仿佛已经成了孙勇的天下。刚好王家六叔又出事,王俊凯没有时间来料理南区,正更给了他们为所欲为的野心膨胀的机会。

 

他们以为这机会是千载难逢,殊不知是王俊凯心存故意。

 

可是程猛的死让这份并没有签订过的契约出现了裂缝,毕竟程猛在南区这么久,威望总是有的。一个群体里的领头人物,也像是灵魂人物,他就像是古时候战场上冲锋陷阵的将军,只要他还屹立不倒,群心就不会散,他一旦倒下,必然会引起动乱。孙勇没有回来之前,他们每月也有额外的收入,虽说没有孙勇给的多,但总不见得会有生命的威胁。前一秒还笑着和你说话的人,后一秒就身首异处,怎能不让人寒心。孙勇对此心知肚明,但是他一时也没有别的方法,只能再花上大价钱安稳人心。

 

金钱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关系,最迅速也最脆弱。

 

他才刚刚回来,脚步还没有站稳,不能和王俊凯有正面的冲突。明天那场宴会就是自己回来之后给这京城各方领头人物下的一道示好的帖子,他离开太久了,短短一个月他还不能完全掌握现在的局势,在他还不能控制一切的时候,想要得到些什么,低头是最好的办法。

 

但是不对王俊凯。

 

他要拉拢看不惯王家的人,同时要表明自己的态度,给王俊凯下帖子,一方面是给他个下马威,让他看看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当初可以任他王家欺负的小角色,另一方面也是向各方来宾宣布,京城已经不再是王家可以只手遮天的地方了,所有被压迫的可以站在他这边,他有雄厚的资金基础,而他们有人脉,他们可以合作。

 

孙勇忽然笑了,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光明未来。

 

屋子里灯光虚浮着,像是一场镜花水月的假象。

 

 

21.

 

金锦酒店的夜晚,极尽奢靡的色彩。酒店门口的喷泉被霓虹灯光染上绚丽的色彩,豪车接二连三的驶入,穿着奢华礼服的女士挽着西装革履的男士的胳膊从车上下来,被酒店的侍从引到宴会大厅。宴客大厅右方,优美的乐曲声缓缓的流散开来,够筹交错间光影显得有些虚晃,看的不真切。

 

王俊凯到宴会厅的时候,一直在交谈的人群忽然安静下来,大家自觉的站在两旁给他让出一条路来,人群中偶有窃窃私语的声音传来,似乎在谈论被王俊凯搂在怀里的那位少年。

 

“那是易烊千玺吧?”

 

“哎,好像是,前段时间他的电视剧还在放。”

 

“王总喜欢这种啊……”

 

孙勇站在最前方迎接宾客,周围人说话的声音自然也涌入了他的耳朵,他眯了眯眼睛看向了王俊凯身边的人。

 

琥珀色的瞳孔,眼光一直放在王俊凯身上,似乎有些害羞,不敢抬头看周围,腰盈盈一握,王俊凯微微使力往怀里扣,他脸上就染上一层红晕,有些嗔怪的抬眼看了他一眼,在收回自己目光的时候无意间瞥到了孙勇。

 

就这一眼,孙勇的眼神忽然变得危险了起来。

 

孙勇轻轻咳嗽了一声,在他身边站着的人立刻会意,凑到他身边。

 

“孙总有什么事吗?”

 

孙勇没有说话,只是目光随着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的身影而动,身边的人立刻会意,点点头退下了。

 

孙勇抬手理了理自己的领带,朝王俊凯走了过去。

 

王俊凯眼角余光里看到孙勇走过来的身影,他嘴角微微的扬了一下,转身对着千玺理了理他的刘海。

 

“感谢王总赏脸。”

 

“千玺,出来之前阿永喂了吗?”王俊凯帮易烊千玺把落在肩膀上的一根头发拂到了一边。

 

易烊千玺乖乖的点点头,“喂过了。”

 

王俊凯揉揉他的头发,“你要有点记性呀,虽说狗忠心,但终归是畜生,你不喂它吃东西它才不会乖乖的呢。”

 

易烊千玺看向了被王俊凯晾在一边的孙勇,扯了一下他的衣服。

 

“有人找你。”

 

孙勇站在一旁脸色已经变得铁青,王俊凯非但没有把他看在眼里,还直接冷嘲热讽的挖苦他,他暗暗的压下了心里的那口气,转为笑脸看着王俊凯。

 

“感谢您赏脸。”

 

王俊凯随意的摆摆手,看向易烊千玺,“他喜欢吃这家的海鲜,被他磨的没法子只好来了。”

 

“哦,对了,”王俊凯转身看着孙勇,“你点了海鲜吧?”

 

孙勇攥紧了拳头,像是慢动作回放般的狠狠的点了点头。

 

“嗯。”

 

王俊凯转过身去,继续和易烊千玺耳语。

 

孙勇压抑着自己的满腔怒火,退出了人群走到了走廊上,刚刚站在他身旁的人就等在那里。他看见孙勇出来后立刻走过来,小小声的在孙勇耳边说:“孙总,查清楚了。那人叫易烊千玺,一小演员,底子干净着呢,孤儿院出来的。”

 

孙勇点点头,他转身看向了宴会大厅。王俊凯已经从易烊千玺身边走开了,似乎是有事在和陆风交谈。易烊千玺也不拘谨,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吃东西,腮帮子鼓鼓囊囊的,像个小松鼠,可爱的紧。

 

孙勇对身边的人招招手。“准备点东西,叫他过来就说王俊凯找他。”

 

那人心知肚明的点点头退了下去。

 

易烊千玺正端着杯果汁准备喝,刚才吃的东西有点噎着了,身边忽然被阴影覆盖,他有些好奇的抬头,是个自己不认识的人。

 

“有什么事吗?”

 

“王总喊你陪他去走廊上吹吹风。”

 

“啊,这样啊,”易烊千玺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食物,他拿起放在一边的餐巾纸擦了擦嘴,拍拍衣服说:“那走吧。”

 

走出宴会厅,跟着身前的人拐了几个角,在最后一个拐角后一直带路的人忽然不见了,易烊千玺有些诧异,他微微的“咦”了一声,手臂忽然别人拉住了。

 

“易烊千玺是吗?”

 

易烊千玺抬眼去看眼前的人,是刚才过来和王俊凯说话的孙勇,他微微的向后退了一步,低着头说:“王俊凯呢?”

 

孙勇把易烊千玺拉到眼前,盯着他的脸看,啧啧的说:“当真生了幅好皮囊,王俊凯还真是好福气。”

 

易烊千玺奋力挣脱着孙勇的桎梏,一边压低着声音说:“孙总您放尊重点。”

 

“尊重点?行啊,”孙勇放开了易烊千玺,拿起放在一边的一杯酒,“陪我喝一杯。”

 

易烊千玺咬紧了自己的下嘴唇,宴会大厅离这里很远,来时绕了几个弯路他也走不回去,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他抬头看着孙勇问道:“喝完让我走?”

 

“那是当然。”

 

孙勇把酒递给易烊千玺,挑了一下眉毛,易烊千玺蹙着眉,接过来后犹豫了一下直接端起来,放倒嘴边时易烊千玺微微抬眼瞥了一下孙勇,嘴角轻蔑的染上一抹笑,蓝色的液体顺着他嘴唇的弧度涌入了喉咙。

 

易烊千玺喝完后把杯子放在一旁的栏杆上,清脆的一声响。

 

“我可以回去了吧。”

 

说完转身就往回走,脚步却突然有些虚浮,眼前的景物也变得朦胧起来,他有些不敢相信的回头望着孙勇,来不及说出一个字,一阵急促的眩晕感袭来,他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人的怀抱。

 

看着孙勇带走易烊千玺,一直在拐角边等着的送酒的服务生低头小声的冲着自己的衣领说了一句话。

 

“王总一切顺利。”

 

正在和陆风交谈的王俊凯听到耳朵里传来这句话后,了然的笑笑,拿起一边的酒杯抿了一口。

 

把易烊千玺带到房间后,他一直在嘟囔的喊着王俊凯,孙勇把他放到床上的时候,他还在迷迷糊糊的哼着王俊凯的名字。

 

孙勇扯下自己的领带放在一边,冷笑着说:“王俊凯?他算什么东西,他给我的羞辱我都要一点一点的拿回来,就先从你开始。”

 

孙勇俯下身去扯易烊千玺的衣服,易烊千玺微微的张开眼睛,看到孙勇后不屑的闭上眼睛,他伸手推着孙勇的头,“我要王俊凯……”

 

“王俊凯!”

 

孙勇猛地扯下易烊千玺的西装,发狠的说:“不就是他现在控制着这个地盘吗,我一定会拿回来!你也不看看王俊凯养的都是些什么人,我只用点钱就尽数收买,他们还想着之后我会给他们权力,简直是痴人说梦。”

 

“你说的哦。”

 

易烊千玺的眼神忽然变得清明,他笑着看着孙勇,梨涡一晃一晃。

 

孙勇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他愣在那里,“怎……怎么回事……”

 

易烊千玺直接给了孙勇一拳,打的他吃疼的退到一边,易烊千玺坐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腕,又一拳打在了孙勇的脸上,在他来不及反应的时候,狠狠一脚踢在了他脖颈处,他控制好了力度,孙勇直接晕了过去。

 

易烊千玺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踢了踢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孙勇,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说:“您可长点心吧,给我灌东西,还不如给我本王俊凯写真集,我分分钟给你起反应。”

 

易烊千玺简单的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把被孙勇扯的松松垮垮的领带又重新系了回去,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懒洋洋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带人来处理吧,没打死,六叔的死估计还跟他有关。”

 

“好,我在电梯口等你。”

 

 

易烊千玺从电梯里出去的时候王俊凯就靠在一旁雕龙画凤的柱子上微笑的看着他。

 

易烊千玺笑着朝王俊凯走了过去,从口袋里掏出个东西扔给了他。

 

“录音笔,让方安处理一下,把我的声音洗掉。其余的发给南区的吧,人手一份。也该让他们看看孙勇是什么样的人,大换血太累,愿意给情报的就留下。”

 

王俊凯笑着接过递给了一旁的方安,把易烊千玺搂在怀里,用手勾勾他的鼻子。“完璧归赵吧?”

 

易烊千玺装作有些生气的捏着王俊凯的脸,“你觉得呢?要不我两打一架?”

 

王俊凯笑着揉揉易烊千玺的头发,“我们回去吧,从后门走。”

 

易烊千玺笑着点点头,一边吐槽王俊凯找人换的酒太难喝一边往车边走,他偏头正准备说着自己的演技好时眼神突然一变,然后迅速的打开车门把王俊凯往车后座一塞,自己也立刻跳上了驾驶座。

 

汽车刚发动,身后轰的传来一声枪响。

 

就打在王俊凯刚才站的位子上,易烊千玺拼命踩着油门,汽车在柏油马路上飞驰而过。

 

“王俊凯坐稳,打电话给方安,快!”

 

王俊凯迅速冷静下来,就在他拿出手机的时候,右边突然冲出一辆货车,径直的朝他们的车撞过来,易烊千玺眼神凌冽的看着倒车镜,在货车即将逼近时狠狠的转动方向盘,即使躲过了直接的撞击,车身还是因为惯性撞向了一旁商店的橱窗。

 

“王俊凯趴下!”

 

汽车的玻璃被震碎,夹杂着橱窗的玻璃一下子涌了进来,易烊千玺的身体则狠狠的撞向了车门,疼痛一下子袭来几乎要夺走他的神智。易烊千玺发狠的转着方向盘,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轮胎在地面上摩擦出呲呲的声响,猛地冲出了货车撞过来的角度。

 

“中心广场!陆风的人在那边!”

 

易烊千玺使着全力踩着油门,身后的货车还在紧追不舍,易烊千玺瞥了一眼倒车镜,左后方又开过来一辆。

 

“妈的晦气!”

 

易烊千玺咬着自己的下嘴唇,手打着方向盘灵巧的越过了一个弧度躲过了货车的撞击,疼痛感又一次蔓延开来,额头上冒出汗珠滑到了下颚处,他几乎已经踩不动油门了,但他还是凭着本能发了疯似的往中心广场开。

 

陆风的人迅速的赶来,一排车灯在前方亮起的时候,易烊千玺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手从方向盘上滑了下去。

 

王俊凯跳下车,拼命的打开易烊千玺那边已经被撞的变形的车门,打开车门的时候,易烊千玺已经趴在了方向盘上,他的腹部扎进去一块巨大的玻璃,因为货车的撞击已经深深的陷进去,染红了他的衬衣,王俊凯轻轻的把易烊千玺抱了出来,眼眶一下子红了,易烊千玺似乎感觉到落入了他怀抱里,也知道应该是脱离了危险,他尽力的抬起手盖住王俊凯的眼睛。

 

“别……别看,不……不疼……”

 

易烊千玺放在王俊凯眼睛上的手忽然垂了下来,头重重的靠在了王俊凯胸口处。

 

“千玺……”

 

TBC



评论(61)

热度(499)

  1. _木子姐姐_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