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Soulmate 10.

黑帮老大凯 X 当红影星千

正儿八经写会强强

坑品保证

---------------------------------------

 前文指路:【1】 【2】 【3】 【4】 【5】 【6】 【7】 【8】 【9】


22.

方安赶到的时候王俊凯正横抱着易烊千玺,白色的衬衣下摆已经被染成红色,被风吹的摇曳起来,远远看着像孤寂夜空里的一抹鲜红的旗帜。

 

之前攻击他们的货车在陆风的人车灯亮起来的时候就悄悄退了回去,此时街道上一片安静,背后平淡的像一汪寂静的海,夜以其深沉包裹了它,轻微的海浪声都不曾有。

 

“王总……”

 

王俊凯抱着易烊千玺往方安安排好的车边走,他一声不吭,走到车门边时微微偏头看了一眼方安。

 

那样的眼神方安只见过一次。

 

易烊千玺十六岁的时候,王家有一批货被压着发不出去,对家要的厉害,而当时王家刚经历了一些变故,还在恢复阶段,不能有这样大的正面的冲突,最后双方退一步,但是对家要王俊凯做人质,只要他们要的东西到了立刻放人。

 

王老爷子大发雷霆。他叱咤风云这么多年,最讨厌被威胁的滋味,当下就气红了眼,直接就把这要求给驳了回去,场面一下子就僵住了,老爷子扔了自己的拐杖,甩身就走。王六叔赔着笑脸,但他终究不能左右老爷子的想法也只能跟着走了。

 

就在大家以为事情不能收场的时候,对家态度突然变得友好并表示给出一星期的时间,六叔正纳闷着,一直打点他起居的张叔给他拿来了一张纸条。

 

纸条上只有一行字,是易烊千玺的笔迹,右下角还画了一只蠢蠢的小羊。

 

“六叔我去溜达一星期呗,在家也闷。”

 

王六叔一下子反应过来,易烊千玺这浑小子,自己假装成王俊凯就跑到人家那边去了,难怪人家突然愿意让步。王俊凯知道这件事后一言不发,但他像是疯了一样的四处疏通关系,愣是在两天内打点好了一切,第三天就带着货过去了。

 

这种负责运输货的都是些穷凶极恶的人,做事崇尚武力,即使他们以为被关在屋子里的人就是王俊凯,京城王家的继承人,也没有给出多高的待遇,就这么关了两天,偶尔送点水过去,也没给人送饭。第三天王俊凯和方安赶到的时候,按照约定,对家一个叫宋彪的人把易烊千玺带了出来。

 

易烊千玺在出来之前,好心好意的拉住了宋彪的胳膊,对他眨眨眼睛:“大哥,我劝你一会对我表现的和善点。”

 

宋彪就是个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想事的主儿,他理所当然的忽略了易烊千玺的好意,带人出去的时候一直揪着他的领子,自家的小弟检查完王俊凯带的货,确定没有问题后,他把易烊千玺放开,还在他小腿处踢了一脚。易烊千玺因为两天没吃饭,本来腿上就没什么劲,扶着一边的墙才勉强站住。

 

王俊凯那个时候的眼神就和现在一样。

 

冰冷,不带任何情绪,眼睛微微的眯起来,桃花眼的末梢染上一丝狠意,轻飘飘的把目光落在了宋彪的身上。

 

易烊千玺微微的摇头叹了口气,他回头看了一眼宋彪,宋彪被他眼睛里染上的死亡气息吓到,他仿佛在与他作告别,一瞬间宋彪有种逃离这里的想法,但是他作为大哥的威严让他必须站在这儿。易烊千玺转过头看着王俊凯忽然笑了,微微的点点头,朝着王俊凯走过来。在离王俊凯还有三米远的时候,易烊千玺突然往下一蹲,“嘭”的一声,一朵血色浸染的花凝结在了宋彪胸前。

 

宋彪不可置信的看着易烊千玺,他甚至来不及感受疼痛就咽气了,王俊凯冷冷的举着枪,一枪毙命,直击心脏。

 

王俊凯对易烊千玺伸出手,易烊千玺拍拍自己衣服上的灰,回头看着已经倒在地上的宋彪和他一帮惊呆了的小弟,漫不经心的说:“我说了呀,对我客气点,你非要不听,那能怎么办呢?”

 

易烊千玺说完后看向王俊凯,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前,笑着说:“过来抱我,腿软。”

 

王俊凯把枪递给站在一边的方安,走到易烊千玺身边,把人打横抱了起来,转身往车里走,走到车边的时候淡淡的看了一眼方安,口吻淡漠的说:“留一个回去给他们头儿报信和送货,其余的,处理了。”

 

方安点点头退到一旁。

 

他看着王俊凯身后一群吓到哆嗦的人,默默的在心里叹了口气,其实这些小弟,多半是狗仗人势,跟着自己老大逞威风,一旦大哥倒了就失了主心骨,自己做事的时候从来不想着给自己留后路,那一旦事发,就是真的没有路可走了。

 

“方安。”

 

王俊凯一声低沉的嗓音把方安从回忆里拉了回来。

 

方安立即反应过来,看着王俊凯恭敬的低下头。

 

“王总您吩咐。”

 

“千玺有事,南区陪葬。”

 

王俊凯的声音没有一点起伏,却给南区下了死亡令。

 

说完王俊凯就抱着易烊千玺坐进了车里,汽车的前灯在黑暗里打出一道孤寂的光路,方安默默的看着那个慢慢隐没在黑暗里的黑色轿车,深深吸了口气看向身后。

 

“南区负责人,五分钟内全部集合到这个广场,迟到的,直接解决掉。”

 

那道死亡的命令像是一层层笼罩下来的黑幕,与夜色的浓稠交织在一起,什么也看不清。

 

 

苏沐在王俊凯手上接过易烊千玺的时候,易烊千玺只留存了微弱的呼吸,疼痛使他保留了一点意识,但也最大程度的抽去了他的精力,连微微睁开眼睛都做不到,苏沐已经联系好了急救的医生,推着易烊千玺要进急救室的时候,他的衣袖忽然被王俊凯拉住了。

 

这个提起来让整个黑道都震慑的人物,眼眶泛红的带着满满乞求的神色看着他,微微颤抖着吐出几个字。

 

“救活他,求求你。”

 

苏沐肯定的点点头。从他认识王俊凯开始,王俊凯一直就是冷静如同冰块一样的存在,他所有情绪的起伏都和易烊千玺连在一起,这个男人,就像是住在他心脏里一样的存在,如果被生生剥离,王俊凯的心死了,这样的后果没有人能承担。苏沐尽力的用肯定的眼神安慰着王俊凯,王俊凯稍微的放下心,他放开手默默转身走到了一边。

 

急救的红灯亮起来,那盏红色的灯像是刺破他眼眸的一把利刃,疼痛细密的蔓延开来,他几乎站不稳自己的脚步,手指在掌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记。

 

红色是血腥,是不堪的记忆。

 

王俊凯八岁的时候,王绍远本来是要带着他和千玺一起去参加一个地下的拍卖会,可是千玺那天发了高烧,最后王绍远就只带了王俊凯去。

 

可是回来的路上出了事。

 

这种地下的拍卖会,更像是一种秘密的达成某种协议的方式,各大家族势力分散,若是想要达成合作又掩人耳目,一般都会选择以这种拍卖会的形式进行,一方出一两件拍卖的物品,另一方作为买家收入囊中,就相当于暗地里达成了合作交易。这些势力盘根错节,牢牢地吸附在这片土地上,一点变化都可能引起大的巨变,所以,所有的事都必须和谨慎连在一起。

 

王绍远那天就是作为买家去的,一切都合情合理的按照计划运行着,最后交易达成的时候都是风平浪静,王绍远在回去的路上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一切太顺利了,出价时没有对家刻意的抬高价格,没有任何刻意的为难,像是一切都安排好了只是为了让他过来一趟。

 

王绍远坐在司机后方,王俊凯坐在他身边。王绍远想了一会后对司机说:“走另一条路。”

 

王绍远话音刚落,一直在开车的沉默不语的男人,忽然猛地踩下刹车,拿出座位底下的枪回转身就朝王绍远开了一枪。

 

车里空间狭小,王绍远反应的快,迅速的推开王俊凯,但自己来不及躲,被一枪打在了腹部。血一下子涌了出来,王绍远额头上全是汗珠,他尽全力对王俊凯吼:“跑!”

 

王俊凯一小就被训练遇事冷静,但今天发生的事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尽力去开车门,就在他脚要踏出去的时候,王绍远猛地从后座扑过去,用手钳制住了开车的男人,但是他腹部流血太多了,力气在一点点的流逝,锁在那个男人脖子上的力道也越来越小,被他锁住的男人全力的反抗,可王绍远还是尽力的控制住他,给王俊凯留下逃跑的机会。

 

王俊凯忽然冷静下来,他扑到王绍远身边去,他知道王家的人都有随身带枪的习惯,拿出王绍远的枪,狠狠的扣动扳机,子弹轰然洞出,洞穿了男人的胸膛。

 

子弹打出时的后发劲让王俊凯承受不住的砸向了车里的靠椅,他放下枪去捂住王绍远的伤口,王绍远大口的喘着气微微抬头,刚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瞳孔忽然瞪大,他猛地抬手把王俊凯推了出去,王俊凯从他之前打开的车门滚了出去,王绍远的力道大的惊人,他滚了几圈停下来,耳朵里忽然传来巨大的轰鸣声。

 

王俊凯愣了一下抬头看向路面。

 

一辆从远处全速开过来的车狠狠的撞向了王绍远坐的车,那辆价值连城的车就像一堆破铜烂铁般的被压在车下,车身凹陷,汽油伴随着血星星点点的滴落了下来。

 

“跑远点!”

 

王绍远低沉的声音忽然远远的传过来,王俊凯像是一具行尸走肉般的机械的往前跑,这里本就是路的边缘地带,在巨大的恐惧的支使下,他一个趔趄滚落了下去。

 

就在他好不容易稳住的时候,又一声巨大的轰鸣传来。

 

王俊凯迟疑的回头望向路面,蔓延开来的火苗烧着涌进了他的眼眸,染红了他的眼角。

 

“不……”

 

王俊凯低声的喃喃,他呆呆的立在那儿,像一尊沉默的雕塑。眼泪终于涌出来的时候,滚烫地被染上火苗的温度,烫伤了他的皮肤,腐蚀了他的心。

 

从远处忽然亮起几束灯光,从那几辆车里下来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看着王绍远的车一点点的融成灰烬,他们无所谓的笑了,朝着火苗的方向吐了几口口水,谈笑着离开了。

 

王俊凯压抑着自己的哭声,他眼眸通红的看着那些男人的车远走,狠狠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直到鲜血的味道涌进了他的口腔。腥甜的味道唤醒了王家男人骨子里的野性,他看不到自己的父亲最后的眼神,但他相信,那个倔强又清高的男人,一直想着四十岁就离开这个他觉得束缚的地方,去个小镇子开个书店,写点童话故事弥补王俊凯无味的童年,他没有机会去展现自己温情的一面,最多的时候给王俊凯的的都是背影和冷冷的命令。最后一缕感知还留存的时候,他的眼神一定是坚毅的不带着一点怯懦,王家的男人从来不向别人认输,生命就是他们下给对方的死亡帖,伤痕都是勋章,没有人能让他们卑躬屈膝。

 

王俊凯最后看了一眼那暗夜里一抹鲜艳的红,收起了自己的眼泪,一步一步的往王家走。他走了近两个小时,到王家门口的时候,忽然看到易烊千玺就坐在门边披着毯子等着他。

 

易烊千玺看到王俊凯的时候,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他迅速跑过来,还发着烧的身体滚烫,眼泪打在他的手上,炙热的温度让他想起来刚才的火光,他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了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因为发烧声音沙哑:“小凯哥哥,你不要害怕,我是千玺。”

 

“千玺……”

 

王俊凯呆呆的看向易烊千玺,他在黑暗里积攒了两个小时的眼泪和藏起来的害怕忽然层层的涌了出来,王俊凯默默的蹲下来,抱紧自己的膝盖,低头看着院子里青石板上斑驳的被人踩踏的痕迹,声音轻轻的说:“千玺……”

 

易烊千玺走过去抱住王俊凯,他弯腰把他牢牢地圈在怀里,身上披着的毯子掉落下来,染上了暮夜时分的水珠。易烊千玺什么也不说,他轻轻的伸手捂住了王俊凯的眼睛。

 

“小凯哥哥你不要看。”

 

你承受不了的肮脏的血腥的存在,那些触动你最深处的恐惧的存在,你不要害怕,我帮你挡住它们,你记住我一直在这里。

 

王俊凯的睫毛拂过易烊千玺的掌心,有温柔的安心悄然落下。

 

那是一个在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记忆力都满是伤痕的夜晚,王家大院里一晚上人都进进出出,神情严肃,王老爷子得知消息后一声不吭,背对着来请示的人久久静默,最后拿起了自己许久不用的枪出了门。

 

许久后的那个夜晚在道上被提起时都会让人唏嘘不已,一夜之间整个翟家变成一地废墟,王老爷子放过了无关的人,所有参与这件事的全都毙命。他坐在板凳上,半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切,直到翟仁被带到他面前,他看着这个蓄满胡子的男人,面颊上的伤疤一直延续到了脖颈处,看着有些瘆人。

 

王老爷子拿起一旁的枪毫不犹豫的直接打在了他胸口处。

 

“你也有孩子……”

 

王老爷子长长的叹息都掺进了空气里的血腥味,落地无声。

 

没有人天生勇敢,这世上有太多的事都是这样一点点过渡来的,太多的不确定性和许多猝然降临的意外,逼得你不得不勇敢。但银河有迹可循,勇敢永远也有缝隙和遗漏的边角,王俊凯有,但他不能展露出来,太多人的目光都放在他身上。对手底下的人,他是领袖,他要无坚不摧,对对手,他是强大的盾牌,他要牢牢地护住身后的一切,只有对着易烊千玺,他是王俊凯,他是自己,不用伪装,不用强撑,他可以有无数的弱点,他能卸下一些勇敢的假象,他可以什么都不看,只被温柔的包裹住。

 

易烊千玺自小就爱蒙住他的眼睛,吃饭的时候一手捂住他的眼睛,一手把自己喜欢吃的菜都倒进碗里。为了逗他开心表演一些乱七八糟的魔术,担心自己穿帮就捂着他的眼睛不让看,一直到八岁,捂住他的眼睛,挡住那些不安的黑暗和血腥。

 

易烊千玺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这样。

 

谁都是寻常人,不是钢铁加身,无坚不摧,不过是我在乎你,我愿意为你多一份勇敢,多一份坚持,但那简单的一份里,有多少说不口的艰难,又蕴藏了多少力量。

 

王俊凯复又抬头看着急救室上方红色的灯,缓缓的低下头。

 

千玺,你不要出事。

 

 

方安坐在马路中间的栏杆上,手里拿着根烟。他很少抽烟,跟在王俊凯身后,他要保持时刻的清醒,烟和酒都被他视为麻痹自己神经,放松消遣的存在,他很少去碰。

 

他让自己时刻战战兢兢,只有这样才能最有保障的安排好每一件事。

 

但今天……

 

方安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一点星星都没有,暗沉沉的天幕压下来,让人喘不过来气。烟味寥寥的散开来,萦绕在周身,一派孤独的假象。

 

南区几位负责人都站在一边,他们已经知道王俊凯在南区出了事,可是方安这样一言不发的坐在那,也没个准信,实在是煎熬。

 

“方秘书,您看最后王总也没出事,不过是跟着他的一个演员出了事,这样的演员要多少有多少,他总不至于真的要了我们的命吧,我们可都是为了南区卖命了一辈子的人。”

 

方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把手中的烟摁灭在栏杆上,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枪就像掏出一根烟一样自然,对着说话人的左腿就打了一枪。

 

“啊……”

 

被打的人痛苦的哀叫了一声,左腿承受不住的跪了下来,血从伤口处溢了出来,顺着西装的裤子流下。

 

“方秘书,你……”

 

方安根本不抬头看他,直接在他右腿上又开了一枪。

 

那个男人无法承受这样的疼痛,完全的跪了下来。

 

“打你第一枪,是你不知好歹,认不清自己的位置,”方安从栏杆上下来,走到那个跪着的人身边踢了踢他的腿,“打你第二枪,没别的意思,我就想看你跪着。”

 

方安走到那群目瞪口呆的男人面前,冷冷的把枪扔在地上,说:“还有没有人要说话?”

 

鸦雀无声。

 

方安又走回栏杆边,跳上去坐着,继续看天空。

 

他知道王俊凯是一把刀,你伤了他的刀鞘,他只能伤人。

 

一直放在手边的手机忽然亮出朦胧的光,方安立刻接过来。

 

“小安,没事了。”

 

方安似乎能感受到电话那头王俊凯的如释重负,他的语气里满是疲惫,王俊凯很少流露出疲惫的情绪,一旦有,那一定是经历了情绪的大起大落。

 

“南区让陆风先接管一下,你马上到医院来。”

 

“王总我马上到。”

 

方安身后的钟楼里忽然压抑着延展开来一声叹息,他看着方安的背影退步到了黑暗里。

 

没有人注意到他。

 

TBC

 

久等啦

那什么,还能求个评论么?


评论(80)

热度(474)

  1. _木子姐姐_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