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Soulmate 11.

黑帮老大凯 X 当红影星千

正儿八经写会强强

坑品保证

---------------------------------------

 

23.

心尖儿上的人敛起温柔的眉眼,低垂下来的发丝柔柔的散在掌心。

 

王俊凯看着躺在病床上安静的睡着的易烊千玺,忍不住伸出手拂了拂他的头发,发丝柔软,像是暮春的柳絮无意间撞在你的指缝里,轻轻告诉你走在了春意的土壤上。

 

王俊凯微微起身,俯下去在易烊千玺额头上吻了一下。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啊……”

 

王俊凯说完后有些自嘲般的摇头轻笑了一下。

 

怎么会不知道呢?

 

这世界上有着这样的爱,给你最遥不可及的叹息也给你尘埃落定的安稳,给你深不见底的婉转也给你长生不灭的无畏。

 

易烊千玺就是这样。他的爱没有捆绑性,他给你最广阔的天,而他甘愿做你脚下的地,安全感总是虚无缥缈,他愿意放下所有姿态,在浑浊的周围让你只要踏出一步,就真切的感受到你被爱包围着。

 

他打开了苦难的里面,打开了你。

 

王俊凯把易烊千玺的手放在掌心里,易烊千玺的指尖微微的扫过了他掌心的纹路。那里像是记忆的一个边角,微微使力就可以完全的掀开。

 

王家大院里的人岁岁不同,院子里的梧桐树一直就静默的伫立在那里,看过了秋收冬藏,看过了春夜夏凉,它像是一台破旧的老唱片,默默的储存下几十年的记忆,在浓稠夜色里,轻轻的哼唱着属于它的记忆。

 

王俊凯就站在那棵树下,举着自己的手对着树缝里泄露下来的几缕暖意。阳光澄澈,清晰的印出了他掌心的脉络,穿插着走向,不知方向的涌入血液,静静的游离于他身体各处。

 

“千玺,”王俊凯偏头看着坐在台阶上捡着一片树叶半眯着眼睛对着天看的易烊千玺,“你看,他们说这些纹路里就是人的一生。”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琥珀色的瞳孔里柔柔的洒上了点梧桐叶斑驳的色彩,他看着王俊凯,把微微藏起来的笑意带到他面前。易烊千玺把自己的掌心轻轻覆盖在了王俊凯掌心上,他浅浅的笑着。

 

“那我们一辈子都互相纠缠吧。”

 

掌心里的掌纹错落的互相缠绕找不出个源头,不必找,不必扰,就这样一直放肆的沉沦下去,也未尝不可。

 

王俊凯又再次抬眼看了看易烊千玺,轻轻把他的手放回了被子里,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王俊凯出来的时候,方安已经等在了病房外的走廊上。王俊凯头发有些凌乱,衣服也一直来不及更换,但他看上去并不狼狈,眼神清醒的看着方安,微微的颔首示意。

 

“你回一趟王家,把我放在书房里的文件夹带过来,顺便让人准备点换洗的衣服送到医院里来。已经有人盯上我了,西区的那个家暂时不要让人去打理。”

 

方安恭敬的站在一旁,轻轻的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其实方安跟在王俊凯身边这么多年,一旦发生什么事,他都会在第一时间做出最妥帖的安排,在来医院之前,他已经打点好了一切,西区的那个房子,现在只是个空壳。

 

王俊凯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后背贴着医院冷冰冰的墙壁,看着病房里依旧在沉睡的易烊千玺,轻轻叹了口气。

 

“小安。”

 

方安轻声走到王俊凯身边,微微弯下腰问道:“王总还有什么事吗?”

 

王俊凯看了他一眼,理了理他的领口,轻轻开口:“这件事处理完了,我带你去听音乐会吧,之前得到消息,是法国一位天才钢琴家下个月在这里开巡演。”

 

方安愣了一下,他看着王俊凯,他的眼眸像是一片暗夜里的黑色丛林,密布的浓稠让他看不出一点情绪。

 

“谢谢王总。”

 

方安转身往外走的时候,王俊凯低低的声音伴随着他的脚步声缓缓落下。

 

“好好的去看看他吧。”

 

方安的脚步微微的顿了一下,他的手刚好不小心碰到了衣服下摆金属质地的纽扣,冰冷的刺进他的指尖,疼痛感让他一瞬间有些站不稳,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迈步走进了电梯。

 

方安没有再回头看王俊凯的眼神。

 

医院走廊里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来来往往,消毒水的气味萦绕着扩散开来,有些许嘈杂远远的涌了过来,失去亲人的哭声,不敢相信的质疑声和医生漫不经心解释的话语通通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瞬间锁在了身后。

 

方安只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伴随着不知名的叹息轻轻落下。

 

 

方安驱车到王家的时候,正是天刚破晓的光景。方安没有立刻下车,而是透过车窗去看影影绰绰的光挣扎着从云层里往外涌,零星的染上点露水的色彩,看上去有些朦胧。方安看着有些出神,直到看门的老刘头来敲他的车窗,他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停好车就走了下来。

 

老刘头头发稀疏的耷拉着,看上去没什么精神气儿,方安看着他有些佝偻的背,想到前几天王六叔葬礼那天,老刘头在大院边静静的看着的身影。老刘头已经很老了,他眼角挂的眼泪被风吹散,浑浊的已经什么也看不清,最后老刘头一个人走到了自己的屋里,摆下了一盘棋局,温了一壶酒坐在那里静默的看了一天。时光对老人总是越发的残忍,他们那一辈的生活里,很多与现在格格不入,而他们也有种执着的念想,不愿融入,就这么守着自己的记忆,有时候在酒香里想想自己的过去,和旧时的人唠唠嗑便足矣。而六叔只要得空,总会提着壶酒,笑着走到老刘头的屋子里,跟他喝几杯下盘棋。

 

现在剩下一个人的棋局和一盏空荡荡的酒杯。

 

棋局是满满当当无人动,酒杯是空空如也尽虚无。

 

方安总有种错觉,王家的人是不会老的,他们就该这样意气风发,就该这样站在高处谈笑着摆布别人的人生。可是王老爷子已经终日不出门了时常咳嗽,他看起来还是英挺的脊背下,也总能嗅到零星的药味。而老刘头,这位从王家大院建起来的时候就一直在看着这所宅子的人,他看过了暗流涌动的争斗,他看过了人心的散乱,他看过了暗地里的刀光剑影,他看过了这么多年别人的人生,他什么也不说,静静的守着自己的屋子,做着自己本分的事。老刘头一辈子无妻无子,他不管世事只管这院子里的事,他守着闲暇时的酒,落子时清脆的一声响和掺杂着雨声的碎碎念。

 

可是他终究是老了。

 

王六叔的死像是宣告着他旧时岁月的终结,在他以前看来宽阔敞亮的宅子,现在像是幽深的枷锁,牢牢地困住了他。

 

方安有些不忍心,他轻轻地拍了拍老刘头的肩膀,走了进去。

 

宅子里很安静,像是宿醉未醒,方安不由得放轻了自己的脚步。拿过王俊凯书房里的资料出门转弯处忽然看到了穿着黑色大衣的王庭云。

 

方安轻轻地阖上了自己的眼眸。

 

而久远的沾染上灰尘的风吹了过来,它们绕着他的眼睛打转,迫使他不得不睁开眼睛去看眼前的人。

 

记忆加身,半身腐败。

 

方安是被强制送到王家来的,他不成器的父母,为了卷上一批货逃离这里,把他留在了王家说是送完就回来接他,用他来担老爷子的一份信任。王老爷子心里对于亲情终究是存了点宽容的,况且方安很乖,不吵不闹,他看着也不烦,就应了下来。于是那场承诺一个月后回来的人再也没出现过。方安没有一点情绪的波动,他对自己的家人没有感情,从他有记忆起,他看到的就是父亲贪恋金钱的嘴脸和母亲房里进进出出的男人。他不在乎这些卑劣,像是一个局外人,轻描淡写的瞥着,熟视无睹的漠然。

 

因为方安每天不声不响的,所有人几乎都遗忘了他,他也乐得不招人烦,每天就在自己的房间逗逗那几片兰草叶子,偶尔看到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在院子里被罚着做俯卧撑他就在窗户的缝隙里轻轻地笑笑。

 

遇见王庭云那天是个雨天。

 

方安把自己珍藏的几盆花都放在了院子里,雨来势汹汹,他担心会打落刚冒出来的花蕾,冒着雨跑了出去,刚跑进院子里就被人拉住了胳膊。

 

“外面在下雨。”

 

很多年后方安时常会想到那个眼神,像是陈年生锈的锁,斑驳的看不清原有的样貌,但就这样牢牢地锁住了他。

 

方安愣愣地站在屋檐下,看着那个男孩撑着伞帮他把花搬了进来,伞檐边的水珠落在了他眉眼,清冽甘甜,缓缓地滴落在了记忆的土壤上。

 

贫瘠如他,方安想,在他以往单调的记忆里,他不能,也不愿去过多的跟这个世界有交集,他顽劣复杂,他淡漠冷静,他让自己虚浮于一切之外,而现在忽然有人拉住了他,让他真实的踏在这片土地上。

 

走远的春绕回来打了个喷嚏,一下子惊醒了沉睡中的万物,廊檐青青,小院子里积的水弯弯绕绕。

 

方安开始尝试着去了解王庭云。

 

他喜欢弹钢琴。每个周四下午,会有穿着西装的先生匆匆的赶来教他,他住的房间就在琴房的右上方,从窗口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背对着他弹钢琴的样子,两个小时的教学之后,老师会离开,他时常看到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偷偷的趴在门板后面,先生一走,就溜进去,缠着王庭云给他们弹琴。

 

他是一概不拒绝的,笑着捏捏两个小男孩的脸,手放在琴键上,偏头看着他们笑着问:“想听什么?”

 

“庭云哥弹什么都喜欢。”

 

他的声音打小就低沉,柔柔的像裹上了层果酱般的有些黏腻,王俊凯和易烊千玺那时候声音都奶声奶气的,交织着涌进他耳朵里,一下子带起了他的笑意。

 

院子里年复往来,后来他跟了王六叔,就跟在王俊凯身后,院子里的笑声少了,时光把很多简单的记忆封存,褪下了一些幸福的假象,强迫着你去接受,去承担一些事。王庭云还是像往常一样的弹琴,只是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再没有时间去闹腾他了,琴房里一下子寂寞的只剩下被巨大钢琴投下来的影子笼罩的他。

 

方安有时候偶尔路过琴房,仅仅走过那扇门几秒钟的时间,那些音符源源的涌进来,他不懂音乐,只觉得有些压抑的悲伤。

 

他从来没有完整听过王庭云弹过一首曲子,都是些零散的片段在脑海里交汇着,偶尔在睡前荡漾出来,轻轻跟他说句晚安。

 

方安理性,他看起来就像是精准的时钟内的零件,完美的运作着,一点时间的错漏都不会有,他精确到每一分每一秒,在发生了一些意外之后,他也能最大程度的想到补救的方法。可是对于王庭云,他知道自己会犹豫。

 

这些犹豫就是致命的。

 

方安看了一眼王庭云,眉眼里还是温柔,他礼貌的笑笑,拿起了手边的围巾。

 

方安放下手边的文件夹,走过去看着王庭云的眼睛轻声说:“我帮你吧。”

 

他的语调平缓,分量却有千斤重。

 

王庭云愣了一下,他对方安的印象不是很深刻,只记得是王俊凯身边的人,沉稳话不多,安静的帮王俊凯打理好一些事。就在他愣怔的时候,方安已经拿过了王庭云手里的围巾,站的靠近了他一点,帮他把围巾柔柔的在脖子上圈了一层。

 

方安没有像寻常那样系在前面,而是双手绕在了脖子后,把围巾压进了王庭云的衣领里。方安稍稍维持了几秒双手停在他肩膀上方的姿势,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拥抱,下一秒他就会把王庭云抱在怀里。

 

可是他的双手垂了下来,安静的放在衣服的两侧。

 

王庭云对他点点头,从他的身旁走过下了楼梯。方安拿起一旁的文件夹,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王庭云的背影。

 

他看见那把陈旧的锁,锈迹斑斑的留存在他梦里很多年,就这样随着王庭云走远的身影一点一点的裂开,空气里扬起了一层锁芯里带出来的灰尘,纷纷扬扬的落下。

 

方安轻轻在心里说了句再见。

 

这么久的光阴换一个几秒停留的单方面的拥抱,方安不觉得难过,他只是觉得有点遗憾。遗憾没有听到过一曲完整的他手下的钢琴曲。

 

可是他的遗憾也就止步于此了。

 

阳光洒进来了,带着凉意。玻璃橱窗上柔柔地泛起了一层金光,映射进了宅子里的陈年家具,统统静默不说话。

 

 

易烊千玺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是刺目的白光,他微微的适应了一下看到了右手边的王俊凯。

 

他穿了件灰白色的家具服,一边手放在口袋里,一边手撑在座椅的扶手上,头搭在手上,眼睛闭着,呼吸浅浅的,睫毛微微的抖动着。

 

嗓子像是千疮百孔般的刺痛,发不出声音,易烊千玺也不去强求,他就静静的躺在那里看着睡着的王俊凯。

 

小时候王俊凯爱赖床,叫不起来,他还有特别严重的起床气,家里人都不敢去喊他,只有他敢。冬天的清晨,院子里滴水成冰,他披上一件外套一路小跑到王俊凯房间,坐在他的床边就把手往他被窝里塞。

 

“小凯哥哥我要冻死了。”

 

王俊凯睡的迷迷糊糊的,突然一阵冰冷的风灌入了被窝里,接着易烊千玺软软糯糯的声音就跟了过来,他也反应不过来,只知道是易烊千玺来了,把人带着往被窝里带,抱着人继续睡。最后两个人都要被六叔骂,互相瞪着眼睛在六叔背后做鬼脸。

 

易烊千玺忽然笑了,轻轻地勾出了久远的回忆。

 

王俊凯就是在易烊千玺浅浅的笑意里醒过来的,他睡的浅,一睁眼就看到易烊千玺清醒含笑的眸子。

 

王俊凯眼眶有些酸涩,他也不说话就那样看着易烊千玺,看着他还泛着苍白色的面容,睡的有些凌乱的头发和床边一点点滴下来的吊瓶里的水。

 

易烊千玺轻轻对他招了招手。

 

王俊凯会意的点点头,走过去弯腰把他扶起来,就在他弯腰下去的时候,易烊千玺忽然靠近他的耳边,声音有些沙哑,擒着笑意说:“我想看你笑。”

 

王俊凯轻笑着点点头,把人扶起来后坐在床上看着他。

 

“你知道的,”王俊凯轻轻摸着易烊千玺的头发,“我只在乎你。”

 

易烊千玺笑着握住王俊凯的手带到胸前,看着他说:“我也一样。”

 

世人常说喜欢难得。有人把喜欢当做一杆秤,付出与得到要对等才能得以延续,于是这些细微的不公平里生出无数的嫌隙,最后总是要倾覆的。但是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不同,长久的岁月里,他们就像是彼此的灵魂伴侣,他比这世上的任何一个人都了解你,他让你变得更强大,他也知道自己是你的软肋,于是他也理应的变得更加强大,他们互相鼓励,黑暗里走出一条只容的下他们同行的小路。

 

最重要的是,无论发生什么,他永远爱你。

 

窗外的乌云拢起来,天空暗沉沉的压了下来。

 

“要下雨了。”

 

TBC

 

还能求个评论么?

好的没错我们王庭云哥哥不是个好人


评论(92)

热度(464)

  1. _木子姐姐_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