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恋爱循环

全世界谈恋爱最甜

K赫之间的小事

---------------------------------

 

千智赫最近有点苦恼。

 

他趴在桌子上随意拿着本书盖在脑袋上,手在桌子上画着圈圈,随意的嘀咕着,karry忽然抽走了他用来遮阳光的书,午后时分略有些晃眼的光一下子笼聚在了手在桌子上画着的小圈子里,绕着绕着顺着指尖绕到了眼前。

 

千智赫有些懒懒的开口:“学长这样很晒啊。”

 

karry坐到他眼前的桌子上,隔断了略有些绵柔的光路,看着千智赫轻轻一笑,抬手摸摸他的头发,随意瞥了一眼那本书。

 

“我如果爱你……”

 

千智赫一下子坐起来眯着眼睛看karry。

 

真是,无与伦比的好看。

 

千智赫想,世间的温情若是有十分,八分都藏在了学长的眼睛里。他看你像看春日里满目流转的风声,风要绕着光影走,要卷过路边懒懒的伸着懒腰的蒲公英,要有一场不期而遇的迎面相撞,细小的蒲公英卷着绒毛飞到鼻尖处,痒痒地打个喷嚏,他会笑着揉你头发怪你吹散了它的轻柔。

 

不是我故意的呀,是学长你一直看我,流浪的春天都吃醋啦,它说你踩着它的小尾巴,弄疼了它,于是它别出心裁的拦住了我,硬是要你停下来听听它的牢骚呢。

 

千智赫说我很害羞的呀。

 

karry轻笑了声放下了书,刮着千智赫的鼻子说:“我当然爱你。”

 

千智赫有些脸红,他微微的偏头看向一边,图书馆的窗台上不知什么时候多添了几份绿意,略有些远的操场边传来篮球摩擦地面的声音,像是与地面的一次亲吻。

 

对,一次亲吻。

 

千智赫想,高高跃起的篮球越发的接近了光影,它懒懒的打个转儿从篮筐里滑下,得意而俏皮的告诉沉稳而静谧的土地,它赢了,该有个奖励。于是地面以其广阔和静默包裹住了它,落下来的方向四合,边边角角都会接住你,给你一个短暂的吻。

 

千智赫偷偷抬眼去看karry。

 

他也想要一个轻缓又绵柔的吻。

 

karry喜欢拉着千智赫的手一路慢悠悠的晃着走,千智赫总是会后知后觉的跟着走了一大段路才反应过来微微的有些脸红,karry看到了总是取笑他,他说千智赫你该把你的脸红基因开发研究到果树身上,这样阳光只微微跑出来一缕它们就都羞红了脸了。千智赫一边偷偷笑,梨涡晃呀晃,一边有些嗔怪的看着karry,我也只对你害羞的呀。

 

得了便宜还卖乖。

 

学长不老实。

 

千智赫觉得很多时候他和karry之间是该有个吻的。

 

比如校庆表演后学长被一帮人围着要求弹吉他给他们听,学长轻笑着摇摇头,看向人群外捧着西瓜汁的千智赫,无奈的耸耸肩,他家小东西没同意,他可不能随便就唱歌给别人。千智赫想,那个时候他该放下手边的西瓜汁,拉着学长到一边垫脚去吻他,夏天后台的闷热,一杯西瓜汁的距离刚刚好。

 

甜而不腻,是喜欢。

 

再比如冬天,裹着大围巾站在走廊上,手来回搓着伴着哈出的热气,天空白晃晃的,今年的雪迟迟下不来,正有些烦闷的拍拍脑袋,手忽然被抓住,暖暖的触到了一杯夏日的温度,是学长跑出去买的热可可,他的头发上绕了圈雪花,淡淡的要融化了,晶莹里微微的泛着光。千智赫想,那个时候他该放下手里的热可可,用大围巾裹住自己和学长,垫脚去吻他,冬天阴冷干燥,一份热可可的包裹刚刚好。

 

暖而不腻,是喜欢。

 

千智赫有些无奈的叹叹气,一开始他是害羞啊,可是现在他想要一个吻,自己去说多不好意思啊。

 

学长就不能主动一点嘛。

 

千智赫正在想着,放在一边的手机忽然亮了,他拿过来一看是马思远发过来的消息:

 

下午三点老地方唱歌,去不去?

 

千智赫心里忽然微微一动,他回了个去字后把手机反着盖在桌面上,笑着抬头看karry。

 

“学长,马班长喊我们下午去唱歌呢。”

 

Karry随意的捻起千智赫的一缕头发绕在指尖上说:“去呗,反正考试都考完了,下午几点?”

 

千智赫抬眼看了下窗边的微微摆动的绿色叶子,轻笑着说:“两点。”

 

 

千智赫和karry到了包厢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karry有些奇怪,他嘟囔着马思远又不靠谱了,估计是自己记错了时间,把他和小学弟先骗来了。

 

千智赫看着有些无语的学长,偷偷笑了一下。

 

“学长,马班长不靠谱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先唱给我听呗。”

 

karry无奈的耸耸肩膀,走到点歌那里,回头看着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的千智赫,笑着问他:“想听什么?”

 

“小酒窝。”

 

karry了然的笑笑,转过去边点边说:“小东西你也太执着了,你那叫梨涡。”

 

千智赫微微嘟着嘴,看着karry说:“我就喜欢这首歌。”

 

前奏已经响了起来,karry拿着话筒走到千智赫面前,笑着为他唱歌。karry唱歌很深情,他一定要看着你的眼睛,温柔的倒映出他全部的眉眼,轻声为你唱情歌。

 

唱到“小酒窝,长睫毛”的时候,千智赫忽然抢过了karry的话筒,笑着歪着头看着karry。

 

“学长你睫毛到底有多长?”

 

karry抬手微微的拨弄了一下千智赫的眼睫毛,轻柔的有些痒意从指间泛滥过来,karry笑着说:“大概比你长一点?”

 

“我不信。”

 

karry有些无奈的捏捏千智赫的脸,带着点宠溺的语气说:“下次让你用尺子量好吧,这里也没东西量啊。”

 

千智赫狡黠的一笑,房间里很暗,karry没有注意到,千智赫小心的把手覆在了karry眼睛上。

 

“学长你轻轻地眨眼睛,我感受一下就行。”

 

karry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小学弟实在是可爱的紧,纠结的事一定要立刻知道,他乖乖的闭上了眼睛,轻轻的眨了眨,睫毛扫过千智赫的掌心,柔柔地覆盖了一层初秋的凉意。

 

接着karry忽然感觉自己的唇上微微一热,微凉的鼻息柔柔的扫了过来,只轻轻地停留了一会就移开了,柔软的暮春柳絮叫嚣着轰击了他的心房。

 

软的一塌糊涂。

 

千智赫移开了自己的手,他也有些害羞,不敢抬头去看学长,karry愣了一会后,忽然拉住千智赫的手又盖在了自己眼睛上。

 

他害羞了。

 

那是怎样的一个吻呢?

 

小心翼翼的试探和孤注一掷的小小勇敢,偷得巧的甜和紊乱不安的呼吸,轻巧的杂糅在一起,化为唇上轻柔的一碰,我的喜欢纷纷扬扬,铺天盖地的落下,轻巧的砸中了你。

 

所以我要偷你一个吻。

 

这世上什么最甜?桃花酿打开的第一口酒香萦到眼前是甜,西瓜正中心尖一口汁水咬下去溢了满口腔是甜,手里握着的冰淇淋躲不过阳光的热烈柔柔地化开是甜。

 

好像,都没有你的吻甜。

 

马思远觉得很奇怪,一下午karry都没有再唱歌,还和千智赫坐的远远的,他以为平时总是腻在一起的两个人吵架了,为了做好和事佬,他做主着唱完歌后大家一起去吃火锅。

 

用他单细胞生物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问题,没有什么是一顿火锅几扎啤酒解决不了的。

 

吃火锅的时候千智赫坐在karry对面,karry因为平时是学校乐队里的主唱一直很注意嗓子,吃火锅总是选清汤锅底,就算偶尔想解馋一下,千智赫总是拦着他,他嘟囔几句也就算了,可是今天karry一定要吃辣的,千智赫劝了好几句他都不听,最后马思远揽过千智赫的肩膀,笑着说:“好了,一顿没事的,你放心啦。”

 

千智赫有些纳闷,看着低头闷声不吭的karry,有些疑惑的夹起了一块羊肉。

 

吃完火锅后大家就散了,karry送千智赫回家,他没有拉千智赫的手而是自顾自的走在一旁。路灯下,远归人的影子被拉长,而时间线被延长,所有的动作都戴上缓慢的枷锁,一点一点的凝结着一天的回忆。

 

karry忽然低头凑近千智赫的耳边轻声说:

 

“你坐我对面,我一看你就要脸红,马思远又是个爱起哄的,知道了肯定要笑我,我就吃辣的掩盖一下。”

 

千智赫悄悄的抬眼看了一下karry学长。

 

掩盖不住自己喜欢的心情又要带着点执拗的守着自己的面子,还担心喜欢的人误会,别别扭扭的等着人都散完了,避开你的眼睛带着点撒娇意味的解释。

 

学长好可爱。

 

我的喜欢又厚重一份,你还是要牢牢接住我哦。

 

 

karry常常想,时间的维度里藏着的应当统统是想念。

 

飞机划破云层时,夜的静谧轻轻的包裹住了他的眼睛,胸腔里的想念伴着起飞时的轰鸣声,源源地散开在了周身。

 

他想千智赫了。

 

毕业后因为工作的原因他常常要出差,千智赫也忙,两个人见面的次数实在不多,但不管他出差回来有多晚,千智赫都会在机场接他。

 

心照不宣的小秘密。

 

有些困意翻滚着涌了上来,karry微微闭上眼睛靠在了座椅上,他忽然想到十几岁时千智赫偷他的一个吻。

 

小东西害羞,又有点不知名的勇气,那就像是一次可爱的试探,他倒是被突如其来的柔软弄的失了心神,傻乎乎的缓了半天,一点都回忆不起来嘴唇碰上来时的感觉,只觉得自己的心软的一塌糊涂。

 

那时候青涩,一个眼神都是心神荡漾,牵手都是心照不宣。而他细碎的学生时代,零星片段里都有藏起来的笑和藏不了的喜欢,拼接着暖着他的整个回忆。

 

karry忽然笑了,微微阖上了眼眸。

 

下飞机的时候一下子被涌过来的寒流吓到,karry裹紧了自己的衣服,心里想着也不知道千智赫有没有多穿点衣服,已经是深夜了,肯定在犯困。

 

karry走进机场大厅的时候,一下就看到裹着红色羽绒服的千智赫,戴着个大口罩,低头盯着自己的手机看,像是在等他发过去的消息。

 

karry了然的笑笑,他走到千智赫面前,轻轻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笑着说:“等急了吧?”

 

千智赫笑着摇摇头,正要把手上的围巾给karry戴上时karry忽然摇摇头,伸手把千智赫手里的围巾放在了一边。

 

临近十二点,机场已经没有什么人,灯光也慢慢的暗了下去,千智赫有些愣怔的看着karry,karry坐到他身边,示意人转过来对着他,千智赫乖乖的转过来,以为karry有什么事要跟他说,karry手绕到他身后,帮他把羽绒服的大帽子戴上后笑着刮了刮他的鼻子。解下他口罩的一边戴在自己的耳朵上,把人拉近了自己。

 

他吻上了千智赫。

 

机场的灯彻底的暗了下去。

 

黑暗里千智赫的眼睛亮亮的,像是无边银河里的星海,karry没有过多的加深这个吻,他只是柔柔的覆在千智赫的唇上,把人拉的靠近自己,千智赫帽子上的绒毛扫过他的眼睛。酥软的痒意让他眉眼弯弯。

 

口罩是围墙,墙里我为你栽下满院子的甜。

 

千智赫还是害羞,微微睁开一点小声的看着karry说:“有人的。”

 

“没事,你口罩大。”

 

karry低沉的嗓音像一记毒药,千智赫忽然有短暂的失聪,他听不见风雪流转的声音,他说,我的害羞像是可爱的牢笼,这么多年都牢牢的困住了你,而你轻笑着摇头吻上我告诉我,不是的呀,你的害羞让我的喜欢有处可依。

 

喜欢如何保鲜,害羞作凭证。

 

你的每一次靠近依旧让我心动,而我的心动总是会带来我的害羞。

 

 

喜欢像是一个循环圈,地球每分每秒都在自转,我们所处的只是小小的一个维度,大的宇宙里看起来不在意的轻微转动,在我们的世界里就是天地轮转,它倾覆,它轻柔,你在每个纬度我都能清晰的看到你。就像十几岁的时候你在北纬某个细微的弧度轻轻的吻了我一下,那么岁月流转,终有一天我们会再站在相同的纬度上,我要吻你,我要用这长久的喜欢再次封存住第一次的心情。

 

而我们还会有很多的角度没有去到,或者是更多曾经忽略过的地方,但亲爱的别担心,我们还有大把的时光,岁月在走,世界在转动,总有一天我们会去到那些地方,雪山澄澈,阳光干净,全世界都在对你唱情歌。

 

亲爱的,我只对你唱情歌。

 

我是你的全世界。

 

而我知道有一天我们会老去,那时我们就围着一个火炉,我还是会吻你并轻轻告诉你, 高一语文考试古诗词填空你坐我前面,我想不起来的那句诗是你告诉了我: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而我想跟你说,青山是否妩媚还须看青山是谁,可于我,我见众生皆草木,唯你是青山。


那时你悄悄敛起眉眼,压低了声音告诉我答案的时候。


我就已经喜欢你了。


END

第一次写K赫,大家多包涵

还是想看大家的评论嘿嘿~




评论(102)

热度(857)

  1. 糍粑少年的轻松熊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
    好温柔好可爱的一篇啊,感觉心里痒痒的,都是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