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Soulmate 13.

黑帮老大凯 X 当红影星千

正儿八经写会强强

坑品保证

---------------------------------------

 前文:【1】 【2】 【3】 【4】 【5】 【6】 【7】 【8】【9】【10】 【11】 【12】

25.

 

梦是最缥缈的东西。

 

它像是一种寄托,又像是一种内心深埋感情的宣泄,见不得光的,暗地里独自生长的,都会皈依于梦。

 

他时常看到自己置身在一个纯白的世界,那里大到辽阔,除了白色什么也看不到,完全的纯色带来的不是干净,而是缓缓涌过来的恐惧,一开始他会茫茫的站在原地,尝试去发现不一样证明他存在的事物,可后来他放弃了,周遭一望无垠全是白色。

 

他开始奔跑,恐惧如影随形,更让他陷入深渊的是,从他迈下脚步那里开始,黑色源源不断的蔓延开来,他走一步,黑色就映一点,恐惧支配的他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窜,耳边总会传来一些听不清晰的话语,似钟声,似耳语。

 

可他什么也看不清。

 

伴着满额的汗醒来似乎变成了常事,慢慢地倒也成了他不言明的习惯。习惯在天还未破晓时就醒来,直到最初最朦胧的一丝光影爬上眉角他才会缓缓睁开眼睛,浑浊的梦境退散开来,他复又重新站在土地上。

 

坚实而不虚浮。

 

他是真正活着的。

 

 

王庭云安静的站在房间里巨大的落地窗前,有些凉意缓缓的蔓延开来,他随手端起放在一边的咖啡轻轻抿了一口。

 

苦涩的味道一下子灌满了整个口腔。

 

王俊凯的车轻缓的进入视线的时候,他有些了然的笑了一下,周遭的事物似乎都变成了慢动作,缓缓的幻化为虚无,只有那辆车突然急速的跨越过来,直直的撞上了他的心脏,疼痛,刺耳的刹车声,纯白的停顿,统统归化于静默。

 

王庭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把咖啡杯放回刚才的位置,原本杯底留下的水渍被完整的盖上,看不出一点痕迹。

 

“等候多时。”

 

一直放在椅背上的围巾随着掷地成声的这句话悠悠地飘落到了地上。

 

不成形状。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在王家大门前默契的停了下来,老刘头连日里来的萎靡不振在看到他们时有了丝消融掉的迹象,他来回搓着手,说出来的话凝结成了些许雾气,寥寥的萦绕在未打理过的胡须上。

 

“两位少爷今天难得一起回来了,庭云少爷也在呢,老爷子知道肯定很高兴。”

 

老人看上去有些惨淡的笑意藏在沟沟壑壑里,易烊千玺笑着拍了拍他的手,有些懒散的语调轻柔的落下,“刘叔你看我是不是又帅了。”

 

“易少爷从小就生的好看。”

 

王俊凯偏头看了一眼易烊千玺,眉眼里藏了点说不出的情绪,最后他轻轻笑了一下,手放在易烊千玺肩膀上把人往自己身边一带,对老刘头点点头走了进去。

 

 

“庭云哥,别来无恙。”

 

王俊凯低头随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下摆,像是寻常与熟人打招呼般懒懒的吐出一句话。

 

也确实是旧人。

 

一直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书的背影终于抬手翻过了一页纸,崭新的文字流露出的声响如同爽快的扣动扳机,像是严密缝合的一尺绸缎突然撕裂开了一处小口,饶是这锦缎再华美脱俗,也终究不入流。

 

“别来无恙。”

 

带着旧时记忆的婉转语调抖落在耳边时,王俊凯轻轻地低头笑笑,看了一眼易烊千玺。那眼神里带有尘埃落定的了然和不绝如缕的心疼,或许还有纷纷扬扬落下来的失望。

 

易烊千玺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看着穿着灰色毛衣的王庭云,带着点撒娇的语调说:“庭云哥,你怎么这样,你不知道我最怕疼了?”

 

王庭云深深地看了一眼易烊千玺,没有说话。

 

易烊千玺低下头,声音里掺了点委屈,带着丝埋怨,但是他的眼神很平静,手搭在王俊凯肩膀上随意的用指尖触碰着王俊凯的耳垂,慢条斯理的说:“庭云哥,这次,我是真的很疼,不是小时候被六叔打骂的那种疼,也不是你几句安慰就过去的那种疼,”易烊千玺忽然抬头看着王庭云,目光放在自己熟悉的眉眼间,“是蚀骨钻心的疼。”

 

易烊千玺眉眼间忽然淡淡地化开一丝愁绪,他轻轻地笑了。

 

“是谁都可以,偏偏是你。”

 

王庭云看着易烊千玺,他微微的偏头看向大厅外面的小花园,路上没有灯光,只留了几缕淡漠的车灯,一些无家可归的蚊虫像是看到了光明的方向,争先恐后的涌过来,有些落寞的灯光里,一下子喧闹的像是开着舞会。

 

王俊凯把易烊千玺随意撩动他耳朵的手轻轻握住顺势拿开,微微笑着在易烊千玺鼻尖上勾了一下,然后转身看着王庭云冷冷的吐出一句话:

 

“我不准备给你解释的机会。”

 

王庭云有些无所谓的笑笑,他把手中的书放在一边,双手交织着放在腿上,抬眼看着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轻描淡写的开口:“我没准备解释。”

 

王庭云身上本来温文尔雅的气质已经完全被夜的黑暗所替代,现在的他看起来冷漠淡然,不再对周围的事物上心,眼睛看着你只有冰冷,只在微微阖上眼眸时留了一点熟悉的感觉,他习惯闭上眼睛时向右手边轻轻瞥一眼。

 

习惯深入骨髓,改变总是如影随形,但它是内里融入骨血的东西,总会在不经意间就出卖你,旧时的记忆和习惯终究是联结在一起的,习惯来自于旧时,而突然翻滚而来的记忆也会不经意间促使你去做你最熟悉的动作。

 

王俊凯走到王庭云面前,他一直靠在沙发椅背上看书,衣领有些翻折,王俊凯轻轻帮他理周正,然后微微往后退了一步有些满意的笑笑,慢条斯理的从腰间掏出一把枪,轻轻抵在了王庭云的胸口上。

 

王俊凯随意的一下一下的用枪口点着王庭云的胸口,冷冰冰的触感隔着温暖的毛衣像是刺骨般的涌进了骨髓,房间里一时间只用下枪口撞击胸口有规律的声响,隔着毛衣的厚度闷闷的扩散开来,像是一步一步轻缓的踏着舞步而来的死亡舞曲。

 

“我的做事法则从来都没变过,我没兴趣了解一个人的生平,除非他是个死人。”

 

“你觉得我现在该有什么样的表现呢?不可置信的质问你还是怒不可遏的一枪结果了你?不好意思,你这场拙劣的表演我没准备当观众,我也不想中场喊停。”

 

“哥哥,你说呢?”

 

王庭云轻轻的叹了口气,他拿起放在一边的书把王俊凯一直抵在他胸口的枪移开,沉默了一会后缓缓的说:“你又何必拿这声哥哥来刺激我。”

 

“你要是想玩,搭上整个南区陪你玩我和王俊凯眼睛都不会眨一下,我们就当南区是个长不大的小孩离家出走几天,反正最后还是会回到我们手上,”易烊千玺笑着从王俊凯身后走了过来,坐在另一侧的沙发上,“可是,你不能算计我们。”

 

“怎么说喊了这么多年的哥哥,你对我们再没感情我和王俊凯也不能不近人情。”

 

王庭云忽然笑了,他笑的很肆意,听上去有些鬼魅的笑声在空荡荡的大厅里被无限的放大,一声一声如冰锥般的刺痛了静默的立在门外的方安。

 

“这世上的事就是这样的不公平。我不在乎的人或者事总像鬼魅一样压着我,让我不得不远离我在乎的人。”

 

“京城王家,”王庭云冷笑了声,“说出去多么响当当的名号,你顶着王家接班人的位子,道上的人谁见到你不会恭敬的弯腰喊你一声王总,其实就凭你的阅历,你怎么担的起?不过就是你是王家少爷这个身份。你身边的人也都是怎样的荣耀,你一句喜欢易烊千玺,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孩子都能在王家做了这么多年的少爷,那我问你,我呢?”

 

“我是不在乎,我可以看淡的远离这些,可是你爷爷又是怎么做的?从我来王家那天起,我喜欢什么就是无足轻重的,我应该要被安排,你爷爷甚至为了让我不插手王家的事,硬是逼着我学音乐。”

 

“我现在就告诉你们,我一点也不喜欢记那些破曲子,手摁在琴键上就宛如按在刀尖上一样疼,我就算双手鲜血淋漓,你们还是要我弹给你们听。”

 

“收起你可怜的自尊心和自以为是给自己编织的苦情剧的戏码,”易烊千玺往后靠在沙发椅上,眼睛半眯着看着王庭云,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手随意的搁在胸前,“别让我看不起你。”

 

“看不起?”王庭云冷哼了一声,“易烊千玺,你以为你自己现在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和我说话?寄养在王家的来路不明的少爷还是当红影星,或者更准确的说,王俊凯的情人?”

 

“咄咄逼人会害死你的,”易烊千玺忽然笑出了梨涡,他朝王庭云眨了眨眼睛,抖落了一身的机灵劲儿,“庭云哥,乖。”

 

“我就是乖了太久了,久到都忘记自己本来是什么样子了。”

 

“我喜欢什么想要做什么都不重要,我只需要做到让别人满意就可以了。老爷子满意了,我的母亲,那个一辈子都在为我担心的女人,自己丈夫死了没有资格去悼念,自己的儿子就在楼下没有资格去看望的女人,才能得到王家一丝一毫的关心。”

 

“可是就这一丝一毫,她都感激涕零,在我偶然路过她房间时匆匆看她一眼,都听得到她低声的话语叮嘱我要乖。”

 

王俊凯沉默的退到了一旁,王庭云满满都是绝望的话语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划破了他所有记忆里的美好,一下子显露出藏在下方肮脏腐朽的带着死亡气味的事实。

 

王家的每个人都染上了悲情的色彩,王俊凯以前一直觉得,王庭云是个例外。

 

他就像是他们小时候重重迷雾下唯一清亮的灯塔,在王庭云面前,他们可以撒娇,可以哭闹着争抢一块点心,可以缠着他哼一曲软软的调子哄他们睡觉,所有的王家那些大人没有给到的关心,王庭云都满满当当的给了他们。

 

可是现在冷淡的事实忽然告诉他们,在王庭云温和的表象下,压抑了多少不为人知的腐朽事实。

 

“不是的。”

 

方安清冷的话语忽然自身后传了过来,像是隔开了西伯利亚寒流,清润的落在了耳畔。

 

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最多的就是阴差阳错。

 

王庭云来了王家之后,就算王俊凯的母亲再大度和不介意,她家里的人是不能容下王庭云母子的,王俊凯母亲家在道上虽不能和王家相提并论,但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一味的给王老爷子施压,王老爷子也是脾性倔强的人,就是不吭声不回应,他一定不会让王家的后代出事。最后还是王俊凯的母亲出面说服了家人,王老爷子也保证王庭云这辈子不会涉足道上的事,甚至为了保护他的母亲,王俊凯母亲亲自把她接回了王家,但是为了掩人耳目,也只能安置在偏院。

 

所有你以为的束缚都只是对你的保护。

 

方安想到那个雨夜他站在王庭云的琴房外发呆时,王六叔轻轻拍他肩膀的时候。他有些惊愣,转瞬之后是有些不好意思,沉默的走到一边准备听六叔训话时,王六叔却突然拉着他进了琴房。

 

房间里很干净,即使王庭云已经出国很久了,这里还是定期都会有人打扫。王六叔轻轻按下了琴键,一个寥寥的音跑了出来。

 

“很好听吧?”王六叔笑着看向方安,“庭云这小子弹得才好听。”

 

“我们都是一辈子握枪的手,粘上了血腥就没法再碰这东西了,庭云这孩子不一样,他干净,等他从国外回来让他弹给你听。”

 

方安看着王六叔背光而站的身影,淅淅沥沥的秋雨已经散落下来了,打在廊檐上,流过瓦片间的缝隙,一举跃下来,轻缓的聚集在了小水涡里。

 

方安轻轻点了点头。

 

“不过他这孩子啊,有时候总给我种心事重重的感觉,不比千玺和小凯,怕是心里藏了事。”

 

于是那个秋雨淋漓的下午,就着风声和远远的传来的卖伞的吆喝声,王六叔告诉了方安关于王庭云的一切。方安沉默的看向了廊檐下的雨,秋意来的迅猛又朦胧,怕是盖不住夏天的遗留下的秘密。

 

他似乎有些明白那些哀怨的钢琴曲和王庭云在阴影里被覆盖着的小小身影,他在消化什么,他又想起了什么呢?廊檐下的雨声太大了,他的心跳声都被盖住了。

 

方安看着眼前王庭云的眼神,他看见他支离破碎的悲伤被掩盖在波澜不惊的眸子下,轻轻地叹了口气。

 

“王庭云,你记住,我叫方安。”

 

“你总喜欢在所有人都睡着以后溜到琴房安静的坐在那里,我不知道你在看什么,你在想什么,”方安顿了一下看向王庭云,“但我知道,我在看你,我在想你。”

 

“你在王家绝对不只是有惨淡的自我掩饰和取悦别人的无奈,借口说多了自己也会相信的。”

 

王庭云一直紧绷着神情忽然涣散下来,他静静的看着方安,静默久远后他有些释然的笑了。狠话说的再多,也终究散不开裹在记忆里的温情。这些改变更像是一种宣泄方式,这么多年埋在心底太久了,像是已经变成了一种融入骨血的习惯,他背着太久了,已经放不掉了。

 

可是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也成了他的习惯。

 

他习惯看他们一左一后坐在他的钢琴上听他弹曲子,他习惯看他们伤痕累累的过来跟他诉苦,他一边安慰一边翻出自己放在床底的医药箱给他们上药,他习惯看他们一路小跑带笑把四季送到他身边。

 

摇摆不定的矛盾,母亲惨淡的笑容,像是巨大的阴霾牢牢地锁住了他,他陷在满地的泥泞里,早已经失去了呼救的机会。

 

“乌烟瘴气。”

 

沙哑的声音像是一记沉闷的古钟悠悠的从头顶传来,王老爷子站在二楼的楼梯处,他披着件黑色的外衣,站的笔挺的立在那里像是一棵经历过满城风雨的古树。

 

斑驳的影像藏在他苍老的身躯下。

 

“很久没一起回来看我这个老头子,一回来就送我大礼,你们也真是孝顺我。”

 

王老爷子没有拄着自己的拐杖,他一步一步缓缓的从楼梯那边走了下来,根叔跟在他身后,没有丝毫去扶老爷子的迹象,即使他走的亦步亦趋有些颤颤巍巍,他依旧站的笔挺的跟在身后,他知道这是王老爷子的倔强。

 

英雄暮年死守的荣誉。

 

客厅里的人都站了起来,沉默的立在一旁,跟叔看了他们一眼在心里微微的叹了口气然后看向了站在他面前的王老爷子。

 

很久以前也是在这个大厅里,穿着唐装的王六叔一边喝着新送过来的茶叶泡出来的第一壶春意,一边带着点训斥的口吻骂着站在一起的孩子们,犯错后垂着脑袋也不说话,王六叔有时候会藏不住自己的笑意,罚着做几个俯卧撑也就当事情过去了。

 

大厅里的地毯总是随着四季的更迭换着,院子里的树木也时常修剪着,看起来光复如昨的日头里,怎的就生出来这些嫌隙?

 

孩子们都长大了,是福还是祸呢?

 

根叔轻轻地摇摇头,他从不去掺和这些事,他只需要负责王老爷子的事就好,但这大院子里的事啊,就如同电影般一点一点的刻在他的记忆里,千丝万缕的连结着他的生活,总是想避免也逃不开。

 

他只知道的是,王老爷子是真的老了。

 

“王家的孩子,永远不允许自我贬低,就算你背后全是罪恶,你也必须给我挺起脊梁,像是全世界的英雄一样给我自信的对别人颐指气使。”

 

“别问我要底气和理由,有些东西是与生俱来的你扔不掉。”

 

王老爷子铿锵的话语和他略有些佝偻的背狠狠地刺痛了所有的人的心。从前总觉得,自家老爷子像是一个时代一样的存在,他永远留给你宽阔的背影和严肃的神情,也正因为老爷子这样傲然挺立的风骨,他们才觉得,这种神坛上的人总是不会倒下的,就算他四周豺狼虎豹密布,也不能一丝一毫的撼动他的地位。

 

这位深居浅出多年的老人像是他们的精神领袖,从有记忆开始,从旁人提起王老爷子时恭敬的神情开始,从看到他云淡风轻的终止所有的罪恶开始,这位老人就给了他们莫大的底气支撑。

 

他们都是王家的孩子。

 

王老爷子轻轻咳嗽了几声,王俊凯想要上前拍拍他的背时,易烊千玺默默的伸手拉住了他。王老爷子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后平静的看向了王庭云,目光没有一丝波澜。

 

“王庭云,我很少教你一些道理,但我今天想告诉你,王家的人,做什么事都不要后悔。”

 

“我真的老了。”

 

易烊千玺轻轻抬头看了一眼王老爷子,这位数月前还向他挥鞭子做着交易的老人离开那样阴冷的房间,完全的暴露在明晃晃的灯光下,才能真实的在他身上感受到衰老的含义。他们那个年代的人,熔铸在岁月洪流里,许久都不去他的梦里坐坐了。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垂垂老矣。

 

“孩子们,请抱我一下。”

 

根叔有些诧异的看着突然柔软下来的王老爷子,年岁就真的是这样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吗,让人无坚不摧,也让人脆弱不堪。

 

像是一个最虔诚的仪式,他们沉默的一个接一个走上前拥抱了这位曾站在顶端,现在依然留存了无数传奇的老人,他身上的衣服有种古朴且陈旧的味道,王俊凯尽全力去捕捉哪怕一丝一毫,这是他离自己爷爷最近的一次,也是最远的一次。

 

近在身体的距离,远在两个时代的鸿沟。

 

老人衣服上的褶皱浅浅地在手上留下了印记,王老爷子微微点头,缓缓地说:“自己惹的事,自己解决。”

 

说完他朝跟叔的方向看了一眼,根叔立刻会意走过来搀着王老爷子踱步走到了后院。

 

房间里一下子又没入死寂。

 

最后一声凄厉的尖叫从偏院传了过来,像是刺破王庭云神经的一枚钢针,不好的情绪迅速席卷蔓延了他全身,他疯了一样的抓住那个惊魂不定跑过来的下人,恶狠狠的问她:“怎么回事?”

 

“有……有……死……”

 

王庭云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走般,他太熟悉那个方向了,那是他旧时记忆里无数次张望的自己母亲的方位。

 

他疯了一样的跑了过去,等到他推开那扇半掩着的门的时候,他看见她略显得单薄的身体柔软的跌落在地毯上,面色安详的躺在那里,像小时候无数次他在噩梦里惊醒她睡在他身边的样子,像那些不在王家的日子里那个美丽大方的她经常显露出来的样子。

 

所有他记忆里的样子。

 

王庭云的泪水夺眶而出,他颤抖着走过去跪在自己母亲面前,他想要伸出手去触摸她,但是颤颤巍巍的怎么也辨别不清方向,视线朦胧里的世界,旋转着压倒了他全部的理智。

 

他捂着自己的嘴,轻轻展开了母亲手里攥着的那张纸。

 

只有短短一行字:

 

小云,你做错了事,这是妈妈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你担。

 

撕心裂肺的哭声汹涌的淹没了他,他甚至没有办法让自己颤抖着喊出那句埋藏在记忆深处的久违的称呼。

 

“妈妈,小云不想去爸爸的家。”

 

“小云乖,你是爸爸的孩子,怎么能不跟他生活在一起呢,妈妈也会陪你的,你听话好不好?”

 

“好吧,那妈妈,弟弟会喜欢我吗?”

 

“不喜欢也没关系,妈妈会一直喜欢你。”

 

他压抑了很多年的眼泪就这样淋漓尽致的涌了出来,却为这悲伤的契机。

 

王家的女人从来都是贞烈当头,在王老爷子让人婉转的暗示她王庭云做的事后,这位一直亦步亦趋度日的妇人就知道她要给王老爷子一个交代,伤了王家的人必须付出代价,道上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哪怕王俊凯易烊千玺不在意,也必须有人为这件事做出牺牲。王老爷子要保王庭云只能她做出选择。

 

其实她没有很多的遗憾,她只是有些许的伤心和难过。一开始为了让王庭云避免这些争端,她极力求老爷子让自己的孩子去学音乐,离这豺狼虎豹之地远远的,可是最后仿佛都事与愿违。

 

她看的出来,王俊凯和易烊千玺都是心性纯良的小孩,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下,都不曾改变他们最本真的性子,所以她无法原谅自己的孩子,但是她又不得不原谅,毕竟那是自己的孩子,她要全部的包裹住他的脆弱,他的不堪。

 

因为她是母亲。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站在门外,屋里面铺天盖地的悲伤让他们静默的立在门口,没有足够的勇气去踏破它。

 

“你在难过。”易烊千玺拉住王俊凯轻轻开口。

 

“我承认。”王俊凯轻轻的叹口气把易烊千玺拉到自己怀里抱住,手放在他脑后磨挲着他柔软的发丝。

 

“千玺,你今晚未免太过尖锐。”

 

“王俊凯,”易烊千玺微微使力挣开王俊凯的怀抱,“我喜欢庭云哥不会比你少,那些小时候的记忆不单单是你有,我也有,但是他想让你死这件事足够我把我跟他之前所有的美好都掩盖掉。”

 

“我早就跟你说过,你只能死在我身上,其余哪里都不行。”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夜色里显得雾蒙蒙的眼神,屋里漫天的悲伤几乎就要冲垮他的精神防线,他把自己的唇轻轻印在了易烊千玺的眼睛上。

 

“千玺,你不要走,也不要让我走。”

 

“好不好?”

 

易烊千玺偏头躲开了王俊凯的吻。

 

夜凉如水。

 

 

TBC

各位久等~

我们很久没出现的小源即将登场了嘿

依旧是求评论的一天


评论(69)

热度(452)

  1. _木子姐姐_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