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Soulmate 14.

黑帮老大凯 X 当红影星千

正儿八经写会强强

坑品保证

---------------------------------------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26.

王庭云一直守在那间看起来有些阴暗陈旧的房间里,从前他没有机会仔细的看,现在他终于获得了这个资格,却是用那样悲壮又苍凉的方式。

 

他尝试在这个房间里找寻到一些东西,许久的光影里他不再踏足于自己母亲的生活,他用自己的方式去想念她,用所有偏激的想法去迷惑自己安慰自己,最后得到的结果却是再也听不到母亲轻柔的喊他一句小安。

 

房间里的陈设很简单,依旧是王家寻常的木质家具,只是桌角边都被磨的很平滑,像是岁月无声的在那里遛了个弯柔柔的摔了一跤,一下子跌散了久远的记忆。王庭云坐在桌边的椅子上,尝试着用手去抚平了一些突兀的纹理,那是木质的材料本身带有的,也许是树的躯干里不为人知的一段秘密。

 

他想象着自己母亲日复一日坐在桌边的样子,他记得她是个美丽大方的女人,没来王家之前,每天清晨起来总是要花很久的时间来梳头发,她的头发又密又长,像是密布的黑色丛林,他小时候总是乖乖地站在自己母亲身边,贪婪的翕动鼻息,尽力去汲取母亲身上藏着的名为安心的东西。

 

而被他攥在手心的那张白纸被风吹的又展露了边角。

 

方庭云终于知道是自己亲手撕裂了所有和平的表象,他痛苦的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哽咽着的哭泣声从指间掷地有声的落下。

 

无人应和了。

 

长时间的不被身体接受的悲伤终于完全击垮了他,眼前即将被黑暗盖住的瞬间王庭云又看到了那个纯白的世界,这次没有丝毫的黑暗翻涌过来,他有些不可思议的四处望着,忽然看到一架白色的钢琴和三个小男孩的身影,回忆是会让人眉眼带笑的,他轻笑着站在原地忽然看到了角落里一抹注视的眼光。

 

“你记住,我叫方安。”

 

他有些惊喜的想要凑上前,左手忽然被柔柔的牵起,母亲熟悉的碎花裙子飘到了他眼前,淡青色的小花,开遍了他的整个旧时记忆。

 

戛然而止。

 

再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母亲的床上,床边坐了个人影,低头吹着放在手边的一碗粥,浓密的眼睫毛在他脸上打下一层阴影,清粥的香味萦绕着他的指尖缓缓的飘了过来。

 

是王俊凯。

 

王庭云轻轻地靠在床板坐了起来。

 

王俊凯没有抬头看他,他只是安心的低头吹着那碗冒着热气的粥,时不时用勺子搅拌一下。王庭云沉默半晌后终于静静地开口:

 

“你怪我吗?”

 

王俊凯手中的勺子碰到了碗壁,发出“叮”的一声响,勺柄也因着这次意料之外的撞击轻轻地抖动起来,带着他掌心一阵酥麻。

 

“不重要了。”

 

清润没有起伏的话语落在耳边的时候,王庭云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自己这一生无法再和王俊凯和解,这个和他有着血缘关系的人,千丝万缕连在一起的人,小时候互相拥抱着取暖的人,他再也再也没法安心的喊他一句小凯了。

 

那样亲密的称呼,在他决定踏上回国的土地时就已经化成隐形的锁,锁住所有旧时记忆里温暖又美好的存在。

 

王俊凯看着低着头一言不发的王庭云,心底柔柔的泛滥开来一丝雾气。千玺出事后像是生生地割裂他血肉的痛,他不舍得受一点伤的放在心尖上的人,留着微弱的气息躺在他的怀里,从他身体里涌出来的温热的血液流淌过他的指腹,却化为锋利阴寒的刀,每一缕都刺在他指尖上,而覆在眼睛上的手掌残存的温度笼住了他溢出来的眼泪,他不敢往坏处想,也不能往坏处想。

 

那是他的千玺。那个原本可以干净简单度过一生的有着梨涡的小男孩,笨拙又生硬的闯进了他的世界,拉着他从暗无边际的地方逃离了出来,然后这许久的时光,他一直站在他身边,用看起来最光鲜的方式自我保护,完全的让自己脱离可能和王家有关系的方式,却又最合理的可以让他和自己有交集的身份,出道就顺风顺水的艺人,闲言碎语都是合情合理的渠道。黑道上呼风唤雨的人看上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明星,砸钱砸人脉培养,所有的看起来都合情合理。

 

归结源头都是有意为之。

 

他拒绝自己任何硬性的保护。其实他该知道,从易烊千玺小时候抱着他说我陪你的那刻起,他就再也没有资格说上一句软弱的话,这么多年易烊千玺都是这样的,坚硬的像是一块石头,棱角都是锋利,隔断所有捕风捉影的伤害,永远把背风温柔的那面留给了自己。

 

王俊凯也知道自己,不谈在道上让人震慑的影响力,不谈让人胆战心惊的做派,他始终是活在那个暗黑世界里的男孩。他把自己的脆弱隐藏在漫不经心的话语里,他把自己的无处可存的安心感掩埋在不露声色的表情下。而最真实的他自己,一直在那场烧了许久的火苗里,久久不愿醒来,他那样真实的感受到生命的逝去和无助带来的渺小,那晚雾蔼蔼的天幕已经笼罩了他太久太久。

 

他对着所有人藏起来自己的无助,唯独对着易烊千玺只能坦诚。

 

他流不出来的眼泪,说不出口的慌张,全都被易烊千玺的怀抱给包裹住,他被紧紧地抱着,脱离那场熊熊烈火掩埋的废墟。他被理解,被尊重,被包容,他被所有易烊千玺给的爱保护着。

 

所以他该理解他,他该知道他的尖锐他的咄咄逼人都是源自于对自己的保护,从易烊千玺醒过来开始,从他猜到幕后主使是王庭云开始,他是做了多少努力才能用那样冷淡的口吻跟昔日里最疼他的大哥那样步步紧逼的说话的呢?

 

我知道别人对我好,可我只对你好。

 

他知道王俊凯过的是刀尖上舔血的生活,但是易烊千玺从来没有冗余的不安感,他不想着王俊凯会出事,他只想着,他不会让王俊凯出事,不管怎样他挡住就好。

 

从他小时候捂住王俊凯眼睛那一刻开始就是这样,王俊凯承受不了的罪恶,他来。

 

王俊凯轻轻叹了一口气把碗推到了王庭云床边。

 

“喝点粥胃会舒服点。”

 

王俊凯看着沉默不语的王庭云,他很想歇斯底里的拉着他的衣领质问他,不顾一切的抛弃掉所有过去的事,可事实就这样像一把利刃一样阻断了他想要说出口的话。

 

哽在心头。

 

他看着王庭云总是想到自己记忆里模糊的父亲的影子,父亲出事时独立无援的自己给了他太大的阴影,所以他总是尽全力的去让王庭云远离这些,他没能保护自己的父亲,至少可以保护好自己的大哥。

 

事与愿违。

 

王俊凯没有再说话轻轻走出了房门。

 

 

屋外的走廊还是旧时的光景,左不过是又添了点岁月的痕迹,风吹雨淋里有些东西腐朽掉再被换掉,看起来还是光复如新。

 

可是有些东西千疮百孔的留存下来。

 

王俊凯转过走廊的拐角时看到了易烊千玺,他倚在墙壁上,有些淡漠的看着院子里的梧桐树。

 

王俊凯还来不及说话易烊千玺就走了过来,看着他的眼睛,温润的氤氲开来绵延的温柔,然后易烊千揽住他的脖子,轻轻吻上了他。

 

他吻的小心翼翼,温柔的触感席卷自己的时候,王俊凯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千疮百孔的心软乎乎的塌陷下去,他试着回应,轻轻的加深了一点这个轻缓的吻,易烊千玺闭起的眼睫毛轻微的抖动着,有些许虚幻的痒意传导开来,易烊千玺靠的更近了些,他口腔里清新的味道一瞬间充斥了王俊凯的思维,他把手伸到易烊千玺脑后,把人揽向自己,轻易就撬开了易烊千玺的牙关,温柔又黏腻的触感相遇,熟悉的亲密感源源地灌满了周身。王俊凯的手轻轻的磨挲着易烊千玺柔顺的头发,他感觉到像是一场绵绵落下的春雨从他的指尖淋下,一下子卷走了连日来的阴郁。

 

易烊千玺微微弯了一下嘴角,梨涡慢悠悠的晃荡了出来,他轻轻挣开王俊凯的怀抱,手顺势滑下抱住王俊凯的腰。

 

“我不是自以为是,也不是不近人情,”易烊千玺轻轻地收拢了一点放在王俊凯腰侧的手,满满当当的抱在怀里的感觉给了他满身心的安全感,“只是我要有我的态度。”

 

王俊凯感觉自己的嘴角像是被莫名的引力牵引着柔柔的弯了个角度,他揉了揉易烊千玺的头发,“一夜没睡了,我带你回房间睡会。”

 

易烊千玺轻笑着点点头,松开王俊凯准备往房间里走的时候,王俊凯却拉住了他,直接把他横抱了起来。

 

易烊千玺有些了然的抬头看着他,顺便往王俊凯怀里钻了钻,抬手揽住他的脖子,手揉捏着王俊凯的耳垂。

 

“不正经。”

 

王俊凯心情很好的样子,他笑着任由易烊千玺闹他,然后低头在他眼睛上吻了一下。

 

“我也要有我的态度。”

 

廊檐下几里青青,正是旧日好光景。

 

 

方安敲响王庭云的房门时,他正坐在窗边看着院子里那颗梧桐树,门没有关,半掩着,他在门外静静站了许久王庭云一直是安静的坐在那动也不动,最后他才轻轻抬手敲响了门。

 

王庭云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声音有些暗哑:“是方安吗?”

 

“是。”

 

“你进来吧。”

 

方安走了进去,看到散落在地上的围巾时默默捡起来拿在手上,然后坐到了王庭云身边。王庭云房间窗边有个小沙发,正好能容得下两个人。

 

方安把围巾搭在沙发椅背上,看着王庭云淡漠的看着窗外的侧脸,所有的话都被堵在了嗓子里,本身他不是会说话的,他这样的身份,说多错多,与其多说无益的废话,不如着手处理一些棘手的事情。

 

现在看来倒不是个好契机。

 

“你怎么知道是我?”

 

王庭云苦笑了一声,嘴唇微微抿了一下,依旧看着窗外,口吻淡淡的:“现在整个王家,也就你会来看我了。”

 

方安沉默的看着王庭云,没有说话。

 

“你看这个大院子,”王庭云指着窗外,“从老爷子他们那一辈在京城站住脚这院子就被买下来了,风风雨雨这么些年,最安静的是它,最喧闹的也是它。”

 

王庭云转头看着方安,勾着嘴角笑了一下,眼睛柔柔的弯了一个弧度,“抱歉啊,让你失望了。”

 

方安有些不忍去看那个笑容,他曾有无数次机会去尝试着了解王庭云,但他本身淡漠的性格使然,更多的时候他愿意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模糊的勾勒出大致的轮廓和印象。王庭云出国后他有些零散的怅然若失,但也终究没有过多的流露。现在这样坐在他身边听他跟自己说话是第一次,却掺杂了浓浓的心疼。

 

他不知道怎么去定义这样一个人,温润如玉,处事淡然,他像是熔铸了所有善意,但却又衍生出了无法言明的恶。他跟着王俊凯这么久,情绪的外敛只有那次易烊千玺浑身是血躺在他怀里的时候,连他都觉得心脏仿佛被揪起来的疼痛,更何况王俊凯。

 

他只能说王庭云复杂。所有的人都希望王家总是有一个这样简单不用沾染任何血腥味的人,王庭云似乎就是这样千挑万选的存在,可是他却冷笑着,划破所有的表象,腐朽不堪的遍布丛生,他也终于伤了自己。

 

方安轻微的摇了摇头,拿起放在一边的围巾,轻声说:“我帮你带吧,天气有些转凉了。”

 

王庭云没有回绝也没有答应,他只是愣愣地看着方安,手紧紧攥着布质沙发的边角料。

 

方安把围巾拿起来,微微俯身靠近王庭云,他还是像上次那样绕了几圈把围巾的边角捱在了衣领里,双手在王庭云背后停留了一会,像是一个拥抱。

 

方安静静地低下头看着王庭云最后轻轻地收拢了手把人揽在了怀里,王庭云没有抗拒,他乖乖地让王庭云抱着,手松开了沙发垫,小心翼翼地停留在了方安腰际,他没有环绕上去只是虚虚的停在那里。

 

“我没有什么了,”王庭云有些闷闷的话语从怀抱的间隙里跑了出来,“留给我一个拥抱吧。”

 

方安把人往怀里抱紧了点,轻轻说了句好。

 

日头西沉,金黄色的余晖悠悠的爬了过来,树影里蔓延开来的暖意,温柔的像笼罩住整个秋日丰收的喜悦。

 

 

王老爷子感念王庭云母亲的贞烈,破例让她葬入王家祖坟,但是不能铺张,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自家的孩子互相争斗惹出来的麻烦事,最后就让根叔带着几个老人简单的办了一下葬礼。

 

出殡那天飘了些雨,王庭云在廊檐下看着眼前忙忙碌碌的人,他想有时候爱总是这样的事,当年母亲爱上父亲愿意跟着他什么也不顾,他感念这样的感情,可是时移世易等到最后却为了自己的孩子长眠在了这样冰冷的棺椁里。父亲爱她几年,她却为了这浅薄的爱困在了这宽阔的院子里几载。

 

王庭云的视野里忽然出现了一身黑色的易烊千玺和王俊凯,他们远远地走了过来,最后停在了他眼前。

 

“我们来送送伯母。”

 

王庭云沉默半晌后扯出了一个惨淡的笑容,易烊千玺和王俊凯并没有准备多停留转身就走到根叔身边耳语了几句,根叔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王庭云最后还是沉默的点点头。

 

 

从墓地回来后王庭云就看到了站在王家大院门口的根叔,他脚步虚浮的走了过去。

 

“根叔。”

 

“庭云,这王家你怕是进不来了,你母亲做出这样大的牺牲也终究只能抱住你的命。小凯的意思是,不追究也不原谅,老爷子算是默认,毕竟到今天这地步,王家怎么都是小凯来担了。”

 

王庭云一直静静地听根叔说,不做回应也不反对。

 

根叔看了他一眼继续说:“你以后还是继续在国外吧,王家就不要再回来了。”

 

王庭云抬头看了一眼根叔,轻轻笑了一下,惨淡的光景下衬托的他的脸越发的惨白,“根叔您费心了。”

 

“你这孩子哪是我费心,唉我也不多说了,其实这大宅子也没什么好,左右都束缚了人,你走了也不是坏事。”

 

王庭云默默的往后退了几步远远的看着沉默矗立的院子,他尝试去回忆自己刚踏过那道门槛时的心情,模模糊糊的消散了满身,有些久远的被搁浅密密麻麻的爬上了记忆的边角,似乎有些细碎的长调掉落在了周身。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今宵别梦寒”

 

TBC

 

这里简单说一下,我想写出来的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的关系,没有怀疑,没有背叛,他们独立自主又互相依靠。爱不是万能的东西,譬如倔强,执着都不能统统披上爱的外衣就混为一谈,要有自己的态度和做事准则,恰到好处的尊重和不顾一切的信任都不能少。

 

爱你执着的坚守也爱你浪荡的自由,爱你奋不顾身的无畏也爱你轻描淡写的相悖。

 

鞠躬感谢朋友们支持

 

以及这章送给我的呱呱,生日快乐~ @木艹虫 


评论(38)

热度(382)

  1. _木子姐姐_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