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Soulmate 15.

黑帮老大凯 X 当红影星千

正儿八经写会强强

坑品保证

---------------------------------------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27.

这座城市鳞次栉比,钢筋裹挟上水泥摇身一变成为最稳固的基石,于是层层叠叠的光影盖过这些基底上的东西,铺天盖地的升腾了上去。城市的缝隙小,不比偏远地区的辽阔,遥远的边境幻化成一条线悠悠的矗立在你眼前,城市更像是线和面的交织,密布的马路像是狰狞的爬上整个城市外壳的藤蔓,牢牢地依俯于表面,一些蜿蜒的罪恶在狭小的缝隙里横冲直撞,有些无声无息的消弥在扬起的尘埃里,有些碾压在汽车轮胎滚过的颠簸里,而有些头破血流,顺着茎蔓的枝条缓缓地渗透了出来。

 

而一直安静依存着的藤蔓像是嗅到最诱人的养料般,迫不及待的汲取着这些罪恶的源头,于是它越发的狰狞,将整座城市牢牢的困在怀里,看上去倒是和平的模样。

 

城市的魅力。

 

它四平八稳,角落却熙熙攘攘,巷子穿城而过,小贩的吆喝声盖住了地底下一点一点往上涌的不安分的吼叫。它看上去坚不可摧,却又保护了最不堪一击的存在。平坦的地面像是安稳的护身符,脚步不悬浮于地面,则谓之安全。

 

云层翻涌。

 

王庭云坐在机场候机大厅,明晃晃的灯光时时刻刻提醒着他光明的存在,光线穿过脆弱的皮肤,似乎灼烧了他的血管,浑身翻腾着的疼痛让他有些脱水。他轻轻闭上眼睛靠在了椅背上。

 

今天走了之后,就不会再有回来的那一天了吧?跟这么久远的记忆永久的告别,王庭云轻轻叹了口气。

 

“真不算容易的事啊。”

 

他抬眼看了看窗外,黑压压的云层暗拢的压了下来,盖住了城市上方的澄澈,有些密不透风的窒息感在城市的边角处蔓延。胡同里举着风车乱跑的小孩被妈妈连哄带抱的带回了家,一直握在手里的风车被骤然降临的大风刮走,她有些委屈的在妈妈怀里伸手去够,风车摇摇晃晃的被风带着走远了,她细碎的哭声也被巷口紧急着往回收摊的丁零当啷的声响撞开,融在了涌过来的云层里,脚步声匆匆的从耳边踩过,有些尖厉的声音四平八稳的飘了起来:

 

“要下雨了!”

 

来势汹汹。

 

王庭云皱着眉头看着突如其来的坏天气,这样恶劣的天气状况,飞机可能要延迟起飞了,刚这样想着,耳朵里就传来了飞机延误的消息。

 

他有些了然的耸耸肩,一直安静的放在手边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王庭云随手解开屏幕,一张图片一下子涌到他眼前。

 

王庭云一直懒懒的眼神猛地聚焦起来,有些不寒而栗的惊恐从脊背上缓缓地涌了过来,他迅速的按下了锁屏键,暗下来的屏幕里映出他蹙起的眉眼,周围人群来去匆匆,对飞机延误的抱怨声,情侣分别时依依惜别的声音,父母不放心的唠叨声像是一下子坠入一个深渊,名为命运的齿轮一下下碾过,统统化为破碎的腐烂的妥帖的安帖在城市伤口表面的膏药。

 

王庭云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尽力压制着自己身上紧张的气息,像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一样把手机重新放回了口袋。

 

风声凌厉,王庭云复又抬眼看了一眼手里的飞机票,默默的攥紧了边角,不堪折叠的纸一下子有些卷曲,毛躁的边也翻了出来。

 

“终究还是走不了啊。”

 

王庭云背对着汹涌的人群走出了候机大厅。

 

风雨交加。

 

 

王家老宅。

 

“不去送送他?”

 

王俊凯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屋里的灯光有些绵柔,看不清他的侧脸。

 

“不用。”

 

王俊凯放下咖啡,抬起头看了一眼站在窗帘边的方安,他拿起放在手边的笔轻轻地碰了一下咖啡杯的杯壁,清脆的声音隔着笔身传到了房间的边边角角。

 

“我手下的人,有些人做事看结果,有些人做事看过程,”王俊凯从椅子上坐起来,慢慢往窗边踱步,“看结果的人很风光,他眼里就盯着那好结果看,怎样的手段得到并不重要,打个比方,一个小孩,在他面前有一棵很高的树,树的顶端是一颗苹果,他无法拒绝它的诱惑,看结果的人眼里只看到诱惑,所以他会不择手段,他不会傻乎乎的去爬树,他会很聪明的利用手头的工具直接砍了那棵树,一了百了。”

 

“这样的人,做事狠,毒辣,专断,但也最好控制。我可以用一颗诱人的苹果收降他,当然也可以用毒苹果了结他。”

 

“而看过程的人,这样的人危险,他们揣摩我的心意,知道我给他们的不只是一颗苹果,能守住那一步,整个果园都是他们的,看起来过得邋遢不堪,唯唯诺诺却往往是最后的赢家。”

 

“那么,方安你是哪种人?”

 

方安看了一眼王俊凯,眼眸里似乎有些难以言明的情绪缓缓沉降,像是隔着冬天蒙上雾气的玻璃外的世界,朦胧的看不清真相。

 

“你是种树的人。”

 

“谁走谁留我无所谓,只要我手里有足以吸引他们的筹码,总会有人前仆后继的赶来,所以,我的筹码不能丢,那颗诱惑的苹果树不能倒。”

 

方安走回王俊凯桌边,端起那杯王俊凯喝过的咖啡全部倒进了他桌边放的盆栽里,“既然是树,不能避免遭遇虫害,”方安放下咖啡杯,“及时救治就好。”

 

王俊凯忽然笑了,眉眼弯弯里散发出一些释然和柔情,他抬手拉开房间的窗帘,黑压压的天幕涌了过来,雨打在玻璃上,像是一首激烈的协奏曲。

 

又一轮猛烈的雨声撞向玻璃,所有的事物都模糊化的扩散开来。

 

 

易烊千玺坐在沙发上,手边放着一本摊开了一半的书,没有关紧的窗户一下子被风的劲头吹开,汹涌的呼啸了进来,书页被风吹起,像是爽快的扣动扳机。

 

易烊千玺微微的皱起眉头,把书反着倒扣在沙发上,懒洋洋的走过去关窗。窗棂有些年久失修,吱吱呀呀的有些凄厉的声音隔着木料传到了易烊千玺的指腹,有些微微扎人的疼。

 

院子里的树被风雨裹挟的七零八落,细小的枝丫铺散了一地,易烊千玺看了一下转瞬风雨莫测的天,有些细密的无法言明的朦胧感来势汹汹的掀开了他记忆的边角。

 

易烊千玺没有在窗边过多停留,转身回到了沙发上,这座城市入秋来第一场来势汹汹的大雨,估计又要上新闻头条了。易烊千玺有些百无聊赖,捞起一旁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今日全国各地突降大雨,多地机场受阻……”

 

“入秋后的雨,一场比一场凉,你不多穿件外套?”

 

易烊千玺回头一看,王俊凯和方安一前一后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王俊凯直接坐到了易烊千玺身边,方安跟着坐到了右侧的沙发上。

 

易烊千玺没有回答王俊凯,他的手停留在遥控器的按键上,微微的用力收紧。王俊凯拿起易烊千玺放在一旁的书正准备翻看一下,本来房间里喧闹的播报城市天气交通瘫痪的报道突然断掉,一段漆黑的影像占据了电视屏幕。

 

易烊千玺按在遥控器上的手骤然松开来,他轻轻地叹了口气。

 

方安和王俊凯有些好奇的看过去,老宅子里的电视不怎么使用,可能年久失修线路老化,又经了这场暴风雨彻底宣布歇业,王俊凯正准备喊人来修的时候,一直暗黑的屏幕突然亮起了光。

 

方安的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

 

是一段录下来的影像,因为前半段一直是黑的夹杂着白点所以容易让人以为是电视出了问题,可是几分钟后画面一跳灯光亮起来后可以清晰的看到满地的血迹和瘫软在一旁的人。

 

那件熟悉的灰色大衣上蔓延开来的血迹像是穿破屏幕的利剑一下子刺破了方安的视网膜,就在前几天,那温柔的触感还曾短暂的停留在他怀里。

 

是王庭云。

 

王俊凯猛的站了起来,视频还在继续,王庭云颤抖着伸出手在地上颤颤巍巍的划着,他的力气几乎消失殆尽,手不随他控制的随意打着圈,但他还是尽力的写下了一横,又一横,然后再也支撑不住全部的疼痛感,手盖在刚写过的两横上,食指还在颤抖着写了一点,骤然降临的疼痛和萦绕在鼻腔的死亡气息终于抽丝剥茧的剥夺了他的生命。

 

他的手盖在了没有写完的字上。

 

视频戛然而止。

 

新闻播报声又一次在房间里响起,听起来有些刻板的解说词却像是被隔绝开在另一个世界,房间里只留存了刚才视频里沙沙作响的杂音。

 

易烊千玺抬手关掉了电视。

 

“方安,立刻给我调机场的监控,这个时候王庭云应该在机场候机,他为什么会……”

 

“暴风雨,”易烊千玺看出王俊凯有些不忍心说下去的表情接过他的话,“暴风雨导致飞机延迟起飞,但是机场都在城市郊区,王庭云是根叔安排车送过去的,他在这边没更深的势力,不可能自己安排了车辆在机场准备逃,只能解释是他自愿出来的。”

 

“有人安排了车在等他。”

 

“王庭云不傻,”一直沉默的方安轻轻收拢了一点自己脖子上的围巾,“他回国就是奔着王总来的,计划失败又承受了自己母亲为了他死去的事,各种条件下,离开对他是最好的选择,他没理由临阵脱逃。”

 

“王总我去联系人调监控。”方安起身走到一边拿起了手机。

 

王俊凯看着方安的背影,默默地攥紧了自己的拳头。

 

“王俊凯,”易烊千玺伸手握拉住了王俊凯的胳膊,“能让王庭云自愿走出机场的人,一定手里握着让王庭云感兴趣的东西,他们可能进行了一场谈判。”

 

“不对,”王俊凯转身坐到沙发上,“谈判讲究的是资本,王庭云没有,他所有的东西都是依存于王家衍生出来的,一无所有的人拿什么和人谈判。”

 

“那就只能有一个解释了。”

 

易烊千玺看了一眼王俊凯,王俊凯正好也对上了他的眼睛,像是隔着北冰洋的世纪冰山般寒冷。

 

冲着王家来的。

 

 

房间里凝重的气氛随着监控录像被传来而显得更加狰狞,一切像是被固体胶禁锢在了原地般,只有墙上的挂钟昭示着时间的流逝。

 

“根据监控显示,上午10点47分王庭云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接着在10点52分的时候走出候机大厅,接下来他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所有的监控再也没有出现他的身影。”

 

方安边放监控视频边说。

 

“我们看到那段视频的时间是下午13点17分,这之间有近两个半小时的时间,王庭云从机场出来,按照那个人给他的提示走了监控死角然后被他带走。”

 

王俊凯站在一旁,又按了一下播放键,黑白的影像再次鲜活的在他眼前跳动起来,他的目光追随着那个有些憔悴的男人直到他在视频里消失。

 

“现在看来,”易烊千玺拍了拍王俊凯紧握的手,“除了孙勇和王庭云那一批人,还有另一批人在控制着事态的发展。”

 

“我们可以这样假设,”易烊千玺走到桌边拿起一张纸和笔在纸上写下了一个王字,“从孙勇回国开始算起,南区的动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紧接着王庭云回国,然后六叔出事接着孙勇的酒会回来的路上,王俊凯被追杀。”

 

易烊千玺轻轻搁下了笔。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太巧了。”一直沉默的王俊凯开口,“所有的事情像是串联好的一个接一个的来,这样紧密缝合的时间线似乎就是在告诉我们谁是幕后主谋。”

 

“他迫不及待的要告诉我们谁是他选好的凶手。”

 

“六叔一向谨慎,而且他这样的段位和阅历不可能出门谈事不带人跟着,而六叔出事的地方杏封路七十二号偏偏是一所琴行,钢琴这两个字对我们都太熟悉了,很容易我们就想到了王庭云。”

 

“小凯,”易烊千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我们都被他绕进去了。”

 

“王庭云带着仇恨回国,他所扮演的不是一个主谋者的地位,他应该是和那个人做了个交易,孙勇也和那个人做了交易,孙勇负责让你去酒会,而王庭云则负责在王家通过各种方式获取我们那天的撤退路线,他跟王庭云承诺的一定不是让你死,而是让他在王家有实权。”

 

“而我出事的消息会一下子让王庭云自以为坚不可摧的精神堡垒有裂痕,他背负不了罪恶,那个人适时的和他联系,他只需要简单的表达出让他有实权就是让王俊凯死,他没有违背自己的承诺。王庭云没沾过这些血腥的东西,最多是有些自以为是的孤独和矫情,但就这一点,足够让他确定是他害了我。我始终不相信王庭云会对我们动手,所以那天我才那样说话激他,想要从他嘴里跷出来零星半点他不是凶手的证据,可是他的表现只能让我定义他是主谋。”

 

王俊凯轻轻地握住了易烊千玺的手,手指在他掌心磨挲了几下,缓缓地开口说:“这个人太聪明了,聪明到完美的掌握了王庭云的心理,为自己找到了最好的替罪羊。”

 

“那么现在,”易烊千玺看着监控视频上暂停键下王庭云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替罪羊已经被他原本的庇护伞放弃了,也该是除掉他的时候了。”

 

“不止王庭云,他完美的掌握了我们每个人的心理。那天孙勇的酒会回来的路上,恐怕他的目标根本就不是王总,是易总。”

 

方安看了一眼易烊千玺,抿了一下嘴唇没有再说话。

 

易烊千玺看着窗外摇摇晃晃的树枝,眼底的情绪藏在了有些长的刘海下,“王家能在道上叱咤风云,靠的还不是那层核心人物,我之于王俊凯,王庭云之于你,逐个击破,层层递进。那天的酒会路上遇袭,就算陆风的人来的再快,他也不至于那么快就撤退,毕竟那个时候再有一次撞击我一定救不回来。”

 

像是一下子触及到内里最柔软也最脆弱的存在,易烊千玺看了一眼王俊凯,风吹的他眼角有些泛红。

 

“他在引导我们,引导我们去查一些他想要我们知道的东西。”

 

一直看着屏幕的方安深吸一口气后开口:“有一点说不通,他完全可以无声无息的解决了王庭云,为什么要大张旗鼓的发来视频,这不是完全的暴露他之前的所有努力吗?”

 

“傲慢自负的藏在深渊里的人,终于忍不住要出来炫耀自己的完美计划了。”

 

易烊千玺说完房间里一下子落入了静默。

 

像是蝼蚁一样被他踩在脚下,像是小丑一样演着他布置好的舞台剧,他站在上帝视角看着一切,内心汹涌的喜悦已经不能抑制的喷薄而出,没有人来为他的杰作买单那他就像是一位有才华却无人欣赏的导演,他受不了更多的孤独了,他完美的剧本需要观众,他要看着他们悲伤的表情,用鲜血凝结出来的安魂曲做赞歌安静的享用他的早餐。

 

他想到了那个彬彬有礼的男孩,弹钢琴时总有一些悲伤的曲调会泄露出来,他看到那个男孩的孤独和敏感,他忍不住笑了,多么美好的两个词汇,处在罪恶边缘,他只需要稍微引导一下就可以让一切按照预计的轨道进行。

 

惋惜吗,孤寂又脆弱的心灵一点一点在他手里萎缩,他摇摇头,也许有点吧,可为了最后的盛宴这样一点牺牲算什么呢,已经远去的灵魂,今天晚间的音乐就换成秋日私语吧,他记得他弹得很好听。

 

有些不自量力的人也会找上他,他是不屑一顾的,可是为了让自己的计划更完美,还是放低了姿态假意的给了个笑容,烂泥一样腐朽的东西,身体里流的血都是肮脏发臭的,他不能脏了自己的手,那就下毒吧,目眦尽裂还给他一点艺术的感觉。

 

至于最终的猎物。

 

他轻轻的勾起嘴角。

 

不急。

 

 

狂风里岌岌可危的窗户终于又被风吹开了缝隙,放在一旁的书被风吹的连翻了好几页最后停留不动了,雨水从窗外打了进来,沾湿了那一行字:

 

「这个世界的悲惨和伟大,不给我们任何真相」

 

TBC

 

注:来自《加缪手记》:这个世界的悲惨和伟大,不给我们任何真相

借用很喜欢的演员孙红雷在《一代枭雄》里的一句台词来回应大家对于文的走向的揣测:“任何事情到了最后都会是好的,如果不好,说明还没到最后”

所以大家放心看吧~

评论就是前进的动力昂


评论(67)

热度(387)

  1. _木子姐姐_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