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Soulmate 16.

黑帮老大凯 X 当红影星千

正儿八经写会强强

坑品保证

---------------------------------------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28.

镜花水月不留残空。

 

所有自然界存在的事物都迫不及待的刻下自己留存过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论轻浮,春天悠悠穿墙过的风卷带起少女青石板边刚及至脚踝的衣裙,霎时间再涌入沿途的潺潺细流,消失的无影无踪,轻轻然复又落下的面料上却沾染了它带笑意的吻;论笃定,夏日沾沾自喜的停在树梢的阳光打缝隙里绵延开来,天将西沉,广阔无垠的土地上扑棱棱的抖落着它残留下来的暑气;论孤独,秋雨纤瘦凉意里乍起的晚来风急也不咸不淡的吹灭着孑然一身的旅途里最后的孤灯。

 

王家大院里都是暴风雨肆虐后略有些凄清的残枝。

 

易烊千玺站在窗前,窗子大开着,风把寒意成捆的往他身上灌,仅仅贴身穿着的一件衬衣被风略有些褶皱,他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大院门口挂起的一盏看起来有些惨淡的灯。

 

摇摇晃晃的在这样漫长的夜里,摇散了许多人的清梦。

 

“我抱抱你。”

 

王俊凯轻轻的从身后把易烊千玺揽进了怀里,鼻尖触到了他带着凉意的头发。熟悉的温热感一下子柔软的融化了所有凄厉的寒意,易烊千玺抬起手在王俊凯手背上随意有些杂乱无章的画了几笔。

 

“你会害怕吗?”

 

王俊凯把自己埋在易烊千玺有些凉意的气息里,收紧了揽在他腰上的手,不紧不慢的问了一句。

 

易烊千玺伸手拉住王俊凯揽住他的手,整个人往后又蜷缩了点,手上带了点劲儿好让王俊凯把他抱的更紧。

 

“我怕你。”

 

身体相拥里留存缝隙,缝隙里余存沉默。

 

他有太多的欲言又止,未说出口的话都悠悠然的以一种温热遇上寒冷的姿态柔柔的停在了耳边。再多的血腥,陷在泥泞里的罪恶他都是不怕的,他只是怕王俊凯单方面的去拼,去赌,自己一个人用一种不计回头路的姿态把那些藏在背后的统统揪出来,他不怕时间耗不起,他怕王俊凯等不起,他怕自己受不起。

 

王俊凯沉默的没有回答,易烊千玺如他,在道上,他是叱咤风云的存在,维持着王家的运作,方方面面他不可能不戴上一幅面具,处事冷静大方,有条不紊,在他手下做小动作的人都会被默默处理掉,他不怕担起一桩又一桩的罪名,心狠手辣就是他的面具,内里藏起来的温柔只留给易烊千玺。

 

那是他的家,王俊凯的家。他的爱人轻轻摘下他的面具,亲吻他,给他安心,给他沉沦,给他世界末日也要被留下来的温柔。

 

“我怕要解决这件事,咱两都劳心劳力的,清心寡欲这么久,等这事儿过去了,你满足不了我可怎么办。”

 

易烊千玺带着轻笑意味的话语突然涌到了王俊凯耳朵里,原本覆在周身的阴霾气息像是都被这样清亮气息的少年气驱走了一般,王俊凯忍不住染上点笑意,柔柔裹挟出来的温热气流触摸到易烊千玺的耳朵,染上些微红。

 

王俊凯最懂易烊千玺这样俏皮的小套路,但他偏偏吃这一套。

 

其实每个人天生都带着些抚慰别人的力量,只是牵强和自然的差别罢了。这道理其实浅显易懂但是很多人穷其一生也捉摸不透。过分强求的把别人当做自己的精神慰藉难免将就,无所谓的把带着善意的接近当做一种戒备又过分矫情,说到底只在于契合两字。就像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缺口,无规律的堆放着来不及整理的心情,藏起来不为人知的脆弱,急切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补它。

 

易烊千玺之于王俊凯就是。

 

男人都有一种宣示爱人独属于自己的所有权的天性,王俊凯也不例外。他想要用一根锁链从心的位置开始把易烊千玺和自己锁在一起,就这样彼此牵扯,一方想要挣脱就带动整个心脏皱缩般的疼痛。但他了解易烊千玺,他有着强大的自我世界却又有最温柔的让他停留的长廊,他不能抗拒这样的爱,也不能就这样迷惑的看不到所有朦胧的真相。

 

王俊凯带着轻笑咬了一口易烊千玺的耳朵,有些使坏的揉了一下他的腰,不出意外的得到了易烊千玺有些嗔怪的笑意,他轻轻放开了点放在腰两侧的手,冷风呼呼的灌了进去,易烊千玺刚被他咬过的耳朵还泛着微红,像是藏在黑色丛林深处的红玛瑙。

 

艳丽动人。

 

他知道易烊千玺有事瞒着他,但那都无所谓,他看过很多爱人为了一点利益彼此出卖,摩肩接踵迫不及待的把能保命的筹码呈放到他面前,兄弟反目也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有些看起来不可思议或是违背人类常理的事经历的多了也就不在乎了。

 

他不信那种矢志不渝的感情,但他信易烊千玺。

 

这种信任与生俱来,不需要任何理由为它加冕。

 

他在乎这个。

 

“王俊凯你相信我,任何事情到了最后都会是好的,”易烊千玺微微使力挣脱了王俊凯的怀抱转身看着王俊凯的眼睛,“如果没有,那就是没到最后。”

 

“我信你。”

 

窗外凌乱的残枝被仍带着肆虐意味的风吹的七零八散,拼凑不出一个带着平和意味的晚秋。

 

这城市的冬天要来了。

 

 

易烊千玺早上出门时拦下了准备去找王俊凯的方安。

 

“方安,”易烊千玺抬手理了一下他的围巾,“王俊凯这几天出门不管到哪里,都必须是你开车。”

 

“王庭云最后没写完的字总是给我不好的感觉,他终究流着王家的血,再温柔的伪装,性子里的血性是藏不住的,”易烊千玺叹了口气,“他要写的是王字。”

 

“他用尽最后力气来提醒我们有人要对王家动手,那个发视频的人完全可以轻轻松松的把他想要最后留下来的证据抹掉,可是他还是无所谓一样的录下了这个过程,迫不及待的向我们宣告他计划的缜密性,他根本不在乎我们能循着蛛丝马迹找到他。”

 

“他太自信了。”

 

易烊千玺把方安的围巾边角压到他衣领下,有些俏皮的看着方安笑着说:“但我比他更自信。”

 

方安在易烊千玺即将把手收回去的时候猛地抬手握住了他的手腕,他轻轻叹了口气,换上了一种与平时冷静沉稳的语调完全不同的声音,带着点柔和的无可奈何:

 

“千玺,别闹。”

 

易烊千玺有一瞬间的愣怔,方安是王家最懂规矩的人,也许是他的身份让他习惯了这样一个冷静的存在,也许是六叔一直以来对他的培养,也许是跟在王俊凯身边磨炼出来的沉默着办妥所有事的能力,他从来不越矩。

 

易烊千玺很少听到方安这样喊他,就算是在小时候,方安也都是喊他易少爷。

 

他看着方安的眼睛,内敛沉稳,没有模糊的情感外泄,也没有伪装的强加镇定,像是藏着漩涡的平静水面。

 

“不要尝试着猜我心里的想法,”易烊千玺挣脱了方安的桎梏,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也不要左右我的决定。方安,你做好本分的事。”

 

“但我还是挺开心你能把那些冗余的称呼扔掉的,当然啦,”易烊千玺冲方安眨了眨眼睛,“你要是在千玺后面加个哥那我会更欣赏你的。”

 

方安没有再说话,他解下了自己的围巾轻轻围在了易烊千玺脖子上,“我向你保证谁都不会出事。”

 

易烊千玺安静的站在那里看着方安低垂着眉眼帮他戴围巾的样子,有些沾灰的回忆以遥远的距离轰击了他,他懒得花精力去思考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不想谈感情淡漠或是浓烈,条条框框的东西他觉得麻烦,他只是在乎这种被需要的感觉。

 

没有谁会在黎明来临前倒下。

 

有些惨淡的日光终于穿破整夜黑暗的云层涌了出来,即使黯淡,但终究是留存了光影。

 

易烊千玺轻轻扯了一下方安戴好的围巾走出了王家大院,窸窸窣窣的日光洒在他身上,没有温暖的温度,但足够清明。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微微笑了一下,他不喜欢没有光影的冬天,既然这样,这冬天还是迟些日子再来吧。

 

 

王俊凯走到根叔房门前的时候,他正打开窗拾掇着窗台边放的几盆兰草,秋意渐浓,有些枝叶没有承受住这骤然降临的寒意,泛着黄耷下来,根叔戴着看上去有些格格不入的眼镜,皱着眉头盯着那几簇叶子看的出神。

 

“根叔。”

 

根叔偏转头看到是王俊凯,点点头示意他过来,王俊凯抬手轻轻关上了房门走到了根叔身边。

 

“那孩子还是没走出去对吗。”

 

“嗯。”

 

王俊凯想不出更多的词只淡淡的应了一句。

 

根叔取下戴着的眼镜放在窗边的兰草旁,叹了口气说:“多事之秋啊。”

 

“根叔你能不能告诉我,三十年前南区到底发生过什么,为什么所有三十年前在南区的人全部都失去联系,那就像是一段空白的过去,到底是为什么它被强制的抹去?”

 

“你们到底在隐瞒什么?”

 

根叔修剪枝条的手一愣,秋风乘势灌满了他的衣袖。

 

凉意遍布全身。

 

 

易烊千玺把半边脸都藏在围巾里坐在靠窗边的公车上,拿起手机翻看了昨天一个陌生号码发给他的短信:

 

杏封路七十二号。

 

易烊千玺把头靠在窗玻璃上,窗外车水马龙,出游的一家三口,孩子坐在后座上摇头摆脑,时不时兴奋的把头探到前座换来妈妈温柔的一声呵斥,载着溢出来的幸福感开向目的地,匆匆往地铁站入口跑的上班族,妥帖的工作服被秋风吹起了一层褶皱,手里还拿着杯依旧泛着暖意的豆浆,闲聊着搭伙买菜回来的老奶奶们,一脚踩碎了满地的秋意,手里提的购物袋里满满都是柴米油盐的生活气息。

 

易烊千玺微微敛了一丝笑意,看起来有些琐碎的油烟气息的日常总是给他一种疏离的熟悉感,他不为自己所经历的而感到不安,也不为自己未能触及到的而感到遗憾,相反,他赞叹所有事物存在的合理性。有选择尚留存了犹豫的权利,只有没有选择才会奋不顾身。

 

他希望王俊凯永远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力。

 

哪怕让犹豫成为常态。

 

 

易烊千玺在杏封路的公交站台下车,寥寥无几的日光复又隐没在了秋的厚重里,他扯了一下自己的围巾,悠悠然的踱步到了那家琴行门口。

 

他抬头看了一眼琴行的名字:

 

星海琴行。

 

所有的事绕了个圈又回到了最初的地方,易烊千玺微微攥紧了拳头,六叔当初在这边出事,王俊凯立刻让人来查,琴行,王庭云突然的回国,他们没法不将这前因后果联系在一起,所有的事都来势汹汹,有预谋的冲散了他们的理智。

 

不过,易烊千玺有些不在意的笑了一声,既然对手玩的那么开心,他们不回应反而显得没有礼貌,虽然待在王家那么一个不讲理的地方,他和王俊凯还是很在乎礼尚往来的。

 

易烊千玺推开琴行的玻璃大门走了进去,房间里是北欧的装修风格,有股冷淡的疏离感,易烊千玺环视了一周,只有各种乐器安静的放在那里,没有人的气息,黑色音符组成的天花板有股神秘的诡异感。

 

“你们的待客之道很有意思啊,集体玩失踪?”

 

易烊千玺随意的说着,手顺着旁边的钢琴键轻轻按下了一个音符,低沉的音调悠悠然的跑了出来。

 

“天色将明,房间里是潮湿泥泞,窗外被大雨践踏过后的青苔腐烂的味道飘了过来,沉默的坐在钢琴前的男人,微微带着笑意看着桌上擦得锃亮的一把刀。”

 

易烊千玺手指在细腻柔滑的钢琴键上滑过,指腹微微使力,按下了音调略微有些高的琴键。

 

“他有些迫不及待,纯净的不被玷污的刀具让他觉得愤怒,这些天生就用来屠宰的东西怎么能不沾染上血腥呢?而即将到来的暴风雨让他有些兴奋,低沉层层涌下来的水幕像是他最完美的屏障。”

 

易烊千玺顺势坐在钢琴面前,跨越一个八度音按下了琴键。

 

“有人乖乖送上门来,有人拼死反抗,他都不满意,乖巧过头是投机取巧,不顾一切的反抗让他有些索然无味,他到底欣赏哪种人呢?”

 

“不能被他控制的人才是他最终的目标。”

 

易烊千玺悠悠的吐出最后一个字,然后抬手合上了钢琴盖,手在深色的钢琴盖上随意的点着,有些闷哼的“哒哒”声在空寂的屋子里缓缓扩散。

 

“你很聪明。”

 

一直关着的一扇隐在阴影里的小门被推开,一个化着浓妆的女人顾盼生姿的走了出来,大波浪的头发让她的妖娆又增添几分,低胸裹身的衣服把她的好身材展露无疑。她看着易烊千玺柔媚一笑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对方呆呆的表情。

 

不过都是些俗物,她有些满不在意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哎,我说,”易烊千玺拍拍自己的衣袖,“这位姐姐要不您加件外套?您那硅胶合成体看多了可能影响我吃晚饭,再说了,我喜欢平胸或者胸上有肌肉。”

 

易烊千玺有些懵懂的眨眨眼睛,给自己披上了一层乖巧的外衣。

 

女人似乎有些愣怔,但迅速反应过来换上了一幅有些委屈的模样走到了易烊千玺面前,带着点嗔怪的口吻说:“易少爷对女孩子都这么粗鲁的吗?”

 

易烊千玺想了想后颇为赞同的点点头,“我对男孩子更粗鲁,但是某人不给我对他粗鲁的机会,我也没办法,说起来也是很遗憾呢。”

 

女人弯下腰,头发蹭到了易烊千玺的脖子,她轻笑着靠在他耳边,柔柔的吐出一句:

 

“调皮。”

 

易烊千玺带着笑意挑起眉眼看了她一眼,轻轻揪住女人垂下来的一缕发丝放在凑近鼻尖微微嗅了一下,“姐姐你再这样,我就不是调皮了。”

 

“所以易少想对我怎样呢?”

 

“东霓最近缺几个陪客人的姑娘,我可以推荐你去,报上我的名字,每个月提成可以加一半,我面子也就这么大,还想要更多的姐姐你只能去找王俊凯了。”

 

“不过,”易烊千玺轻笑了一声放下女人的头发,“王俊凯可不是怜香惜玉的人,也没有那个耐心能跟姐姐你聊这么多。”

 

女人有些好笑的轻哼了一声,“易少未免太过自信,这是我的地方,再者,男人和女人之间,不谈心甘情愿,只说床上关系,不管今天我做了什么,想推到你身上也怕是轻而易举吧。”

 

易烊千玺抖了抖肩膀换上无可奈何的语气,“你可以试试啊,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不过我要先声明一下啊,酒后乱性这一点在我身上是不存在的,我对女人,”易烊千玺笑的眉眼弯弯的看着她,瞳孔里泛着狡黠的光,“硬不起来。”

 

“我做事呢,还讲究推己及人,王俊凯也是这样,所以别想着床上关系得到什么。你要是再不把你脑海里愚蠢的想法剔除掉,我保证你今天走不出这家琴行的门。”

 

易烊千玺收回自己漫不经心的样子,端起自己的手表看了一眼,冷冷的说:“让你老板跟我谈,让一个风尘女子出来,是来膈应我,还是损他形象呢?”

 

女人迟疑了一下,然后退到一边,拿起角落边衣架上的大衣披上,头发也挽了起来,施施然的坐在了易烊千玺对面。

 

“易少说的在理,但也未免太过自信。”

 

易烊千玺轻佻的看了她一眼,收回自己覆在钢琴盖上的手,“如果你再浪费我的时间,你就会知道我不仅自信,还很膨胀。”

 

女人低头一笑,抬起手把垂散下来的细碎发丝别到耳朵后面,柔声说:“他不会见你的。”

 

易烊千玺冷冷地收回自己的目光,语气低沉,“那也麻烦你替我转告你老板,先礼后兵是我做事的态度,见不见他只取决于我想不想,主动权并不是掌握在他手里。而且,他今天不出来见我,我可以向你保证,后悔的一定是他。”

 

女人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上,寥寥升腾起来的烟雾把她的脸笼罩在朦胧之中,她轻笑着开口,却是有些落寞的声音:“我见过很多男人,从十几岁从家里被那个自称我父亲的男人卖出来之后,我一直辗转在各式各样的男人中间,他们有的贪婪,有的睿智,有的令人作呕,当然也有人给我一点喜欢的感觉。”

 

她轻轻吐出一口烟圈,氤氲开来一片薄雾,“但给我独特感觉的,你是第二个。”

 

“他算是我的客人之一吧,从我走上这条路开始我早就习惯舍弃尊严的生活方式了,但他不同,你能明白那种感受吗,”女人隔着层层飘散开来的烟味看着易烊千玺,“背对着全世界拯救你。”

 

易烊千玺静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其实我又在乎什么呢,不过是出卖身体让自己能活下去,我已经苦涩了这么多年了,这样一点点温情对于我而言都是重要的,他不用做过多的事,只要出现就已经足够安慰我了。”

 

“我不会尝试着去理解他,他是深渊,他是谜。”

 

女人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你和他很像。”

 

“甚至于翻转过来他的思想可以与你的契合,某种程度上来说,你们有非常相似的思考方式。”

 

“所以,”女人往易烊千玺这边倾身莞尔一笑,手里抖落一丝烟灰,“你要不要猜猜,他现在准备送给你什么礼物?”

 

“不猜。”

 

易烊千玺起身走到门边,“我听你说这么多,是因为你的话有触动到我的地方,但是要是被你引导着走,那可真是我的罪过了。”

 

“至于相似的思考方式,不好意思我的逻辑就是没有逻辑。”

 

女人按灭了手中的烟,不再是刚刚那种掺杂着回忆的软度的声音,满满的都是冷硬,“王家的人真是不一般呢,软硬不吃。”

 

“谢谢夸奖。”

 

“那么不知道姓王的那位怎么样呢?”

 

易烊千玺的手已经放在了门把手上,他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猛地回头一看到女人了然于心的笑容,门把手冷冰冰的触感化为危险的信号全部涌入了身体。

 

不对,有些不对!


一股被遗忘在某个角落的不安感迅速席卷了他的全部思想,王俊凯在王家,方安在身边,暂时不会出事,他也相信王俊凯对事情的判断力,所以他才敢只身一人来赴约,想要尝试着掀开背后人的面纱,但现在为什么有种满满的被威胁的感觉?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那个王字难道指的不是王俊凯?不是王家的话,那会是什么?

 

易烊千玺一直冷淡的瞳孔突然放大,细碎的声音隔着距离涌到了他面前。

 

“千玺你再吃我奶奶家都要被你吃穷了!”

 

王源,是王源!

 

冥冥中仿佛有一个天平,他们和那个男人处在天平两侧,他们是占了绝对优势的,可现在有种不知名力量巧妙的拨动了天平,他们的重量被一点一点的剥夺,天平渐渐向那个男人倾斜,危险一触即发。

 

从六叔到王庭云,难道现在要到王源了吗?

 

易烊千玺的眼睛里瞬间布满了血丝,他看着悠闲自得的女人,目光里都是狠意,“你他妈敢动王源试试!”

 

“原来那个男孩叫王源啊,”女人轻笑了一声,“他似乎很喜欢你呢。”

 

“你会后悔的。”

 

易烊千玺转过身去,手放在门把手上,脸上的表情隐没在黑暗里,像是一头蛰伏的野兽从沉睡中被外界强制叫醒,危险的攻击性铺天盖地的披散开来,“事情也许本来没有那么复杂,既然你们做到这一步,鱼死网破肯定无法避免。”

 

“但我要说的是,鱼是你们,网也是你们。”

 

门被大力的关上,上方挂着的风铃被带起的风摇动的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

 

温情的假象。

 

TBC

 

小剧场:

易烊千玺:其实王俊凯这个人对有些事很盲目的,没什么统一性。做事也有些宽泛。

作者:那能为我们举个例子吗?

易烊千玺:就比方说喜欢吧,我喜欢什么,他就喜欢什么。

作者:那您具体喜欢什么呢?

易烊千玺(笑):我喜欢我自己啊。


评论(33)

热度(351)

  1. _木子姐姐_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