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Soulmate 18.

黑帮老大凯 X 当红影星千

正儿八经写会强强

坑品保证

---------------------------------------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30.

像是被茶叶的韵味浸润过的光影如丝如密的包裹过来,小心翼翼的驱散开一团黑。

 

易烊千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手肘撑在桌子上,偷偷潋起一边的眉眼去看王俊凯,目光即将触及时又微微下坠,偏离了原定的轨道,那盆无精打采耷拉着脑袋的兰草一下子被有些灼热的目光刺激的越发害羞的往后倒。

 

气氛略有些微妙。

 

王俊凯半边脸都没在黑暗里,浓密的眼睫毛刚好触及到光影的边缘,踱上了一层柔和的温度,半弯的参差不及的影子有些柔情的随着他移动的速度在身后的墙壁上不急不缓的跟随着。易烊千玺是看不清王俊凯的眼睛的,却总是觉得他是在故意脚上得着劲,好让身体往后倾,藏起来他那双情绪肆意泛滥的眼睛,暗自的换成温柔投射过来。

 

他索性靠过去,利用转椅移动的惯性刹不住的撞上了王俊凯。

 

膝盖与膝盖的硬性相碰略微有些疼痛,易烊千玺随即抓住王俊凯的胳膊有些撒娇似的摇了摇,然后抬起眼睛看着他软乎乎的弯起了嘴角。

 

你看他,又犯规。

 

王俊凯有些无奈的想往后靠在柔软的椅背上,为自己的一遍遍为易烊千玺推翻重来的做事准则而懊恼,易烊千玺啊,就是个小狼崽子。

 

背对着他尖牙利爪的满不在乎的挥霍着他与生俱来的权威,站在悬崖峭壁上冷冷的泛着青光的琥珀色瞳孔满不在乎的在夜光的清冷里飞身跨越一片孤寂,落地时漾起扑簌簌的尘土。看到他的一瞬间又软乎乎的收起爪牙,温热柔软的肚子靠过来,喉咙的呼噜噜的涌起要抱抱的信号,心满意足后就枕着他的手臂睡着,安分乖巧的像个家猫。

 

王俊凯反手扣住易烊千玺的手腕,把他带到自己眼前略有些戏谑的说:“你这双手啊,利的很,伤人。”

 

易烊千玺笑着往前倾了一点,拿指腹在王俊凯嘴唇上轻轻按了一下,眼睛里亮晶晶的神采黑暗都压不住。

 

“不伤你。”

 

王俊凯也忍不住弯了嘴角,他略微一用力把易烊千玺整个人拉过来,对方顺从的靠过来坐在他腿上,调整了个姿势舒舒服服的靠着他的胸膛,头发痒痒的蹭着他的脖颈。酥软的劲儿往身体里涌,王俊凯用手环住怀里人的腰,嘴唇靠近易烊千玺的耳朵,他先是轻笑,温热的气息停在易烊千玺耳边忽然变成了灼热,耳廓受不住的抗议,红起了半边。

 

“小东西,我给你几分钟的时间解释,别以为一句宣誓主权的示好我就饶了你。”

 

易烊千玺手盖在王俊凯的手上微微使劲移开,转过来看着王俊凯,眼睛里都是无辜的小碎影,轻巧的点在他的眉眼上。

 

“也就是命太好,投胎投到易老头子家?”

 

王俊凯笑着扣住易烊千玺揪着他衬衫扣子玩的手,漫不经心的说:“对啊,所以说,每次整顿南区的时候一股子不知名的力量总是牵制着我,本来我还以为是哪位来头不小的人物针对我王家,现在看来,是易家的小少爷天天在我枕边算计我呢。”

 

“王少爷也没给我机会吹枕边风啊,每次不都是你欺负的我直接睡过去,哪里有体力针对你?”易烊千玺对着王俊凯的眼睛轻轻吹了口气,柔顺的弧度掀起了一角,“你呀,不厚道。”

 

王俊凯低头轻笑着摇摇头,易烊千玺这个人,总是能抓住他话语里细枝末节的小错漏,然后揪住那些肆意的把事都推过来,自己留了一身无辜,倒是他全落了不是。

 

他偏偏就喜欢他抖机灵的样子。

 

“那老头子也没存那心思,都是他手下的人,一个个不甘心就这样把曾经跟着他创下来的丰功伟绩就这么拱手送给王家,我就总觉得他们死脑筋,墨守成规,易家唯一继承人都被王家小少爷带走了,还能掀起什么风浪?”

 

“不知道王少爷对这个答案还满意吗?”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泛着朦胧意味的眼睛,像是初秋最早露头的第一发露水悠悠的垂挂在枝干的末端,凑近了看是你自己,离得远了是它在看你。

 

易烊千玺的眼神像带着钩,弯起来的轻小弧度轻易的就勾起他心里最柔软的覆盖面,看着像诱惑,其实他知道不是,就是一种撒娇一样的示软。

 

王俊凯伸手扣住易烊千玺的后脑勺把人拉过来,温柔的相互碰撞,碾压了一些柔密的爱意,遂软化成水,覆盖在肌肤的表面,层层叠叠往内里渗透,王俊凯吻的浅,像是柳絮的轻柔撞击,又带着酥痒,硬是挑的易烊千玺弯起嘴角的弧度。

 

“千玺,”王俊凯稍微移开点距离,在他耳边轻语呢喃,“别想着做什么盖世英雄,来做我的小怪物。”

 

你不跟我提风花雪月,我也不与你数月下风流,我不是诗人,不能引经据典用尽比喻为江南风景折腰,我也不是江湖风流客,鲜衣怒马惊扰了说书人的清梦,犹豫着是否该将这大好年华的白衣少年撰记入口,你不要当那烟花三月江南水乡里慨叹细雨湿了少女裙裾的才子,无端端的入了我的笔笺,更不要是闲来无事坐在岸边客栈里品茗听书的公子,我怕马蹄声里带起的尘土就这样刻薄了只印入你眼帘里我的眸。

 

我要你来当我的人。

 

当我的小怪物,我将自己画地为牢,当你的囚。你不必温柔,也不必善解人意,大可就这样刚硬不服输,倔强但不孤独,安静疏离的对世间,热情浓烈的对我。

 

易烊千玺轻轻用手抚上王俊凯的眉角,轻笑着的话语绵绵柔柔的裹上点未及冬日的浓情蜜意,“当你的小情郎,不为爱人画眉,不为爱人磨墨,整天只想对你耳鬓厮磨消融时光,好不好?”

 

硬是要把这样的小心思逼着京城里只手遮天的黑道帮主自己承认,小东西满肚子坏水,倒出来还偏偏沾上点情意。

 

那就认输呗。

 

“行了,起来说正事,”王俊凯拍拍易烊千玺的后背示意他站起来,“查到什么了吗?”

 

易烊千玺站起来低头理了理衣服上被压出来额皱褶,语气略有些低缓:“算不上什么实质性的,硬是跟我绕着圈子跑,不过,”易烊千玺微微弯起嘴角,眼底一丝狡黠的光一闪而过,“他很聪明,不过有些操之过急,反倒给了我一点打开僵局的缺口。”

 

“哦?”王俊凯饶有兴趣的双手交叠放在胸前看着易烊千玺,“准备从哪里入手?”

 

易烊千玺反手靠着桌子轻轻一跃坐到王俊凯的桌子上,摇晃着腿说:“这个人想跟我玩心理战,拿我身边的人压我,当然一开始我也确实有被他牵着鼻子走,不过看到王源没事我反倒平静下来了。”

 

“他根本没打算动他。一个不成立的威胁只能有两种解释,要么他在试探我,旁敲侧击的想得到点什么,那他不如把王源绑了我还愿意跟他分享我的存折密码,要么他在提醒我,王源跟这件事有关喽。”

 

王俊凯微微眯起眼睛看着易烊千玺,“你怎么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在乎什么?”易烊千玺抬起头看着王俊凯,“反正现在都陷进来了,想查清楚也不是一时一刻的事,都指着三十年前,那就把日子往前推推看呗,看看当年到底谁做了亏心事,硬是要现在被翻出来。”

 

“至于王源,”易烊千玺轻笑了一声低下头,侧影被橘黄色的灯光打的朦胧温柔,“我不能说信他,也不能就这么自欺欺人的说他完全置身事外,你知道我不是那种人,”易烊千玺微微偏了一下头,“悲天悯人的把所有事都想的复杂,一开始就给自己设下解决不了的枷锁。与其赌别人的信任,不如赌自己的判断。”

 

“我赌他不会动我。”

 

王俊凯抬手把桌子上台灯的按钮向右手边转了一圈,亮度一下子被抬高,易烊千玺的影子像是被墨裹住的黑,窸窸窣窣的洒在他心上。

 

易烊千玺就是这样,太阳爆炸,海水蒸发,所有人和事物乱作一团,他静静站在那里赤脚碰了碰池中卵石,抬头悠然自得的说“水有些凉”。他有种与生俱来的疏离感,人是很难挣脱这种先天赋予的东西,时间可以把它磨砺成尖锐的格格不入,也可以把它软化成自我释然的安心,易烊千玺属于后者。

 

成长是一个很难去界定的东西,某种程度上来说,你在这段不能被湮灭的记忆中遇到的人就如同模具,而你是一团松散的面团,找到适合自己的模具,然后摒弃掉多余的边角料,留下相互契合的缺口,这就是一种自我认知和解读,而在这个过程中,你也会对别人产生信任感,而这种不能被物化的东西却可以软化你的尖锐,磨平你的棱角,这就成了温柔的雏形。

 

王俊凯手在桌面上轻轻点了几下,紫檀桌面发出几声沉缓的回应,“根叔这边对三十年前的事缄口不谈,很难找到突破口。但根叔当年并不怎么涉猎这些事,估计也给不了更多的线索。”

 

易烊千玺抬脚踢了一下王俊凯的腿,眨眨眼睛,藏不住的小灵动又跑出来祸害人,“走,咱两跑一趟南区。”

 

“干什么?”

 

易烊千玺眼睛里闪着细碎零散的光影,唇边轻缓的停留一抹笑意,从桌子上跳下来走到王俊凯面前刮了一下他的鼻子。

 

“带你打老虎。”

 

 

一直连绵不断的细雨已经有了停下来的趋势,车窗打开一条小缝会有风卷着缠绵钻进来,易烊千玺的头发被风吹的有点凌乱,王俊凯眼角的余光瞥到他哼着歌无所谓的样子,伸手压下了他一直乱飞的头发。

 

“哎,”易烊千玺关好车窗门转头看着王俊凯,“跟大哥出来就是不一样,专车都有,像我们小老百姓只能挤公交。”

 

王俊凯波澜不惊的平视前方,车在路上行驶的稳稳当当,他弯了一下嘴角,“还是易少爷抬爱。”

 

“德性,”易烊千玺偏过头也忍不住潋起一抹笑意,“从杏封路走。”

 

王俊凯手中的方向盘转了一个弧度,车身调转了一个方向,从密集的车流里驶出,像是紧密栓接的链条上断下来的一截,走上了另外的分岔路口。

 

杏封路通郊区,绿意和车流量成反比,自然和人总是保持着这样有距离的温度,想要完整的靠近它,只能人迹罕至。易烊千玺靠在车窗上,眼睛随意的看向马路两边,看到一家有些破败的烟酒小店时,抬手按下了王俊凯放在方向盘上的手。

 

“停一下,我去买包烟。”

 

王俊凯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踩下了刹车,揉揉他的头发。

 

“你呀。”

 

易烊千玺笑着下了车,刚走下车,原本还无辜的笑意突然被凌厉的眼神替代,他看上去有些嫌弃的绕着泥泞路走,眼睛却完整的盯牢了那家烟酒批发店。

 

很残破的招牌,小店门口还支着几张油腻腻的餐桌,看上去像是给过路的货车司机临时提供餐饭,店里没有开灯,雨天本就光影浅,看不清构造,满地乱绕的充电板裹着泥点从店里伸出来的线路往外延伸。

 

“老板,我买包烟。”

 

听到易烊千玺的呼唤声,一声有些细碎的“哎”从里屋传了出来,一位身材瘦小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穿着件明显落时的衬衫,走过来时身上沾着明显的鱼腥气,头发乱糟糟的,已经因为长久没有清洗变得油腻的硬挺,他满不在乎的伸手一抹,推开玻璃柜门拿出几种类型的烟摊在易烊千玺面前,眼神一直往看着店里墙上的钟上晃,开口的时候有些不耐烦:“要哪种?”

 

易烊千玺看了一眼他鼓囊囊的裤兜,轻笑了一声拍拍衣袖,“老板,都说生意人精明,您这样把好烟自己藏起来不卖的,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老板的眼神闪过一丝慌乱,他盯着易烊千玺看了一会后有些尴尬的笑开,泛黄的牙垢厚厚的堆积在笑容里,“您这话说的,我们这些人抽的烟,哪能入得了您的眼。”

 

“我看你这家店开了也有些年头了,荒郊野岭的生意不好做吧。”

 

“也就混口饭吃。”

 

易烊千玺转过一个角度背对着店门口,压低了声音看着店老板,“你口袋里那包,我要一包一样的。”

 

店家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有些尖锐,他皱着眉头盯着易烊千玺看了一会,易烊千玺大大方方的任由他打量,最后店家点点头,在玻璃柜门的一个暗格里拿出了一包烟。

 

“这次来早了点。”

 

易烊千玺接过后抽出一根在桌上点了点,“你们事儿办的不妥,只能让我来收拾烂摊子,这糟心的天气你以为我想往这跑?”

 

店家有些泄气的连连点头手在满是泥点的裤腿上磨挲,易烊千玺也不再看他转身走出了小店。看到那些残破的电板易烊千玺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脚步没有一丝停留直接走到了王俊凯车边。

 

“怎么这么久?”

 

易烊千玺边点烟边示意王俊凯开车,“雨天路难走。”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轻笑了一声,手打着方向盘启动了车,“我都好奇你这悠然自得的无赖劲儿跟谁学的。”

 

易烊千玺把烟夹在指尖拿到唇边轻吸了一口,然后摇下车窗把留了大半的烟身都扔出去,看着王俊凯无辜的眨眨眼睛,“我对烟和你都有瘾。”

 

王俊凯没有再说话提起了车速,坑洼不平的路上因雨天残留了不少水坑,车轮带着速度碾压过卷起一圈泥珠,飞溅在车身上再缓缓流下,像是一幅泼墨般的写意画。

 

易烊千玺抬眼看了一下车窗的右手边,略有些距离的地方窜起冲天的火光,他猛的瞪大了眼睛刚准备转头和王俊凯说,忽然感受到一股阻力从肩膀处袭来,王俊凯揽着他的肩膀把人压到了自己腿上。

 

“趴着别动,有人在追我们。”

 

易烊千玺迅速反应过来,他拍拍王俊凯的手示意自己知道了,王俊凯松开他的肩膀双手按在方向盘上猛的踩下了油门,迅速提升的速度立刻给了追踪的人已经暴露的信号,紧跟着响起的引擎声听起来像是死亡倒计时。

 

“那个方向是那家琴行。”

 

“我知道,”王俊凯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狠狠的将方向盘打死,轮胎和地面摩擦出了尖厉的声音,车身转了个方向,在交叉口处以极快的速度轰击着地盘下的空气,躁动的因子连番跳动。

 

“王俊凯你听着,下个路口我开门跳车,你什么都不要管继续往前开,我给你三分钟,能不能甩开他们?”

 

王俊凯面色冷峻,依旧踩着油门,冷冷的语调从双唇间溢出:“我不同意。”

 

“王俊凯,你……”

 

王俊凯猛地踩下了刹车,身后紧跟着的车在王俊凯停下后也停了下来。王俊凯手搁在方向盘上,低头看了眼易烊千玺,“他们带了枪。”

 

易烊千玺的瞳孔有一瞬间的皱缩,他看着王俊凯波澜不惊的眼神,一股不安感缓缓的升腾。王俊凯是能很好的控制情绪的人,但那是在旁人面前,在易烊千玺面前,他从来都是情绪直接外放,现在这样平静的模样让易烊千玺发憷。人在极度危险的时候很难做到完全的平静,除非是有了拿命搏的觉悟。

 

易烊千玺眼眶有些泛红,他猛地坐起来恶狠狠的看着王俊凯,“你他妈敢这样做就别怪我恨你。”

 

王俊凯看着前方轻蔑一笑,“恨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他转头直视着易烊千玺的眼睛,“你只能爱我。”

 

易烊千玺发狠的拉过王俊凯吻上他的唇,是带着占有和血腥,他狠狠的咬了王俊凯一口,腥甜的铁锈味弥漫开来。

 

王俊凯手抚上易烊千玺的眉角,轻缓的开口:“千玺,从现在起,做回你的易少爷。”

 

“乖。”

 

王俊凯说完没有再看易烊千玺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风把王俊凯的风衣吹的鼓鼓囊囊,像是灌满了即将到来的冬日的信号,他走到车尾处拿出自己腰间的枪扔在了地上。

 

“我们谈谈。”

 

紧跟着的几辆车门跟着打开,一位赤膊的男人叼着烟走到了车前,紧跟着十几位手臂上都纹着纹身的小弟跟了过来。

 

“王少好兴致。”

 

王俊凯冷笑了一声,靠着车身语气淡漠的说:“道上的人该知道我王俊凯的规矩,我是从来不会主动扔枪的人,哪怕是拿命抵。”

 

领头的赤膊男人脸上有一道骇人的伤疤,冷厉的风吹在他身上他却像是什么也感受不到一样,反而眯着眼睛笑起来,挤出来的皱纹里都藏纳着油垢。

 

“王少的规矩兄弟们当然懂,到这个份上怎么着也得给个面子,不过,您这车里坐的是谁,”他挑着眉咧了一下嘴角,“总得让我们心里有个谱。”

 

“怎么,我王俊凯在这还不够换一个人的分量吗?”王俊凯挑起眼角冷冷的看了一眼领头的人,“我可是最擅长让看不起我的人付出代价了。”

 

“那不能,那不能,”赤膊男人点头哈腰的笑着,“王少既然愿意配合,兄弟们也不会为难你,但这代价总得付出点,您看……”

 

“三分钟,”王俊凯轻笑了一声,“我就跟你要这三分钟的时间,让你的人跟我打,你得保证这三分钟没人动我的人。”

 

“好说,好说!王少这么爽快,我当然不好再说什么。”

 

王俊凯拍了拍自己的车后备箱盖,金属的声音传达到易烊千玺耳边,他猛地踩下了油门,手狠狠的攥紧了方向盘,上面的纹路都印在了他的掌心。

 

易烊千玺在倒车镜里看到王俊凯的背影,他看过无数次的硬挺脊梁,一点点的从他的视线深处远离,他曾在盛夏的树影里趴在他的背上撒娇的让他给自己讲故事,曾在缠绵悱恻的夜晚用爱意轻抚着刻下印记,他熟悉它的每一处沟沟壑壑,包括那些伤疤,磨挲的时候吻上他掌心的茧,心心相惜的疼痛感和归属感,他已沉沦许多年。

 

“王俊凯,”易烊千玺轻轻开口,“别被打趴下给老子丢脸。”

 

“我易烊千玺看上的人,还没输过。”

 

 

王俊凯解开自己风衣袖口的扣子,漫不经心的说:“你们一起上吧。”

 

赤膊男人冷哼了一声,上头给的命令是把王俊凯带回去,他倒是想见识见识这位令人闻风丧胆的小少爷到底几斤几两。

 

“都给我提起精神招呼着,怠慢了王少上头可是要发话的。”

 

拳头是跟着风声一起抵达的,王俊凯擅长近身格斗,但一人面对多人,他没有选择只能招招致命。手握住冲过来的拳头的手腕向右一拧,立刻收到了对方疼痛的疾呼,脚下使力踢向身后人的腰腹部,回脚时使力猛地踹开身前人的桎梏,手按在他的肩膀一个过肩摔然后把他踢回了冲过来的人群。

 

脊背突然被猛踢了一脚后王俊凯趔趄了一下,他的后背是他的弱点,小时候训练总是和千玺搭档,他的后背从来都只留给他。

 

王俊凯喘着粗气抬脚踢向来者,肩胛处又被狠狠的重击了一下,双拳难抵四手,不管他的防守和进攻有多么面面俱到,最后还是浑身带伤。

 

王俊凯抬手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笑着抹干净自己嘴边的血迹,然后解下它举到眼前轻轻松手一扔。

 

表盘与地面相撞清脆的一声痛呼后碎裂开来。

 

“三分钟,一点没少。”

 

赤膊男人倒吸着凉气看着瘫倒在地的一群小弟,虽说这些人不是专业打手出身,但也是他手下数一数二的了,这么多人一起上居然都没尝到甜头,这个王俊凯,到底是什么人?

 

“哎,给根烟。”

 

赤膊男人有些木讷的看着王俊凯,半晌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跟自己说话,连忙掏出烟盒递了过去,王俊凯抽出一根烟然后把烟盒扔还给他,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点上后悠悠地看了他一眼,即使他现在已经是阶下囚的身份,也不能掩饰他身上不屑的王者气息,就像有些人生来高贵,他就是神坛上的人。

 

他向你走来,即使面无表情,你感受到的也不是对一切原始而平淡的冷漠,而是一种脉搏喷张的姿态的高级施舍。

 

“别多想,”王俊凯拿着烟头在赤膊男人的肩背上狠狠地摁住,灼烧的疼痛感让他一凛,但他咬着牙不敢出声,“我只是答应了一个人不能输。”

 

“还有,”王俊凯轻笑着加大了摁在赤膊男人肩膀上烟头的力度,“给你留个痕迹让你长点记性,你让我的人担心了,总该付出点代价。”

 

“记住了吗?”

 

他近乎机械化的点点头,现在他终于明白,这位小少爷为什么能这样在众多资历深的人里站稳脚跟,在势力盘根错节的地方翻云覆雨。

 

他根本没把自己当人看,他是兵器,刀刃上都是死亡的气息。

 

“别傻站着了,哪辆车?”

 

王俊凯有些不耐烦的踢了踢车身,赤膊男人反应过来,沉下脸对着瘫在地上的小弟吼了句丢人,然后谄媚着走上前替王俊凯拉开了车门。

 

车门被关上的时候王俊凯藏在风衣里的微笑被巧妙的遮挡住了,他有些好笑的看着赤膊男人粗喘着气想要处理一下被烫伤的地方又不敢动手的畏手畏脚的模样舒舒服服的靠在了椅背上。

 

当抓住王家少爷就控制了局面吗?

 

放走的那个才是狠货色呢。

 

TBC

 

进入故事的后半段了,欢迎大家从这章起称呼我们凯千为小少爷组~

我自己也越来越期待后续发展(PS:那你快点写啊喂!)

看文愉快~

想看大家的评论


评论(76)

热度(439)

  1. _木子姐姐_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