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我在未来等你

关于未来

BGM

无可上升 X 3

--------------------------------

 它的续:我在未来等你


2028年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公开恋情一周年后一起参加了一个野外生存的节目。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被分到了一处廖无人烟的山脉里,为了完整保证节目的真实性,只有跟拍导演和节目安排的助理跟着。

 

宋清正好被安排去跟这个节目录制。

 

他们刚到大山深处就下起了大雨,所有的救生物资都被打湿,等雨停了夜幕已经盖了半边天,摄像机淋了雨没法拍摄,节目录制被迫中止。宋清倒是不焦不急,找回来点树枝就开始生火。

 

王俊凯看着宋清娴熟的生火的模样,有些诧异的挑了一下眉毛,从旁边捡起一根树枝折成小段放到燃起的火星旁边,打趣着说:“你会这个?”

 

“算必备的生活技能吧,以前做社会调查的时候,经常在深山里跑,晚上赶不到村子里,只能这样将就。”

 

易烊千玺把背包挂在一旁的盘根错节的树上,回头看着宋清笑笑说:“不想着定下来?”

 

宋清看着慢慢冒出星星萤火的枯树枝干,索性往身后的石头上一坐,拍拍裤腿上沾上的泥垢,抖抖衣袖上的灰尘,“定不下来。”

 

“我以前也觉得自己定不下来,”王俊凯看易烊千玺往这边走,微微起身往旁边挪了一点,示意易烊千玺坐过来,“毕竟我是到了十八岁还在看海贼王的人,梦想还是星辰大海。”

 

易烊千玺走过来坐在王俊凯身边,笑着撞了一下他的肩膀,眨眨眼睛说:“他那股子中二劲儿,现在还散发光和热呢。”

 

王俊凯无奈的耸耸肩膀看着宋清,“后来发现,星辰是他,大海也是他,自然就定下来了。”

 

宋清看着低下头微微敛着一抹笑意的易烊千玺,像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夜以继日的奔波在路上突然有了心安的感觉,她往火里又扔了些树枝,边挑动着未烧匀的火星,边把自己散下来的额发撩到了耳后。

 

“去年公开后的情况糟吗?”

 

王俊凯伸手理了理易烊千玺的头发,轻描淡写的说:“比想象中还要糟糕。”

 

“其实我以前跟他聊过,”易烊千玺的眼眸里映出了莹莹火光,湿漉漉的夜色里清醒醉人,“也不一定非要公开,就保持现状到老去也不是很坏的选择。”

 

“那不一样啊,”王俊凯双手撑在背后,微微往后一仰,枝头坠落的雨水零散的往下散落, 染了些山里独有的青翠味道,他微微阖眼轻声说:“总是有那股心情,想让所有人知道他是我爱人,不仅仅是兄弟和队友。”

 

“很坦荡。”宋清听到后点点头给了个中肯的评价。

 

“他呀,”易烊千玺笑着拍了拍王俊凯的头发,“说出来估计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公开这么大的事他根本就是临时起意。”

 

王俊凯笑着任由易烊千玺弄乱他的头发,看到宋清探寻的目光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说:“临时起意是真的,不过觊觎很久也是真的。”

 

“他以前就这么贫嘴的?”宋清抬眼看向了易烊千玺。

 

“他以前倔,”易烊千玺低头把脚边的一些零散的树干踢到火堆里,“参加采访时心情都写在脸上,所以总是有一些不好的负面报道。”

 

“现在呢?”

 

“还是倔,”易烊千玺抬头笑着看着王俊凯的眼睛,“不过我陪着他倔。”

 

“千玺的反骨是往内里长的,他就是属于那种自己跟自己倔着的人,”王俊凯坐的靠近了一点易烊千玺,“我是属于会跟自己倔,但也会跟别人倔的那种。”

 

“千玺他从来没给过自己为所欲为的机会。”

 

王俊凯说完后拿着树枝轻轻搅动了一下面前的火苗。

 

“他以前经常坐夜间航班,重庆北京来回跑,”微微颤动的火星带着温度的蔓延上温柔,为回忆染上零散的厚度,“那时候我心里就憋着团火,”王俊凯轻轻勾了一下嘴角,“想感同身受。”

 

“他也没什么别的方法,就自己一个人在公司熬着,跳舞练歌,一直等到我到公司,我一来他就一声不吭的回房间睡觉。”

 

“都不服输。”王俊凯伸手揽住了易烊千玺的肩膀轻轻晃动了几下。

 

气氛略微有些微妙,宋清挑起了话头:“想过放弃吗?”

 

“当然想过,”王俊凯捻起易烊千玺的一缕发丝在指尖绕着,“最难的时候已经到放弃边缘了,那句希望分开后你要幸福我都挂在嘴边了。”

 

“如果他过得幸福,我会比谁都开心,也会比谁都难过。但最终全变成心酸,因为我根本想不到除了我谁还能让他幸福,”火光把王俊凯的眉眼染的无比温柔,“那就别说放弃。”

 

易烊千玺依旧是敛着淡淡的笑,说出的话涌动着温热的气流,“以前接受采访的时候经常被问一个问题,如果有机会的话你最想演什么角色,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想演他。”

 

“我们两都是属于对自己狠,对对方好的人。如果我演了他,我一定狠狠对演的那个王俊凯好,”易烊千玺偏头看着王俊凯,“因为有几年是真的很难。”

 

宋清没有再说话,她比了个手势示意自己去找些干树枝回来添火,离开了一段距离后,她回头看着坐在火边相互依偎着的两个背影微微红了眼眶。

 

那些彻夜漫游而来的谩骂和猜忌已经在悠悠的岁月长河里渐渐柔化成了回忆,少年再提及也只是用轻描淡写的一句有点委屈轻柔带过,所有的一切最后都被温柔勾的失了强劲的力道,不必不必再叹。

 

没有人对温柔会天赋异禀,生来就对一切都是柔和的态度。有些人会刻意的隐去自己温柔的一面,因为现代社会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态度,如果一个人表现出他善良的一面,我们就会期待他一直是这样的,殊不知人是不能被定义的多面体,更多的是取决于他想对你表现出什么。

 

而温柔,是能被宠出来的。

 

 

王源为自己的新专辑做宣传的时候参加了一档访谈节目,主持人问道他和前队友的关系是否和外界流传的那样不合时,一向在任何节目里都温文尔雅或古灵精怪的王源第一次在节目录制现场拉下了脸,这件事也在录制现场的图片流出后持续发酵,有人指责王源借此炒作,有人表示这是一种对他们关系的质疑,问题本就出在主持人那边。

 

王源在最沸沸扬扬的舆论势头上做了回应。

 

“我们仨在十几岁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是一种互相较劲的关系,就像三角形的三个顶点,各自往各自的方向使劲努力,但是永远不会互相挣脱,因为三角形是最稳定的平面图形。就好像你不管从那个方向看,三角形总会有两个顶点是位于一条线上的,我们的努力方向总会有重合。”

 

“重合的部分我们就合作,独属于各自的我们就独自发展。”

 

“其实不单单是我,不管什么时候,这个问题在我们仨这里都是不能碰的。”

 

“你可以阴谋论,但无论如何你不能质疑我们的关系,因为你不能否认不管怎样,我们都是各自生活里非常重要的存在。”

 

掷地有声。

 

 

 

宋清在那档综艺播出不久后重新做回了社会调查。这次来的是深山里的一座村子,调查的是当地仅有的一间学校的情况,团队里的摄像是个沉默寡言的男人,戴着鸭舌帽扛着沉重的机器一路稳稳当当的走上山。

 

团队里还有位刚刚大学毕业来做实习的女孩叫程卿,扎着马尾辫整个人身上盖不住那股子灵动气,第一天来报道的时候还穿着碎花裙子,别的人忍不住发出嘘声的时候,宋清笑笑没有说话。

 

山里信号不好,宋清安置好机器准备去村里探探路的时候程卿穿着件吊带衫跟出来说想跟着一起学习,宋清看了她一眼没有多说只是自顾自的往前走。

 

一路沉默无言。

 

程卿一边跟着宋清走一边拿着手机四处找信号,宋清看着她一脸泄气的样子,随口问了句:“想看什么?”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新出的微电影喽。”

 

宋清听到那两个名字的时候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继而继续安稳的往前走,状似无意的说:“喜欢他们?”

 

“也不算吧,”程卿放弃般的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我只是对他们挺好奇的。”

 

程卿说完后凑到宋清眼前有些神秘兮兮地说:“哎,宋姐你觉得他们之间有爱情吗?”

 

宋清看着蔓延开来的的光影,不疾不缓地边走边说:“我们习惯于把我爱你当做自己在爱情里的筹码,其实我爱你不伟大,你爱我才伟大。因为我知道我是个什么货色,比如庸俗比如过于尖锐,但是你依然不带保留和期待的爱我,再换到对方身上,你也是这样的爱着他,所以爱情在你这里不伟大,但在你爱的人那里永远是伟大的。”

 

“这世上总是有一些知其不可为却偏为之的人。大多数人会选择随波逐流,这是最安全的一种自我保护方式,因为在人群里你不会显得格格不入,千万种都一个样子没有人会注意到你。”

 

“但是如果你在乎的人被世俗划归到不可为的那部分里,你就会毅然决然的站出来跟世界对抗,前提是,”宋清脱下自己蓝底粗布的外套给程卿披上,“你得是少年。”

 

“有些精神气儿,过了那个年龄段你就再也拿不出来了。”

 

宋清站在土坡上看着远处光里显得颤颤巍巍的低矮土楼,到了炊烟该飘起的时候,村子里却显得寂静异常,老人带着孩子还在田地里忙碌,布满老茧的手划过粗糙的麦秆抵御了一切疼痛的直觉。

 

“你想知道些什么先要把自己变成故事里的人,不然你永远会被隔绝在真相外,带着评头论足的姿态或是本着哗众取宠的心理无故的猜测别人进而诟病,一开始就把自己带到了错误的制高点。”

 

程卿有些脸红,她迅速的穿好宋清的衣服看着已经走远的人,风声带着凌厉的草香把宋清的话带到耳边。

 

“我信少年人的感情。”

 

 

调查结束离开村子的前天晚上,宋清送最后一个接受采访的孩子回家的时候,摄像大哥拿着手里的白面馒头站在破旧的廊檐下拦下了他们,塞给那个孩子后转身去了屋内。

 

宋清回来后看到那位一米八几的摄像师傅坐在屋外抽烟,她走过去坐在他身边递给他刚刚倒的水,碗口还破损了一块,水颤颤的抖着看上去有些凄惨。

 

“你变化很大。”

 

宋清愣了一会后笑笑没有说话。

 

“你以前固执,现在也没好到哪去,但是看上去平和很多,”摄像大哥端起那碗水一饮而尽,“什么改变了你?”

 

宋清看着远处寂静的青山和几乎磨到缝隙里的炊烟笑着说:“大概是因为别人的爱情吧。”

 

 

那档综艺节目录制结束三个月后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合作出了一部微电影叫《故事里的人》,全片基调是黑色和灰色而且没有一句台词,只在电影的开头和结尾有两段旁白,分别是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读的。

 

王俊凯:他们说,我走了最难的一条路,其实从最开始到现在,我们没有哪一次的选择是简单的。既然这样,那不如选择有他的那条路。万物慈悲,我当然知道苦海无涯,回头却不是摇摇欲坠的岸,是他。

 

易烊千玺:他们说,我爱他是一场末世。可能我没有变成所有人期待的模样,但我变成了他爱的模样。毕竟,我们除了这一辈子也没有别的时间。

 

 

你知道吗?如果有一天宇宙沦陷,扬起漫天的碎石,那颗寂寞游离在自己的星轨上的水星终于有机会接近隔着几亿光年都无法靠近的太阳。

 

一切都会灰飞烟灭的,再看不见星轨,看不见寂寞,看不见无奈,看不见一切。

 

在所有扬起的尘埃里结束的环游飞行终于有了拥抱爱人的机会。

 

“我们会再遇到的。”

“哪一天?”

“每一天。”

 

哦,对了,不要忘了那句话:

 

我在未来等你。

 

END



评论(67)

热度(1081)

  1. 小呀么小呀年Cheri-KJ❤💙 转载了此文字
    未来的那个少年,你有没有选择有他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