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而立

无可上升×3

字数6000+ 关于执着和爱

-----------------------------


睁开双眼做场梦



王俊凯在早上六点半准时醒过来,没有吵的不停的闹钟,没有一直赖在床上,他呆呆的看了一会天花板,细密的层层叠叠的涌来,难以抑制的压抑感。



抽个时间在天花板上贴点东西吧,王俊凯这样想,随即起身去洗漱。



王俊凯站在镜子面前刷牙的时候,他突兀的发现自己眼角一抹细细的皱纹,没有刻意去忽略,王俊凯漱了口水,反而咧开嘴放肆的笑了,原本细细的一条皱纹被笑的弯弯的眼睛显露的更加明显。



没有过多的停留,王俊凯转身回自己的房间在衣柜里挑了一件灰色外套,准备出门跑步加买午餐的食材。



很平淡简单的生活,就像他的灰色外套一样。



平淡到别人完全想不到几年前他耀眼到夺目的生活。



王俊凯走出楼道的时候,刚好遇到一抹明艳的阳光,他微微的笑了,决定今天多绕着小区跑几圈。



王俊凯不知道的是,停在离他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轿车里坐着一个沉默的男人,他默默的摘下了墨镜,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看着王俊凯在自己面前一圈一圈的跑过去,他的目光追随着那个慢慢靠近又慢慢跑远的身影,深深的叹了口气。



在王俊凯跑第十一圈时,他摇下车窗,在王俊凯跑过的时候,低低地喊了声:“王俊凯”



被喊的人愣了一下,他已经跑过去了几步,他知道那个声音的来源,可是他没有停留的继续往前跑。



坐在车里的男人看他又要往前跑,旋即打开车门对他大声的吼了一声:“你又要跑走了吗?”



王俊凯听到这句话,他跑步的动作慢下来,最后慢慢的停在原地,摇了摇头转身看着那个对他喊话的人。



半晌才吐出一句话:



王源



喊完那句话,两个人沉默的对视,王源看着他刚跑完步在晨光里微微有些湿的头发,软软的搭在发带上,阳光里发梢末端的汗珠有些刺眼般的夺目。


王源不知道他现在是用什么样的眼光在看着那个几年没见的人,他握紧了自己的拳头,重逢真的都让人欣喜吗,也不一定吧。


王俊凯看着他,叹了口气,向着王源走过去,走到他身边微微放慢脚步,说了一句:“去我家吧,虽然这里偏,但你也是个公众人物,说话不方便。”


是啊,公众人物,说话不方便。



真是可笑,王俊凯什么时候变成会忌惮公众人物身份的人了?但不管怎样,王源觉得自己赢了,至少他赢得了和王俊凯说话的时间。



王源放开了自己一直攥着的手,紧跟了上去。



到了王俊凯家门口,王俊凯从自己口袋里拿出钥匙,熟练的打开门,拿出一双灰色的拖鞋,留下一句“随便坐”就直接去卫生间洗澡了。



王源这下觉得很无所适从。



他在门口站了一会,最后还是换上鞋走了进去。



很安静的装饰风格。



灰色的布艺沙发,茶几上摆着一束紫色的假花,王源在客厅里走了一圈,没有看到一抹鲜艳的颜色。



“真不像他。”



王源喃喃道,说完又忽然沉默。



这么多年没见,谁知道他是什么样呢?



他印象里的王俊凯是什么样子的?王源在自己的脑海里搜索了他能想到的所有词汇,可是他居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去形容这个很小就和他认识的人。



在他决定来见他之前,他内心里的忐忑远远多过即将见到旧友的欣喜。如果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王俊凯是个邋遢的中年男子,再也没有那种少年气息,那他要怎么办?



这些忐忑在见到王俊凯的时候都消失了,王源不知道现在的王俊凯过着怎样的生活,但是,王源看到他的那一瞬间那种久违的感觉就持续涌来。



安心感。



这让他有些欣喜。



“想什么呢?”



王源抬头看见洗好澡的王俊凯擦着头发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身边的沙发陷进去一个凹口,他忽然有些烦躁,没有说话,微微的蹙了一下眉。



王俊凯也没有继续问他,他安静的擦好自己的头发,然后起身去给王源泡了杯咖啡。



咖啡的香味渐渐在空气里萦绕。



懒懒的缱绻。



王源看着坐在他对面的王俊凯随意的拿起一本书开始看,他似乎看的很入迷,偶尔会停下来感叹几句,端着茶几上他刚泡好的咖啡抿几口,又继续看。



两个人就这么端坐两头。



一个满怀心事,一个沉默不语。



在王俊凯第三次端起咖啡要喝的时候,王源低低地问了句:“你什么时候开始喝咖啡的?”



王俊凯笑了笑,对他眨着眼睛说:“也就最近吧,我也没什么事,就自己煮咖啡玩玩啦。”


王源端起茶几上的咖啡,他看着杯身上印出的古色古香的花,用手磨砂着,咖啡有点失温了,但浓郁的香味还是久久的在鼻尖萦绕。


“煮的不错。”


“谢谢夸奖。”


王源发现自己刚刚见到王俊凯那一点点欣喜感似乎就在咖啡升起的雾气里慢慢的消散了,他有些难过的发现,他不知道说什么了。


 

王源沉默的捧着那杯咖啡,咖啡的温度透过杯壁缓缓的涌来,他抬眼看王俊凯仍低头看书的模样,心里似乎有团火,又不知道怎么宣泄,最后他把咖啡杯往茶几上一放。


“啪”很清脆的一声响。


王俊凯还是没有抬头。


“你不想问问我怎么找到你的,为什么找你吗?”


王俊凯终于放下了书,他平静的看着似乎有些愠怒的王源,很平淡的开口说:“你想说自然会跟我说的,我没必要去问。”


王源有些诧异,他冷笑着说;“哟,王大队长什么时候还有这种慢悠悠等待别人的性子了,我当了你七年多的队友也没看出来啊。”


王源特意加重了队长这两个字。


王俊凯看着对方咄咄逼人的样子,他把自己刚刚看的书放到沙发上,直视着王源说:“你完全没有必要对我这么大敌意,王源儿,我毕竟跟你认识这么多年,你想说什么直接说,想问的直接问,不用刻意说什么想要触动我或者让我觉得做了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一样,你也不用把自己搞得波澜不惊的样子,你不适合。”


王源愣住了,不适合。


从来都是不适合。


王源像是释然般吐出一口气,他避开了王俊凯的目光,偏头看着阳台上种的一株仙人掌,阳光下闪着一点光辉。


“你那个时候,和千玺……”


“王源。”


王源还没有说完,王俊凯就打断了他,他起身去打开了电视机,背对着他说,“我们看部电影吧,你想知道的,看完我告诉你。”


王源有些诧异,也没有去反驳,他微微点了点头,算作是同意。


选好影片后,王俊凯扔给他一个抱枕,坐在他身边,看着突然暗下来的电视屏幕,王源本来诧异的心情有些了然。


这是千玺演的电影,叫《归来》。


千玺在里面演的是缉毒警察,当时拍戏的时候是在香港取的景,拍这部戏千玺吃了不少苦,每天都是飞檐走壁。这部剧还穿插着大量的心里分析,导演是圈内有名的,为了影片的质量,也为了让千玺更好的代入角色,开拍之前,导演就把千玺单独的关在了一个房间,每天定时送水送饭,只有一个窗口可以看到光,千玺就这样自己一个人在那个房间呆了三天。


用导演的话来说,一部影片中主角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他只是演自己的一个角色吗?不是的,一部戏的主角应当是要体会所有与他对戏人的感受,他才可以让这部影片活起来。电影里有场戏是千玺演的警察审问被抓到犯人的戏,导演说作为一个警察,你怎么能让一个犯人乖乖的开口陈述他的犯罪事实呢?最好的方法就是你变成他。你变成那个被关在房间里只有一道光的地方的人,你自己去体会那种孤单无助的感觉,等你再回到自己的身份,你就知道,对方的弱点是什么,你很自然的就会知道你想知道的。


王源当时听千玺跟他说这段话的时候,他觉得有点道理又有点奇怪的感觉,他描述不出来,所以最后就打哈哈的跟千玺笑着说:“那千玺现在变成我吧,你源哥现在饿了。”


千玺没有和平时一样笑着去给他煮饺子或是让助理定外卖,而是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抓着自己衬衫的衣角说:“王源儿,所以我懂他了。”


王源只一下就反应过来千玺口中的他是谁。


王俊凯。


不是他还能是谁呢,这么多年了,能让千玺一直耿耿于怀的除了他,再不会有别人了。


组合成立第七年王俊凯突然单方面宣布退出,没有给他和千玺任何的解释,仿佛一夜之间消失般,所有人都在找他,但是没有人找到他。


都说世界是一个圆,想遇到的人一定会再遇到,但其实生活里多的是突然的离开和来不及说出口的道别。别再纠结那些看似突兀的结局,实际上那只是每段关系和每件事物的宿命,就像雪糕掉在地上,钥匙断在锁里,气球飞到天上,无法重来并永远凝聚在那一刻,可以惋惜可以伤心,但别说从前,别想也许,别谈如果。


慢慢的占据整个娱乐圈版头的消息被新的八卦给代替,一直下不去的微博热搜也在王源某天起床的时候发现再也找不到了,一直咄咄逼人的问他和千玺的娱乐记者也在无数次的盘问后不再提起那个名字。


时间让很多人忘却。


但它无法让对这件事在乎的人变成聋子瞎子和哑巴。只要千玺看得见,他就一定会执着的找;只要千玺听得见,他就一定在听见那个名字的时候倔强的别过头微微咬着嘴唇;只要千玺能说话,他就一定会在无数个不眠的夜里默默的念着那个名字,念着满心口的疼痛。


王源看着千玺,他真的很想找到王俊凯问一下他为什么突然选择离开,只要你没死,你都一定要给我一个答案。


可是千玺突然在那天释然,他不再执着的去找,小心翼翼的避开,他平静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王源越发的不能理解,可是他又不能开口去问,也许这样的千玺,才是关心他的人都希望他成为的模样。


拍电影,出唱片,在大的不得了的地方开演唱会。那些他们三个曾经青涩的梦想一步步的被千玺实现,王源不知道该开心还是怎样,他应该是替千玺开心的,可是他又总觉得不应该是这样。


因为那些事都不再是他们三个一起完成的了,而本来,他们是应该一起去做的,他们也可以一起去做。


剩下最倔强的小孩一个人做完了全部。


王源觉得不甘心,他这几年在主持界也发展的风生水起,他发动了自己所有的人脉关系,他不相信一个活人可以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消失。


终于他找到了王俊凯。事情其实也是机缘巧合,当时是一部电影来他的节目里宣传,录制结束后王源就留了导演和主创吃饭,也是娱乐圈摸爬滚打十几年的人了,王源深谙一些潜在的规则。几杯酒下去后,大家话也就多了起来,一个主演就即兴哼了首电影的插曲,王源听完他唱的第一句话就愣住了。


“谁会让你言不由衷”


他想到之前他们三个难得的假期时光,就在公司的宿舍里三个人合作着填词,当时千玺就随意的冒出一句谁会让你言不由衷,还被他和王俊凯嘲笑他矫情。


记忆像沉在水底的花,慢慢浮上来。


王源像是疯了般盯着那个唱歌的人,他不相信巧合。他直接打断了他,大声的问:“这首歌是谁写的!谁!”本来吵闹的饭桌一下子被他吼的很安静。王源做人在圈内是出了名的礼貌加客气,这也是他在短短几年内可以迅速跻身主持界上流的原因之一。一下子看到那个平时笑的得体又温柔的人突然迸发出的戾气,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导演。


“咳咳”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导演拍着王源的肩膀说:“小源啊,怎么了?”王源自知有些不对,他调整了一下表情,转而带笑着说:“不是的,刚听这首歌很好听就没控制住,导演你知道的嘛,我也是唱歌出道的呀。”导演听他这么一解释,了然般的笑笑,说:“哦,这个呀,这个写歌的人,也很有意思,新晋的作曲人吧,背后应该也有自己的团队,很神秘的,名字都起的古里古怪的,叫什么尔玉。”


尔玉,尔玉,尔玉。


尔玉玺!


王源眼睛一亮,一定是他。


王俊凯!


匆匆结束饭局后,王源立刻去找这个叫尔玉的人的资料,当看到他出的所有歌都是写给易烊千玺的时候时,王源已经确定,这个人一定是王俊凯。


他千方百计的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了王俊凯。


他来要一个答案。


“王源,千玺演的很好吧。”


思绪突然被打断,王源耳边响起王俊凯低沉的嗓音,他抬头看了眼电视屏幕刚好放到千玺审问犯人那一幕,王源没有多想,他拿起遥控器按了暂停键,转身看着王俊凯,“告诉我吧,当时为什么离开。”


王俊凯没有避开他的眼光,他谈了口气,说:“王源儿,千玺都放下了,你为什么就一定要执着的要一个答案呢?”


“因为你食言了。”


王俊凯拿起桌子上早就失去温度的咖啡,转着杯子低头说:“王源,你还记不记得千玺16岁的生日会?”


也没有给王源回答的时间,王俊凯继续说了下去“千玺16岁生日的主题就叫归来,他终于愿意和过去的自己和解,我当时真的特别开心,那个倔强的死小孩,终于知道自己的好了。”


王源没有打断他,他慢慢的沉浸在了回忆里。


“可是也就是在那一年,我发现了变化。我们三,各自的行程越来越多,我当时也是忙着自己的艺考,三个人分开去做自己的事,好像真的就从那时候开始,也许可以说是一个节点?我们聚在一起的时间居然越来越少,到后来居然只剩下见面会的时候集训才能见到。往往是千玺刚从横店拍戏回来我正好去,两个人在机场匆匆的见一面又各自开始忙,拍戏或者是录歌闲下来的时候看一下微信才发现几个月都没有发过一条消息,空荡荡的界面。”


王源想到了那几年,真的三个人各自忙到彼此的生日会都没办法聚在一起,只能录个VCR,再不能像小时候那样在后台你追我赶的玩,开心起来再来个假人挑战。


“所以你就要离开?”


王俊凯喝了口冷透的咖啡,摇摇头说:“不是的,一开始决定走这条路的时候就知道我们总有一天会这么忙,如果是因为这个离开,我也不会是王俊凯了。”


王俊凯顿了顿,继续说到:


“其实,真正离开是因为千玺。王源,我藏不住了。”


“小时候的王俊凯可以毫无顾忌的黏着千玺,可以随意的跟千玺撒娇,可以任性的去做一些事,可是长大了的王俊凯呢,长大了的王俊凯发现他要藏住自己的感情,长大给了我更多的机会去做一些事,但是它同时也剥夺了我任性的权利。”


“组合成立第七年的时候,我是在一个深山老林里拍戏,几乎完全和外界失去联系,结果那天收工后我低头发现手机还是没信号的时候突然听到耳边软软的一声‘小凯’我抬头一看就是千玺。”


王俊凯停下来问王源:“你知道人是在什么时候沦陷的吗?”


王源摇摇头。


王俊凯说:“就在那些最平常的场合,无论是单独在一起,还是很多人都无所谓,在对方全无防备的时候说一句悄悄话,什么都行。那时候千玺弯腰在我耳边对我说那句小凯的时候,我心里就一个想法。”


王俊凯定了定继续说:“的确如此。”


“所以你拍戏回来就选择了离开?”


“王源,那不能叫离开,或者说叫逃离。”


“可是,你为什么不问问千玺,也许他……”


“王源,”王俊凯打断了他,“根本不用问,他爱我,我知道。”


王源沉默了。


是,他早就该明白。


“王源,不管是什么结果,我都舍不得。我不能接受我们熬过那么多日子得来的勋章被灰暗遮盖,千玺是一个骄傲的人,从小就是,小时候生日会自己因为腰伤练不好的舞蹈会难过的红了眼眶,一件事不做到最好他根本不会拿出来给别人看。尽管你们都说他是个温柔的人,我也能看到他骨子里的骄傲和倔强。”


“喜欢的时候,拼命靠近,爱的时候,只想保护。”


王俊凯说完一口喝完咖啡,再没有开口说话。


王源呆呆的坐在了沙发上,他终于得到了他想知道的答案,心里却没有尘埃落定的轻松,反而更加沉闷。


他沉默了半响,突然一拳打向眼前人的脸,王俊凯没有躲开,这一拳王源是带了怒火的,王俊凯半边的脸一下子就肿了。


“王俊凯,你他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


王源大声的对王俊凯吼,吼完自己也红了眼眶。


“妈的,都是傻逼!”


王源缓缓的坐在了地上,爱而不得,爱而不得。


“行了,一哥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要不要我给你做饭吃?”


王源没有回答,他站了起来,背对着王俊凯,半晌问了句:“千玺,知道你给他写歌吗?”


王俊凯捡起刚被王源突然打他他不小心挥出去的书,笑着说:“你觉得呢?”


我觉得?王源苦笑了一下。他都能看出来,千玺怎么会不知道呢,他这两个兄弟啊。对啊,故事讲完了,窗外的梨花也白了,人走茶凉,只剩你这个听故事的人却还欲说还休,故事并不动人,你怎么哭得那么认真。


“王源。”


王俊凯在他身后喊了声。


王源没有回头也没有走,他就静静的在那里站着。


“我今年31岁了,今天是11月7号,你看,再过几个小时,你也要三十岁了,三十而立,我们都放下了,你也不必再执着。”


是啊,不必再执着。


王源回头,看着王俊凯说:“好,我答应你。”


王俊凯也对他笑开,熟悉的小虎牙配着半边肿着的脸,有点好笑。

 

 


王源从王俊凯家走出来后就在他家小区里一遍又一遍的绕圈,等到华灯初上的时候才意识到很迟了,他就在附近公园里的长椅上坐下。


手机的消息忽然响起,王源拿出来一看是助理发过来的,千玺的新片要上了,过几天会来他的节目宣传,新片里面千玺演的是个赛车手,助理最后还调侃的说了句,源哥,你们以前不是还穿过赛车手的衣服吗,还唱过首歌叫信仰之名,你还记不记得?


王源仔细回想了半天,模糊的几个调,怎么也凑不出完整的歌了。


原来他不经意间也忘了很多事了。


王源按灭手机屏幕,刚好是零点,他三十岁了。




我见过你,在海面驾驶一列私人火车,往返于少年时代和今夜。一次又一次,直到汽笛哑了,你也不再唱歌。窗外都是后退的风景。

 

少年再见

三十而立

 

---------------

考完四级心情写照

都是我编的 PS:好想再听三宝唱信仰之名


评论(34)

热度(205)

  1. 季_风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