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难言

无可上升*3

 

夏谌文

————————————

 

 

总有人懂你的言不由衷和沉默不语

 

夏常安是在一个体育课上注意到谌浩轩的。

 

他们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总是带着一股夏天的风的味道,穿着白衬衫骑着单车,风把衬衣吹的鼓鼓的,头发随意的绕出凌乱的弧度,嘴边带着笑,路过你身旁吹个口哨变戏法一样从口袋里扔给你一颗糖,你慌慌忙忙的接住看清是吃过的糖纸刚想发火,少年早就远去,留给你一个背影和坏坏的在背后挥着的手。

 

浓的化不开的青春味道。

 

但这些好像都跟谌浩轩没有任何关系,大多数时候他都沉默的让人有些讶异。

 

谌浩轩身上有很多光环,殷实的家境,让人羡慕的成绩,似乎不用费什么力气就可以轻松的在学校的光荣榜上看到他的名字。夏常安记得曾经有人想要巴结他会特意去跟他说他又拿到年纪第一了,谌浩轩那个时候正准备去图书馆,他淡淡的抬头看了一脸期待的等着他回答的人,平静的说了句:“你挡到我了。”当时隋玉在那个男生后面笑的一口水就喷出来了,他边笑边说:“哎,你让让啊,挡到人了。”结果谌浩轩绕过那个男生走到隋玉面前,看着笑得开心的隋玉,再次开口:“你也挡到我了。”隋玉瞪大了眼睛,夏常安在边上看不下去了,他一把拉过隋玉,眼神随意的往谌浩轩身上一瞥。

 

小子挺拽的啊,长的倒是清清秀秀的。

 

夏常安就是这件事记住谌浩轩的,不过他也没多留心思,毕竟他的生活太充实了。他是学生会的会长还是跆拳道社的。下课后就要匆匆赶去训练,满身汗从场馆里出来后去篮球馆捞隋玉顺便打劫一个冰淇淋,然后哼着歌回家。

 

他实在没时间分给一个总是沉默不语的人。

 

但是事情在那节体育课上有了变化。

 

那节体育课是篮球训练,他和一帮人分队打球的时候,他和隋玉的队少了一个人,夏常安这个人很怕麻烦,他直接拒绝了隋玉去别的班再找一个人过来的说法,本来一节课就没多少时间还要耽误,那还打什么比赛。

 

然后夏常安的目光里突兀地闯进了一双眼睛。

 

是谌浩轩。

 

有些厚实的刘海被梳的整整齐齐的贴在额头上,白色的衬衣扣的正规正矩的,不像他,从来不会好好扣扣子,干嘛做事都那么精确像个机器人一样。

 

夏常安也没有多想,他直接把篮球往谌浩轩的方向一扔,对他喊:“哎,谌浩轩,过来一起打球吗?”

 

谌浩轩正准备去找老师谈一下昨天课后的题目,突然被喊了一声,他有些讶异的转了个头,视线就被一个篮球占据,他来不及反应直接就被砸到了头。

 

“呲”

 

谌浩轩下意识的喊了一声,然后他用脚控制住那个砸到他的篮球,同时用手揉了揉刚被砸到的地方。

 

夏常安看闯祸了,连忙从篮球场跑过来,他有点愠怒,不都是一个年纪的男孩子吗,怎么连这样一个球都躲不开。夏常安从来不善于掩饰,他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

 

“你连躲开这个球的能力都没有吗?你不是很厉害的吗?”

 

隋玉在边上犹豫了一下,最后没有拉住夏常安。

 

谌浩轩用脚把球踢给夏常安,他的刘海被球砸的有些散乱不像之前那么平整,露出了一点眉毛。

 

“我不认为被球砸到和个人的能力有什么关系,首先,我不喜欢不可控制的事,你看,是你突然喊我把球扔过来的,这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所以我被砸也很理所当然。”

 

夏常安看着板着脸在他面前认真的解释的谌浩轩,忽然生不起来气了。

 

反而有些烦躁。

 

夏常安没有再说话,他用脚一勾,本来在他脚边的篮球下一秒就被他稳稳地接到了手里。

 

“你要和我们一起打吗?”

 

“我为什么要跟你们一起打球。”

 

夏常安心里有些无语,想打就打了,为什么一定要一个理由,难道在谌浩轩的世界里,每件事都需要一个理由吗?他偏头看了一下刚谌浩轩被砸到的时候放在地上的本子,上面写满了数学公式和推论过程,他心里一动,抬头看着谌浩轩自信地开口说:“因为我们有三个人,他们有四个,人数上不公平,这件事情是可以被控制的,只要你加入。”

 

谌浩轩抬头看了一下夏常安身边的人,心里过了一下人数,然后对着夏常安点头说了声好。隋玉在边上一脸懵逼,这就答应了?没有一点点防备?

 

夏常安转身往篮球场走,隋玉跟过去,凑到他身边问他为什么他那么说谌浩轩就答应了。

 

夏常安没有回答,他只是回头看着跟过来的谌浩轩笑了一下。很简单,用他喜欢的方式和他沟通就好了。

 

最后比赛打起来的时候,夏常安和隋玉完全被谌浩轩给吓到了。这个平时不爱说话也不怎么打球的人篮球居然打的那么好。直接接过夏常安传给他的篮球一个三分稳稳的进篮,本来还对他有些不放心的夏常安都忍不住喊了声Yes。谌浩轩完全褪去了平时在教室里的沉闷模样,抢篮板球,动作都做的干净利落。

 

不出意外的,他们赢了,对方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比赛结束之后,夏常安已经完全放下了对谌浩轩的成见。十五六岁的男孩子,本来就是少年心性,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足以抵消所有或许有或许没有的所谓隔阂和坏脾气。

 

“谌浩轩,看不出来啊,你球打的这么好!刚最后一个三分球帅呆了!”隋玉直接就揽过谌浩轩的肩膀,笑着对他说。

 

“啥也不说了,我请你吃冰,以后就是朋友了。”

 

谌浩轩似乎有些疑惑,他抬头看着夏常安。夏常安看着对方刚打完球脸上还泛着红光的模样,刘海已经完全中分了,露出饱满的额头,鬓角带着些汗珠,眼神疑惑的看着他,他忽然觉得,现在的谌浩轩才是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

 

他笑着在另一边勾住谌浩轩的脖子。“走走走,去吃冰,不会害你的,放心好了。”

 

“你没吃过冰淇淋的?”

 

在隋玉拆开第二个冰淇淋的包装纸同时震惊的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谌浩轩还在拿着手上的冰淇淋发呆,已经有些化了,包装纸上渗出了一层水雾。

 

夏常安看着谌浩轩不说话的样子,他叹了口气吧谌浩轩手上的冰淇淋拿过来,撕开包装纸然后递给他,努努嘴说:“吃吧。”

 

谌浩轩有些迟疑,最后还是接过来。夏常安也没有多说,他坐的靠近了一点谌浩轩,大口的咬下了一口冰淇淋,然后把手中的冰淇淋对谌浩轩挥了挥。

 

谌浩轩没有再犹豫,直接一大口咬了下去,下一秒就被猝不及防的冰到,整个脸揪成了一团,他有些委屈微微睁着眼睛看了一下夏常安,似乎是在奇怪他为什么可以吃那么一大口。

 

夏常安看着眼前人的模样,忍不住就笑了,谌浩轩还是很可爱的嘛,也不像别人说的那么冷冰冰的啊。想着他又更大口的咬了一口,把头歪到谌浩轩面前夸张的嚼了起来,笑的眉眼弯弯的。

 

隋玉看着夏常安类似于智障的表现,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完了,中二魂又燃烧起来了。

 

结果下一秒谌浩轩就更大口的咬了一下手中已经化了冰淇淋,也夸张的嚼了起来。隋玉表示惊呆,同时撕开了第三个冰淇淋的包装。

 

吃完冰淇淋谌浩轩就去车站坐车了,他家里人今天有事让他自己坐车回家。夏常安和隋玉去取车准备骑车回家,刚推车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谌浩轩上公交车的侧影,夕阳巨大的落幕洒在他的头发上,整个人都显得很温柔。夏常安吹了声口哨,谌浩轩似乎没有听到直接就上了车,然后车门缓缓关上,夕阳的光随着关上的车门一点点的隐没。

 

“常安,我那时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现在浩轩也不在,你跟我说呗。”

 

夏常安已经骑上了车,他笑着回头看着隋玉,突然猛的用力一蹬,一下子骑出去好远,“追上我就告诉你。”

 

“夏常安你等着,你隋玉哥车技也不是盖的!”

 

夏常安大声的笑着往家骑,少年的刘海被风吹的完全飞起,解开的白色衬衣被风吹的向身后飞起,扬着一个微微弯起来的弧度,里面的白色小背心被汗水浸透,风穿过去有些微凉。

 

夏常安看着背后还在奋力追赶他的隋玉,一边笑一边更加大了自己蹬车的力气。

 

很简单啊,谌浩轩习惯观察,在谌浩轩迟疑不定的时候,你只要让他知道他即将做的事情是可以控制的,他就一定不会拒绝,也许还会小小的和你争一下,比如今天和他吃冰,最后被冰的做了一个wink.

 

真是很可爱的人呐。

 

 

 

 

谌浩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他过去的十几年里,他其实不理解朋友是怎样一种存在,他一直独来独往的,所幸家里人也不去强求他一定要融入别人的生活圈,他也就落个清闲,自己和自己相处的到现在。

 

可是夏常安成了他十五岁里最大的意外。

 

下课后他还在慢悠悠收拾书包的时候,他就已经从后桌跳到他面前,直接按下他的手,笑着看着他的眼睛说:“浩轩,我们去吃午饭吧,你肯定不知道食堂哪里好吃,我带你去吃。”也不管谌浩轩有没有同意,胡乱的把他的东西统统塞到书包里,拉上拉链,一手拿着书包,一手揪着谌浩轩打的工工整整的领带,嘴里喊着“隋玉”直接就往教室外走。

 

谌浩轩盯着自己被塞得乱七八糟的书包,微微叹了口气,他挣脱了夏常安的手,拿过自己的书包背过,然后把夏常安斜背的书包给他理正,做好这一切后,谌浩轩对夏常安点了点头说:“走吧,吃饭。”夏常安看着乖乖背着书包走在他前面的谌浩轩,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被理的规整的书包,忍不住就笑了。

 

“真是矫情的习惯。”

 

然后他就跑上去把谌浩轩的头发揉乱,在他反应过来之前笑着跑远,他知道谌浩轩那种咸鱼性格一定会先把头发拨弄好再来管他,他就站在食堂门口双手插在口袋里笑着看着那个人傻傻的站在那用手拨弄着刘海,反而理了一个豁口,他就觉得谌浩轩好傻,又好可爱。

 

至于隋玉,早就被他打发去买饭了,那家伙长着个讨食堂大妈欢心的脸,每次他去买饭的时候总是肉最多的。

 

 

 

“哎,你们看这个。”

 

吃饭的时候隋玉把自己的手机往正在吃饭的谌浩轩和夏常安面前一放,夏常安本来正在低头啃着排骨,他随意的瞥了一下,一行醒目的大字:

 

AI是否该拥有人类的情感引发争议

 

“安安,你会很快就适应国外生活的,妈妈相信你。”

 

谁?谁在说话?夏常安突然有一种眩晕的感觉,胸口沉闷的压抑,手机上的那行字在他面前重组成模模糊糊的一串数字,怎么也看不清。

 

“拿走,快拿走!”

 

夏常安对着隋玉大喊,隋玉不知道怎么了,他来不及收回自己的手机,夏常安就直接手一挥把隋玉的手机挥到了地上。

 

“啪”屏幕碎裂。

 

随着屏幕的碎裂,压在他心口的沉闷感也消失了。夏常安呼出一口气,抬头就看到一脸震惊的看着他的隋玉和依旧在安心吃饭的谌浩轩。

 

“我靠,夏常安你发什么疯?只是一条普通的消息而已啊,我以前吃饭不经常给你看八卦的吗,你今天怎么了?”

 

夏常安没有回答,他沉默了一会,然后收拾自己还没吃完的餐盘起身就走了。

 

隋玉看着夏常安走远的身影,他还没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好看向一直低头沉默不语的谌浩轩,谌浩轩抬头看着隋玉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和瞥向夏常安的眼神,说了一句:“我吃过了,你慢吃。”然后起身也走了。

 

隋玉在原地一脸懵逼,不就一个普通的推送消息吗,他到底做错了什么,想不通的他只好低头咬了一口肉,算了,还是先吃饭,今天菜味道不错。

 

 

 

谌浩轩走进教室的时候就看到夏常安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头埋在衣服里,只留着一个发旋,难得的安静。他走过夏常安身边的时候拿走他的水杯,转身出了教室。

 

过了一会谌浩轩回来把接好水的水杯放在夏常安桌子上,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喝水,今天中午菜有点咸。”

 

夏常安透过衣服的缝隙看到在他身边的谌浩轩又拿出一本书开始看,没有再过多的言语,他忽然又有一种才认识谌浩轩时候的烦躁,好像总是抓不住他。

 

他没有回谌浩轩,把头撇向一边装作睡觉。

 

“谌浩轩,老师找你有事。”

 

有人站在教室门口喊了一声,夏常安感觉一阵风掠过自己耳边,吹起了他鬓角的一些细碎的头发,转而又归于平静。

 

他抬头起来看,教室里只有他一个人和他桌子上的一杯带着刚走的那个人温度的杯子。

 

“真是,就不会问问我中午怎么回事吗,真是不会说话。”

 

夏常安嘟囔了一句,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温的。

 

刚好合适的温度。

 

 

 

蝴蝶,各种各样的蝴蝶,铺天满地的晕染了整个世界。夏常安只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隐没在一群蝴蝶里,他似乎在等人,夏常安想要走进再看清一些,蝴蝶突然集群的向他涌来,他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知道往哪里跑。

 

“不要!”

 

夏常安突然惊醒,房间里很安静,只有时钟摆动的滴答声,窗外夜色正浓。他看了一下床头的闹钟,凌晨两点二十八。

 

夏常安从床上坐起来,他的刘海被汗打湿了,额上全是细密的汗珠。

 

好奇怪的梦,尤其是在看到那个白色的背影的时候,他有一种无力的悲伤感层层叠叠的涌来,可是他根本不知道那是谁,还有那些密集的蝴蝶,那到底是什么?

 

“奇怪……”

 

夏常安喃喃道,他再次躺回到被窝里,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一闭上眼睛就看到那个白色的身影,一点点的拉远到最后只剩一个点。

 

一夜无眠。

 

第二天隋玉看到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的夏常安,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然后拍了拍夏常安的肩膀,“哥们,不用因为摔了我手机就这么内疚的,我不怪你。”夏常安看着隋玉一脸慈母般的表情,他没好气的把他手从肩膀上拿下来,翻着白眼对他说:“行了,昨晚失眠了,做了个奇怪的梦,你还没那么大的面子,让我为你失眠。”夏常安说完在眼角的余光里看到谌浩轩走进来的身影,背着个大大的黑色书包,眼睛埋在有些长的刘海里,好像也没有休息好,脸色有些苍白。

 

夏常安撇下一脸心痛表情的隋玉走到谌浩轩身边,走进才发现他脸色苍白的可怕,嘴唇上起了一层薄薄的皮。

 

“浩轩,你怎么了,没睡好?”

 

谌浩轩微微抬头看到夏常安的时候,他愣了一下,略略的后退了几步,摇摇头没有再说话,夏常安还想再问的时候,老师就进了教室在讲台上准备开始上课,他只好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准备放学再去问问他。

 

好不容易等到放学,夏常安因为昨晚几乎根本没睡,整个人晕晕乎乎的,几次在课上睡过去,下课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他才悠悠的醒过来,胡乱的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收起来,抬头准备去催谌浩轩的发现,才发现他已经不在位子上了。

 

夏常安有些疑惑,今天谌浩轩怎么这么快,他迅速的跑出教室,拥挤人群里,哪里有那个沉默的白色背影呢。

 

“常安,今天浩轩怎么这么快啊,要不要一起约了去打球?”

 

隋玉在他身后问他,夏常安摇了摇头,他对隋玉说:“你去打球吧,我昨天没睡好,今天就先回去睡觉了。”

 

“行,那我和丁纬他们去打球了啊,你回家注意安全。”

 

夏常安没有回头对隋玉挥了挥手,拉了拉书包带就走进了人群。他今天没有骑车过来,准备走回去。这个时候街道上人还是很多的。夏常安很少这个时间段就回家,没遇见谌浩轩之前,他会在跆拳道社训练,认识了谌浩轩之后,就天天和他呆在一起。隋玉有时候也很诧异,隋玉一直自诩他是很会和别人沟通的人,但是他遇到谌浩轩也没办法了,可是夏常安似乎很能理解谌浩轩的世界,他总是能在隋玉看来万年不变表情的谌浩轩脸上看到很多灵动的小表情。

 

谌浩轩左边眉毛皱一下的时候说明他在想事情,这个时候你最好就不要去打扰他,当然了,你也可以去打扰,反正他也不会理你的。

 

谌浩轩紧张的时候习惯把左手的食指卷在右手的掌心里,整个人乖乖地坐的笔直就像一个小学生。

 

谌浩轩冷的时候喜欢微微抬起来右边的脚,偶然摩擦一下地面,他不会主动去表达自己想要什么,也不会去取悦别人,总之,他是一个难言的人。

 

夏常安想了想,给谌浩轩下了一个这样的定义,但是他觉得无所谓,总有人懂你沉默背后的声音,比如,夏常安。

 

夏常安想到这里,心里像是裹了蜜糖般有点小小的欣喜又掺杂着一点说不出理由的自豪。刚好他路过一个橱窗,在玻璃的反光镜里看到自己笑的有点傻的模样,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他拉紧自己的书包带,快步往家的方向跑。

 

 

蝴蝶,如潮水般的蝴蝶。

 

四面八方层层叠叠的涌过来,密不透风,他又看到那个白色的瘦削的身影,这次他好像看清楚了一点,但还是模糊的看不清是谁。

 

“你是谁?”

 

他听见自己大声的问了那个背影,那个人像是没有听到似的,反而是周围的蝴蝶再次向他涌来,他躲避不及,大喊一声惊醒了过来。

 

又是相同的梦,夏常安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他床头上的闹钟显示着时间点,凌晨两点二十八。

 

夏常安不是一个相信巧合的人,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在他连续两天做了同一个奇怪的梦之后,他就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巧合。到底怎么回事?那个白色的身影是谁,还有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蝴蝶?

 

夏常安起床坐到自己的书桌旁,打开了电脑,在百度搜索里打下了做梦时梦到蝴蝶这几个字,他还没有按下确定,电脑的页面突然跳转,接着陷入一片漆黑。

 

夏常安有些懵逼,他敲了敲自己的电脑,一点反应也没有,他有些泄气的锤了一下桌子,破电脑,坏的真不是时候。

 

夏常安懊恼的走到窗边,今天晚上估计又睡不着了,那些蝴蝶到底代表了什么?为什么他一看到那个白色身影就有流泪的冲动,他那么大声的喊为什么那个人就跟没有听到一样?

 

这一切到底怎么解释?

 

想不通。

 

夏常安摇了摇头,转身往自己的床上走,还是躺一会吧,也许就睡着了。路过书桌的时候他随意一瞥看到了自己书包里露出来的一截牛皮纸包装本,这是什么?

 

夏常安有些疑惑,他快步走过去把它从书包里抽出来,是一本牛皮纸包装的笔记本。

 

这是谁的?

 

他翻开了第一页,一下子就带上了笑容。

 

工工整整的笔记,每一页都标着记录的时间,记的方式完全就是浓浓的谌浩轩风格,一丝不苟里带着一点古板的可爱。夏常安往后翻,在今天的日期下面看到了一句话:

 

今天看你一直睡觉,我的笔记给你看。

 

夏常安笑着把笔记合上,往床上一躺,钻进被窝里,把床头的小灯打开,认真的开始看谌浩轩记的笔记,笑容也一点一点的蔓延。

 

“喜欢你啊,喜欢你啊。”

 

夏常安边看边随口说到,说完他愣住了,喜欢?他喜欢谌浩轩吗?

 

大概吧。

 

他喜欢在上课的时候看着谌浩轩安静的发旋,一圈一圈的绕着,柔柔的圈住了他,他喜欢谌浩轩那种木讷呆板的关心人的方式,他不怎么会说话,也不喜欢说话,可是他会给你递上一杯温度正好的水,他会默默的记好笔记放在你的桌子上,他知道你的性格不会看就会全部收进书包。

 

谌浩轩把自己所有的温柔用一种无言的方式留给了他,也许谌浩轩自己都不知道,他可以对一个人细心温柔至此。

 

夏常安慢慢的合上笔记本,他磨砂着牛皮纸笔记本的封面,并不平整的封面刺的他手心有点疼,也有点悸动。

 

他想,夏常安喜欢谌浩轩了。

 

他喜欢这个仿佛被格式化的男生,他想起生物课的时候,隋玉调侃谌浩轩无趣的就像一个单细胞生物,可是夏常安忽然也想去做一个傻傻的单细胞生物,吃谌浩轩的醋。

 

想想就觉得很幸福呀。

 

夏常安缩进被子里,笔记本被他放在枕边,他笑着闭上了眼睛,居然没有再看到那个白色的单薄身影,也没有那种胸口压抑的沉闷感,很快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夏常安看到谌浩轩的时候,上去就把对方拉进了怀里,笑着在他耳边说:“谢谢浩轩呀,笔记记得很好。”谌浩轩默默的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面无表情的看着夏常安,伸出手,“那看完了笔记本给我。”夏常安也习惯了谌浩轩的表达方式,他从书包里拿笔记本的时候,随口问了一下,“你昨天怎么回事,脸色那么差。”下一秒在他身边站着的谌浩轩突然沉默了,夏常安也感觉到了一点不对,他默默的靠近了一步,轻声的问:“怎么了?”

 

谌浩轩过了好久之后摇了摇头,转身往教室走了。

 

夏常安也没有再问,快步跟了上去。

 

 

上午上课的时候夏常安一直心不在焉,他盯着谌浩轩在前面安静的发旋,忍不住就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等他反应过来,才发现写了满满一纸的谌浩轩。夏常安有些不好意思,他四处瞅瞅见没有人注意他后,把纸揉成一团胡乱塞进了抽屉里。

 

外面的云翻卷着,一点点涌着聚集起来。

 

夏常安有点困,他揉揉自己的眼睛,视线慢慢的没法再聚焦。

 

“这个程式会不会太冒险了?”

 

“可是没有这个程式他还是安安吗,你想过没有?”

 

“轰隆”一声,巨大的雷声在天边划过一个不易察觉的痕迹,夏常安突然惊醒过来,他揉揉自己的头发,抬头才发现教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只剩下了他和谌浩轩。

 

咦,已经下课了吗,隋玉怎么没有叫他?

 

夏常安耸耸肩膀,脑子里又冒出刚刚没有头绪的两句话,他摇了摇头,从座位上离开,走到谌浩轩身旁,他一直埋头在写着什么。

 

“浩轩,干嘛呢?”

 

谌浩轩听到他的声音后立刻用手盖住自己写在纸上的东西,夏常安被他神经兮兮的样子搞得有点想笑,他索性坐在谌浩轩身旁,假意去扯那张纸。

 

谌浩轩咬着唇,手死死地抓着,夏常安看着谌浩轩咬的有些发白的嘴唇,他有点害怕,立刻放开,有些担心的开口问:“浩轩,你怎么了?”

 

一直沉默的谌浩轩突然抬头,他直直地看向了夏常安。

 

怎么去形容那种感觉?

 

谌浩轩的目光一直就是淡淡的,好像周围的一切事情都和他没关。今天谌浩轩的目光看过来,像是秋天亦暖亦凉的光影里投射在你衣服上的一粒尘埃,掺杂着一些东西,但是夏常安描述不出来,就像他某一次午睡醒来,觉得夏日午后好像夕阳的颜色。

 

谌浩轩突然扑过来抱住了他,夏常安愣了一下后回抱了过去,慢慢收紧了手。

 

夏常安有些不知所措。

 

“常安,这周日来我家吧,我有事和你说。”

 

谌浩轩低沉又清雅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好。”

 

很多年后谌浩轩想起那个席卷着尘埃和雨声的下午,空气里弥漫着雨后不知名的青草香和夏常安发梢淡淡的洗发露味道,充斥他的整个视野。他就会问自己如果当时夏常安不那么斩钉截铁的回答好,也许很多事都不一样了。

 

那是很久以后了。

 

 

夏常安周日早上很早就醒了,他在自己的衣柜面前皱起了眉头,穿什么好呢,浩轩第一次邀请他去他家哎,怎么着也要盛装打扮一下吧?要不穿上那次主持校庆的西服再打个领带?夏常安想想就忍不住笑了,要是他那么穿,浩轩开门时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嗯,夏常安眼光在衣柜里转了几圈,最后落在了一件灰色外套上,就穿这个吧,那次跟浩轩打球也是穿的这件。夏常安把那件灰色衣服拿在手里的时候,觉得自己就跟个要跟谁约会的小姑娘一样,矫情的可以,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唉,夏常安你真是栽在谌浩轩身上了。

 

夏常安出门的时候阳光特别好,他在自己的自行车前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选择坐公交车。在家门口等车的时候,夏常安回头看了一下,总觉得有人在看着他,灼灼的目光盯着他有些不舒服,但是他背后只有路边安静的香樟树。

 

夏常安有些疑惑的收回了目光,就在这个时候,公交车来了,他也就没有多想,转身就跳上了车,在车上看了看,选择了坐在后排靠窗的位置。

 

说来也奇怪,出来是晴空万里的,半路上突然下起了好大的雨,绵绵的涌着无法言明的压抑感,车转过街角时,玻璃窗上洒下一串雨痕,夏常安在车里哈了哈气,在玻璃窗上一笔一划的写下了谌浩轩三个字,不知道为什么,他顺手又在边上写下了一串数字,写完还没来得及看,抬头就看到自己要下车的站台到了,急忙从座位上站起来,从后门下了车。

 

公交车在夏常安下车后缓缓地关上了车门后又开走了,雨越下越大,夏常安写在窗玻璃上的那行字也模糊不清了,那串数字还隐隐约约可以看到:

 

228

 

夏常安看着四处飘散的雨,咬咬牙冲进了雨里,一路往谌浩轩家里狂奔,等他到了谌浩轩家门口的时候,浑身都湿透了。

 

夏常安有些丧气,他出门之前还特意梳了个他觉得帅帅的发型,结果现在整个人都在滴水,发尾还有几滴水顺着他的脖颈落入了衣服里,有些微凉。

 

夏常安哈了哈气,抬手按了门铃。

 

“叮咚”

 

他等了一会,就听到屋里的脚步声,很有规律的一点一点靠近,夏常安微微笑了,典型的谌浩轩式走路。

 

谌浩轩打开门就看到湿漉漉的夏常安,他有些好气地把人拉了进来。

 

“你出门不看天气预报的啊。”

 

谌浩轩边蹲下来给他拿拖鞋边问道,夏常安呆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答。你第一次邀请我来哎,我全部心思都放在穿衣和发型上了,哪有时间管天气预报。

 

夏常安穿好谌浩轩递给他的拖鞋后就跟着谌浩轩去了客厅。

 

他头发上的水珠一点一点的滴下来,客厅的木地板上留下了一串水的痕迹。

 

一直在他面前走的谌浩轩忽然转身,夏常安来不及反应,差点就撞了上去,谌浩轩一把拉住他,突然对他说:“常安,我帮你洗头吧。”

 

哎?

 

夏常安稀里糊涂的就被谌浩轩拉去了卫生间,稀里糊涂的就坐在了板凳上,直到谌浩轩给他浇下一捧热水时他才反应过来,谌浩轩在帮他洗头。

 

谌浩轩的动作很温柔,手指穿过夏常安柔软的发丝,沾了柠檬味的洗发露的指尖停留在他耳鬓的时候,他不自觉的就红了耳朵,谌浩轩好像发现什么新大陆一样,用还带着泡沫的手就去拨他的耳朵,“常安,你耳朵红了哎。”

 

夏常安迅速的从椅子上蹦起来,头发上还沾着泡沫,他抬头看着一脸诧异的谌浩轩,偏过头咳嗽一声说:“浩轩,你出去吧,我自己洗就好了,嗯,就这样。”

 

“可是……”

 

“别可是了,快出去,快出去。”

 

夏常安边说边把谌浩轩推了出去转身锁住了门。

 

谌浩轩呆了一会后自言自语道:“我只是想告诉你,等我把手上泡沫冲干净啊。”

 

 

夏常安迅速的用水把自己的头发冲干净,拿着谌浩轩放在一旁的毛巾边擦头发边对着镜子看,脸颊上还是有一抹微红。

 

喂,夏常安,你怎么这么没出息,人家只是帮你洗头发而已,你怎么就这么不经撩!收回来,别丢人。

 

夏常安头发擦的半干后深吸一口气走了出去。夏常安走到客厅的时候看到谌浩轩在沙发上安静的看书,外面的雨没有变小的趋势反而越下越大,雨水打在玻璃上的声音有些刺耳。

 

夏常安犹豫了一下,走到谌浩轩身边,然后在他身旁的沙发上坐下。

 

谌浩轩感受到身边的沙发凹进去一块就知道是夏常安过来了,他朝着茶几上努努嘴,“喏,喝点热茶。”

 

夏常安也没有回绝,虽然他不喜欢喝茶。他刚端起茶杯的时候,楼上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夏常安抬头一看,是一个看起来很干练的中年男性。

 

这应该是谌浩轩爸爸吧。

 

夏常安用眼神示意坐在身边的谌浩轩,对方只是淡淡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然后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夏常安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谌浩轩爸爸下楼时看到夏常安是愣了一下,转而又恢复平静,他淡淡的对坐在沙发上的谌浩轩开口:“浩轩,你朋友?”

 

谌浩轩压根就没有抬眼看他,气氛有些尴尬。

 

谌浩轩的爸爸也没有过多的情绪外露,他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转身穿上鞋子打开门出去了。

 

随着“砰”的一声响,屋里又归于平静。

 

夏常安看看谌浩轩又看看被关上的门,想要说什么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索性不开口了,拿着那杯茶慢慢的开始喝。

 

“他是我爸爸,虽然我不想承认。”

 

一直安静看书的谌浩轩突然在他身边开口说道。

 

“我很小的时候就不爱说话,后来去医院检查了医生说我有自闭症的倾向,他那个时候一直忙公司的事,让医生给我开了最好的药,连家都很少回。我妈妈一直就陪着我和我说话,也只有和妈妈呆在一起我话会多一点。可是妈妈后来也生病去世了,从那天之后我就拒绝跟他再说一句话,我自己也变得更加沉默。”

 

“那天是我妈妈的忌日,可是他完全忘记了。”

 

说完后谌浩轩拿起自己的茶杯缩进了沙发里,没有再说话。

 

夏常安却沉默了。他一直知道谌浩轩不爱说话,不会说话,可是他不知道背后有这样的一层渊源,他似乎看到那时候那个小小的谌浩轩在自己苍白的世界里一步一步地走着,看不到光,找不到路。

 

他心疼。

 

夏常安忽然靠近拿走谌浩轩手里的杯子然后紧紧抱住了他。

 

谌浩轩没有挣脱,他似乎可以感受到夏常安身体里涌出来的层层叠叠的难过,他用手拍了拍夏常安的后背,轻轻开口说:“常安,可是你不一样,你会用我可以接受的方式跟我沟通,所以,你对我来说,是特别的。”

 

夏常安慢慢放开谌浩轩,谌浩轩看着他突然就笑了,嘴角边的两个梨涡笑的深深又浅浅。

 

“我觉得,挺开心的。”

 

夏常安第一次看谌浩轩笑,他也忍不住就笑了,笑着笑着眼眶又微微的红了。

 

傻子,你对我也特别,你不会说话我来说,你不能理解的事我慢慢告诉你,你害怕的我来抗,你只要做谌浩轩就好。

 

这样我也很开心。

 

 

 

夏常安从谌浩轩家里出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马路上凹凸不平的地方盛满了积水,他心里有点暖又有点酸,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谌浩轩家的房子,然后转身往家走。

 

夏常安到家的时候感觉很不对,门口多了一双鞋子,家里来人了吗?他疑惑的脱下鞋子走进去,就看到爸爸妈妈坐在沙发上的背影,旁边还有一个有些眼熟的人,好像在那见过。

 

“我回来了。”

 

坐在旁边的那个人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两个人都愣住了。

 

这不是谌浩轩爸爸吗?他怎么会来我家?

 

夏常安虽然疑惑,但还是喊了一声叔叔。

 

一直对他说话都很温柔的妈妈突然大声的对他吼了一句:“你上楼去自己房间,我没喊你不准出来!”

 

夏常安很不解,但也没有多问,转身就准备上楼。

 

“等一下!难道,他就是那个孩子?”

 

夏常安的爸爸妈妈突然沉默了,气氛像是到了冰点。

 

夏常安也停下了上楼的脚步,疑惑的回头看着沙发上的三个人。

 

“孩子我问你,你最近有没有做梦,梦里有很多蝴蝶?然后你有没有感觉一直有人跟踪你?”

 

夏常安愣住了,梦里如潮水般的蝴蝶似乎再一次向他涌来,他快速的跑到沙发边看着谌浩轩爸爸说:“你怎么知道?”

 

谌浩轩爸爸摇摇头,他看着一直沉默的夏常安父母,“你们还要隐瞒吗?”

 

夏常安现在是一头雾水,他转而看向自己的父母,一直沉默的妈妈突然开口说:“安安,你去厨房拿个苹果和水果刀。”

 

夏常安没有动,他一直看着自己的妈妈。

 

“我让你去你就去!”

 

夏常安只好快速去厨房拿来了苹果和水果刀,递给妈妈时,夏常安妈妈忽然抽过水果刀,拉起夏常安的胳膊就划了过去。

 

“妈妈!你,嗯?”

 

没有想象中的鲜血涌出,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夏常安看到了密密麻麻的线路,相互交叉着缠绕在他身体里。

 

“这,这是什么?”

 

“安安,是爸爸妈妈的错。”

 

坐在妈妈身边看着一切的爸爸沉默半响后开口说道。

 

“你是AI,是最新科技的产物。”

 

“什,什么?”

 

“你仔细回想一下,我和妈妈是不是一直叮嘱你不要去碰刀具?你碰过的电子产品是不是都会出一定程度的问题?我和妈妈是不是从来没有在你面前提过AI?”

 

随着夏常安爸爸的话语,他脑海里闪过一幕一幕的画面,自己想打开电脑时电脑突然就黑屏了,隋玉给自己看一条有关AI的消息,他耳边似乎就有人在说话还觉得胸闷难受,还有那些一直纠缠他的梦。

 

夏常安一点点的滑坐到地上,嘴里喃喃的说:“我不是夏常安,我是谁?”

 

“不是的,安安,你就是我的安安,你就是夏常安!”

 

“不,我不是的,我不是!”

 

“孩子”一直没有说话的谌浩轩爸爸突然开口,他把夏常安拉起来让他坐在沙发上,“你妈妈说的没错,某种程度上,,你就是夏常安,你有他的外貌,你有他的记忆,你有他的一切,因为你本身就是他衍生出来的。”

 

“那夏常安呢?”

 

“他……”谌浩轩爸爸突然沉默,他看了一眼夏常安的爸爸。

 

那个沉默的男人痛苦的抱着头,半响后说道:“安安,他去世了。当时他不想出国,我和他妈妈一定要带他去,结果在去机场的路上出了车祸。”

 

夏常安的头突然很疼,他看到眼前一个穿白色衣服的男孩子隔着遥远又拥挤的人群轻轻向他挥了挥手,然后转身离开了。

 

那是你吗,夏常安。

 

夏常安忽然冷静下来了,他淡淡的开口看着谌浩轩的爸爸。“所以呢,现在告诉我这件事又有什么意思呢?”

 

“孩子,当时你父母根本不能接受夏常安离开的事实,然后一直严谨工作的他们犯了最大的一个错误。你一定不知道,你父母是很优秀的AI工程师吧。”

 

“他们想要违反国际规定,做一个和夏常安一样的AI来代替他们的儿子,也就是你。可是,你爸爸执意给你输入了一个程式,可是这个程式是不完整的,或者说不稳定。”

 

“他想让你变得更像夏常安,可是AI到底能不能具有人类的感情呢?这一直是饱受争议的话题,你爸爸很聪明,他研究出了这个程式,并给你输了进去,这样,你的确就是一个完美的夏常安。”

 

完美的吗。

 

“可是事情还是败露了,AI管理局已经派出人来跟踪你了,只等着上面的指令就会逮捕你。”

 

“然后呢?”

 

谌浩轩爸爸叹了口气。

 

“销毁。”

 

夏常安没有再说话。

 

“可是孩子,你本身的程式也出现了问题,谁也不知道下一步会怎么发展,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你自己抹去这个错误,它本来就是不应该发生的。”

 

“不行,安安,不可以!”

 

夏常安的妈妈忽然扑过来抱住了他。

 

“这是最好的办法了!不然等AI管理局的人找到他,你们也会被抓进去!”

 

夏常安略用力挣脱了妈妈的怀抱,他偏头对着谌浩轩爸爸说。“叔叔,你真的很理智,处理什么事情都从最大的利益出发。那么,我会自己解决,现在也求你一件事,下次跟谌浩轩说话,用爸爸的身份吧,他不是你的商品。”

 

谌浩轩爸爸像是被戳到痛处般,慢慢地低下了头。

 

夏常安平静的起身,上楼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书桌前,翻了翻自己的书包才意识到谌浩轩的笔记已经还给他了。“真是糟糕呢,还没来得及拍一张合照啊。”

 

谌浩轩啊,像是一个走在人群最后面的小孩子,他倔强又执着的不去看前面人嬉笑的脸,自己孤独的走,突然有一天一个人强势的闯入他的世界,直接拉着他穿过汹涌的人潮,然后笑着告诉他,浩轩啊,这次你不是旁观者了。

 

可是浩轩怎么办,我好像要食言了。我实在不能看到爸爸妈妈也受到牵连,我想一切的一开始是个错误,那就我来结束了它吧。

 

虽然我挺喜欢这个错误的。

 

夏常安,真的很喜欢谌浩轩啊。

 

很喜欢很喜欢。

 

夏常安忽然想起来那天谌浩轩看他的眼神,他总觉得掺杂了一些他看不懂的东西,现在好像突然可以理解了,倔强的不会说话的人不知道怎么告诉你他心里的想法,他带着自己所有的温润目光看着你,告诉你:

 

“我喜欢你。”

 

 

 

谌浩轩睡觉前忽然收到了一条来自不知名人的讯息。他点开看的时候只有一句话和一串符号:

 

浩轩,我是常安。

L  ORYH  BRX

 

这是常安发过来的?谌浩轩看了一会之后果断的在纸上开始演算,不一会儿就写了满满一页,最后算出了一个结果:

 

I  LOVE  YOU

 

 

 

 

夏常安消失了,连带着他的家人,似乎一夜之间就在这个城市突然消失了,干净的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谌浩轩选择了沉默。

 

像是他自己一个人的战争。他的内心已经兵荒马乱天翻地覆了,可是在别人看来他只是比平时更沉默了一点,没人会觉得奇怪。这种战争,注定单枪匹马。

 

夏常安就是谌浩轩的一场战争。

 

夏常安真不是个好人啊,他就是算准了谌浩轩对他最好的温柔,不论是接纳一个人的出现,还是接纳一个人的再也不见。

 

其实谌浩轩还有一句话来不及说:

 

夏常安,我挺喜欢给你洗头的。

 

 

 

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隋玉看到谌浩轩收拾好书包拿起饭卡就走了出去,他微微叹了口气,跟了过去。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夏常安突然的消失,从那之后,谌浩轩变得更加沉默,只有他去跟他说话他才偶尔会回一句。

 

不管是下课还是中午散学后,他都只是趴在书桌上,什么也不说。

 

突然有一天,谌浩轩开始中午放学后收拾好书本就跑出教室,隋玉不放心就跟了过去。他远远的看着那个穿白色衬衣的男孩,孤单单的站在食堂门口,小小声的对过往的人问道:“我可以和你一起吃饭吗?”隋玉忍不住就红了眼眶。

 

谌浩轩真是一个难言的人啊,他不会说话,不知道怎么表达,他用自己笨拙又执拚了一双渐安> 串湦轩 <&END趴在--------------------------趴在书桌上trong>&p>庆耽〪埑~趴在> p>庋〕趴在䕊p;<常重妖精金p>& <的食渪甙戥喜殡 趴在

● 凯千● 好● 夏
然(20) 蔵(187)
iframe>
然(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