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难得情话

给垃圾罗的生贺

现实架空

生日快乐呀 @奇怪的老罗 

-------------------------------

 

 

喜也凭你,笑也任你,气也随你,

愧也由你,感也在你,恼也从你,我从来不会心口相异。

 

 

王俊凯在打开门的瞬间看到一屋子铺了满地的轻松熊和鼻孔鸡套装后,他就知道不好了,匆匆的跑到卧室,打开衣橱,里面衣服都空了一半,他叹了口气在房间的床上坐了下来。

 

家里墙上挂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王俊凯想了一会后打开手机通讯录,在联系人一栏里找到一个号码播了过去。

 

那边接的倒快,响了几声就有了回应。

 

“你好,这里是王源。”

 

王俊凯压制住自己有些往上翻涌的怒火,带着点讨好的口气问:

 

“王源儿,你别和你哥闹,我问你,千玺呢?”

 

耳朵里传来王源嚼薯片的声音,“咔嚓咔嚓”的有点刺耳,“你问小千千啊,你的人我怎么知道去哪了。”

 

王俊凯想到那边王源得意的挑着眉,抱着包薯片边吃边调侃他的样子,忍不住就嘀咕着用重庆话骂了一句,他觉得自己声音放的很低,那边倒是很快就回了信:

 

“哎,老王别骂人啊,行了,我告诉你,易烊千玺呢,他呀,去一羊迁徙了啊。”

 

易烊千玺去易烊千玺了?你逗谁呢,绕口令也不能这么玩啊。

 

“你滚吧,到底去哪了。”

 

王源吃完最后一片薯片,手机被他按了免提放在桌子上,拿起桌边的餐巾纸边擦手边弯腰的对着手机放大声音说到:

 

“行了,你年少轻狂的时候去过的一个地方,别的我不说了啊。”

 

王俊凯还想再问点,电话里就传来“嘟嘟”的忙音。

 

被比自己小一岁的,小时候还和他炒过cp的被称为岁月情长竹马成双的王源就这么给打发了,王俊凯心里很不是滋味,按灭手机屏幕后,他坐在床边陷入了沉思。

 

王俊凯时常很怀念十八岁以前的易烊千玺。

 

那时候的易烊千玺即使是性子里带着点野性,在他身边倒还是乖巧的模样,结果成年以后的他完全就是释放了本性,骨子里的不羁完全的展露,其实他早该知道的,单就那一年他家人从北京开车回湖南老家过年的时候,他就应该知道易家血液里都带着浪漫和流浪的意味。

 

易烊千玺,本来就是一个披着烊皮的小豹子啊。

 

十八岁前,他似乎乖乖地披着他那层的可爱的烊皮,乖乖的做他的幺儿,十八岁以后也不知道哪件事触动了他,忽然觉得烊毛不可爱了,直接扔了自己的外套,展现了自己小豹子的内里,这让薅了这么多年羊毛的王俊凯很懵逼。

 

我的软萌老幺呢,就这么随风而去了?

 

更让他讶异的是,不单单是易烊千玺,连王源,也完美的在成年后展现了自己天蝎座的腹黑本性,尤其是在知道自己和千玺在一起之后,完美的担当了引燃千玺放在他枕边的一串爆竹的责任,炸的他是无处可逃。

 

如果说王俊凯只有一个方法治易烊千玺,那就是把人压在床上的话,那易烊千玺就有无数种方法气的他硬不起来。

 

前段时间他去录一档综艺节目,当时助理跟他说的是野外生存训练,他想着挺好玩的,小时候哪个中二青年没有过探险梦呢,他就接了下来。结果去了之后才知道是跟一群年龄差不多的一起在野外露营,每天就是唱唱歌跳跳舞,玩一些很刻意卖腐的游戏,当场他脸就挂不住了想要发火,即使都二十几岁的人了,他小时候的秉性还留着,不喜欢这种很刻意的炒作去迎合别人的胃口,但是接了也不存在罢录的情况,心里不舒服还是录了下去。

 

跟他一起录节目的也是娱乐圈的新人,其中有一个长的是挺眉清目秀的,看到他毕恭毕敬的喊一句前辈,他着实的被吓到了,单就同龄人而言他也担不起这一句敬语,虽说他也在娱乐园摸爬滚打了十几年了,可是他还是觉得别扭,得空就找了个机会去跟他说了几句,结果一聊才发现两人还都喜欢看《海贼王》,王俊凯当时就如同找到知己一般,那些深埋在心底的中二魂又熊熊燃烧起来了,刚好晚上要举行一场篝火晚会,两人就一直坐在一起聊天。结果图片被导演组当花絮照放了出去,一下子就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两人的cp粉如雨后春笋般就冒了出来,他们录节目的时候手机是要没收的,他也不知道,第一阶段的节目录完他回城的路上刷微博的时候才看到那些照片。

 

面前是巨大而明亮的火光,他微笑着看着身边眼睛被火光印的亮晶晶的少年,眼睛里都是笑意,许是火的缘故,两个人都被渲染的带着点温暖的气息。王俊凯无奈的放下手机,连他本人都觉得这张照片拍的很有戏,更何况那些粉丝呢?

 

千玺那边怎么解释呢?说他们两只是单纯的因为海贼王的中二荷尔蒙吸引?王俊凯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象,心底深深地叹了口气。

 

等到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连夜的奔波他很累,想着千玺也许在等他心里又染了点蜜意,小心的推开门,屋里面一片漆黑,瞬间必须承认他是有些失望的,但想到千玺也是忙着自己的工作一两次顾不上他也是正常,这样安慰自己后他就走到了卧室。

 

房间里是轻绵如海浪般的呼吸声,他微微的摇头笑笑,估计是等他等睡着了,他小心翼翼的踱步到床边准备给一个晚安吻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句他很耳熟的声音。

 

“老王,别亲错人啊,那我罪过可就大了。”

 

WTF?这种调侃中带着不屑,不屑中带着安慰的语气除了王源还能是谁?王俊凯“啪”的一声按亮了床头灯,王源躺在千玺的位置上,睁着双被粉丝称为人畜无害的杏仁眼带笑的看着他,王俊凯有些承受不住的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是王源没错,然后这个时候从王源身边钻出一个脑袋,抖落抖落头发后眯了眯眼睛适应了一下光线,抬头看了一下王俊凯。

 

王俊凯看到易烊千玺的那一瞬间就懵了,小孩有些懵懵的,带着点委屈又有点怪他的意思看着他,头发被压的很凌乱,最重要的是,嘴边挂着一圈白色的浑浊液体?扎心了王俊凯,他就去录个节目,自家老二就把幺儿骗上床了?

 

王俊凯直接把王源从被子里提溜出来,往门外一扔就关上门,也不管深冬他冷不冷,关上门后就往床上一扑,压在易烊千玺身上瞪着他不说话,易烊千玺倒也坦荡,一脸正气的看着他,他实在是被这样的眼神看的没脾气,翻个身坐起来就一个人在那生闷气。易烊千玺倒是被他整乐了,笑着凑到他眼前说:“不是哥,我不就跟源儿躲在你被窝里偷喝酸奶吗,知道你洁癖,你也不能对两个弟弟生这么大气啊。”

 

喝酸奶?

 

王俊凯有些不可置信的低下头去看易烊千玺,对方肯定的对他点了点头,他还是有些不相信,低下头就去吻易烊千玺,还真是酸酸甜甜的,吻完后易烊千玺笑着把头枕在他腿上,梨涡笑的满满的说:“真是隔了个世纪的老年人,思想就是龌龊。”

 

什么你的梨涡没有酒,我却醉的像条狗?根本就是你的梨涡都是奶,我却当成XXXX,王俊凯有些无奈的看着易烊千玺笑得明艳的模样,刻意的忽略了王源在门外声嘶力竭的喊着冷的声音。

 

崽,你不能这么对你男人,你男人毕竟和你差了一个世纪,你吃醋你不能这么玩他。

 

王俊凯从那件事后就深深的思考了一下现在他的地位,首先他是比他们两大了一个世纪的老哥哥,小时候出席活动总是听到一些前辈拍着他肩膀说,小凯你两个弟弟好乖啊,那个时候王源和千玺在他身后乖乖的吃蛋糕,他也确定的点点头,是真的让人省心。现在呢,一个是披着羊皮的小豹子,一个是带着天使翅膀的小恶魔,这世界上还有比有这样的两个弟弟更让人扎心的吗?

 

有,小豹子和小恶魔联盟了。

 

昨天他去参加个晚宴,结果你说巧不巧,偏偏又遇上之前拍综艺节目时和他聊的来的那个少年,座位还就安排在他旁边,王俊凯全程都埋头苦吃,生怕又做什么动作被拍下来回家后就看到王源,刘志宏,易烊千玺一起躲在他被窝里喝酸奶了。

 

结果易烊千玺倒好,直接给他整个消失了。

 

王俊凯往后一躺,后背靠上柔软的被单,鼻腔里涌进一阵柠檬的清香,他想到这是上个星期他和易烊千玺一起去超市买回来的,嫩绿加浅黄的包装让他一下子想到夏天铺天盖地涌来的浪潮和光影。王俊凯眼睛忽然有点酸涩,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叹口气后想了想自己年少轻狂的时候去过哪里,工作忙一直没什么时间出去玩,上一次自己一个人出去玩还是去九寨沟了。

 

九寨沟!

 

王俊凯“噌”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买了最近的北京飞成都的飞机票,订好后王俊凯自信的笑了,管你小羊还是小豹子,我还是演过制服饕餮的凯皇呢。

 

等着吧。

 

下了飞机后,王俊凯就在双流机场看到了他去录制那档综艺节目的宣传片,裹紧了围巾,王俊凯匆匆的从机场走了出来,还好九寨沟他来过一次,也算是熟悉一点,选好了路线和旅行社后就找了个宾馆住了下来。

 

躺在宾馆床上后他给王源打了个电话。

 

“王源,我已经到成都了,千玺是来九寨沟了对吧,你告诉他我也来了,他根本不接我电话。”

 

“啊,你还是不笨的嘛,不过你到的太早了吧,千玺估计还在路上呢。”

 

王俊凯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了一句:“不是,他不是比我先走吗?”

 

王源慢条斯理的声音从话筒里传过来,“对啊,他开车去的啊,你走之前,没发现你家车库里空了啊。”

 

开车来的,开车来的!

 

易烊千玺你真是长本事了!

 

王俊凯无奈的打开微信界面,千玺给他发的消息还停留在昨天,他发过去的千玺也没回,王俊凯有时候觉得微信简直就是漏洞百出,它永远会显示对方正在输入,对方正在说话,但它永远不会显示对方已读。

 

微信真的是和外面的妖艳贱货好不一样呢,它只是贱货,一点也不妖艳。

 

王俊凯无聊的戳着手机的屏幕,千玺现在估计还在高架上开车吧,夜已经很深了,骨子里那股小时候坐四十四个小时的火车去云南玩的自由性格真是一点没变。

 

王俊凯按灭了手机屏幕,房间里一下子落入黑暗,他把自己埋进枕头里,小小声的喃喃道:

 

“你就不能乖一点吗?”

 

落地无声。

 

 

王俊凯第二天早上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他一向有点起床气,也没看是谁打来的,划开就不耐烦的“喂”了一声。

 

那边停顿了一下后说:

 

“王俊凯,我在黄龙景区这里,你可以来这找我,找不找的到就是你的问题了。”

 

王俊凯听到对方声音后立刻清醒了过来,是千玺!黄龙景区?他上次来九寨沟好像没有去过那里,王俊凯在百度上搜素了一下之后,迅速的起床洗漱,也来不及吃早饭叫了辆车就往景区赶。

 

司机听他说要去黄龙景区的时候愣了一下,从成都开过去可是要将近八个小时呢,他带着疑惑回头又确认了一边,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答了声“好嘞”就一脚油门踩着挤进了车流。

 

从成都到黄龙景区要开很久,车窗外的风景也一点一点的晕染过来,多是险峻的山势,司机说他是羌族人,阿坝藏族也是羌族的聚集地,不过现在也已经很多人都汉化了,会说羌族话的人越来越少,他妹妹会,在成都的一个旅行社里当导游,他跟着也学会了点介绍词,如果王俊凯想听的话,他倒是可以也介绍一下沿途的风景。

 

王俊凯盯着他的后背,他穿着件藏青的衣服,说话的声音里带着点烟味,像是暗哑的撕扯出来般,有一种历史的感觉。

 

王俊凯忽然想起很久之前千玺跟他说过的一件事。易烊千玺十八岁后,他似乎一下子给自己带上了成人的桂冠,向全世界宣布他长大了。他时常自己一个人去旅行,昨天还在片场拍摄,今天就拉着行李箱跑到了墨尔本,在那边给他和王源寄明信片,往往那些明信片到的比他回来的还迟,但他还是乐此不疲,王俊凯偶然一次拉开家里抽屉看了看,细细数来竟也是有十几个城市的明信片了。

 

他印象很深刻的是易烊千玺在马德里寄过来的一套明信片,他还写了封信,信里说,他在马德里遇到了一个卖古书的老人,那位老人会说很好的中文也会一点占卜术,他觉得很有意思就跟那个老人聊了很久,临走的时候老人送了他一首诗,他写在明信片后面了。

 

那首诗是林白的《过程》。

 

“小伙子,你看这里是一条江的源头。”

 

王俊凯的思绪被司机的声音拉回来,他透过车窗往下看,水流并不湍急,一点点的往外涌,有一瞬间倒给了他有一天会干涸的感觉。

 

“它会一直流吗?”

 

“那是当然了,这是源头嘛。”

 

王俊凯有些思索的点点头。

 

车在路上一路向前。

 

两岸连山,略无阙处。

 

 

到了黄龙景区已经是下午了,王俊凯想要给千玺打个电话,可是手机一点信号也没有,他向四周转了转,好不容易有了一格信号,他匆匆的拨过去了电话。

 

千玺接的很快。

 

“我在最上面等你呢,你快爬上来,还有,你注意啊,这里会……”

 

“嘟嘟嘟……”

 

王俊凯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信号又断掉了,他暗暗骂了一声,把手机揣进裤兜就买了票往上爬。

 

台阶是一级一级的,空气倒是极清新的,游客不多,像他这样一个人倒是没几个,多是三五成群,走走停停拍拍图片,王俊凯实在是没有看景色的心情,只想快点找到千玺,这些景色下来的时候一样可以拍。

 

王俊凯最后找到千玺的时候他正坐在一处石阶上,这里几乎已经没有游客,本来就不是假期,走到这里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王俊凯离千玺还有三米远的时候停了下来,他就站在那里看着他,易烊千玺背对着他坐着,头发被风吹的有些散乱。

 

王俊凯心里忽然生起一点柔软,他轻轻走过去坐在了易烊千玺旁边,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倒是流水潺潺。

 

许久后易烊千玺开口说:

 

“王俊凯,你觉得我有变化吗?”

 

风是绕着他的头发走的,有几缕会沾染他睫毛的温度。易烊千玺轻咳了几声,眼睛看向脚下的溪流,略微有些暗淡的光泽里映出他一双琥珀色的温柔,王俊凯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安静的坐在那不说话。

 

怎么说呢,他确实觉得千玺有变化,他也知道这无法避免,他自己也一直在改变,若是再让当初十几岁的他看着现在的自己,也许那时的他都不会相信原来多年以后的他是这般模样。

 

“王俊凯,你知道我为什么总是自己一个人出去旅游吗?”

 

“因为我在听故事,其实到一个地方,不一定是去看他最出名的建筑物,更多的我愿意去和一些人聊聊天,也许是一些老人,他们脸上的皱纹里都藏满了沧桑,我想着也许很多年以后我再去同一个地方,也许再遇到,他会笑着仰着头看着我说他记得我。”

 

“易烊千玺总归是自由的。”

 

是啊,王俊凯又怎么不知道呢,十几岁的时候就在一起奋斗的少年啊,总是自由又浪漫,以前的易烊千玺也是这样,他对于自己喜欢的事总是做到极致,喜欢跳舞就努力的开办了自己的舞社,喜欢听民谣,在自己有能力后就背着把吉他走遍了很多古镇去找寻灵感,喜欢他,就把自己所有喜怒哀乐都在他面前展现的淋漓尽致。

 

独独对你,他给了你全部的自己。

 

十三岁的易烊千玺和十四岁的王俊凯,因为王俊凯无意间一点小小的少年骄傲心里的作祟,偷偷走过去给他打了声招呼。

 

他对易烊千玺说,你好。

 

十四岁的易烊千玺和十五岁的王俊凯,因为易烊千玺总是对他刻意的疏远,少年心气的他终是觉得自尊受到了挑战。

 

他对易烊千玺说,我是你大哥。

 

十五岁的易烊千玺和十六岁的王俊凯,因为易烊千玺总是执着的带着腰伤练跳舞,疼的眼睛一抖一抖的,他的心也跟着一抖一抖的。

 

他在自己的手机里打下我心疼三个字。

 

十六岁的易烊千玺和十七岁的王俊凯,因为艺考而紧张的不能睡好的王俊凯,易烊千玺软着嗓音给他唱了很久的宝贝。

 

他轻笑着对易烊千玺说,我终于也有楠楠的福利了?

 

十七岁的易烊千玺和十八岁的王俊凯,一起去客串一部戏,两个人演的是一对战场兄弟,出场也就几分钟,但是因为现场安全措施没有做好,易烊千玺摔伤了手臂。

 

王俊凯在所有人面前发了最大的火转身看着想要安慰他的易烊千玺红了眼眶。

 

十八岁的易烊千玺和十九岁的王俊凯,暑假在公司训练两人晚上睡觉挤在一张床上,易烊千玺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睡觉喜欢戴眼罩,王俊凯起了坏心思,趁他睡着的时候把他眼罩挑起了一边,却突然看到眼罩下易烊千玺清醒且带笑的眸子。

 

他笑着看着王俊凯说,你是不是喜欢我眼睛的颜色。

 

十九岁的易烊千玺和二十岁的王俊凯,分开很久,各自工作,都是在山里拍戏,信号总是不好,戏拍完了,从山里出来后,王俊凯拿着手机打给千玺。

 

他声音有些嘶哑的说,千玺,我不是喜欢你眼睛的颜色,我喜欢你。

 

二十岁的易烊千玺和二十一岁的王俊凯,合作了一首歌,录音棚里各自听着对方唱的Demo,很像很多年前他们在机场候机时听歌的模样。

 

只不过,两个人的耳机,都是一边是红色,一边是蓝色。

 

二十一岁的易烊千玺和二十二岁的王俊凯,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争吵,易烊千玺本就是习惯冷战的人,而王俊凯也着实是生气到不愿意服软。

 

两个人的气氛一下子降至冰点。

 

王俊凯偷偷跑去看了五月天的演唱会,在现场,阿信在演唱会上唱温柔,他说:“你们带电话了吗?拿出来。打给你们喜欢的人,我唱温柔给他听。”全世界都暗了,只剩下全场观众手机屏幕发出的微弱亮光。那些光连接着自己喜欢的人。王俊凯犹豫了好久后还是拨通了易烊千玺的号码,听筒里只传来冰冷的女声: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王俊凯按灭了手机屏幕,他想这一次他跟易烊千玺真的是完了。

 

演唱会没有结束他就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带着妥协和惊讶意味的一声“小凯?”

 

王俊凯没有回头,他就站在那里,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拿出来放在耳边。

 

声音来自耳边和身后。

 

“刚才你在给别人打电话,我现在给你补唱温柔好不好?”

 

王俊凯猛的按掉电话,转身狠狠的抱住易烊千玺。

 

“刚才我是打给你。”

 

是的啊,在一起后又怎么会没有争吵和想放弃的时候呢。

 

是你叫我感觉自卑,不安,难堪,似乎所有不好的情绪都源自于你,有时候我想着为了躲避这一切,我是不是能接受你的背影消失于瞳孔深处,可我发现,如果我那样做的话,那些我曾矫情的以为在暗夜里暗自生长的扼住我全部至于自己沉沉睡去的竟通通蛹化为心酸。

 

其实我最爱你。

 

易烊千玺没有说话,风,水,光都没有说话。

 

王俊凯突然坐在那里红了眼眶,易烊千玺偏头看到他的样子有些手足无措,靠过来拍着他的后背说:“怎么了?是不是你有高原反应难受啊,刚才信号不行我又没说好,下次我乖一点好吧。”

 

王俊凯把易烊千玺狠狠地抱在怀里,带笑着说:

 

“没什么,我好像听到你说情话了。”

 

易烊千玺笑着任他抱着说:“傻不傻。”

 

“我是说了。”

 

难得情话,难得是你,情话也是你。

 

易烊千玺的情话在哪呢?

 

一月你还没有出现,

二月你睡在隔壁,

三月下起了大雨,

四月里遍地蔷薇,

五月我们对面坐着,犹如梦中。

就这样六月到了。

六月里青草盛开,处处芬芳。

七月,悲喜交加,麦浪翻滚连同草地,直到天涯。

八月就是八月,八月我守口如瓶。

八月里我是瓶中的水,你是青天的云。

九月和十月,是两只眼睛,装满了大海,你在海上,我在海下。

十一月尚未到来,透过它的窗口,我望见了十二月,十二月大雪弥漫。

 

小剧场一:

 

从黄龙景区下去的时候,易烊千玺一直执着的要走在王俊凯后面,王俊凯很不能理解,少年带着笑看着他说:“这样我就比你高了啊,你就不能壁咚了。”

 

王俊凯有些好笑,易烊千玺一直就比他矮那么一点,他转身把人锁在自己怀里坏笑着说:“那就这样臂咚好了。”

 

小剧场二:

 

从九寨沟回来后两个人都累瘫了,各自给自己放了假聚在一起看了部电影,其实王俊凯不是第一次看了,但看着易烊千玺想看他就陪他又看了一遍《大话西游》,看到紫霞仙子说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彩祥云来娶我的时候,易烊千玺拿起在茶几上的遥控器按了暂停,偏头对他努努嘴说:“注意这里啊。”王俊凯装作乖乖的认真样子点点头,经典的地方嘛。

 

结果第二天他临时有活动要跑,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易烊千玺染了头七彩的头发,他感觉自己的脸一直在抽搐,易烊千玺倒不觉得,摇头晃脑的对他说:“怎么样,你的意中人不能踩七彩祥云来,但是可以顶着来啊。”

 

我谢谢你。

 

王俊凯有时候觉得那天在九寨沟跟他煽情的易烊千玺可能是假的易烊千玺,转念想想也不对,他喜欢的人一直就是个奇思妙想的人啊。

 

他笑着把人拉过来用下巴抵着说:“这算不算你告白了?”

 

易烊千玺在他怀里抬头笑着眨眨眼睛,说:

 

“你猜。”

 

END

 

垃圾罗生日快乐!恭喜你又老了一岁!我们的年龄差又拉小了~

那什么,其他的话微信说吧

你看我微信那么丑的头像都不换,你就应该知道的【拼命点头】

长成出色的老阿姨吧!【天绝地灭的笑声】


注:1.开篇来自雍正的《批石文焯奏折》    

        2. 林白的《过程》大家可以看看,很适合我们两个大宝贝



评论(53)

热度(851)

  1. 月恶岛风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