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我要你

现实衍生,HE

给橙子的生贺

无可上升X3

--------------------------------

 

我想你是一辈子的眼前人

 

 

头顶上幽蓝的光堪堪的停留在眉间,颔首间撒下不经意的阴影,话筒带着丝冰凉的质感,指尖微微的绕着纹路磨砂,有些扎人的疼。

 

少年抬眼看了一下舞台下激动举着灯牌,声嘶力竭的为他呼喊的粉丝,偏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边,稍作停留后轻轻的往右边移了几步,再抬头时暖暖的笑开为他的粉丝唱一首情歌。

 

伴随粉丝尖叫声慢慢漂浮下来的有些沉重。

 

演唱会结束后,王俊凯婉拒了想要为他庆功的一帮自家公司的工作人员,笑着跟大家说了句大家辛苦就打发了他们。

 

此时正值秋意浓,漫山遍野的红色枫叶,夺目又醉人。

 

王俊凯套了件外套,夜色是最好的伪装,他戴了顶帽子就在街上随意的游荡。风是带着丝凉意的,但终究还残留着一点暖意。绕过街角的时候,忽然撞见一条有些荒废的小巷,微暗的黄色灯光拼命的也只照亮了一方天地,看着有些凄凉。

 

王俊凯却忽然有点恍然,他就站在离那一方暖意的圆圈外,缓缓的向前迈了半步。

 

于是半边暖,半边凉。

 

王俊凯忽然发现这样的场景有些熟悉。

 

那是三年前的北京的盛夏,燥热的空气里弥漫着不安的因子,少年站在台阶下抬头看着他,欲言又止。

 

而他头顶上一盏不甚明亮的灯把光洒在他周围,暖暖的划开一个圈,虔诚的像是某种仪式,而那时的他,从台阶上一级一级的走下来,迈了半步刚触及进那光里时却突然停了下来。

 

他最终没有迈出最后那半步。

 

无数一点一点涌上来的话最后停在只有半步的距离,像是惊涛骇浪般的袭来的最后化为一句轻叹。

 

“千玺啊。”

 

于是他也终究一言不发。

 

那是他们组合成立的第九年,曾经创造过奇迹的组合,也曾信誓旦旦的说要走十年,可是最后脚步都停在了第九年的尾巴。那个曾点亮一代人青春的少年们终于还是要说再见了。

 

我们总以为岁月漫长,总有大把的时间来挽回和原谅,后来才知道多的是突如其来和乍然离场。

 

就像很多前他们偷偷跑出去夜跑的时候,也不会知道时光匆匆,转瞬间就斑驳了当时带着海风腥甜的记忆,就像千玺那些年里头发上一直带着的柠檬味的洗发露的清香。

 

王俊凯心底涌起一阵说不清的燥意,他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头发,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有些低沉的声音在周身缓缓的响起,他等了一会后还是掏出手机划开了手机屏幕。

 

“王源。”

 

“演唱会结束你跑哪去了,我这准备来给你庆祝呢,在哪自在呢?”

 

王俊凯有些哭笑不得,他摇摇头轻笑了一声走出巷口,四处看了看,也没什么标志的建筑物,就应付着王源给他发个定位说他在这等他。

 

挂断电话的时候王源还在那边大吵着说跑到这人烟稀少的地方做什么幺蛾子,王俊凯也没管他,直接就按灭了手机的屏幕。估摸着王源还要一会才能开车过来,王俊凯索性就找了处高点的空地坐了下来。

 

四周又重新归于寂静。

 

按灭手机屏幕的那一瞬间,王俊凯像是从黑色的屏幕里看到了天上隐隐约约的星光。他有些诧异,抬头向上看去,一瞬间漫天的星光映入了眸子。

 

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

 

真像他的眼睛。

 

我看你眼里有整个宇宙。我觉得应该有山川百陆,有花开水流,有四季过往日月更迭,有星河灿烂,应有万千星光,把我的整个世界闪烁明亮。你是最夺目的,一眼万年,那万年里应包括了日子的点点滴滴。

 

你最特别。

 

可是你现在在哪呢?

 

王俊凯翻开微信的聊天记录,手指停在易烊千玺的头像上,停了好久后还是没有点开,而手机屏幕又再次沦为了黑暗。

 

王俊凯记得三年前组合解散后他听王源说起易烊千玺要去国外深造的时候他正在深山里拍戏,手机信号时断时续,王源的声音也卡了又卡终于在几分钟后转为忙音。拿着手机的王俊凯站在无尽的苍穹下,忽然觉得自己丢了什么。

 

丢了什么呢?

 

他想到了那个盛夏的夜晚,少年站在台阶下,抬头看着他,而王俊凯就在那样的眼神里恍惚了,也许那个时候他是该说喜欢的。

 

可是那个时候王俊凯还太年轻,他实在是不知道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到底是不是喜欢。易烊千玺待在他身边的时间太久了,久到他觉得他们似乎已经在一起很多年了。

 

从一开始选秀后台有些莽撞的初见,到后来成为队友的欣喜,再到一起走过的无数个北纬东经,他实在是有些分不清了,这些年易烊千玺到底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和他站在一起呢?

 

如果只是队友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欲言又止和辗转反侧,如果掺杂了爱,又怎么会在该说出口的时候堪堪的只停在半步之外。

 

当真是难。

 

易烊千玺没有和任何人说他去了哪里,就像他一开始来到王俊凯身边那样,这么多年娱乐圈的闯荡,易烊千玺从没有改变过自己真实而自由的性格。

 

从十几岁时坐四十几个小时火车南下的时候,王俊凯就知道易烊千玺终究有一天会离开的,他心里有山川湖泊,包容万象。可是他身边太小了,这世界太大了,他总要出去看看的。他本以为也许他会在少年离开前笨拙又小心翼翼的道一句喜欢,可是最后他只是掺杂了百般感情的唤了一句他的名字。

 

“千玺。”

 

无论是有意,还是无心,这个他喊了许久岁月的名字。

 

那个时候的王俊凯,差了一点勇气。

 

那个时候的易烊千玺,差了一点笃定。

 

于是那一点点细致末微的不满足呀,一下子就溜走了三年的时光。

 

 

王源来的时候王俊凯已经等了估计近一个小时了,他也没觉得着急,想想以前的事,也有近十多年的时光,如果要讲出来怕也是很长的一个故事。

 

王源摇下车窗给王俊凯扔了瓶啤酒,头向右边偏了偏示意他上车,王俊凯稳稳地接住后,把那瓶啤酒朝王源摇了摇说:“谢了啊。”

 

“行了,上车吧,你源哥送你回家。”

 

王俊凯掂掂了手里的啤酒,低头笑笑后上了车。王俊凯坐在副驾驶上后王源偏头看了他一眼后发动了车。

 

王俊凯把啤酒打开后向着王源的方向说:“你不来点?”

 

王源手握着方向盘看着前方说:“得了吧,我喝酒怎么送你回家。”

 

“也是。”

 

王俊凯说完后就把那罐啤酒放在腿上,没有再说话,王源也没有说话,眼睛看着前方,车里也没有放歌,一时之间有些突兀的安静。

 

“我说王俊凯,你和千玺真的三年都没有联系?”

 

王俊凯磨砂着那罐啤酒,王源眼角余光看了看他沉默的模样微微的叹口气,估计是等不到答案了。

 

就他这两个队友真是没少给他惹事。小时候吧,只要待在一个空间就互相看不顺眼,一个待在一个角落一个劲的跳舞,一个窝在沙发上一味的弹吉他,要不是他推门进来的时候说句话,简直就是一出哑剧。最后还不是他左手拎着包重庆小面,右手提着包抄手,做着老好人说是互相为对方准备的。王俊凯第二天还满脸惊喜的过来跟他说千玺昨天主动跟他说话了,王源装作雀跃的点头拍手,恭喜老王和幺儿感情有了质的飞跃,心里却还在嘀咕着等以后他们感情好了再报销。

 

可是感情好了吧,那也太好了,整天拿他当人体马赛克,他心里实在是苦,不过看着他们两整天眉眼弯弯的样子,他也是实打实的开心。结果呢,现在整的,一个不知道在哪里流浪,一个整天闭口不谈。

 

怎么两个人最后这么别扭?一个歌乐山扛把子,一个京城易少,都去哪了?

 

王源无奈的摇摇头,右手边突然传来安静的一句话。

 

“他会回来的。”

 

王源有些诧异的偏头看了看王俊凯,他依旧低头,王源忽然有种周身涌过来的安心感,王俊凯说这句话的声音很低很轻,可是却带着满满的笃定。

 

他没有再说话。

 

王俊凯透过车窗看了看窗外霓虹的光,啤酒罐的杯壁被他掌心的温度染上了丝温热,他轻轻的笑了笑。

 

当然会回来了,我还在这呢。

 

 

王源把他送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王俊凯说就送到这吧,今晚难得有星星,他想走一段,王源笑着打趣他还有这小浪漫心思呢,王俊凯也由着他调侃,笑着跟他道别后就往家走了。

 

远远的离家院子还有段距离的时候他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家门口一闪一闪的,远远看着像是寂静夜空里孤单而明亮的星辰。

 

王俊凯心里一动,记忆一点一点的涌上来。

 

那是他十八岁的生日会,表演结束后,三个人吵着闹着说他们大哥今天就成年了,一定要做点事纪念,以后就不能再天真和中二了,把握住最后的尾巴再闹闹,王俊凯也由着他们两闹,三个人叽叽喳喳讨论半天最后还是决定玩捉迷藏。

 

王源来找他们。

 

王俊凯到处找最后爬到了一棵树上,爬上去后美滋滋的想着这下肯定没人找不到他,结果过了好久还是没人来,他心里有些着急,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就震动了,他掏出来一看是千玺发来的。

 

“你在哪呢?”

 

王俊凯笑笑发了条消息过去。

 

“怎么想偷偷给王源传信啊。”

 

“谁要给他传信呀,哎,我想知道你躲哪了,我都看不到你的。”

 

“那捉迷藏不就是让别人找不到嘛。”

 

“哎呀,你别管了,你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我也打开,不管听我的。”

 

王俊凯有些好笑,也没再拒绝,打开手电筒挥了挥,等了几秒钟后,不远处的草丛里隐隐约约的透出点光来,王俊凯心里忽然掀起了海浪般的暖意,黑夜漫游如无边海洋,两点不是很亮的光有些遥相的映着,你看呐,我就在方圆几里内呀。

 

你要看到我呀。

 

王俊凯慢慢的走过去,那边的光越来越近,最后跃到眼前成了一片星光。

 

夜色寂静廖无言。

 

王俊凯略略的抬头向头顶看去,苍穹自是沉默,黑夜包裹的云朵也小心翼翼的张望,唯几缕朦胧而不真切的月光映了出来。

 

在他发间,眉眼,心上。

 

海上月是天上月。

 

那眼前人呢?

 

易烊千玺笑着偏头看着他说:

 

“王俊凯,他们说人要么庸俗,要么孤独,你说如何两全?”

 

“你觉得呢?”

 

“我要你。”

 

王俊凯笑着抬头直视了易烊千玺的眼睛。

 

我看你眼里有整个宇宙。我觉得应该有山川百陆,有花开水流,有四季过往日月更迭,有星河灿烂,应有万千星光,把我的整个世界闪烁明亮。你是最夺目的,一眼万年,那万年里应包括了日子的点点滴滴。

 

我看见你眼里有我。

 

“带我回家吧。”

 

“跟我回家吧。”

 

说爱让人变的庸俗老套,想牵手逛街,想吃爆米花看电影,想像家人一样坐在沙发上喝酒聊天,可是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呀,那时候我总以为自己是一匹脱缰的野马。

 

说爱也让人变得孤独,总是患得患失,总是牵带着很多不好的情绪,有时候你会觉得那是困住自己的一方天地,可是我以前不是那样的人啊,那时候我总以为自己是生来带着对自由灵魂的向往。

 

可是我还是要你。

 

不管是那时候少了的那一点勇敢和那一点笃定,还是曾经对爱摇摆不移的犹豫,可是归去来兮,最后我还是会接过你给我的你家的钥匙。

 

眼前人当然是心上人。


王俊凯今年二十六岁了。

 

易烊千玺今天二十五岁。

 

“我妈说了,二十五岁之前不能谈恋爱。”

 

“那你要是谈了呢?”

 

“我妈说她就不让我进门。”

 

“我妈说了,二十五岁之前不能谈恋爱。”

 

“这是组队,又不是谈恋爱。”

 

“组队不就是谈恋爱嘛。”

 

原来,二十六岁和二十五岁,是一句情话啊。

 

END

 

迟到了好久啦,但还是要对橙子说生日快乐呀

你所期待的未来一定会在你的努力下到来的,加油,橙子超级棒的呀~

 @victory-orange 

 

然后,大家,好久不见呀


评论(33)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