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恋恋风尘

无可上升X 3

现实衍生   1w+

关于少年,青春和爱

---------------------------

 

1.

王俊凯在一个慈善晚宴上偶遇了王源。

 

彼时他正坐在一个有意提携他的导演身边,侧身偏头听导演跟他说着剧本的事和一些演戏的技巧。他时不时的颔首,心里却有些烦闷。像是小时候酷暑天在外婆家门口一直捉不到的那只蝴蝶,它细密的纹路如涓涓细流般的涌入眼眸,袭了满身的热浪,周身漾起一股无法言明的闷热感。王俊凯摸摸了自己的头发,喷满了发胶,与记忆中柔软发丝的冲撞感更放大了这种无处宣泄的困顿。

 

他抬眼看向了桌子上的一盆花。很是精致,就在他要收回自己目光的时候,他隔着层层的花影看到了一双熟悉的眉眼。

 

对方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在细碎的间隙里冲他弯了一下眼睛,做了个wink.

 

导演似乎感受到王俊凯的心不在焉,他顺着王俊凯的目光看过去,看到王源走过来的身影,他了然的笑笑,拍拍王俊凯的肩膀说:“你们年轻人聊,剧本的事我们片场再交流。”

 

导演说完就越过王俊凯走向了旁边一桌,那里聚集着一些年轻的导演,正在谈论着各自对电影行业的看法。王俊凯看着导演的背影,微微的点点头后转身看向王源。

 

他穿着一身剪裁正好的西装,看着得体大方但还是瘦。他们仨里面王源肩膀最宽偏偏腰还最细,千玺以前总说王源那身板就是为穿西装而存在的。

 

王源走过来后就坐在了王俊凯身边,他拿起王俊凯面前的一杯水冲他摇摇示意能不能喝,得到肯定后他端起来抿了一口后带着笑说:“你也来这里啊,怎么不和我说一下?”

 

王俊凯没有立刻回答,他看着那缕花影抿了抿嘴。侧影里多了丝刚毅。

 

王源往椅子后面一靠,眼角余光里看到王俊凯不说话的样子,状作无心的问了一句:“千玺呢?还满世界飞呢?”

 

王俊凯微微的点点头,幅度很小,几乎看不见。

 

王源随口哼了几个调子说:“一直不停下来,他也不觉得累。”

 

王俊凯忽然转头看向他的眼睛,只一会又垂下眼睛理着自己的衣角说:“他不用停下来。”

 

他的声音很低沉,像是踏冬而来的一记闷雷,一下子惊醒了尚还困意犹存的春,该是醒过来的时节了。

 

王源看了眼王俊凯没有说话。

 

舞台那边传来了不是很清晰的音乐声,隔着人群听的不真切,王俊凯微微凑近看了一下。舞台上有三个小男孩正在唱跳,是刚出道没几个月的新组合。所到之处粉丝遍地,很多前辈都说他们少年可期。

 

王源看了会后转过头笑着对王俊凯说:“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王俊凯收回自己的目光,看着王源微微笑着说:“要是连你也说后生可畏,那可真是折煞他们了。”

 

王源本来靠在椅子上,听到这句话后凑到王俊凯面前说:“哎,老王你可别这么说,整的我像欺负后辈一样。”

 

王俊凯带笑着摇摇头,再把目光投向舞台的时候,那三个小男孩已经结束表演了。王俊凯拿出自己的手机准备刷会微博,王源突然拉住他的衣袖,指了指他的身后。

 

他转身看过去,是刚才表演的那三个小男孩。

 

站在前面的应该是队长,他好像有点局促,目光散向四周就是聚集不到一个点,最后他把目光投向了自己右手边那个沉默的男孩的发间,本来满是不安的目光突然映上了层层叠叠的柔光,安静的停留在了那个男孩的鬓角。王俊凯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那个男孩,他正偏头对着看他的小队长弯了一下眼睛,他身后的光影都洒进了他的眼角里。

 

王俊凯又看向那个小队长,他原来的紧张局促好像一下子都消失了。他认真的看着王俊凯的眼睛说:“王前辈,我们很喜欢你。”说完后就拉着身边的两个男孩鞠了个躬。王俊凯一下子被这阵仗搞的有些不知所措,虽然在娱乐圈已经闯荡这么久了,但是这么大的礼节也受不起。

 

王源从他身后走过来,摸着那个小队长的头发说:“就喜欢这个王前辈,不喜欢我这个王前辈?”

 

被摸头发的小男孩一下子被问到了,他着急的摆着手解释说:“不是的,不是的,是喜欢王前辈们。”说完他又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右手边。

 

王俊凯反而生出了逗他的意思,理了理他被王源摸的有些凌乱的头发笑着说:“那喜欢王前辈们,不喜欢易前辈?”

 

“不是,不是的,是喜欢前辈们。”

 

王源看着他手忙脚乱的解释的样子,脸都有些微微涨红,他笑着弯了一点腰平视着小队长说:“好啦,不逗你们了,以后遇到我们不用这么拘束,毕竟我们以前也是少年过来的,可不能喊帮我们大叔哦。去吃东西吧。”

 

那三个小男孩道别后就走了,王俊凯看着他们三个的背影,那个小队长悄悄的往右边移了一点,又往前走了几步,手背过身比了个耶,他身后的小男孩伸手拍了他的手一下,那个小队长立刻转身回头笑了一下,很浅,像是春风拂柳叶,清月染眉梢。

 

王俊凯的心里微微动了一下。

 

他似乎听到一记钟响,是跨越万山而来,怕是某个偷懒的小和尚被住持发现了,他带着点委屈的色彩敲响了那口沉闷的大钟,所以,绵长,绵长,又绵长。

 

王源回到位子上转身问王俊凯:“哎,像不像以前的我们仨。”

 

王俊凯没有立刻回答,他看着桌子上那盆花,悠悠的开口说:“王源,那是满天星。”

 

王源也看向那株沉默又安静的花,满天星吗?

 

王源对满天星并不陌生,或者说,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生活里都有这种花的踪影。

 

大概是十四五岁的时候吧,他们去给一首歌拍MV,都是爱玩又对什么都好奇的年纪。那天的拍摄现场来了一些小动物,毛茸茸的很是可爱,少年抱着都不愿意撒手,尤其是千玺,一直就搂在怀里,一直要导演去催才肯放下。结果最后正式拍摄的时候,导演给了他一大束满天星,几乎遮住了整个上半身。千玺就抱着那只狗站在一边笑他,还说他是降落凡间的花仙男。王源作势要把花扔过去打他,千玺笑着跑开了。

 

让王源诧异的是,一向喜欢调侃他的王俊凯什么也没说,他只是安静的敛着眉眼的看着他手里的那束花,眼角眉梢里都是细节。

 

王源不知道怎么去形容那个眼神,他只觉得像是一路南下的北方风,偶遇林间溪流,悠悠的醉倒在了潋滟的水光里。

 

他们拍摄MV时用的道具,结束后都是由公司整理的,也就是堆放在杂物间里堆满灰尘。那天拍摄结束之后,王俊凯拿走了那束花,几天之后,王源在易烊千玺的房间里看见了那束满天星。

 

他想起几天前他们仨在公司天台上聊天,千玺望着无垠的天空叹下的那一句可惜没有星星。

 

于王俊凯而言,那句带着点可惜口吻的叹气声竟像是一个无意的承诺,是绵软的一句撒娇,是重庆无数光影里独独缺了星光的遗憾。

 

于是他把星星留在了易烊千玺的房间里。

 

那是十几岁的少年最简单又干净的感动。他没有多么繁复的做法,他只是安静的记下了那句或是无意或是有心的话,然后在生活里去寻找,于是最寻常的一花,一物,一隅都变成留在你房间里柔柔发亮的星光。

 

少年啊少年。

 

王源看着那盆满天星淡淡的笑开。

 

2.

 

晚宴结束已经十点多了,和王俊凯道别后王源就和经纪人一起离开了。他有点困,又有些多余的清醒,两种相悖的感觉搅的他心神不宁,索性闭上眼睛靠在座椅上想要小睡一会。

 

经纪人在身边拿着手机跟他说着接下来的工作安排,看着他实在累的样子,犹豫着要不要继续的时候,王源睁开眼睛朝他点点头,再累他也不会耽误工作,这是他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

 

经纪人得到肯定的示意后就继续往下说,王源看着窗外渐渐变得稀疏的光困意更深,耳朵里忽然传来了易烊千玺的名字。

 

他有些诧异,打断了经纪人说:“怎么,接下来我和千玺有一起的工作吗?”

 

经纪人朝他点点后解释到:“是一本杂志的封面拍摄,地点定在西班牙。这个杂志推出了一个生日月活动,专门邀请生日在一个月份的明星拍封面做访谈。”

 

王源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本来残留的些许困意一下子都消失殆尽,王源想到上个月某天,千玺突然拉着他和王俊凯眼睛亮亮的说要去环游世界,完成他的诗和远方。他和王俊凯还来不及查一下哪些地区比较安全,要准备哪些东西,当天晚上就收到了他在机场的自拍。王俊凯看着那张照片摇摇头有些无奈的说:“这小兔崽子。”

 

当时他抽走王俊凯的手机冲他摇摇然后拍拍王俊凯的肩膀说:“是我两宠的,习惯,习惯。”

 

这帅傻子最后还不是乖乖跑行程了嘛。

 

王源想着有些好笑,拿出手机发了条朋友圈:

 

是谁来自山川和海,却囿于无数通告。

 

他发完后就把手机扔到一旁,双手交叉着靠在脑后哼歌,经纪人看着他突然好起来的心情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继续跟他说着工作行程。

 

汽车在黑暗中的一束光里前行。

 

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王源对开车的师傅说:“就到这吧,我自己走回去就好。”说完就打开了车门,经纪人像是想到什么的摇下车窗说:“哎,你晚上回去别又偷偷涮火锅吃啊,从西班牙回来要录歌的。”

 

“行行行,张姐我知道了,我你还不相信吗?”

 

被唤作张姐的经纪人颇为不信任的看着跑着走远的王源,说着是长大了,跑起来头发蹦跶起来还是小孩子模样。开车的师傅回头看了一眼经纪人说:“张姐我们是?”

 

“走吧,走吧,多准备点润喉糖吧。”

 

王源走到快要靠近自家院子的时候忽然感觉有点不对,他放慢脚步声走过去发现树上有一个黑影,难道是小偷?不太可能啊,这里的安保和保密一直都是很好的,这也是他选择在这里买房子的原因。

 

王源正想着,黑影那边传来一句话:

 

“王源儿。”

 

“千玺?”

 

王源有些惊喜,他小跑着过去开了门走到树下对着树上的易烊千玺说:“你不是在墨尔本吗,怎么跑到我家来了,还是树上?”

 

易烊千玺坐在树枝丫上粗的地方,往王源的地方靠了一点说:“这不是跟你有通告吗,我就回来了,反正明天也就出发了我也不想回家整理衣服啥的,直接就到你家来喽,你就连带着让张姐把我的衣服也收拾了嘛。那我又没你家钥匙进不来我就想着爬树进来,那谁知道十几岁的时候下不去,我现在早就一米八了还是下不去。”

 

王源靠在树干上双手抱在胸前笑着说:“你着可不能怪我家树,你以前哪次上树不是那位跟我们差了一个世纪的老大哥抱下来的,这次他不在你当然下不来了。”

 

“好了好了,给我搭把手,我快饿死了。”

 

王源笑着走过去,对易烊千玺伸出手说:“手给我。”

 

易烊千玺一只手拉住王源,一只手在他肩膀上借了把力就势就从树上往下一跳,结果王源没有站稳,两个人一起载在了柔软的草地上。

 

王源索性就躺着看向天空,王俊凯在晚宴上说的那句话他一直想不通,像是今晚北京的天气,看不见的乌云在夜里徘徊。

 

易烊千玺坐起来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王源看他头发上还沾着杂草笑着坐起来帮他摘掉说:“千玺,我跟你说,可庆幸吧,本来根据你源哥的第三十一条计划,这院子里是要种仙人掌的,那样的话我两就完了。”

 

易烊千玺坐在那向上吹着自己的刘海带着点笑意说:“那明天的新闻标题就要变成:惊呆了!两知名男星深夜里在仙人掌地里竟然做出了这种事!”

 

王源笑着撞了一下易烊千玺的肩膀说:“你这标题党,越来越调皮了。”

 

易烊千玺笑着站起来往屋子里走:“源儿不行我要饿死了,你有吃的吗?”

 

王源“嗖”的一下站起来,推着易烊千玺往前面走,边走边说:“你源哥家里什么时候少过吃的!涮火锅约吗?”

 

“约约约!”

 

 

第二天在机场的时候,王源打着哈欠问易烊千玺:“千玺啊,昨晚吃火锅可能吃猛了,我觉得自己一身上都是火锅味,头发丝里都是,你闻闻是不是?”

 

说完王源就凑到易烊千玺身边去,伸出胳膊到易烊千玺面前,易烊千玺作势闻了一下,颇为同意的点点头说:“嗯,是体香。”

 

说完就举着机票跑走了,边跑还边对王源做鬼脸。

 

“好啊,千玺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王源也跟着跑过去,留下两个助理你看我我看你最后互相夸赞着今天你穿的衣服不错,今天你的发型也还可以的跟了过去。

 

从北京到西班牙的飞机有十八个小时,一开始易烊千玺还兴致冲冲的和他聊着他路途里遇到的有趣的人和事,两个人也玩了会桌游,可几个小时后就不行了,一直打着哈欠嚷着要睡觉,手里还握着手机就偏头睡着了。

 

王源正等着千玺出牌呢,耳边突然一片安静,他偏头一看人已经头歪着靠在椅子上睡着了。王源叹了口气,让空姐拿来一个毯子,把他手里握着的手机拿下来,给他调整了座椅的高度不会睡醒不舒服。给他盖被子的时候王源忽然停顿了一下,少年温柔的侧颜笼在他俯身的阴影里,看着乖巧的不可思议。

 

他忽然想到以前跑活动都是千玺来照顾他,现在倒是轮到自己了。

 

“现在倒像个弟弟的样子了。”

 

王源嘟囔着又摇摇头,返回自己的位子上拿起面前的书看了起来。

 

下飞机的时候正是西班牙的下午时分,空气里都是温热的因子,睡了一觉的易烊千玺的精神很好。到达住的酒店后,没有和经纪人打招呼,易烊千玺偷偷拉着王源溜了出来。

 

西班牙的街道上充满着这个民族浓厚的热情风貌,街头艺人们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街道里洋溢着音乐,周身的音乐细胞似乎都跳动起来,血液里涌着一种悸动。

 

易烊千玺迎着光影笑着转头看向王源:“哎,我请你喝酒。”

 

“你带钱了吗?”

 

易烊千玺笑着对他眨了眨眼睛,说:“看我的。”

 

他灵敏的钻进前面聚集的人群,王源也跟着凑过去,原来是两个人在斗舞,一个留着胡子,看起来大概有四十多岁,还有一个看起来年轻的多,大概跟他们差不多大。易烊千玺踩着节奏适时的跳进他们当中,围观的群众立马跟着叫好起来。易烊千玺给了王源一个眼神,王源了然的点点头,易烊千玺把自己戴的帽子扔给他,王源稳稳的接住。易烊千玺抬头笑着对着那个少年的眼睛,跟着节奏开始跃动。王源很久以前就知道,易烊千玺跳起舞来是会发光的,他拿着手机跟着开始录像。易烊千玺稳稳的踩在节奏上,每个动作都淋漓尽致,虽然王源听不懂周围人说的话,但从他们的表情里可以知道他们是在赞许的。

 

最后那个大叔和那个少年停了下来冲易烊千玺比了大拇指,易烊千玺也笑的梨涡满满,冲他们点点头,并和他们拥抱了一下。拥抱后易烊千玺指了指他们放在一边的啤酒,那个大叔笑着点头。易烊千玺过去拿了两瓶冲人群里的王源挥挥手,笑着跑过来。

 

王源把那瓶啤酒打开递给他,笑着看着额头上布满细密汗珠的易烊千玺说:“帅啊小伙子,这什么套路?”

 

易烊千玺拿起啤酒喝了一口说:“街头艺人不成形的规定啦,斗舞赢的可以拿酒喝,哎,尝尝啥味,跟国内有什么区别。”

 

两个人一边往前走,一边喝着啤酒,本来的涌起的燥热都被啤酒的清凉压了下去。

 

西班牙有很多世界闻名的沙滩,他们来的匆忙也没来得及查,转过街角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片海滩,这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海滩上都没有人,倒像是遗世独立了。

 

易烊千玺往前跑,王源也跟着跑过去直接把他往沙滩上一推,两个人一下子滚到了沙子上,

一下子衣领里鞋子里都是沙子。易烊千玺坐起来脱下鞋子倒掉里面的沙子,王源也坐起来看着易烊千玺说:“千玺,我觉得你跟以前有些不同。”

 

易烊千玺是侧面对着他,光影打在一边,这边模模糊糊的看的不太清,他笑着说:“哪里不一样?”

 

王源歪头想了一下,也想不到什么形容词,最后他什么也没说。

 

易烊千玺倒尽了鞋里的沙子,他把鞋子拿着,背对着王源赤脚往前走,走了几步后他忽然回头对王源说:“王源儿,你知道西班牙语里的爱情怎么说吗?”

 

“什么?”

 

“是Amor,发音很像中文的尔默,尔默又言子不语,他是真的爱你,但他又真的是沉默的什么也不说。”

 

少年的爱向来沉默而不说出口。

 

王源看着易烊千玺背着光对着自己笑的身影,他忽然明白明白了王俊凯的那句“他不用停下来”,也仿佛一瞬间知道易烊千玺怎么能那么自由的像个什么也不背负的流浪者去看万山星光。少年时期的你梦想是诗和远方,尘世不曾改变你的赤子之心,那那个少年的爱当然也不会掩盖你固有的光芒。你尽可以万千世间看遍,人情世故尝遍,所有曾出现在你梦境里的画面最后都会出现在你的相机里,然后你在阳光里带着点笑按下分享键,一秒两秒三秒?最后屏幕另一边的少年噙着笑按下保存键。少年间心照不宣的小约定啊。

 

而那些沉默的涓涓生长的爱意柔柔的圈住少年柔软的发丝,它有时候揉进风里给你唱一曲暮歌,有时候有在你的眼前来回晃动扰的你不能安眠,可更多时候,它就轻轻的停在你耳边告诉你,远方的人很想你。

 

想念一个人的时候,山川河海都是思念。

 

王源想起很久以前他们在三亚拍一部广告宣传片,也是在一片海滩上,那两个少年也是这样的跑在他眼前,鞋被海水打湿了,头发里都是风尘的味道。而时光里遗落下来的东西,就被走在他前方的少年们捡起,装进了随身的行囊,你听,风都在为他们唱歌,海也为他们持续流浪。

 

王源看着前方易烊千玺走远的背影,夕阳快要下山了,光影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刚好够到王源的指尖,王源就这那个影子走的方向抓起了一把沙子,先是握紧沙子时摩擦皮肤的疼痛,最后都化成了绵软的温柔。王源想,这条路,不会很简单,那就

 

要加油哦。

 

王源站起来追着易烊千玺跑过去。

 

夕阳下山了。

 

3.

 

王俊凯知道易烊千玺和王源一起去西班牙拍杂志的时候他们已经从西班牙回来了。他晚宴回去后第二天就被一个认识的导演拉去客串一部电影,深山里呆了几天一点信号也没有,等到他手机收到微信的时候,已经是在北京的机场了。

 

那天的机场很堵,有很多来接机的粉丝,王俊凯经纪人正想着要不要走VIP通道的时候,王俊凯接到了一个电话。

 

来电显示是易烊千玺。

 

王俊凯笑着拿起手机,就听到一句话:

 

“小凯,我和王源儿在你身后。”

 

王俊凯有些诧异的转身看过去,正好看到长途飞行后还带着困意的易烊千玺和王源,他跑过去有些惊讶的说:“拍摄还好吗,顺利吧?”

 

“可太顺利了,我们多熟了。”

 

王源笑着拍拍王俊凯的肩膀说。

 

王俊凯把目光转向易烊千玺,理了理他的头发柔声问到:“你呢?”

 

易烊千玺笑的任由他摆弄头发,带着满满的笑意说:“很好。”

 

“哎呦,我三小祖宗,你们怎么飞机赶一起了,这下必须要走VIP,这没得商量了,不然肯定要乱。”

 

易烊千玺给王俊凯使了个眼色,王俊凯紧接着撞了撞王源的肩膀,王源心领神会的去跟经纪人撒娇去了。

 

“哎呀,张姐,我们仨很少能有机会一起在机场遇到的,你就让我们走普通通道嘛,再说,那些粉丝也等了很久了,他们知道我们辛苦,不会乱的。”

 

最后经纪人实在抵挡不住三个人接连的撒娇轰炸,摆摆手说行吧,就不走VIP。

 

其实这场景都太久违了,他们一年也很少有一次机会三个人走一次机场,明明这在以前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十周年结束后,他们并没有解散只是各自开始各自的发展,现在三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室,每年他们会有几次团体合作,离开了原来的公司,三个人的发展也越来越好。因为三个人的关系,虽然是独立的各自的工作室,但更像是一个团体,团体的合作会由一家去谈,各自的发展也会考虑另外两人,三家公司的工作人员也是彼此很熟。这在娱乐圈也是成为了一则传奇。

 

王俊凯还是走在前面,王源和易烊千玺跟在身后。有些改变了,又有些没变。记忆里熟悉的书包带慢慢的淡去了痕迹,着急时奔跑的跳跃起来的头发也越来越模糊,而那些隔着人群穿过来的呼喊,和偶然撞到时隔着口罩弯开的眉眼依然鲜活而明亮。

 

易烊千玺忽然走上前一步扯了一下王俊凯的衣袖,王俊凯有些诧异,他转身看着易烊千玺带笑的眉眼,易烊千玺笑着比了个嘘,眨着眼睛说:“人太多了,别被挤散了。”王俊凯一下子了然,他想到很多年前的机场他无数次的对那位梨涡少年说起这句话。王俊凯用手在身侧做了一个拉书包带的动作,眼角里都藏着笑的走过人群。

 

易烊千玺也笑,心里默默的说:

 

好久不见呀,十几岁的王俊凯。

 

 

王俊凯回家之后就直接睡了一觉,醒过来之后就接到助理打过来的电话,是跟他说王源那方面促成的合作。就是之前他在慈善晚宴上见过的那个组合,想请他们给他们写一首歌。这种少年组合成长起来的和少年组合的合作碰撞一定会产生很大的火花。王俊凯表示自己知道了,挂了电话后王俊凯走到客厅接了一杯水后踱步到阳台。

 

其实他对这个组合没有太多了解,只是觉得熟悉。

 

总是看到小时候他们的影子。

 

或者说是像是一种少年感的延续。

 

王俊凯喝了一口水,也挺好,他们仨很久没在一起写歌了,能聚在一起写写歌,弹弹吉他,编编舞,也算是繁忙生活里的奢望了。

 

因为三个人之间的默契,新歌写的很快,双方约了一下决定着周末在王俊凯的工作室见一下面,一方面是多一些理解,也可以就歌曲讨论一下。

 

结果前天晚上王源发过来微信说,他临时有个活动要跑,可能赶不过来,有什么事微信和他说就好,他尽量忙完后赶过来。王俊凯让他放心,他和千玺可以的,不用太着急的赶,注意安全。

 

第二天在工作室见面的时候,三个人还是带着羞涩,但比起上次的拘束好了很多,没有一见到他们就鞠躬。但是,他们对千玺却一点局促都没有,可能千玺本身带的一种亲和力,王俊凯坐在地板上,看着另外一边正在纠正他们舞蹈动作的易烊千玺。

 

“胳膊要这样一下子抬起来,脚步落的要稳,对,落点再稳一点,嗯,就是这样才好看,显得有气势。”

 

那个小队长正在被千玺纠正舞蹈动作,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一下舌头,习惯性的继续看向了右手边,那个小男孩还是淡淡的笑了一下。

 

王俊凯忽然觉得这个场景很眼熟。

 

他看着易烊千玺卷起的衣袖,黑色的板鞋,蓬松的随着舞步跳跃起来的头发,有些记忆里封印的画面又一次鲜明的涌在了眼前。

 

那是很久以前的暑假吧,几个稚嫩的孩子在舞蹈房里乖乖的唱着“确定向爱出发”,那个舞蹈千玺也有参与编排,他那个时候还是西瓜头,在他面前低垂着眉眼纠正他的舞蹈动作,王俊凯那个时候的眼睫毛撒下的影子正好被光映在了易烊千玺的瞳孔里。王俊凯那个时候忽然冒出来一个想法:我要快点长高,这样可以更清晰的看到他眼睛里的光影。

 

其实王俊凯对于爱总是有种奇怪的执念。

 

他想着能成为密友,大抵都是有爱的。

 

几年前他参加了一档综艺节目,他和两个娱乐圈的前辈,也是他的学长,被送到一个荒岛上,节目组提供了必需的生活用品就让他们仨在这里生活两天一夜。一个前辈说必须去捡一些柴火回来,不然晚上会冻感冒的。王俊凯自告奋勇的去,于是他就在周围转悠,抱回了足够数量的柴火。

 

晚上的时候前辈生了火,三个人就围着火坐着聊天。那两个前辈其中一个突然问他:“小凯,你爱你的队友吗,就是千儿和小源。”

 

王俊凯一下子就被问愣住了,他局促的不知道怎么说什么,火堆里跳出一点星光堪堪的停在他右手边,带着燃起了底下的一片枯叶,那片枯叶慢慢的蜷缩起来最后聚成一个点。

 

炙烈又滚烫。

 

他实在是不能轻易开口去说那样简单的一个字。对于很多事情他执念的可怕,就像在练习室里搅在一起的话筒线,他一定要理顺一样。三周年的时候玩游戏的一句“你知道什么是我爱你吗”他纠结了半天就是说不出口,最后还是做了个唇语。他可以对很多事很宽容,也可以放任一些思绪漫游,可是对于爱,他独独守着少年的心。

 

而王俊凯也终将明白,他所一直坚持的,固守的一方天地里的小喜悦,小细节,早就在岁月的熔铸里慢慢的演变成了爱。其实时间都太久了,慢慢的温柔的枯寂了所有曾经孤注一掷的热情,绮丽而温馨的回忆让人屏息。而何其所幸,另一个少年,用所有温柔的等待去给他一个确定的答案。

 

其实只要是爱,何须在乎时间有多久。

 

王俊凯不会说我爱你,他只会说我只爱你。

 

王俊凯笑着走过去对三个小男孩说工作人员买了冰淇淋让他们去吃,终究是小孩子心性,说了谢谢就跑着出去了。

 

王俊凯坐下来,看着站在一旁的易烊千玺说:“千玺,我,”

 

“小凯,”易烊千玺笑着打断了王俊凯的话,“过来抱我。”

 

王俊凯愣了一下,继而低头浅浅的笑了,然后他走过去稳稳的抱住了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在王俊凯耳边悄声说:

 

“我知道。”

 

所有幕天席地的等待和猝不及防的欢喜叫嚣着填满了拥抱的间隙。

 

那就是少年的岁月了。

 

那么,故事也就到这里了。

 

 

阴天,绵绵的细雨缠绕着飘下来。公交车站牌边正站着一群等公交车的人。有两位穿着小短裙的少女聚在一说着昨晚新上的那个综艺节目,她们喜欢的偶像在节目里露了腹肌,说着说着忽然一下子笑开,看了看四周有些不好意思的压低了声音继续讨论。她们的小白鞋被雨水溅的有些潮湿,书包上挂着可爱的挂坠。

 

她们左边站着位刚下班的穿着职业的装的女性,她揉着太阳穴,一天的工作让她有些劳累。听到身边的人聚在一起讨论偶像时藏不住的兴奋,她柔柔的笑了,精致妆容下涌来铺天盖地平淡的慵懒,就在这个时候公交车来了,那两位女孩就在她前面上了车。她忽然有些不想这么急着回家了,往后退了一步安静的看着那两个女孩的背影。

 

目光上移,背后是巨大的落地窗,眼前是铺开的资料和一直在电脑前敲动着的双手,为了这个案子她已经加班了好几天了,一定要把它拿下来,等这个完成后也许可以给自己放个假,去旅个游吧,去一直想去的法国?她有些累了,偏头看到桌子上的放着的一个木质的相框,里面是三个少年模样人的合影。她本来困倦的目光忽然变得灵动。

 

也许目光可以再飘远一点,城市东边的大学城里,有人在图书馆里为了考研做准备,有人化着淡妆笑着扑向爱的人怀里,有人熬夜写着毕业论文,有人在操场上看着自习室里独独亮起的一盏灯光,那里有着她喜欢人的影子。

 

目光再投于世俗,有人在柴米油盐里一点点磨灭着最初的热情,有人在拥挤的人潮里一点点被拥着挤向地铁站,有人在高楼,有人在深沟。而所有存在于每一个角落的鲜活生命,歌唱着奔向远方。

 

所有看起来没有任何联系的人和事总会有一个节点把她们串起来。

 

她们被称为,少年的女孩们。

 

那场十年之约,更像是一场少年和女孩们的约定。

 

这十年之前,我们是少年,是跑步时都带着光影的灵动,也许我们不曾真实的出现在你身边,但是我们却在屏幕里给了你关于少年最好的定义。它使你在繁忙的学业工作和生活偶然的缝隙里抬头时,看到阳光,温暖和爱。而那些青春和梦想最后会化成一个个的音符跃动在你的耳边,字字坚定字字温柔。

 

而十年之后,少年要对你说再见了,所有曾给过你的感动,都会在无边岁月里化成星星点点的碎片,装饰着你有时候略显单调的梦。那些欲言又止的眼泪,深夜里揉着眼睛打的榜,冒着风雨跑的行程都变成了少年送你的一席清欢。他们笑着和你说,加油啊,我的姑娘们,谢谢你走过我成长的岁月。从来没有一个少年的长大会有这么多的爱,独独因为你们,我们有了这独一无二。

 

也许在某一个节点你们会再遇见,那时候要是你的少年们做了什么不被社会认同的事,你可要继续帮着他们隐瞒哦,因为陪伴他们长大的你独独知道,当你看着他们从幼稚变的成熟,从退缩变的勇敢,你就再也放不下他们了。那个时候就再拉钩吧。

 

我们在懵懂的年纪踏上这辆车牌号为234的列车,它有着三个年轻的列车长。一开始他们不能很好的辨别方向,于是停在漫无边际的黑夜,于是撞在无法逾越的高山,后来他们渐渐成长,于是这辆列车穿过荒野,越过平原,最后它慢慢的开向了远方。而这途中,有人下车,有人转站,有人遇到爱情,有人收获梦想。而最后,所有人都在青春站下车。那三个列车长把头探出窗外大声的和你说再见,所有的一切都在阳光下泛着光,谢谢你,他们的姑娘们。

 

于是汹涌澎湃着涌来的回忆让你在站台哭成泪人,以后的路都要好好的走,我的少年们。

 

你听那汽笛声又响了

 

“我们是TFBOYS。”

 

 

后记:

 

其实我对他们没有什么特别大的要求,因为我本身就知道他们是会为了梦想努力的人,所以,不必,不必担心。

 

而我也只是希望他们平安康健,起落安妥。

 

希望你们喜欢。

 

【车牌号234是三个名字的字数啦】

 

然后,提前祝苏苏和自己生日快乐吧,隔得那么近肯定是有大大的缘分啦

你的伏特为十万发来生日贺电~

美少女生日快乐呀 @TOAST. 


好久不见了大家,十分想念!


评论(42)

热度(650)

  1. 月恶岛风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