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桃之夭夭

现实衍生

无可上升x3

BGM

------------------------------

 

易烊千玺在写语文老师留的试卷的时候,笔尖停在了一道诗词鉴赏。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易烊千玺放下手中的笔,圆滚滚的笔身不安分的滚了一圈最后笔尖堪堪的停在了“桃”字上。易烊千玺走到窗边,正值春日浓烈的时节,桃花都是拥簇的开的,争相吵闹着挤到你眼前,一时间倒是只能从簇簇粉里偶然瞥到天的一抹蓝。

 

“这太简单了,桃月就是三月啊。”

 

易烊千玺转身看到桌子上放的一份台历,他本想用红笔画了个稳稳当当的圈,结果最后接口处还是歪歪扭扭的略微跑出来一截,像是,易烊千玺偏头想了想,像是男孩跑步时被风吹起来的一缕头发。

 

圈出来的日子是三月一日。

 

真真儿是进了桃月了。

 

易烊千玺重又走回桌边,拿起笔准备答题的时候忽然想到什么又再次搁下笔,拿起手机打开百度搜索了一下桃花。

 

一下子蹦出来很多条消息和袭了满眼的桃花图片。他一条一条的翻下去,心里不由得又生了些倦意,许是春日下午,周身都带着股子懒怠。正准备关掉继续答题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了一个桃花食谱。

 

他眼睛一亮,指尖按下点开后,几个词就撞进了眼睛里。

 

桃花粥,桃花茶,桃花酒。

 

易烊千玺不由得喟叹一句,也就是些寻常俗物罢了,怎的就拿这春日里最独领风骚的桃花做了这般用处呢?

 

三月整整一月可都是被称为桃月呢。

 

易烊千玺放下手机又看向了窗外,婉转流连却又守着各自的一方天地。他忽然想到小时候老师曾带他们出去写生的时候,指着一株桃花对他说的那一句:“桃花多情。”那个时候他太小了,实在是琢磨不透老师的意思。莫不是指这桃花颜色太过艳丽吗,断然是不对的。既是存了有玫瑰的红,有牡丹的艳,怎么的会把多情这个罪名强加给颜色温柔的桃花呢,那可不是要委屈死这春日的使者了。后来他长大一点,读到很多诗,他发现诗人们写爱情总爱以桃花入文,或者爱而不得的忧愁,或是良久未见的苦楚,更多是落在爱意里的娇羞,竟都是一株桃花所诉说的了。

 

怕是桃花多情的根源都在这里了。

 

易烊千玺在纸上一个字一个字的写下:桃花粥,桃花茶,桃花酒。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又多写了个桃花眼。

 

易烊千玺有些局促的搁下笔盖住那三个字,瞥了一眼桌子上的台历又小心翼翼的把笔移开,那三个字写的刚劲有力,落笔倒是带了丝柔情。

 

那个人的挑花眼,真真是极好看的。

 

其实他记不太清第一次见他的时候的场景。

 

只隐约记得那是北京的五月,那个时节早就是没有桃花了的。因为要参加各个选秀节目,那年的春天他总是奔走在各个补习班,跳舞唱歌,学乐器,脚步匆匆里一下子春天就溜走了。易烊千玺突然发现眼睛里都是绿意,寻不到花的踪影的时候,已经是参加完比赛在后台走廊里了。他微微的叹了口气,今年竟然是连春的尾巴都没有踩到了。

 

总归是觉得有些遗憾的。

 

就在他发愣的时候,眼前一下子盖过来浓密的阴影,那天阳光并不炙热,裹着蜜的温情笼着人的周身。易烊千玺是低着头的,他先看到的是被拉得长长的两个影子叠在一起,继而抬起头后他看到了一双眉眼。

 

那时候,他像是感觉到早就远远跑走的春故意留下了一罐浓醇的酒,埋在山后的某棵桃花树下,而他一脚落空,滚落在泥土与清香里。那棵树拦下他,那罐酒醉了他。

 

是夜的清冽和爱的渺茫,是置之死地的寂寥和不露声色的张扬,是旧日清欢和今朝梦还。是朝朝暮暮,是风吹成散。

 

竟都是在一个人的眼睛里了。

 

“你好。”

 

易烊千玺看着他有些疑惑自己迟迟不回答的眼神,微微摇摇头,小小声的说了句不对。

 

“什么?”

 

对方似乎有些疑惑的追问了一句,易烊千玺连忙擒着笑意的回了句你好。

 

后台人潮拥挤,易烊千玺看着他又重新淹没在人群里的身影,抬手看了看越过指尖缝隙的光,世人说桃花多情,怕是少了一个字了。

 

桃花多温情。

 

 

重庆的三月已经是带了丝闷热了,王俊凯把自己埋在习题册里的时候,忽然有些困。他看看了自己放在手边的路飞的手办,搁下笔,把路飞拿到眼前,手机屏幕突然震动了,他偏头一看是妈妈发过来的消息,他没太留心,倒是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日期是三月一号。

 

王俊凯戳了戳路飞的帽子,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一句:“路飞啊,都三月了,香波地群岛你找到了吗?”

 

得不到回应有些烦闷,他随手又把路飞放在一边,叹了口气又开始继续看书。

 

看不进去。

 

又坚持了五分钟发现自己还是不想看书的时候,王俊凯决定不去勉强自己,从房间里走出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妈妈开门回家。

 

她提了一袋子东西,应该是刚从超市回来。

 

王俊凯跑过去帮妈妈把东西接过来,王妈妈边弯腰换鞋,边带着笑意对他说:“给你发微信没看呢?”

 

王俊凯想到自己刚才随意一瞥也没太留心,有些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抓着头发站在一边乖巧的说:“嗯,看书没看到呢。”

 

王妈妈已经换好鞋,她走过来指示着王俊凯把袋子放到桌子上,说:“今天给你熬桃花粥,待会你看看喜不喜欢。”

 

“桃花粥?”

 

王妈妈已经打开了袋子,开始往外拿买的东西,似乎在找什么,边低头找边说:“对啊,三月不是桃月嘛,试试新口味。”

 

“哎,对了”王妈妈忽然在袋子里拿出一个钥匙挂,上面挂着一个轻松熊,还是那呆呆又蠢萌的样子,“我刚在还看到有在卖这个,千玺那孩子不是特别喜欢这只熊,叫什么我也不记得,我就给买了,你下次见到他就给他带过去。”

 

那个轻松熊钥匙挂就躺在他的手心里,金属的钥匙圈下午的光影里微微的亮着,清凉,却被他的掌心带了丝温热。

 

王俊凯把它握在掌心里,妈妈早已经去厨房忙碌了,他看着客厅里漫过来的光影,参差不齐,阳台上种了些花的影子也影影绰绰的,风是绕着光走的,怕是都不忍心毁了这场景。王俊凯微微的点点头,说了句:“好。”

 

厨房里隐隐的飘来桃花的香气,他踱步回了自己的房间,拿起日历看了看,又在心里数了数日子,真的是很久没见到了。

 

王俊凯一直以来都知道自己是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情绪的人。

 

换言之,心中所想即是面上所现。

 

他不喜欢分别,又深知这是不可能避免的事,所以他所有的不舍都会化作落在耳边的叮嘱,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直到被人打趣称是老人家也是笑而不语,只在休息间隙带着点委屈的坐在他身边抢过他玩的手机说一句我哪有。对于长久的离别既是带着不知何时会被想念吞噬的恐惧,又有再见面时看到彼此变化的欣喜,和偶尔卖萌换来的一句满是笑意的“是是是,我想你啦。”

 

好像,那样也挺好。

 

王俊凯想着分别和相聚总归是有意义的,可是,这样一个春意绵软的下午,他忽然就想着勾着那个人的肩膀去看一场桃花雨了。

 

王俊凯坐回书桌前,看到那个钥匙链,他把它拿在手里转了转,想了想后又把它放在了路飞的帽子上,神奇的是,钥匙圈的尺寸居然刚刚好,稳稳的停在了那里。而那只蠢蠢的轻松熊正好站在了路飞肩膀上。

 

王俊凯看着有些好笑,又有些佩服自己的突发奇想。他拿着手机拍了张照片准备发朋友圈的时候,忽然想到这是要给千玺的,还是不能先让他知道。

 

王俊凯拿出自己的家门钥匙,把它安在了那个钥匙链上。

 

忽然有些倏然降临的熨帖和微苦的味道,又是夹杂着桃花粥的清香,王俊凯心里是雨后绵软的土地,是骑车时不小心拂过脸颊的一叶柳枝,是所有的光和热。

 

王俊凯嘟囔了一句:“这是我的钥匙呢。”

 

他弹了一下自己挂在那个钥匙链上的钥匙,正好撞在那个蠢蠢的轻松熊身上。

 

“叮……叮……”

 

这是三月的第一天了。

 

 

王俊凯再见到易烊千玺,距离桃月有已经数月了。

 

是幕天席地的树影和猝不及防的闷热充斥着视野。

 

易烊千玺正坐在他身边抱着个平板不知道看什么,少年是高了,看着也瘦了许多。王俊凯坐在他身边看着他的综艺,正好看到小彤哥哥让易烊千玺坐在他肩膀上去够那个气球,他又偏头看了看少年的侧影,心里没由来的就有些烦闷。

 

他把平板扣在床上,顺势让自己滑下来坐在床下的地毯里。

 

“明明易易比较好听。”

 

易烊千玺好像没听到,他正带着耳机捧着平板看的聚精会神,似乎没有注意到他。

 

王俊凯回头看易烊千玺认真的样子,直接往边上一凑,抓起易烊千玺的腿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就要站起来。

 

易烊千玺一下子愣住了,他下意识的放下平板抓住王俊凯的肩膀说:“哥你干嘛!”

 

王俊凯嘟着嘴说:“我也能让你坐肩膀的。”

 

易烊千玺有些好笑,忍着笑意说:“好好好,我信,可我很重的快给我放下来。”

 

王俊凯心里倔强气也起来了,他猛地一使力,歪歪扭扭就站了起来,但是毕竟都是少年,终归是没有那么大的力气的,王俊凯也没有站稳,两个人一下子都栽在了床上。

 

王俊凯一下子没忍住笑了出来。

 

易烊千玺也笑,他用脚蹬着王俊凯的肩膀:“你老人家都腰不好还整这高难度姿势。”

 

王俊凯从易烊千玺脚边爬到易烊千玺身边,趴着看着他笑,笑着笑着又忽然停了下来,把脸闷在被子里,瓮瓮的冒出来一句:“千玺,我真的想你了。”

 

“特别想。”

 

易烊千玺凑过去也把脸闷在被子里,说:“我也想有人喊我易易了。”

 

易烊千玺声音本就低沉,压在被子里传过来像是桃花砸到心房般,柔软的不得了。

 

王俊凯在被子里笑弯了眼睛,像忽然想到什么,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他抬起头对还闷在被子里的千玺说:“千玺,我新买了件衣服,你帮我看看好不好看。”

 

说完就跑到自己的行李箱里,翻出来一件黑色的羽绒服。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拿着那件羽绒服对自己比划着,带着笑意说:“哥,这都夏天了,你买羽绒服,也不嫌热。”

 

王俊凯对易烊千玺眨了眨眼睛,挑着眉毛说:“哎呀,你不也大冬天穿破洞裤嘛,哎,快跟我说好不好看。”

 

易烊千玺对王俊凯挑挑下巴说:“你穿上我看看。”

 

王俊凯点点头,嘴角微微一勾,上当了哦易烊千玺。

 

那件羽绒服特别大,王俊凯穿上简直可以唱戏去了,易烊千玺从床上走过来,憋着笑,嘴角的梨涡都俏皮的跑了出来,他边走边说:“不是我说王俊凯,你这衣服也……”

 

“哎?!”

 

易烊千玺离王俊凯还有一步远的时候,王俊凯一下子把他拉了过来圈在怀里,然后迅速的拉上了拉链。

 

王俊凯歪头笑着看向易烊千玺:“千玺,我特意买的最大号的。”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得意洋洋的样子,笑的梨涡满满:“你也不觉得热。”

 

王俊凯把易烊千玺圈的更紧,用脸蹭着他的头发说:“我们都认识五年了,而且,马上我都十八岁了。”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的眼睛,他忽然抬起自己的手捂上王俊凯的嘴,然后凑近王俊凯的脸,稳稳的亲在了自己捂在王俊凯嘴巴上的手。

 

他的睫毛就在王俊凯眼下抖动,温热的气息漫了过来,王俊凯脸一下子就红了,明明隔着一个掌心的距离,他却仿佛感觉到那股子温热直接贴在了自己的唇上。他迅速拉开拉链,穿着羽绒服就跑出了房间。

 

易烊千玺站在原地忍不住的笑,他又想到那句诗: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五年前,他才遇见王俊凯的时候,他是带着漫山遍野的春意来的,眼睛里都是光彩,那个时候他觉得那是春生,那是在劫难逃的醉意。五年后的王俊凯,他在这个初夏少年气的傻傻的撩他,却又藏不了自己眼里绵延不止的得意。

 

还是他的少年。

 

不过现在,真的是逃之夭夭了。

 

 

王俊凯跑出房间的时候,脸还有些微微泛红,他在走廊尽头停了下来,脱下了笨重的羽绒服,掏出自己裤子口袋里的轻松熊钥匙链,想了想后又把它放了回去。

 

王俊凯回头看着自己刚刚跑出来的房间门,千玺没有追出来,一定是在原地笑的温柔又动人。王俊凯想想自己刚才的动作,忍不住也傻傻的笑了。

 

他想,千玺,这个轻松熊钥匙链我先收着,希望等它真正到你手里的时候,它上面还有我家的钥匙。

 

那时就真的是圈住你了。

 

那你要不要被我圈住呢?

 

END

 

要不要呢?我们下一段故事见啦~


评论(27)

热度(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