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欤

你浪漫,你爱的人都浪漫

【00:00 所有经久不息的光影里,唯爱不朽】

每小时多爱你一点     

-----------

 

A.

王俊凯在机场接到易烊千玺的时候对方是带了衣服上一圈雪花来的。

 

今年北京的冬天来的格外的早,空气冷清的静,机场人不多,王俊凯给千玺发了自己的位置就把车里的暖气又开高了点拿出自己买了放在车后的咖啡,坐在车里等着人来。

 

易烊千玺来的很快,一边说着冷一边就钻到了副驾驶上。王俊凯笑着接过他扔进来的背包,放到车后,给人递上了热咖啡。

 

“北京冷吧。”

 

易烊千玺双手捂着咖啡,人缩在大大的羽绒服里,眼睛扑闪着看着前方,整个人像是突然遇到暴风雪躲在树洞里的小松鼠,不住的点头哆嗦着说:“可太冷了,海南可暖和着呢。”

 

王俊凯笑着把空调的出风口往易烊千玺那边打了一点,手伸过去把他帽子上的一圈雪花拂去,有些都已经受不住车里的温度化成了水珠,王俊凯沾了一掌心细密的水,他故意有些使坏的揉揉易烊千玺的头发,看着人不知道的继续低头笼在咖啡的香味里低头喝着,自己偷偷的偏头笑了一下然后手搭在他脖子上摩挲着说:“千玺,你这几天没行程要跑了吧。”

 

易烊千玺应该是暖和了一点,又喝着浓醇的咖啡,整个人都软软糯糯的,像是包在糖里的巧克力,一口咬下去溢了一口腔的幸福感。易烊千玺乖乖的应了一声:“嗯,年前最后一个活动也要再过十几天呢。”

 

一开口一车厢都是浓密的醇厚。

 

王俊凯听完易烊千玺的回答了,嘴边微不可闻的弯了一下,他揉了揉易烊千玺的肩膀顺势把人往自己怀里一带掺着点慵懒的口吻说:“这样啊。”

 

易烊千玺像是突然明白了一样一下子把埋在咖啡里的头抬起来,脸上带了点微红的瞪了王俊凯一眼:“你就不能想点别的。”

 

王俊凯把人手里的咖啡放到车前,然后把易烊千玺整个人都抱在怀里摇晃着说:“干嘛,难道你不想我啊。”

 

“嗯嗯嗯。”

 

易烊千玺把自己缩在衣服里,哼哼啊啊的吐出几个字,隔着衣服听的不真切,王俊凯又抱的太紧根本听不清。王俊凯知道人是害羞不说,他就放开易烊千玺,凑过去吻了他一下,一下子就被人满满的清香袭了满身,他歪头笑着看着易烊千玺,一字一句的说:“想不想,嗯?”

 

易烊千玺赌气般的拿过车前的咖啡,转过身又把自己缩在衣服里,这次倒是清清楚楚的说了想。

 

王俊凯了然的笑笑,手按在方向盘上说:“好嘞,世界第一的王子殿下,请问您要去哪呢?”

 

易烊千玺趴在车前面,懒懒的留给王俊凯一个背影说:“回我的魔仙堡去。”

 

王俊凯揉揉他头发说:“好嘞,回家。”

 

 

到了易烊千玺家后他就往沙发上一躺,抱着自己放在沙发上的轻松熊抱枕,眼睛湿漉漉的,像是隔着冬天早晨里窗玻璃上的一层薄薄的雾气,有些恍惚的迷人,大半个脸都藏在那个傻傻的熊脸后说:“王俊凯,我饿。”

 

王俊凯把屋里的暖气开好后收拾了一下被踢的东一只西一只的拖鞋,走到沙发边看着易烊千玺说:“你说什么?”

 

易烊千玺往旁边挪了一点,还把自己缩在抱枕后面,说:“饿。”

 

王俊凯俯身下去把下巴搭在轻松熊的头上,易烊千玺的眼睫毛正好停在他嘴唇边,一下一下的扫过,就像春天出门撞了满怀的柳絮,叫人想打喷嚏又打不出来,堵在心口痒的很。王俊凯带着笑说:“前面一句。”

 

易烊千玺索性把轻松熊拿走,王俊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整个人栽到易烊千玺身上。头发软软的沾染上了皮肤,王俊凯有时候觉得易烊千玺就像个大抱枕,整个人都软乎乎又热烈滚烫的很,抱着就跟坐在壁炉前看窗外纷扬的雪花一样,一片一片的落在窗子上停留一会就慢慢消失掉,那抱着的人呢,也许,可以抱的更紧一点。

 

易烊千玺把自己的脑袋从王俊凯的胳膊下钻出来,带着点委屈的口吻说:“王俊凯我真的要饿死了,你煮东西给我吃嘛。”

 

王俊凯也知道人是饿的厉害,他站起来往厨房走,要走近的时候,忽然回头对窝在沙发上的易烊千玺说:“出去拍戏回来就又对我直呼其名了啊。”

 

说完就直接进了厨房,也没给易烊千玺回答的机会。

 

易烊千玺听着王俊凯刚才带着点嗔怪,又有点无奈的话,摇摇头就笑了。他拿起茶几上的一串葡萄就开始吃,吃了几颗忽然反应过来可能没洗,想到自己这一下子可能吃了不少农药,他就有些发憷,穿上放在沙发边的拖鞋端起那个盘子就往厨房跑。

 

王俊凯在厨房里下饺子,他进去的时候王俊凯刚好烧好一锅水,揭开锅的时候冒出一圈一圈热气,翻滚着往天花板上跑,王俊凯一下子隐没在里面,只留下个虚虚的轮廓。易烊千玺凑过去弯腰看了看,偏头问王俊凯:“什么馅儿啊?”

 

“荠菜鲜肉的。”

 

王俊凯准备下饺子,把一直在那低头闻着的人提溜到一边,易烊千玺倒也乖,捧着盘子就往水池走。

 

王俊凯眼角余光里看着易烊千玺打开水龙头在洗葡萄,他把正在煮的火调小,走到水池边,把人正洗着葡萄的手从水下移开,有些无奈的说:“能放在那肯定给你洗好了啊,不然以你这性子,早吃食物中毒了。”

 

易烊千玺本来准备反驳几句,想想倒也是事实就站在那儿没说话。王俊凯拿起架子上的干毛巾给人擦干了手又来回搓了搓,放到自己的脖子上捂了一会说:“大冬天还用冷水洗,去桌边等会吧,饺子一会好。”

 

易烊千玺的掌心慢慢有些温热,他点点头抱着那盘葡萄就坐在了桌边。

 

外面的风雪愈发肆虐。

 

易烊千玺拿着颗葡萄几步跳到窗边,他微微欠身往下看,正好看到一个穿着红色夹袄的小男孩在雪地里跑,他爸爸在后面默默的举着伞跟着他的步伐,小男孩有时候想要抬头看雪,爸爸就不动声色的把伞移开,雪花就雀跃着住进孩子的眼睛里,等他看够了,爸爸又把伞打回来。易烊千玺看着看着就笑了,目光收回来再看到窗子上时,他才发现,窗子上因为他呼出来的热气已经起了一层薄薄的雾。

 

易烊千玺用手在那圈雾气写了个傻子,写好抬头正好看到王俊凯端着饺子从厨房里出来,他微不可闻的笑了一下,又悄悄哈了一口气,对着王俊凯坐的那个地方画了个箭头。完成后他颇为满意的看着自己写的歪歪扭扭的字,笑弯了眼睛转身坐到桌边。

 

吃完饺子后王俊凯打发了人去洗澡,自己来收拾。易烊千玺在外面忙了这么久回到自己家后,一身懒散的细胞都被唤醒,叫嚣着拉着他往床上躺。他本来准备帮着王俊凯收拾可是看着人忙来忙去的身影就有点发昏,就偷偷从桌子边挪到王俊凯身后抱着他,头垂在他肩膀上哼着说:“那辛苦王大帅哥了。”

 

王俊凯手上还沾着洗涤精,易烊千玺抱的紧,他把自己的手往上抬了一点,不让自己手上的泡沫沾到易烊千玺的手。他偏头看了看脑袋搭在自己肩膀上对着他笑的易烊千玺,他没有像在外面跑活动时那样化着精致的妆容,眼圈下有一层淡淡的乌青,整个人都显的很累,但手还是紧紧地抱着。王俊凯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算了下日子,是有三个月了吧,先是拍戏又是录节目,一直都没停下来,现在回家了肯定是积压了这么久的疲惫都冒出来了。

 

王俊凯抖抖自己的肩膀说:“好啦,快去睡,再不去的话,”王俊凯抬起自己满是泡沫的左手,“那我就刮你鼻子了啊。”易烊千玺把脑袋在王俊凯衣服上蹭了蹭,带着点困意的绵软调子说:“真的好累了,可我抱着又不想撒手。”

 

王俊凯心里是柔软的像春天被桃花铺了一地的清香草地,他压低着声音说:“你再不去,待会我就真的不让你睡了。”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信誓旦旦的表情,迅速的放开手跑去了卫生间。王俊凯笑着看着人跑的时候翘起来的头发,摇摇头又继续洗碗。

 

等他洗漱好到房间的时候,易烊千玺已经睡熟了。王俊凯脱掉了拖鞋,轻手轻脚的走在地毯上,慢慢踱步到千玺床边。他把床头的灯微微的调暗了一点,原是明亮的白色灯光一下子笼成温柔的橘。王俊凯伸手把易烊千玺放在枕边的手机拿过来,一下子牵扯出来一圈绕在一起的耳机线,王俊凯尝试的把耳机塞到自己耳朵里,一下子就在唇边漾起了一抹笑意。

 

“今天我在这里跟你说晚安。”

 

王俊凯把耳机放下来,按下了手机的暂停键,然后把手机放在了床头柜上。他和易烊千玺工作都忙,平时聚在一起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也不记得是谁提起,每晚睡觉前都会录一个语音,也不拘束着说些什么,就是寻常日子的碎碎念,最后总是那句“今天我在这里和你说晚安”。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睡的安静的侧脸,他俯身过去吻了一下他的眼睛,轻笑着说:“终究还是想的吧,那现在真的和你说晚安了。”

 

王俊凯走到床的另一边,“啪”的一声按灭了床头的灯,然后钻进了被窝里。一下子暖融融的气流侵占了全身,所有的神经元里都叫嚣着填满了困意。王俊凯翻个身对着易烊千玺又张开嘴不出声的说了句晚安,然后安心的闭上眼睛。

 

耳畔边是漫长又悠扬的冬日,踩碎了远归的人的梦,有路灯的光俏皮的藏在雪花的影子里,商家拉下了店铺的卷闸门,短暂的响声后一切又重归于寂静。

 

一切都是安静的吗。

 

并不是的,你听呀。

 

有喜欢的人在梦里喃喃的念叨着一句想念,他身边的人睡得迷迷糊糊的把人往怀里搂紧了点,下巴压着人的头发,暗哑着说了句嗯。

 

可不是幕天席地的喜欢吵醒了慢悠悠的冬吗。

 

可是谁会跟喜欢计较呢,冬天的雪花都落慢啦。

 

B.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曾有过一段冷战。

 

那段时间千玺主演的电影上映,票房口碑都获得了业内的一致好评,王俊凯当时在国外录节目,他打电话给千玺说回国给他庆祝,千玺笑着跟他说了句好。

 

本来录完节目可以在那边休息一晚上,王俊凯实在是抑制不住自己溢出来的想念,让助理改签了最近的一班飞国内的飞机。

 

北京那天风很大,王俊凯一下飞机就裹紧了自己的衣服,他边上的助理看他冻的直哆嗦,就说赶紧让师傅开车送他回家,王俊凯摇了摇头,让助理把车丢给自己他有事要办,让他们先回去。

 

助理看他坚定的眼神,也不再坚持,把钥匙给了他后嘱咐他快点回家就走了。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后,王俊凯给易烊千玺打了个电话。

 

“千玺,你在哪呢?”

 

“小凯?我和一帮朋友在一起呢。你回来了?”

 

“嗯,那我来找你吧。”

 

“不用了,今天也不早了,你快点回去休息,他们都是我上学时的朋友,明天我去找你,快回家吧,别冻着。”

 

王俊凯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那边就传来喊千玺的声音,他匆匆的应了句好就挂了电话。

 

王俊凯默默的把手机放回了大衣的口袋里,自己攥着手里的车钥匙坐在了候机大厅里。

 

那天王俊凯在候机大厅里坐了很久,直到机场的灯一盏盏的暗下去,他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了黑暗里,他坐在那里很想打个电话给千玺,他很想告诉他,他本来可以明天清清爽爽的回来,不用像今天这样风尘仆仆,满面倦容,他这样做不过是为了见他一面。

 

他是真的很想他。

 

可是王俊凯又是深深的知道,于易烊千玺而言,他的所作所为本就没有任何的错误可言,今天的北京是很冷,他也不可能抛下一屋子学生时代的朋友来见他,于情于理都不合。

 

那你矫情什么呢?王俊凯在心里默默的问自己。

 

“我只是,有点点委屈。”他喃喃道。

 

最后王俊凯还是走出了黑暗,走近了夜色弥漫的北京城,钥匙插进车子里的时候,看着机场周围寥寥的人,他从心底由然的生出了一丝丝无力感。

 

最后他由着心性开车,不知不觉开到了易烊千玺家小区外。其实易烊千玺家住的小区安保很好,寻常的车子是开不进去的。但王俊凯实在是来了太多次,保安看到他的车子之后就直接放了他进去。

 

王俊凯在心里默默的喟叹了一声,喜欢一个人多久,又要在一起多久,拥有的默契多久,才能给周围的人带来熟悉感呢?

 

他开了车灯,悠悠的把车开到了易烊千玺家楼下。

 

他没想着要上去找他,虽然他知道现在的时间点,他的那帮朋友也应该回家了,他只是坐在车里听着千玺以前给他录的一些音频。

 

“今天没有拍到武打的戏,有点失望,我很想拍打戏的,一直让我背那么长串的台词可痛苦了,不过今天剧组订的外卖是重庆小面哈,但没有你带给我的好吃。好啦,今天我在这里给你说晚安。”

 

王俊凯听着听着按了暂停键。

 

他想,在一段爱情里,到底要怎么去定位呢?懂得分寸的人总是极有分寸,不懂克制的爱却常常带来放肆带来伤害。看啊,小心翼翼喜欢着别人的人啊,远远的尊重都默默无声,带着温柔的凝视,留下近乡情更怯般的不敢碰撞。如果把分寸感消灭一些,会不会少点遗憾?但是否又一定要在心底翻腾过波澜,才会再拥有更平静的回味?

 

他不知道。

 

最后他拨通了易烊千玺的电话。

 

“千玺。”

 

“嗯?”

 

他应该是睡了,嗓音里揉了点暗哑。

 

“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

 

王俊凯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迅速驱车离开了小区。寂静的夜色里汽车发动的声音像是在教堂一群虔诚做礼拜的人中忽然混进来的一位乞求食物的流浪汉,格格不入却又理所当然。

 

王俊凯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来直接离开了。

 

他就这样和易烊千玺断开了联系。

 

就如同他一开始想的那样,任他做出怎样的决定,怎样的不可理喻,易烊千玺都不会追着他问。他性格就像是这样,你以为他是一株沉默的树,当你好不容易让他褪去了那层外皮的时候,你又发现树干里面都塞满了棉花,任你怎样都不会有反应。

 

他想,可能这段感情真的就因为那件事走到了尽头。

 

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再见到易烊千玺是在一个剧组,那时已经是深冬,是一个抗战时期的戏,整个剧组都住在山上,条件很艰苦。王俊凯看到易烊千玺的时候惊讶了一下。

 

数月不见,王俊凯不得不承认,他看到易烊千玺的那一瞬间还是带了满腔的心动,又有着浓厚的心疼,他瘦了很多。

 

可是他的倔强又不让他去上前说除了拍戏以外多余的话,好在两个人分在A、B两组拍,见面的机会也不多,倒是避开了一点他所谓的尴尬,可也成倍的扩大了他心底的思念。

 

王俊凯记得那天他收工后下了很大的暴风雪,山里面寂静的很,只听到雪扑簌簌的声音,王俊凯一时间有点回到过去油墨画的感觉。他自小在重庆长大,不怎么见雪,现在见了这么大的雪自是要出去看看的,他匆匆吃了几口晚饭就一个人踱步到了外面。

 

正好撞见了穿着军大衣顶着一头风雪的易烊千玺。

 

他脸色不太好,嘴唇一点颜色都没有,看见王俊凯后礼貌性的点点头,也没有去吃饭直接回了自己房间。王俊凯心里有股不好的感觉,他拉住跟在易烊千玺身后的助理,问道:“怎么,今天拍戏,千……易烊千玺不顺利吗?”

 

小助理倒也乖巧,如实就回答了:“今天可冷着呢,导演说要拍落水的戏,千哥要求又高,连拍了好几遍。”

 

王俊凯听了之后就觉得不好,他推开助理就进了易烊千玺的房间。

 

“千玺?”

 

易烊千玺军大衣都没有脱,直接就趴在了桌子上,头埋在衣袖里,许久才从衣袖里跑出微弱的一句“嗯”

 

王俊凯赶紧跑过去,把人拉开用手摸了摸额头,烫的厉害。他立刻回头找跟进来的小助理,“你快去找人,说是千玺发烧了,准备车去医院。”

 

“啊……好,好,我这就去。”

 

小助理第一次经历这种事,他唯唯诺诺的迅速去找人,过了会后又跑回来说:“王哥,导演联系了车,但是雪实在是下的太大了,开不出去也进不来。”

 

王俊凯看着抱在怀里的易烊千玺,整个人已经烧的迷迷糊糊的,他隔着衣服摸着都烫手。

 

“最近的医院要多久到?”

 

“开车的话是二十分钟……”

 

“妈的我是说跑,车不是开不出去吗!”

 

“我,我不知道。”

 

小助理被王俊凯一吼都快要哭出来了。

 

王俊凯也没空再去管他,让他在前面带路,背上易烊千玺就冲进了风雪里。刚在他眼里看来尽是诗情的雪现在都变成了嘶吼着的野兽。雪实在是下的太大了,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跑,很快就觉得自己的腿都不是自己的了,力气也在一点点的流逝出去,可他把易烊千玺背的更紧,一点也没有松手。

 

他出来的急,一点保暖措施都没有。围巾全落在剧组,脸上耳朵都冻的通红,眉毛上都结了一层冰霜。

 

他边跑边对背上的易烊千玺说:“千玺,你再坚持一会,马上就到了。”

 

王俊凯跑着跑着忽然感觉到自己背上背着的人动了一下,然后他的耳朵被一双手盖住了。

 

“小凯,别……别冻着。”

 

易烊千玺烧的迷迷糊糊的,说话的声音都哑的不像样子。王俊凯却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扔进了滚筒洗衣机里翻滚了许久一样,各种好的坏的情绪突然铺天盖地的涌过来,他的眼前是卷进黑暗里的一个舞台,却突然打下一阵明亮的灯光,所有的一切都暴露无遗。

 

任他是有再多的不理解,不明白,都在易烊千玺被烧的迷迷糊糊的时候还给他捂住耳朵不让他冻着的时候化为虚无,在爱的面前缴械投降。

 

王俊凯疯了一样的跑到医院,医生立刻开始给易烊千玺检查,并对他保证不会有问题他才放下心坐在了医院长廊的椅子上。

 

王俊凯一身上都是雪,几乎冰凉,唯有耳朵处温热。

 

心里也温热。

 

他把自己的手覆在自己的耳朵上,他不知道易烊千玺那个时候在想什么,其实人在高烧下是没有太多的自我意识,那或许更像是一种本能反应。

 

爱成为本能的感觉。

 

他忽然想爱其实不需要那么精准的定义,从前他觉得爱是那么缥缈的存在,现在却忽然感到一阵柔柔的感觉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如此如此清晰,厚重的存在感。

 

而他万分欢喜。

 

很多年后王俊凯参加一个访谈节目,中间有一个快问快答环节。当主持人问道他最喜欢什么声音的时候,他不假思索的回答了风雪声。主持人有些诧异问了句为什么,因为万世风雪似乎都意味着延迟晚归人的回家时间,手窝在口袋里不愿拿出来的无奈。王俊凯那时微微笑了笑,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做无意的把手覆在自己耳朵上简单的吐出一句:

 

“就是喜欢啊。”

 

他其实听不到风雪的声音,他是短暂的失聪,他听到的是掌心里血液源源流动的声音和温热里绵延而来的爱意。

 

 

医生做了处理后就给易烊千玺挂起了吊水,然后就告诉王俊凯已经没事了,不过幸亏送来的及时,他本身就有点感冒,今天又是落水又是受冻,本来有可能发展成肺炎或者嗓子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好在来的早。

 

王俊凯听了医生的话后松了口气,找了个凳子就坐在了千玺的床边。

 

他还在睡着,今天肯定是不舒服很久了,他从来不会对别人抱怨,都是自己死撑着,少有的几次撒娇和诉苦都统统给了他。

 

王俊凯坐的靠近了一点,他看着易烊千玺阖着的眼眸,睫毛微微的颤抖着,他小心翼翼的抚平了他蹙起的眉。

 

易烊千玺醒过来的时候,视线里有一瞬间的留白,微微缓了一会后就看到了王俊凯清醒的眸子,他想要开口说句话,却发现嗓子哑的厉害,一句完整的词也说不出来。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想要坐起来的样子,他立刻起身摇了一下病床前的把手,然后扶着人坐了起来。

 

易烊千玺一直盯着王俊凯看,直到他弯腰下来的头发碰到了他的眼睛,他才闭上眼睛,微微的压低了声音说:“王俊凯你不是东西。”

 

王俊凯停下了动作,他停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千玺那句话带了浓浓的委屈,他以前从来没有听过千玺用这样的语调讲话,他整个人不知所措的立在那里。

 

易烊千玺忽然松开抓着被单的手紧紧的抱住了他,声音还是哑的一字一句的说:“可我好想你。”

 

王俊凯在易烊千玺说出“想”字的那一瞬间,眼眶忽然就红了。

 

海绵遇水收缩,所有的边边角角,寻常日子里蹭倔强着伸展着的随着所有的情绪一起慢慢的蜷缩起来,独独留下湿漉漉的心,压出来都是回忆。

 

王俊凯是一汪海。

 

以前他不懂,现在忽然明白,包裹着世界中心温柔的岛屿,也只会被一圈蓝色的海水包围。

 

王俊凯回抱了易烊千玺,拍拍他的背说:“千玺,那几个月丢掉你的时光,我用一辈子来补偿好不好。”

 

易烊千玺有些别扭的瞥过头,最后还是微微的点点头。

 

少年的拥抱有温暖又坚定的力量,足以让迷途的人找到故乡。

 

C.

人闲下来之后,一切都是慢节奏的缓缓的赶着往前走。

 

王俊凯就这么和易烊千玺黏了几天,两个人一个做饭,一个在身后挂着当尾巴,一个坐在地毯上弹吉他,一个就在身边翻着书看,一个看电影,一个就在边上嘟着嘴吵着要吃冰淇淋。

 

王俊凯把一直喊着要吃冰淇淋的易烊千玺圈到怀里,捏捏他的脸说:“千玺,搬来和我一起住吧。”

 

易烊千玺把王俊凯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摇摇然后说:“干嘛,动机不纯哦。”

 

王俊凯凑到他耳边说:“对啊,我就是动机不纯啊,你来不来。”

 

易烊千玺回头笑着看着王俊凯说:“王俊凯,我想养只猫。”

 

“喵~”

 

“小样。”易烊千玺带笑着从王俊凯怀里挣脱出来。

 

王俊凯刮了一下易烊千玺的鼻子,眉眼里都藏着笑。

 

 

搬家说起来简单,收拾东西倒是麻烦,易烊千玺又是舍不得自己的一堆东西,一定要带过去,王俊凯也没办法,就帮着一起收拾。

 

翻书柜的时候,忽然掉出来一本相册,上面都是灰。王俊凯稍微掸了掸,灰尘就迷了满眼。他举着相册问易烊千玺:“这是什么?”

 

易烊千玺正爬高上低的找着自己放在各处的轻松熊挂饰,听到王俊凯喊他回头看了一眼说:“啊,那是我小时候的相册,成长的记录吧,照片都没我现在帅,没什么好看的。”

 

王俊凯笑着冲他喊了句“德性”就翻开了相册。

 

易烊千玺小时候肉乎乎的,看着很是可爱,让人想要揉揉,看着看着王俊凯唇边就挂上了笑,就在他翻开下一页的时候,他忽然愣在了那里。

 

那是一张很多人的合照,右下角写了个5. 20纪念日留。他没有在那么多人群里一眼就看易烊千玺,相反的,他在第二排看到了戴着鸭舌帽傻傻的自己。

 

这样的照片他也有一张,就在他的抽屉的相册里。

 

王俊凯有些不敢相信合上了相册,转而又打开,他仔细的看了过去,终于在最后一排中间的位置看到了易烊千玺。

 

怎么去形容那一瞬间的感受呢?像是自己一个人带着流浪的孤独和年少的孤勇穿越一个长长的黑暗隧道,这时候忽然在你背后响起绿皮慢车轰隆隆的声音,你有些诧异的回头,就看到长长的车厢那头,有穿白色衬衫的少年笑着探出车窗外向你招手,火车开的很慢呀,慢到他眼角眉梢里的表情都烙在你的眼间,慢到他头发上柠檬味的洗发露都撒在了发间,慢到你看到他笑着和你喊了一句我在前面等你,慢到就算一步一步往前走,都会在下一个站台相遇。

 

像穿过整个世界的温柔遇到你。

 

所以曾以为的遇见远远的早于记忆里。如果遇见是一个时间轴,位于零点的中心,以后的每一次再遇见,小心翼翼的靠近,为爱困惑的争吵都是分针走过的痕迹,那么时间不停,爱也不朽。

 

唯所有的日月星辰,唯所有的荒芜宇宙,唯所有的爱不朽。

 

王俊凯尝试着用手画了一条线。歪歪扭扭的绕了一大圈才能把他和易烊千玺连起来。王俊凯放下了那本相册,抬头对易烊千玺喊道:“千玺,你站在那别动。”

 

易烊千玺有些诧异,但还是乖乖的站在那里等着王俊凯。

 

王俊凯直直的从书柜边走到了书桌前,他一点弯都没有绕,最后稳稳的把人抱了满怀。

 

“这次,不再绕那些圈子,我要直接找到你。”

 

世界有多少的维度,每个维度里藏了多少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每个小秘密里带着多少猝不及防的离开,每个猝不及防的离开里有有着多少匆匆而过的遇见,每个匆匆遇见里又等着多少个你。

 

多少故事能够被记得下,一首歌唱到嘶哑,也算是最温柔的夏。

 

那个夏天的尾巴,是整个五月最软的一天。

 

我们在那天遇见。

 

END

 

写这篇文的时候,我在的城市飘了一星期的绵绵细雨。

 

这洋洋洒洒的雨虽然清冷,但终究是夹杂了一些温热。总感觉凉意和温热比例协调的时候,最像爱情的味道。

 

我时常会想到他们闲暇的时候去跑步的样子。他们迎着夕阳,像是要与金黄的它融为一体。星星点点的阳光杂糅在他们黑色的发丝间,包裹着挽起的白衬衫露出的小麦色的手臂。

 

他们跑赢了风的声音。

 

跑到了彼此面前。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相遇五周年快乐呀~


愿你们看春风不喜,看夏蝉不烦,看秋风不悲,看冬雪不叹。

 

愿我们都还有很多个五年,很多个日日夜夜,很多个故事可以慢慢写给你们。


好啦好啦,从这个时间点开始,要接受大家的告白啦,少年别害羞哦~

 

接下来小羊接棒啦@奔跑中的易只羊

 

 

 

 

 

 

 

 

 

 

 

 

 

 

 

 

 

 

 

 


评论(80)

热度(928)